雅酷文学城目录

劈天斩神 第二千五百九十五章 有什么好猖狂的

时间:2019-02-25作者:江边一闲

    一波波的攻击,让发挥的得心应手的,在比试场上大放光芒。

    挟裹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趁着郁闷略显凌乱的空档,觉得到了发起总攻的时候。

    三只脑袋同时释放出能量,六条手臂施展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招数,加上稳健而又坚定的步伐,展现出碾压一切的强势。

    呼呼呼……

    反观郁闷,这段时间就没像样的出过手,大多以闪避跳跃应对。

    咄咄逼人,催动着强横无比的能量威压,一次次的冲击郁闷的防线,却被郁闷险之又险的巧避化解。

    这一次,郁闷似乎改变了单纯的防守,也想和来一个正面对抗。

    两股劲风,从郁闷的两个面孔中宣泄而出,一冷一热一阴一阳,犹如冬夏交替寒暑交加。

    冷风掠过之处,比试场上的空气逐渐凝聚,隐约可见一粒粒白色的水珠悬浮于空中,周围还有淡淡的雾气萦绕。

    另一边的热风,则似焚烧火灼热浪逼人,接近地面的位置,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烤炉。

    但是,两股劲风交织一起,却又给人一种冷热莫辨浑身不适的感觉。

    这是两面族特有的双气合一功法,郁闷将其运用的出神入化,即使相对于的强势威压也不遑多让。

    轰隆隆——

    郁闷和二人,对自己都充满了信心,双方的能量碰撞在一起,发出震天的轰鸣声。

    “呃……”身形一滞,三头六臂顿时停下,脸色有些凝重。

    被冷热两股能量冲击,的三头六臂未能发挥到最强,而且本人似乎低估了郁闷的威力。

    便是这一滞之间,胸口微微发蒙,体内能量隐约出现了阻碍的迹象。

    这是郁闷和站上比试场之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彼此都有了一个最直观的印象。

    “呜啊!”和不同,郁闷低吼一声,如同遭受了巨创,整个人往后飞出。

    足足倒飞了十数丈之后,郁闷才堪堪稳住身形,落地之时已是面红耳赤呼吸急促。

    催动的两股劲风,也在与接触的过程中消失殆尽,而对方的强势威压,给郁闷造成了不的麻烦。

    尽管没有明显伤势,但郁闷心里明白,这一次的正面对抗,自己已经处于下风,幸好并未趁机攻击,否则恐怕更加尴尬。

    “哈哈,就这点实力,也敢和本座较量,再来!”

    略显意外的,见郁闷比自己的样子更惨,不由得大笑几声,准备继续实施攻击。

    虽然冷热交织的能量,着实让人难以适应,但依然稳占上风,这就明郁闷的境界稳固,并未达到最佳。

    如果这就是郁闷的真实实力,几乎不用施展全部功力,就能将其顺利拿下。

    “不过才开始而已,有什么好猖狂的?”

    郁闷嘴上不甘示弱,却在暗地里调整,将体内的能量运行,再一次启动。

    经过试探,郁闷对的三头六臂,基本有了大致的了解,并因此修正自己接下来的战斗方案。

    “这个郁闷,也太不经打了吧,一招就顶不住了……”

    “未必,示弱与人暗中蓄势,不定郁闷能后发制人呢。”

    “够呛,明显强得多……”

    郁闷和的正面较量,让观战者大为失望,一时间议论纷纷,各种猜测都不意外。

    本以为即便是获胜没有悬念,却也不致于一招奠定胜局。

    闭关了几个月的郁闷,据有逸尘的帮助,实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可现在来,恐怕言过其实,郁闷绝对不是的对手。

    “逸尘,郁闷他……”郁目光盯着比试场中的郁闷,却头也不回的询问逸尘。

    从郁闷晋升开始,郁就对他寄托了所有的希望,认为郁闷有机会击败。

    但是,刚才的能量碰撞,给郁兜头一盆冷水,把他的希望几乎变成了绝望。

    相当于木丹果的数十年功力,怎么被郁闷弄成了这副模样,或许正如逸尘所,郁闷短时间内,最多只能动用十年左右的功力,这才落于下风。

    “挺好的呀,你想什么?”逸尘没郁那么全神贯注,却也时刻关注着比试场上的动静。

    就目前而言,郁闷的计划并没有出现改变,一切都在正常的进行之中。

    观战者一边倒的认为郁闷必输,就连郁都快要失去信心了。

    同时,作为交战的另一方,也就是占据着优势局面的,逐渐放松了对郁闷的警惕。

    这都是逸尘预料中的表现,对郁闷而言,通过进攻让对方到自己的弱点,是麻痹对方的最好方式。

    的微微一滞,并未受到身体上的实质性伤害,却已经被逸尘和郁闷算计进去了。

    只不过,在场的观战者,以及本人,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哪怕是最在意胜负的郁,也被比试场上的表象给蒙蔽,未能窥出其中的奥妙。

    “我信你,但愿不要让我失望……”郁不再追问,因为比试场上的较量,一直都在进行。

    对于逸尘的信任,源于这几个月自己和郁闷的改变,这是连两面族老族长都无法做到的事情,逸尘却在不经意间悄然完成。

    郁的伤势已然无碍,身体的恢复也基本到位,距离曾经的巅峰状态已经不远。

    而郁闷突破到五级战皇以后,又被逸尘输入了木丹果的数十年功力,不管郁闷目前能受用多少,逸尘都足以让这爷俩敬佩不已了。

    郁对场上的局势不是不担心,可到逸尘一副淡定自如的样子,也就暂时放下心来。

    “你是不是让郁闷,把某些东西渗透到的身上?”

    郁刚刚消停一点,两面族的老族长又来问逸尘了。

    只是老族长不以真面目出现,不方便在郁面前,跟逸尘探讨场上的局势,便以传音和逸尘交流。

    “老族长果然慧眼如炬,真是一点都瞒不了。”逸尘扭过头,目光投向老族长,真诚地道。

    郁也是五级战皇境界,和老族长的层次相同,但对事务的观察和判断能力,却有着天壤之别。

    面对郁闷的表现,郁先是惊慌,在逸尘的情绪感染下,稍稍放松了一点。

    并不是他出了其中的玄机,而是郁在这个时候,除了选择逸尘以外,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

    老族长就不一样了,即使郁闷似不堪一击,但他敏锐的发现,郁闷的神情中没有半点颓然或者沮丧。

    这就明,郁闷早就有了思想准备,实力的差距若是不能弥补,就必须从其他方面寻找战机。

    不仅仅是处变不惊,郁闷的冷静在老族长来是成竹在胸,而给予郁闷信心的,无疑就是身边的逸尘了。

    “不会是炎燕用的蚀骨毒泥吧?”老族长在逸盟大院的时候,听过炎燕的骄人战绩,以及郝管家的自断一臂。

    若是让郁闷以蚀骨毒泥对付,获胜的概率超过了九成,毕竟没办法化解蚀骨毒泥的强烈腐蚀,除非将伤处断离身体。

    “不会,就算郁闷不怕被人骂,我还不愿意让缺胳膊少腿呢。”

    逸尘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厉色,却又很随意的传音给老族长。

    郁闷使用蚀骨毒泥,或许不算违反决战的规则,可一旦被人知晓,声誉一定会受到极坏的影响。

    不过,这不是逸尘放弃蚀骨毒泥的主要原因,逸尘是希望在自己动手,为炫报仇之前,能够全须全影,而不是伤重若死。

    “其实,有的时候结果更重要,过程可以忽略。”老族长点点头,很快又摇摇头。

    对于逸尘的话中之意,老族长既理解又不太认同。

    虽然也不建议郁闷采取令人不齿的方式,让世人对他大加指责,但是,他认为逸尘的报仇,没有必要太过拘泥。

    郁闷和之间的决战,关系到两面族和三体族的命运,若是不择手段获胜,不要三体族不服,即便是在场的观战者,也能用口水把郁闷淹死。

    原因很简单,郁闷和并无私人恩怨,双方不能使用连妖族成员都不起的手段。

    而逸尘不同,他和的仇恨是不死不休,以逸尘目前的修为实力,想要斩杀,简直是异想天开。

    要是通过算计或者偷袭的手段,或许能为炫报仇,这应该是逸尘短时间内,唯一能达到目的的方式。

    哪怕是传入江湖之中,逸尘的声誉也不会受损,报仇可以不择手段,而且逸尘还是为朋友报仇,如此重义反而让人钦佩。

    “我兄弟生性单纯,偶尔开开玩笑会有,却从不会做出令人不屑的事情,我不能让他不起。”

    逸尘摇摇头,心情颇为沉重,想要对老族长笑一笑,却偏偏咧不开嘴。

    炫惨遭天谴好几年了,逸尘到现在还没为他报仇,就是不想用炫不喜欢的方式将斩杀。

    “逸尘兄弟性情中人,老朽佩服。”

    老族长的话刚出口,比试场中就发出一声颤动。

    郁闷和两条人影,在比试场中央一触即分,而那道隐形结界阵法,似乎被罗镇长启动了应急措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