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劈天斩神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 焰赤憋坏了

时间:2019-05-31作者:江边一闲

    焰赤动不动就要斩杀锦毛虎,吓得锦毛虎连辩解自己不是大猫的勇气都没有了。

    当即求饶不止,对着逸尘和焰赤叫道:“两位大人饶命呀,我再也不敢了……”

    “焰赤,兽禽两族的旧怨,不是单纯的斩杀就能解决的,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锦毛虎。”

    逸尘知道,兽族先祖留下的记忆中,很多都有关于两族旧怨的痕迹。

    即使没有犼皇逼迫,兽禽两族多年来的关系也非常敌对,像甲牛一族和皇蝶一族的和平相处,恐怕找不出第二对。

    杀了锦毛虎很容易,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不如让锦毛虎和他的属下,跟大家一起共同对付犼皇。

    “那个什么犼皇,到底在哪儿,我这就去宰了他!”

    杀不了锦毛虎,焰赤有些失落,费了好大一番心思,才通过追杀的方式,把锦毛虎赶到了秃鹫领地。

    按照焰赤的逻辑,但凡是伤害过禽族成员的兽族,都得用生命的代价补偿。

    可逸尘既然开口,焰赤就没理由坚持,只好把目标调整为尚未谋面的犼皇了。

    “犼皇很少露面,我一共就见过一次,追杀我的大军中,好像也没有犼皇本人。”

    没有正面和犼皇的大军交手,锦毛虎基本是望风而逃,仅仅是偶尔遇上小股的犼皇属下,锦毛虎和对方战斗过。

    根据探子的消息,追杀锦毛虎的大军数量超过了五千,为首的极有可能是七级战皇境界的存在。

    虽然被焰赤逼迫的惶惶不可终日,但锦毛虎还是能确定,犼皇大军距离这里大概也就三百里左右。

    不过,探子汇报的情况中,对方似乎没有察觉到,锦毛虎被焰赤追了好多天,他们还以为锦毛虎想甩开自己的追杀呢。

    “主人,我不杀这只大猫,犼皇的人总可以杀吧?”焰赤铁了心要干点什么,不然的话太难受了。

    “这样吧,能劝说对方罢战,并答应不再与禽族为敌,就给他们一次机会,坚持跟犼皇一条道走到黑的,杀无赦。”

    有很多兽族成员愿意接受犼皇的收编,并不是对犼皇多忠诚,而是被对方的实力压迫,不得已委曲求全的。

    至于对付禽族成员这件事,逸尘觉得要区别对待。

    如果有新仇的,双方自行解决,旁人不用插手,毕竟谁也不敢保证,禽族中就一定没有仗势欺人之辈。

    一味地偏袒禽族,更加剧双方的仇恨,对兽禽两族的和平相处有害无益。

    但是,若有谁死心塌地,接受犼皇诱杀禽族成员任务的,逸尘也不用客气,只管斩杀便是。

    “好的,希望多一些不肯悔改的家伙。”焰赤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即投入战斗。

    作为火龙的后代,焰赤也是身份超然,即便是神君大人也对赤焰兽一族治理冥河水患予以褒奖。

    只要赤焰兽一族,没有犯下滔天大罪,就算有人告到神君那里,恐怕也不会受到惩罚。

    能和主人并肩作战,焰赤觉得特别荣幸,浑身上下热血沸腾,连整个身体都红红的像是一团火焰。

    “这家伙得有多久没有杀人,都憋坏了……”郁闷的秃鹫老祖,心里暗自嘀咕。

    和焰赤的期待战斗不同,秃鹫老祖是尽可能的避免战争,除非实在忍无可忍。

    若以五千的数量计算,犼皇大军那边的兵力,并不比己方占优,仅仅是集结在秃鹫领地附近的各族势力,就超出了五千之数。

    当然,这其中包含了皇蝶一族成员,真正的战斗力是否和对方相仿,暂时不得而知。

    被焰赤一说,老银狮和老甲牛二位,都对锦毛虎投去了目光,为他顺利脱险而感到庆幸。

    “狮子,你啥时候认识了这么牛逼的角色?”

    接受了逸尘的询问,并将自己掌握的情况和盘托出,又被焰赤凶神恶煞的训了一顿,锦毛虎才悄悄来到老银狮身边。

    看向老银狮的目光中,充满了惊异和崇拜的神色。

    要不是老银狮认识逸尘,以焰赤的脾气即便能放过银狮一族,也绝不会让锦毛虎活着。

    不久前还跟老银狮见过面,也没觉得这只狮子有多能耐,咋就能让焰赤的主人帮他说话呢。

    “你是说逸尘兄弟……我们是朋友。”

    老银狮昂首挺胸,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扭过身去给了锦毛虎一个后脑勺。

    却对着一旁的老甲牛挤眉弄眼,像是要暗示着什么。

    “你个笨狮子,居然大言不惭,逸尘啥时候跟你做朋友了?”

    老甲牛压根就没看见老银狮的眼色,气咻咻的说道:“要不是我把逸尘请来,你们这几个大猫就死定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得对我客气点,不然的话,哼!”

    瞅见平时懒得搭理自己的锦毛虎,此刻也一脸小星星的痴呆模样,老甲牛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毛孔都通畅了不少。

    连那些钻进毛皮里面的牛虱,也一个劲儿的吸食着老甲牛的血液,显得十分受用。

    “原来是傻……呃,牛兄的朋友,多谢了。”锦毛虎看出来了,老银狮想贪功,老甲牛应该才是逸尘的朋友。

    也不管老银狮在那边尴尬的瞪着老甲牛,锦毛虎转身就跟老甲牛套近乎。

    侥幸逃生虽然值得庆贺,但锦毛虎心里明白,如何应对犼皇的大军,决定着自己这帮子兄弟能不能继续活下去。

    即便是焰赤信心十足,大有要将犼皇的属下斩尽杀绝的气势,可实际上要是犼皇亲自上阵,未必会输给焰赤。

    哪怕是犼皇座下几位得力住手,也有七级战皇的境界,联起手来对付焰赤,结果页难以确定。

    对于七级战皇甚至以上级别的对手,锦毛虎没资格多想,更没勇气一战。

    不过,更多的却是犼皇属下的大军,那些六级或者以下级别的战皇,才是己方最需要面对的。

    现有的消息是五千左右的人马,正从三百里外的地方往这边赶过来。

    而锦毛虎身边的属下也就一千多点,且不说地方的六级战皇数量超出己方很多,就算是少几位也不容易对付。

    焰赤和逸尘已经饶过自己以及属下的性命,锦毛虎自然没敢指望他们能帮助自己。

    若能争取到老甲牛这个助力,这五百精兵的实力也非同小可,对锦毛虎来说价值巨大。

    至于老银狮,是锦毛虎的老朋友了,连焰赤都敢顶撞,就足以证明银狮一族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锦毛虎吃亏。

    如此一来,锦毛虎可以获得两千五百以上的兵力,虽然比犼皇那边少了一半,好歹也比之前强多了。

    正在惦记着还有什么帮手呢,锦毛虎就见老甲牛一脸猥琐的说道:“你俩平时不是很牛么,一个山中之王一个丛林之王的,被人家贬称大猫却连屁也不敢放一个,嘿嘿……”

    锦毛虎和老银狮怒目而视,转瞬之间又换了以一副谄媚之相,恭维道:“哪有你牛,你是真牛,还是甲牛呐。”

    “那是,你俩可知道那个焰赤是什么来头?”

    “不知道。”

    “你知道?”

    “就知道你俩不知道,孤陋寡闻,那个啥……其实我也不知道。”

    “切……”

    锦毛虎和老银狮鄙夷的瞪了老甲牛一眼,很不屑的说道。

    老甲牛有些臊得慌,却又一本正经的说道:“虽然不知道,却也能猜出一点,人家能在冥河治理水患,还得到神君的嘉奖,凭这一点就不是寻常之辈。”

    即便是西元大陆的居民,老甲牛等人也听说过冥河水域,更何况神君大人高高在上,绝不是一般人想见就能见到的。

    焰赤能随意的离开冥河水域,跑到西元大陆来,显然是为了帮助百鸟之王,由此可以看出逸尘的身份,烫不死普通人类那么简单。

    “这倒也是,能以四级战皇的境界,有着焰赤这样的属下,就连皇蝶一族的少主,也要尊称一声老大,我们能结识逸尘也算是倍加荣光了。”

    对于老甲牛所说,老银狮和锦毛虎深以为然,也觉得自己与有荣焉。

    倏~~

    一道身影飞过,锦毛虎背上伸过来一个脑袋。

    “小雕枭……兄弟。”锦毛虎扭头一看,刚要发火便立即强行压住。

    往常看到禽族成员,即使没有犼皇的任务,锦毛虎也不会太客气。

    虽然未必会见一个杀一个,至少也要吓唬一番,小雕枭在树林中就曾经被锦毛虎一伙围攻过。

    可眼下有焰赤撑腰,锦毛虎又发誓不再与亲自为敌,自然不能由着性子来。

    “别套近乎,咱俩不熟,倒是你这只大猫一身的皮毛不错,呵呵……”

    小雕枭在锦毛虎的背上跳跃了几下,感觉非常舒适,又忍不住张嘴叼住锦毛虎背上的毛,用力的扯了扯,弄得对方龇牙咧嘴,想要发作偏偏不敢。

    “有话好说,以前是兄弟我莽撞了,这就给你赔不是。”势不如人,锦毛虎只能低声下气。

    “算了,只要以后大家和平相处,过去的就一笔勾销了。”

    小雕枭有了面子,态度也缓和了起来,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嗯,那个……我爹让我来告诉你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