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巫师自远方来 第二百一十章 怪物屠宰者

时间:2019-02-27作者:空痕鬼彻

    这已经不是黑发巫师第一次与邪神使徒战斗了——硬要说的话,差不多是“第四次”。

    第一次,是在埃博登时候的法内西斯,二人算是“失之交臂”;

    第二次是在前往巨龙王城时,“亡骸者”莱曼特斯的使徒法欧达——洛伦和“誓言之剑”携手,借助阿斯瑞尔的力量勉强干掉了他。

    第三次是半人马战争的查卡尔,一个被“黑十字”塞廖尔利用的倒霉蛋。

    当然,其中第一次和第三次应该算是同一个——全部都是被“黑十字”塞廖尔控制,并且都被当成炮灰和傀儡一样的形式扔出来和自己战斗。

    或者说…对邪神而言,使徒这样的存在本身就是傀儡和“炮灰”一类的东西。

    末影使徒笛卡尔,它是第四个,却也是最能激起洛伦“回忆”的一个……

    “愿虚空…与你同在!”

    带着某种古怪的笑容,黑发巫师挥舞着“亮银”那灰蓝色的剑芒,正面扑向那呼啸而至的血影。

    噗嗤!

    血光飞溅…却不是洛伦的。

    夹杂着些许红色,灰蓝色的剑芒在空中舞出一片扇面;盯着胸前伤口的末影使徒脸上显露出明显的错愕,甚至因为太过惊讶而停在了原地。

    居然失手了?

    这怎么可能?!

    但是它已经没时间考虑,黑发巫师已经冲到五步之内,手中灰蓝色的剑芒反握,而后猛地向前一记劈斩。

    “铛——!”

    剑芒与长镰碰撞,火花激奏般的在寒风中绽放。

    亮银的剑芒并非实体,而是不断爆炸作用的虚空之力…撕裂耳膜的空气声中,暗红色的血影被撞飞了出去,在雪地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惊呆了的格伦威尔伯爵和军团士兵们,死死盯着那个飞出去的身影——几分钟前,它还是肆意屠戮袍泽们的恶魔。

    现在,却被公爵大人“随手一剑”,劈飞了出去!

    “呼…呼…哈…哈哈哈哈……”

    干尸般的身躯在一片血泊中颤巍巍的起身,末影使徒的声音里夹杂着难以抑制的兴奋。

    “有趣,太有趣了…你居然伤到了我…我已经快有两百年…两百年不知道受伤是个什么滋味儿了。”

    “上一个伤到我的,好像还是个叫誓言之剑的圣十字走狗…可惜,我怕那混蛋复活就把他吃了;虽然看他的年纪,好像也没几年可活。”

    “你!人类!”全然不顾胸口还在喷血的伤口,一脸狂喜的末影使徒抬起头,猩红的目光随着举起的镰刀盯着黑发巫师

    “干得漂亮…你这样的家伙值得伟大的末影使徒笛卡尔的尊重,我赐予你被我喝干鲜血,吞肉榨骨的资格!”

    “欢呼吧,庆幸吧,你将与我共同分享伟大四神的荣光,见证世界在灰烬之中浴火重生,彻底斩断圣十字定下的永恒轮回!”

    它那激动的模样,仿佛真的在为黑发巫师感到高兴一样。

    拄剑而立的洛伦,只是耸耸肩。

    “废话真多。”

    下一刻,末影使徒从原地消失,带着撕扯空气的呼啸向黑发巫师袭来,暗红色的血影出现在他头顶。

    剑芒挥斩,但被撕开的只有一片泼洒而下的血浆;黑发巫师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抬着头,仿佛还没有从击空的错愕中回过神。

    “在后面!”

    风暴堡伯爵格伦威尔的惊呼声传来。

    “太迟了!”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刹那,末影使徒尖啸着出现在洛伦身后。

    反应过来的黑发巫师第一时间将右手伸向插在雪地中的“曙光”大剑,却在他握住之前,就那血影击飞到空中,手臂上也多了一道伤口。

    血浆飞溅,镰刀高高扬起。

    噗!

    那是利刃贯穿血肉之躯的声响,可末影使徒的镰刀却停在半空,迟迟没有挥下。

    突如其来的剧痛令末影使徒浑身一颤,猛地睁大眼睛——三根从雪地里刺出的石锥,两根贯穿了手臂,一根从脊背刺入它的躯干,从胸膛破出。

    高阶魔咒,磐石意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尖啸犹如实质般震荡着空气,就连周围的积雪也随之颤抖;守军战士们纷纷捂住耳朵后撤,许多人甚至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耳鼻涌血,被活活震死。

    “砰——!”

    剧烈的音颤带着撕裂空气的巨响,末影使徒挣脱了束缚,三根石锥轰然碎裂。

    但就在他起身的刹那,被击飞的“曙光”大剑从天而降,稳稳落在了黑发巫师的手中。

    举剑,横劈,斩——!

    大剑挥舞的刹那,血影被一分为二。

    但也仅仅是一分为二而已——秘银锻造的“曙光”大剑的确有对虚空生物产生伤害的效果,但前提是真的实实在在命中了敌人;所以在面对能够幻化或者改变形态,比如变成液体或者气体来躲避攻击的敌人时,往往很容易被躲掉。

    所以,斩击并不是洛伦的目的,迫使这家伙变成“血浆”形状的液体才是。

    突然间意识到什么的末影使徒,突然间恢复了头部的一部分实体,看向黑发巫师已经张开抬起,对准自己的左手。

    高阶魔咒,都灵之火。

    “轰——!!!!”

    夹杂着滚滚黑烟的火球凭空乍现,将周围的积雪夹杂着被“误伤”的腐尸魔一起变成了蒸汽;

    浑身冒着黑烟的末影使徒就像个破麻袋似的,从爆炸的中心被甩飞出去;在雪地里滚了几公尺才勉强停下,干瘦的肌肤完全变成了炭黑色,活像是被烧焦的焦尸。

    烈焰散尽,黑发巫师左手反握着“亮银”,再次向末影使徒扑来。

    末影使徒,笛卡尔的眼神里终于露出了一丝惊慌。

    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人类,真的有这么强吗?!

    一种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过的,被完全压制毫无反抗之力的恐怖记忆,正在迅速从它的脑海中浮现,那是它花了数百年才摒弃掉的恐怖记忆。

    居然…会被区区一个人类唤醒。

    “铛——!”

    喷洒血浆的镰刀挡住了“曙光”大剑的锋芒,这一次末影使徒却没有着急的化身血影闪避,而是用那双猩红的眼珠死死盯着洛伦的一举一动,满是獠牙的血盆大口中发出震颤空气的尖啸。

    “啊啊啊啊啊啊啊————!!!!”

    崩裂的空气中,黑发巫师立刻选择了滑步闪避;几乎就在同时,一道道黑色的细线从那猩红的眼珠伸出,逐渐涌出面颊而后是脖颈,直至布满全身,干尸般的躯体剧烈的抽搐着。

    “深感荣幸吧,人类!”

    “你将有幸见证伟大四神的神力,见证制裁世界的‘末影者’所赐予的不死之力——从现在开始,你们那可怜到极点的虚空反应,对神力拙劣的模仿,将再也不能对我,不死的笛卡尔造成哪怕一丁点儿的伤害!”

    “尔等,将被我蹂躏,践踏,肆意宰割!”

    “尔等,将用哀嚎赞美,用恐惧祷告,用颤栗膜拜!”

    “尔等,将用你们最后一口气,来向伟大的四……”

    砰——!

    话没说完,冲到末影使徒面前的黑发巫师便已经一剑劈碎了它的脑袋。

    被爆头的末影使徒立刻化作血影,嘶吼着从四面八方向洛伦袭来。

    记忆中那个叫“法欧达”的邪神使徒是这样,这家伙也是这样。

    北方的邪神使徒,一个个全是话痨吗?

    难道是因为荒郊野岭没人陪它们聊天,所以太寂寞了?

    嗯…有这个可能。

    带着某种恶意满满的猜测,洛伦反手架起“曙光”大剑,挡住了被黑色光芒包裹的镰刀。

    “铛——!”

    秘银锻造的剑身传来一阵哀鸣,但黑发巫师右手的剑芒却已经如约而至,再次袭向末影使徒的脑袋。

    “狂妄之徒,你以为同样的招式用第二次还能对伟大的末影使徒造成伤……”

    噗!

    看不见的气浪汇聚成一点,再次戳爆了末影使徒的头,从四面八方袭来的血影散落一地。

    高阶魔咒,原力冲击。

    这一招是洛伦从守夜人爱德华那里学来的——虽然没办法像那家伙一样,将原力汇聚成一点射出,但短剑大小,洛伦还是可以办到的。

    “去死吧,人类——!”

    觉醒了邪神之力甚至没有令末影使徒多出任何信心,甚至变得比之前更加恐慌不安——自己不仅没有立刻获得胜利,依然是被完全压制的一方。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为什么被蹂躏,践踏的…是我?!

    挥舞的镰刀彻底失去了之前的冷静,被黑发巫师轻松招架,“曙光”大剑再次高举,笔直的贯入了末影使徒的躯干。

    挣扎着的末影使徒拼死反抗,右手的镰刀还没来得及碰到洛伦的身影,一道灰蓝色的银芒闪过,镰刀就和手臂一起掉落在地。

    残缺不堪的末影使徒,被挂在了“曙光”大剑的剑身上。

    “狂妄的人类,竟然敢如此羞辱于我?!”

    血浆喷涌间,末影使徒还在疯狂的嚎叫着,猩红的眼珠死死盯着面无表情的黑发巫师,想反抗却死活碰不到洛伦的身体

    “你这是想要激怒我对吗,很好,你成功了,我的怒火绝不是你可以想象的东西!”

    噗!

    灰蓝色的剑芒挥舞,撕烂了末影使徒的眼珠。

    “你以为这样能杀死我,就能摆脱被末影使徒凝视的恐惧?我告诉你,你错了,我是不死的末影使徒,笛卡尔!即便是百年前最强大的誓言骑士,也只是我嘴里的一块肉,一块嚼不烂的肉!”

    残破的身体从“曙光”大剑的剑身上甩出,仅剩半截的残破臂膀被斩落,笛卡尔像块烂肉般在雪地间滚来滚去,在呼啸的剑芒中又被击飞到半空。

    四肢,翅膀,躯干……干尸似的末影使徒从烂肉变成了不断喷血的烂肉,身体一块一块的变成喷洒的血浆,复原的速度甚至已经追不上被斩断的速度。

    “没错,释放吧,释放你的野性,让愤怒和仇恨在你内心蔓延,让你彻底想起自己究竟是什么?野兽!你…人类…你们就是一群野兽,一群只配成为笛卡尔大人食物的野兽!”

    尽管已经是濒死的尸体,笛卡尔还在疯狂叫嚣“没用的!就算你能杀死我,伟大的末影者依旧会复活他虔诚卑微的仆人,笛卡尔大人还是会再度死而复生!”

    “到那时你就会知道彻底激怒我的代价,究竟是什么了!你会后悔的,我发誓,你会后悔的!”

    “你会恳求我杀死你,吃了你!但我绝不会…我要你眼睁睁的看着世界化作灰烬,你所珍视的一切在你眼前烟消云散,你所渴望的一切在你眼前变成虚无,你会疯狂,崩溃,哀嚎,然后恳切的……”

    噗!

    黑发巫师左手的“亮银”将末影使徒的下颚炸的粉碎,直接从它的下巴贯穿了整个头颅,灰蓝色的剑芒从颅顶探出。

    干尸般的身体像是触电般剧烈的抽搐,而后被洛伦抛落在地。

    成块儿的身体部位早就被砍得支离破碎,剩下的就是一滩看不出形状的烂肉;滩在积雪之中,“呼呼”的冒着热气。

    连一秒钟不到,那滩血肉中再次“挣扎”着伸出一个脑袋,不甘的嘶吼,尖啸着。

    那狰狞的模样…明明只剩下一滩看不出形状的血肉,却依然散发着令人浑身颤栗的杀气。

    “你…人类…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笛卡尔…吗?!”

    黑发巫师面无表情的站在它身前,漆黑的瞳孔俯视着那双猩红的,仿佛正在喷火的眼睛。

    “不,我并不认为这样就能杀死你。”

    狞笑的笛卡尔嘴角立刻多出一丝窃喜,但下一秒就变成了恐惧。

    在它的周围,一个巨大的魔法阵逐渐从雪地中浮现而出,膨胀的虚空之力将它完全包裹其中。

    “对付你这种纯粹倚靠虚空之力维持的存在,单纯的‘杀死’根本毫无意义,你还是能复活。”洛伦冷冷道,松开亮银的左手举起

    “所以,必须换种方式——比如,彻底压制你的虚空之力。”

    “从根本开始,抹杀你在这个世界的‘存在’。”

    啪!

    轻轻一个响指。

    高阶魔咒,喑然之梦。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