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巫师自远方来 第二百零九章 浴血悲号

时间:2019-02-27作者:空痕鬼彻

    “我总是觉得,人类这种生物啊…是懂得从错误中学习的。”

    血骸谷东面阵地,一片死寂的战场上,回荡着一个嘶哑的声音。

    军团士兵们一个个紧张的攥紧手中的盾牌和战戟,死死盯着那个正在自言自语的身影;若是用心观察,还能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说不出口的恐惧。

    因为他们牙关在颤栗,面部肌肉在抽搐,皮肤因为紧张而过于紧绷所以…说不出口。

    紫红色的皮肤、狰狞如蝙蝠的头颅,四肢的利爪,背后收起的蝠翼,还有那干瘦无比的身体——是的,任何一个曾经见过的人,都能毫不犹豫的说出它是个什么东西。

    吸血鬼。

    “比如我——‘末影者’迪亚波大人忠心耿耿的仆人,笛卡尔;在我过去漫长生命中所遇到的种种敌人,都令我坚信你们的智慧。”

    “我尊重他们,敬佩他们的智慧,所以我杀了他们…吃了他们。”

    就在刚刚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这个怪物用手中那柄会喷洒血浆的镰刀收割了整整一个百人队的战士;钢铁锻造的甲胄和坚固的盾牌,在它面前简直比白纸还要脆弱几分。

    若仅仅是被杀死,还不足以令老兵们畏惧;真正可怕的是被它杀死的袍泽们一个个…都像是被榨干了汁水的烂橘子似的,遍地都只剩些甲胄的碎片和“风干”的尸骨。

    那已经不是“战死”的层面,而是被残虐,蹂躏,践踏…仿佛并不是与对等的敌人交战,只是被对方当成了牲畜或者家禽一类,肆意的屠宰而已。

    于是恐惧的守军战士们尝试了各种方式杀死它,或者说击退它——弩炮、箭雨、投枪,引火剂,炼金炸弹…除了最后一个貌似在它身上留下了些熏黑的印记外,其余的……

    连毛都没伤到一根!

    “但现在,我有点儿…闹不明白了。”

    末影使徒的脸(如果那也能算脸的话)露出了困惑的神情,随着它挠头的动作,阵线后的守军战士们浑身一颤,集体后退半步。

    “究竟是什么让你们觉得,你们能够打败我,战胜我或者说…阻止我?”

    “是什么让你们看到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挠挠头,困惑的末影使徒笛卡尔低下头,猩红的眼珠看着被自己死死踩在脚下的“守护之盾”誓言骑士。

    “你能告诉我吗,莱林兹阁下?”

    被“点名”的誓言骑士身体剧烈的抽搐着,表情中带着一丝惊恐;不知为何,原本属于誓言骑士能够恢复伤势的神力,被某种力量压制了。

    堂堂誓言骑士,却被一个操纵邪恶之力的怪物踩在脚下,真是……

    耻辱至极!

    于是莱林兹骑士慌张的将目光转向四周,满怀期待的将手伸向离自己不远的一柄长剑,然后……

    噗嗤!

    落下的镰刀,斩断了他的手臂。

    “啊啊啊啊——!!!!”

    莱林兹骑士撕心裂肺的惨叫着,瞪大了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被斩断的手臂,剧痛令他本能的开始祷告

    “吾主啊,请许我箴言,令我洗涤罪孽啊啊啊啊——!!!!”

    又是一声惨叫,落下的镰刀贴着伤口,像“切肉片”似的连带着骨头,斩下了薄薄一层的“手臂”。

    “回答我的问题啊,誓言骑士。”

    末影使徒的声音突然放低,变得阴沉无比“究竟是什么给你们希望,让你们觉得能打赢我的?”

    “告诉我,我来替你们掐灭它。”它的声音无比真诚。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誓言骑士的胸甲被完全撕开,连带着皮肉肋骨一起,冰冷的寒风直接吹进他的“胸怀”之中。

    “住手——!”

    风暴堡伯爵格伦威尔站了出来,虽然面色惨白,浑身颤抖;但还是举起佩剑,对准了末影使徒“我以拜恩之主的名义,勒令你住手!”

    “否则我向你保证,拜恩十三领将倾尽所能,将你还有你身后的主子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回荡的话语声中,末影使徒不为所动。

    格伦威尔伯爵更是一动不动,紧攥着佩剑的手心里全是冷汗。

    他知道自己这么做近乎是寻死,但他必须这样…否则不等对方将誓言骑士杀死,自己身后这数千战士的士气,就彻底崩溃了!

    “威胁我?”

    末影使徒头也不抬,意味深长的打量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的莱林兹骑士“听到没有,圣十字的走狗,你的战友为了你的死活,威胁我。”

    “我命令你,住手!”

    格伦威尔伯爵面颊有些紧绷,

    莱林兹骑士挣扎着“请以圣十字之光辉,照亮心中之黑暗;以宽恕代以暴戾,以赐福代以羞……”

    噗嗤!

    镰刀,没入了誓言骑士的胸膛。

    格伦威尔甚至来不及惊讶,因为那从莱林兹骑士胸口拔出的镰刀,已经向自己挥来。

    浑身僵直的他,只来得及看见一抹血色。

    …………………………………………

    这个人类…好像变得和刚才有点儿不一样了。

    用战斧格挡了袭来的利刃,暴虐使徒奎戈的心情有了微微的变化。

    对于“武士之道”这种东西他几乎一无所知,那个被四位邪神大人共同选为使徒的“雄鹰王”也没有透露过一丝半点的情报,更没有提到过除了精灵,人类也可以掌握这种力量。

    但,对于奎戈…暴虐使徒而言,没什么分别。

    不过是物质世界的存在对虚空之力拙劣的摆弄而已,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战胜“暴虐者”歌瓦伊特赐予自己的力量;

    至于对方身后的邪神…连名字都不敢说出来的家伙,顶多也就是个毛神罢了。

    邪神之间,也是存在差距的!

    “铛——!”

    战斧与短剑再次交汇,被逼退的灰瞳少年一记铁板桥躲过了横劈的战斧;腰身一扭站起,螺旋挥舞的左剑上扬,一副要将奎戈双臂斩断的架势。

    当然,那是根本不可……

    噗!

    飞扬的血花,在暴虐使徒的左右双臂留下了十分明显的痕迹。

    奎戈表情骤变,将手中紧握的长柄战斧向身后举起,猛地在身前挥出一记横扫。

    “砰——!”

    不仅仅是雪花,就连被寒霜冰冻的岩石,也在这记猛劈下崩裂,碎石飞舞。

    滑步闪避的路斯恩已经站在他十步之外,暴虐使徒却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惊愕的盯着自己被划破的伤口。

    自己受伤了?

    这,这该不会是……

    “不是巧合哦。”

    路斯恩冷笑道“要是不信…可以再试试看嘛。”

    “试试看你的身体,能不能挡住我的剑。”

    奎戈眯起双眼,铸铁般的身躯屈膝下蹲,犹如猎豹般伸展着腰肢和双腿,然后用力跃起。

    “呼————”

    撕裂空气般的呼啸声,拽着残影的暴虐使徒犹如从天而降的石砲般,单手挥舞着战斧砸向灰瞳少年那瘦小的身影。

    瞬间袭来的身影,别说闪避…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

    路斯恩微微勾起嘴角,完全没有要闪躲的迹象。

    他只是单纯的举起右手,将短剑的剑刃横起,架在了头顶。

    “铛————!!!!”

    一声巨响,整个山坡都为之震颤。

    血骸谷守军战士们纷纷侧目,看向轰鸣声传来的方向;还没等回头,夹杂着尘埃和雪花的气浪就已经向他们扩散开来,吹得睁不开眼睛。

    原本平坦的坡地上,多出了一个半球形的圆坑,周围全是被吹飞而堆砌起来的积雪。

    而那落下的战斧,则被灰瞳少年单手架起的短剑,死死的拦在了头顶,再也无法向前推进些许,并且……

    毫发无损。

    “怎么样,可以确定了吗?”

    看着神情震惊的暴虐使徒,路斯恩冷冷开口问道“你这个幸运到极点的家伙。”

    惊愕只有片刻,暴虐使徒奎戈的表情重新冷静下来,与灰瞳少年默默对视着。

    “这种力量……”奎戈淡淡道“就是你口中的…武士之道?”

    “浴血悲号?”

    战斧之下,灰瞳少年的嘴角也勾起了一丝自嘲的神色“很可笑对吧,我可是感觉可笑极了。”

    “教会我‘武士之道’的那个家伙告诉我,武士之道与一个人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有着莫大的联系;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将你自己的想法,‘锻造’成武器的力量。”

    “换句话说想要得到这种力量,首先就要直面最真实的自己。”默默与表情凝重的暴虐使徒对视着,路斯恩倒是很轻松

    “而最真实的我,大概就是…不甘。”

    “不甘?”

    “是啊!不甘矮小的自己,不甘于自己的弱小无力,不甘于自己只能是个私生子,不像同父异母的兄弟那样可以成为一国之主!”路斯恩笑的无比自然

    “我就是那种…在不甘心中成长起来,自怨自艾的家伙啊,哈哈!”

    “所以我才替自己的武士之道起了这么个名字…浴血悲号,不过是临死之人最后的一声呐喊。”

    暴虐使徒冷冷盯着他,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甚至…包括对于洛伦大人,我好像也是类似的想法啊——虽然一直在说要成为他的护卫,保护他为他去死;但最真实的想法应该是超越他,打败他,乃至让我成为他唯一可以依赖的人…吧?”

    路斯恩眯起双眼“于是,这些想法就锻造出了属于我的‘武士之道’…让我这个弱小而又心有不甘的家伙,有朝一日也能拥有与洛伦大人匹敌的力量。”

    “如何,这就是浴血悲号…足以撕开你的防御,又足以挡住你的攻击,拥有与你一战之力的,我的武士之道。”

    “正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不甘,令我的武士之道给予我可以同一切敌人正面匹敌的力量——不论对方的力量是何等的强大,我都能有战胜的机会。”

    “当然,反过来说因为这种限制,我的敌人也一样可以挡住我的攻击,撕开我的防御,彼此的优势是绝对对等的。”

    “如何…有没有发自内心的庆幸啊,你这个怪物!”

    ……………………………………

    “铛————!”

    一声金属碰撞的声响,在风暴堡伯爵格伦威尔的耳畔回荡;似乎还有某种液体泼洒在自己脸上,冰冷刺骨。

    这是…自己还活着?

    满脸血污的格伦威尔睁开双眼,惊愕的看着那个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

    “以拜恩之主的名义,邪神使徒笛卡尔阁下,我勒令你向我投降。”

    单手拄着“曙光”大剑,黑发巫师死死盯着对面的吸血鬼“否则我向你保证,用不着倾拜恩十三领之力,我一个人……”

    “就能弄死你。”

    末影使徒笛卡尔眉头紧锁,表情比刚才还要困惑。

    “杀死…我?”

    “不…是弄死你,不要局限于‘杀’这种手段——对于你们吸血鬼这种渣滓,我差不多知道一百种让你们死的手段,总有一款适合你。”

    洛伦很认真的解释道。

    虽然这种“认真”,让他身后的战士和对面的末影使徒都有种莫名的“滑稽”感,仿佛在看一个人一本正经的开玩笑。

    “你觉得你能杀死我,你觉得自己能杀死末影者的仆从…真是…太有意思啦!”

    噗!

    仿佛是肉囊爆炸般的声响,末影使徒化作一道血影。

    来了!

    表情僵硬的格伦威尔心跳近乎停止——他清楚的记得就在刚刚,誓言骑士莱林兹阁下还有那些军团士兵们,就是被这招给……

    噗嗤!

    血浆四溅。

    ……………………

    “有件事,我一直都很好奇。”

    一声脆响,暴虐使徒手中的战斧挡住了刺向双瞳的利刃,冰冷的目光穿过利刃,与灰瞳少年四目相对

    “为什么你一直都在说…我很幸运呢?”

    撕裂空气的尖啸从路斯恩耳畔划过,墨蓝色的发梢被斩断了些许;而被挡住的利刃则抓住了这片刻间的空隙,直直刺入暴虐使徒的胸膛!

    “为什么…理由很简单啊。”

    一击不中,从容闪避的路斯恩嘴角带着轻松的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因为如果和你战斗的人不是我,而是洛伦·都灵大人的话……”

    “你以为…你还有机会赢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