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你

时间:2019-02-27作者:空痕鬼彻

    虽然布兰登的提议让黑发巫师有些猝不及防,并且严重怀疑他是打算让自己去背这个黑锅;但他也明白,这的确是唯一的选择。

    因为巨龙的态度对于这场战争,至关重要。

    按照某位皇子殿下的说法,德萨利昂皇室内的“驭龙者”数量如果按照世代来排的话,是逐次递减的——从最辉煌的第二世代,布伦希尔德女王所有的儿子都是驭龙者,到第十四世代只有他这一个,连帝国皇帝都无法得到巨龙的“青睐”。

    显然,炬峰山上的巨龙们,已经不像当年那般愿意执行双方的约定了。、

    但与之相对的,则是他们对帝国的威胁——这样一群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洪荒巨兽,一旦失去了最后的控制和枷锁,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变成灾祸。

    哪怕是为了确保他们不会站在帝国的对立面,也必须弄清楚巨龙的根本态度——即便得不到巨龙的帮助,也必须确保他们不会和精灵结盟。

    这一点倒是和古木森林的精灵有些相似,但区别也很大…那些剽悍的战舞者再怎么厉害,也顶多是威胁到洛泰尔一个公国的“麻烦”而已。

    但如果巨龙反水,那就是灭国级的灾难了!

    对于洛伦而言,他也很想趁这个机会和巨龙交流交流,关于当年的巨龙王国是如何灭亡的——“黑十字”塞廖尔的计划,四邪神的阴谋,圣十字的起源…他有太多想知道的事情了。

    “所以…这件事情,您已经答应了?”

    浮空城的一处房间内,刚刚听完了解释的怒火堡伯爵艾克特,正拼命按捺住自己的震惊,尽可能保持冷静的看着表情淡然的黑发巫师。

    “你不同意?”

    “不!不是不同意,只是……”艾克特皱起眉头,似乎在思考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只是…嗯,如果是以您封臣的身份,我坚决不同意您这种再度以身犯险的举动,特别是在您还没有彻底痊愈的状态下!”

    “您对拜恩,对都灵家族都太重要了——无论是何等荣耀和胜利,拜恩都再也损失不起一位公爵!”

    “特别是在经历了‘黑公爵’时代之后,我相信不仅仅是我,换成任何一位十三领的伯爵如果站在这里,他们都宁可代替您去,也不愿意让拜恩的领袖为了皇室的命令,去冒如此大的风险。”

    “但作为一名拜恩骑士…我全力支持您这么做!”

    叹了口气,艾克特话锋一转“历代拜恩公爵…甚至是骑士王,都未曾有过如此荣幸,可以亲赴炬峰山,和巨龙对峙;这无疑,是对德萨利昂皇室‘特权’的一种挑战。”

    “特别,是您还拥有和巨龙交流的特殊能力,若有朝一日——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您或者您的后代能够与巨龙建立羁绊,‘驭龙者’…将不再是德萨利昂皇室的特权。”

    “如此荣耀,哪怕十四世代拜恩之主加起来都无法相提并论;更不用说所有的帝国人都知道,德萨利昂皇室是靠着巨龙之威才拥有了统御帝国的权柄。”

    “若拜恩之主也能做到同样的事情,这形同让都灵家族…也拥有了统治帝国的法理!”

    说到此处,连艾克特伯爵自己都有些激动了。

    “所以…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坐在黑发巫师一侧的艾萨克摊着手,一脸莫名的看着他。

    神情激动的怒火堡伯爵面色一僵,复杂的神情在他的瞳孔中浮现。

    “艾克特的意思是……”洛伦微微一笑,轻声圆场“他支持这次的炬峰山之行,因为好处是很明显的;与之相对的,危险也同样明显。”

    “但反过来说,如果我不去的话…难道就没有危险了吗?”

    轻哼一声,黑发巫师的目光转向怒火堡伯爵“见证了艾奥利特阵亡的除了我们,还有另外两头巨龙——格鲁姆和米拉西斯,就算我们不去,炬峰山的龙族到时候还是会知道这件事。”

    “届时没有亲自前往解释的我们,至少在情理上书十分被动的;显得我们好像很心虚,打算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表情一紧,艾克特伯爵皱起了眉头。

    “无论如何,这件事的主动权现在还在我们的手中;不论他们最后的态度如何,至少都还有斡旋的余地。”说到这儿,洛伦忍不住苦笑一声

    “总不能…等到巨龙降临赤血堡,在拜恩的上空降下龙炎的时候再去考虑‘该怎么办’吧?”

    “就算能解决问题,可死去的人,被毁掉的农田、庄园和房屋城市…是不会再回来了;若是双方再有什么大的伤亡,就等于给拜恩找了一个不死不休的死敌。”

    怒火堡伯爵的脸色终于变得凝重了。

    片刻之后,他终于点点头。

    “那么,您的计划是什么?”叹了口气,艾克特追问道“既然您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也一定大致有了一个方案吧?”

    “暂时还没…硬要说有的话,大概就只有即兴发挥了。”耸耸肩,洛伦轻声道“只有一点,那就是我们决不能以‘请罪’这种名义去向他们解释。”

    “另外布兰登也会和我一起去,与其胡思乱想不如等他告诉我他的计划是什么——毕竟这种犯众怒还故意找死的事情,他比较有经验。”

    深深叹息一声,不再过多询问的艾克特缓缓起身“我这就去外面通知一声,让队伍做好准备,安排好护卫您前往炬峰山的队伍。”

    欣然会意的洛伦,对着怒火堡伯爵微微颔首。

    就在即将离开房间的前一刻,他那沉重而坚定的脚步声突然停在了门前。

    “公爵,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问一声。”突然开口的艾克特,吸引了屋内所有人的注意“关于这一次的炬峰山之行,您应该已经写信通知过赤血堡女伯爵,夏洛特·都灵了…对吧?”

    黑发巫师的表情僵住。

    低着头的小个子巫师,也忍不住偷偷侧着眼睛,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

    “……我明白了。”看到洛伦的反应,艾克特立刻心领神会“信使我会安排,请您务必在今天之内将信写好,即刻送往赤血堡。”

    说完,他也不等洛伦回答便已经躬身行礼,扭头离开了房间。

    圆桌前只剩下神色略尴尬的黑发巫师,抱着后脑勺还没搞清楚状况的艾萨克,还有一支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小个子巫师。

    安静的房间内,没有人说话。

    直至某个“自大狂”抢先站出来。

    “这么说,我们要去炬峰山了?”艾萨克挑起眉毛,目光有意无意的从洛伦还有艾茵的身上瞥过

    “嗯…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但我在埃博登找资料的时候可是发现了不少关于炬峰山的趣事和绝景——比如说它其实是个‘死火山’,所以周围有不少特别棒的温泉,据说泡一泡对身体特别有好处。”

    “另外虽然这座山位于东萨克兰正中央,但因为常年被封锁的缘故——考虑到有巨龙生活,它也没法儿不被封锁——所以那里还有大量珍贵的药剂原料,说不定能给我们带来不少惊喜!”

    自言自语的艾萨克声音在房间内回荡,显得热闹又安静。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能见到巨龙…巨龙,那可是巨龙啊…不是偶尔出现的一头,而是几头乃至十几头,他们当中有的可能岁数比帝国还要救援,在巨龙王国的时代就已经存在了!”

    “也许他们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也许他们能告诉我们当年所发生一切的真相——比如巨龙王国究竟是如何毁灭的,‘血骸谷之战’到底是怎么打赢的,‘黑公爵’罗兰究竟是怎么会一回事;也许……”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低着头的小个子巫师打断道。

    “我想说,这可能是一次绝好的机遇。”第一次,艾萨克丝毫没有因为艾茵的态度而不满“想想看,绝景、温泉、被烟云缭绕的山峦…多好的地方啊,想想看你俩会有多少次扔下我和布兰登,跑去独处的机会!”

    “被烟雾笼罩的树林,被水蒸气环绕的温泉,悬崖峭壁的边缘…哦,尤其是最后一个,我看了一本班德尔克大师的书,上面说越是危险的环境越是能刺激人类的生理反应,提高内心对于某种渴望的需求层次。”

    “当然,在我看来这可能就是他为啥一辈子没找到老婆的关键原因——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待在巫师塔里的巫师能有什么危险;等到他慷慨就义的时候,那副不敢恭维的长相也吸引不到什么能给他生孩子的女人……”

    “出去!”

    低着头的小个子巫师第二次打断道。

    “明白,这就走。”艾萨克一副心领神会的表情,还不停的朝洛伦使眼色“对了,你们有没有发现路斯恩不见了?没关系,我这就去找他——尽管放心,在你俩离开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让他有机会闯进来打扰……”

    “砰!”

    一支魔杖精准命中了艾萨克的脑袋,将他后半句话堵在了喉咙里,落荒而逃的跑出了房间,还不忘记将门关上。

    这下,房间里只剩两个人了。

    黑发巫师看了一眼地上的魔杖,又看了看小心翼翼收回右手的小个子巫师,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艾茵……”

    “不!洛伦,不要说话!”猛地抬头,小个子巫师一脸惊惶的抢断道,闪烁着复杂光泽的湛蓝眸子死死盯着他的脸

    “至少是现在,什么也不要说。”

    欲言又止的黑发巫师,只能默默的看着她的表情。

    三年…不,早就不止是三年了,她的表情还是如当年在维姆帕尔时一样。

    委屈、担忧、惶恐、决然、不知所措……数不清的矛盾与情绪,却如此清晰的展现那蓝宝石般的双瞳之中。

    从离开维姆帕尔学院之后已经过去数年,自己变了,艾萨克变了,道尔顿导师也变了。

    只有艾茵,仍旧是那个过去的小个子巫师——只有她,永远清楚自己是谁,从哪儿来,又要去哪里,做什么。

    小个子巫师的犹豫和迷惑,永远都是在妥协与坚持自我之间的矛盾;永远是在伤害自己还是别人之间,不停地做着抉择。

    不论是朋友,还是敌人。

    她死死咬住下唇,竭尽所能的不让眼角的晶莹落下,一动不动的娇躯微微颤栗着。

    “洛伦·都灵,我太了解你了…如果我现在逼你答应什么,就算你内心并不是这么想的,也还是会答应我。”

    “我也知道,艾萨克那个自大狂肯定也和你说了诸如‘补偿’或者‘请求原谅’之类的话,因为他就是这种人——伤害别人的时候毫无察觉,想起要补救的时候也往往比谁都着急。”

    “但那…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我不想得到什么补偿,更不想因为在你们眼中‘弱势’的身份而得到任何的偏向——我决定成为巫师的那一天,就是希望能够被别人公平的对待,用自己的能力去争取自己想要的。”

    竭尽全力按捺自己抽噎声的小个子巫师,表情越来越激动“我…不想被怜悯,你明白吗?”

    叹息着,一声不吭的黑发巫师点了点头。

    “现在…至少是现在,我还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不是感觉不到,而是无法分辨,无法看清,我…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想象的那样。”

    “所以那句话,请你无论如何也不要开口;也请你等我一段时间…不会很长,也不会很短,到时候我会自己告诉你。”

    攥紧粉拳,艾茵的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还能像过去那样的态度对待我,哪怕我们回不到过去了!”

    “答应我,洛伦,好吗?”

    沉默的圆桌前,看着她那双近乎乞求般的表情。

    除了“好”,洛伦真的想不到自己还能说的第二个词汇了。

    “谢谢你。”小个子巫师淡淡道,表情却是很郑重

    “真的,谢谢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