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各自的远途(下)

时间:2019-02-19作者:空痕鬼彻

    东萨克兰以北,断界山山脉,冰川荒原。

    在盛夏</a>一步步来临的南方,刺骨的寒风和冰雪依旧统治着整个北方世界;白雪飞舞的长空万里,一群黑色的乌鸦从穹顶掠过。

    它们所经之处,就是死亡的镰刀掠过的地方。

    只有最胆小的新兵,才会以为在盛夏</a>即将到来的之际,断界山不会有魔物和突变的怪物出没……恰恰相反,冰原狼人并不会因为冰雪融化而停止杀戮劫掠,更不会畏惧头顶的阳光。

    游荡在荒原中的军团游骑兵们依旧是战战兢兢,不仅要提防成群的冰原狼人迁徙,还要小心某些畏惧严寒的怪物在这个时节出没,突然从雪地里钻出来将他们撕成碎片。

    为了减少军团游骑兵的伤亡数字,康诺德·德萨利昂在每年盛夏</a>即将来临的时候,从东萨克兰雇佣一批雇佣兵和赏金猎人,用高额的报酬和悬赏引诱他们负责最危险的探路和巡逻工作。

    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并非是为了巡逻,而是要维持自己领地内的稳定。

    带着武器,独来独往的雇佣兵和流浪骑士在康诺德眼中是非常严重的隐患,而且很难有效治理;但如果将这些人集中起来,按照军规管理那就方便多了。

    当然,你永远无法相信一个雇佣兵的忠诚…太过严苛的军规,让雇佣兵变逃兵成了十分司空见惯的事情;而康诺德也就有“缉捕逃兵”的正当理由,将这些人赶出自己的领地。

    “铛——!”

    战戟的锋芒击碎了雪地里的岩石,迸溅的飞雪被狼人的血染成了红色,在半空中挥洒曼舞。

    趁着雪花迸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避到五步之外的狼人,还在因为受伤的左腿凄厉的嚎叫着。

    “跑的可真快啊……”

    轻轻吐出白雾,喘息的男人刻薄的讥讽道,只是任谁都能听出他话语中的不甘。

    披在身上的黑色亚麻斗篷,攥在手中的战戟,悬挂腰间的骑士长剑…就是这个男人身上所有的东西了;身上薄薄一层的链甲连普通的军团士兵都不如,在狼人面前更是和纸糊的一样。

    但对他来说,这些足够了——与其将生死交付给不怎么靠谱的铠甲,他宁可相信自己的脑子,还有手中的利刃。

    狼人撕了自己只要一瞬间,自己撕了这头畜生也只要一瞬间…很公平。

    凶恶的冰原狼人不断的朝他低吼着,左腿的伤势让这头怪物变得更加暴躁且嗜血,连一双兽瞳也变成了血红</a>色。

    越来越狂躁,暴虐的嘶吼声,仿佛是在竭力压制立即冲上来将他撕成碎片的杀意。

    明明是怪物,却也像人一样笔直站立;足足高出半个身子的魁梧身影和比人大腿还粗的双臂,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压迫感。

    刻薄的男人不屑的勾起嘴角,脚步在雪地中缓缓移动;在双手之间不断变换方向的长戟看似破旧,却依然锋利无匹。

    “……就是头畜生。”

    他话音刚落,眼前就没了狼人的踪影。

    “砰——!”

    空气被撕开的声响几乎刺穿了耳鼓膜,明如银镜的雪地突然炸裂!

    没有多想,男人双手立刻攥紧长戟向前突刺。

    “铛——!”

    利刃般的双爪撞击在长戟的刃尖上,炸开一片火花。

    暴虐的吼声出来,双臂猛然荡开的狼人硬生生将男人击飞!

    悬空五步才落地的男人双脚用力,在雪地上足足拖行了五公尺才停住脚步;还没有稳住身形,巨大的黑影就已经再次袭来。

    “畜生…就是畜生。”

    男人依旧在刻薄的嘲讽,左脚向前踏步的同时,将战戟的戟刃沉在右手,一点一点压低了身型。

    咆哮的怪物袭来,扬起的利爪撕扯着空气,卷起呼啸的烈风。

    “永远都学不会!”

    箭步踏前,压低了身子的男人右手松开,伸长的战戟迅猛如风,扬起一片残影。

    背身横扫——!

    “噗——!”

    鲜血喷洒,连带着破碎的黑色斗篷也落在了雪地上。

    一动不动的男人双手紧紧攥着戟杆,狼人的爪子就停在他脖颈外不到十公分的位置。

    区区十公分,却成了永远无法逾越的天堑…横扫的刹那,战戟却变扫为刺,整个戟尖完全没入怪物的胸膛,只有戟刃卡在了外面,硬生生挡住了它。

    绝望的狼人发出一声哀嚎,但戟剑已经刺爆了它的心脏。

    猛然拔出战戟,男人再次向前箭步,手中的战戟横扫。

    “噗通——!”

    一声闷响,随着戟刃的残影扫过,狼人的脑袋掉在了雪地里,喷涌着血浆的无头尸也抽搐着瘫倒在地。

    好险啊,差一点儿就没命了……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男人看着地上的狼人的尸骨,才刚紧张没两分钟就不屑的“呸”的一声,朝死尸吐了口唾沫。

    冷哼一声,男人刚刚松口气,低沉的嘶吼和脚步声就从背后传来!

    攥紧长戟,警惕的他猛然回身,瞬间瞪大了眼睛。

    三头冰原狼人正在从自己背后走来,不远处的风雪中还有更多的影子,蹒跚的在雪地里缓缓接近。

    不好,自己被包围了……

    刚刚那头狼人惨叫,恐怕就是为了召唤同伴,告诉它们自己的位置;而自己还蠢到砍了那头狼人的脑袋,让血腥味散布的到处都是,生怕不能被它们发现似的!

    蠢透了,真是蠢透了……

    咬紧牙关的男人眉头紧皱,手中的长戟也在微微打颤…刚刚经历一场厮杀,体力下降的厉害;要是一头或者两头还想想办法,三头四头也可以考虑跑路。

    但是一整群…在这种荒郊野外,基本上就是死定了!

    舔了舔冻裂的嘴唇,男人紧紧攥着手中的长戟,不停的在原地前后腾挪,左右周旋,染血的戟刃不停的变换方向,威胁着想要接近的怪物。

    狼人们似乎并不着急扑上来将他撕成碎片,慢慢合拢截断男人的退路,却留下了东面这唯一的出口,简直就像在引诱他朝那边逃跑一样。

    对…就像逮兔子一样。

    无奈的啐了一口,男人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

    就在此时,一声凄厉的惨叫突然传来!

    围攻的狼人们一阵惊慌,猛然转身,朝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愤怒的咆哮。

    有人?

    手握战戟的男人表情愣住,一时忘记了反应;只是环顾四周,搜寻着偷袭者。

    是谁?断界山以北的冰川荒原,除了要塞的军团士兵就是刀口舔血为钱卖命的赏金猎人……

    不管是谁,现在都是逃跑的最佳时机。

    在男人准备趁乱转身逃命的一瞬间,一头狼人突然嘶吼着从风雪中扑出;瞬息之间,已经突袭到他的背后!

    来不及了!

    感觉到背后凶恶的杀意,无法转身招架的男人毫不犹豫的松开了手中的战戟,右手按住腰间佩剑的剑柄。

    冰雪呼啸的刹那,剑芒一闪!

    “噗——!”

    怪物的血浆喷涌在脸上,回过头的男人瞪着震惊不已的眼睛,死死盯着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

    他只看到对方那张冷峻的脸,还有从头到脚伤痕累累,仅有的左臂将长剑刺入了狼人的躯体!

    利刃拔出,连哀嚎都没有发出的狼人无力的倒下,一双兽瞳与男人震惊的眼睛四目相对。

    一声不发的“独臂骑士”挥掉剑身的血迹,斑驳的长剑几乎遍布缺口,就和他一样的遍体鳞伤。

    破损成这样还没有崩掉…这柄剑绝对是个好东西!

    男人抬起头,无意识的和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双眼对视,眼神中的贪婪瞬间变成了惶恐。

    “还愣着干什么?”独臂骑士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声音沉重:

    “跟我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