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三十章 小教士的援助 下

时间:2019-02-19作者:空痕鬼彻

    “对不起,教士先生,求求您了,求求您了,救救我父亲吧!求求您,让我给圣十字教会当仆人,让我侍奉您,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求求您,只要救救我父亲,让我做什么都行!”

    狭小冷清的卧室,年轻的巫师学徒歇斯底里的喊叫着,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和头发,消瘦枯槁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原本的俊朗,布满血丝的双眼中只剩下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和信念:

    “他们会杀死他的,不、不光是这样,查恩家族…还有那些恨我父亲的人都会让他生不如死!我听说过烟牢那个地方,进去的人就从来没有能出去过的对不对?!”

    “冷静些,瑟兰·科沃阁下,您父亲还活的好好的,没有人会杀死他。”一旁的小教士韦伯满头大汗,只能尽可能安慰他。

    “他们是不是要找人抵罪,让我去,让我去行不行?!”

    “没有人需要抵罪,审判还没有正式开始,洛伦·都灵阁下会找到足够的证据为你父亲脱罪……”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洛伦他们不可能是那些贵族的对手!”

    “那你就要这么自暴自弃下去吗?!”

    原本竭力劝慰的小教士也无可忍耐的吼了出来,但依旧是于心不忍:“瑟兰……”

    “不用说了,我明白,明白……”

    瑟兰·科沃低声喃喃,像是受伤的动物般蜷缩在冰冷的地板上,喉咙滚动着,目光一片死灰,痛苦的抱住了头:

    “抱歉…韦伯教士,给您添麻烦了。”

    伸出的手悬在了半空,最终还是缓缓收了回来;叹了口气的小教士同样沉默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卧室。

    …………………………………………

    “抱歉,洛伦,让你久等了。”

    小教士疲惫的坐在椅子上,看向烟发巫师的目光十分的无奈而又痛心,嘴角的微笑很是无力:“你是为了瑟兰·科沃的事情来的把?”

    “正好要去一趟皇家巫师学院,路过。”洛伦点点头:“他怎么样了?”

    话音落下,小教士的表情更痛苦了。

    “虽然我很想说我已经尽力了,但是…吕萨克大师的事情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创伤,恐怕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恢复的。”

    “那么…至少恢复理智,能正常交流吗?”

    “抱歉。”韦伯沉重的摇了摇头:“很遗憾,不能。”

    “这样啊。”

    洛伦有些遗憾…他本来是打算借着探望的机会,从瑟兰口中想办法挖出一些东西的——虽然并未抱太多希望,但现在哪怕是一点点的情报也是至关重要。

    不过考虑到瑟兰眼下的精神状态…对巫师而言,保持理智和意识远远比普通人要重要,因为常年接触虚空,即便是拥有“精神殿堂”保护,一旦失守也会让虚空侵入意识。

    轻微陷入疯狂,严重的更是不可估量…越是强大,上年纪的巫师越是如此。

    虽然巫师学徒阶段几乎不可能遇到这种情况,瑟兰专精的还是和虚空联系并不紧密的炼金学,但风险依旧存在。

    “大概的情况我也已经了解。”小教士突然开口道:“虽然和吕萨克大师不熟,但以圣十字的名义,我相信以他的人品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这件事肯定另有隐情,或者某些还不为人知的真相;为了圣十字的荣光,也为了能让瑟兰·科沃早日康复,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协助你的,洛伦!”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韦伯。”有些哭笑不得的烟发巫师点头称是,虽然他并不觉得这位小教士能帮自己多少忙,不过人家能有这个心自然是好的。

    毕竟能帮助自己的人,本就寥寥无几。

    “虽然对科沃一家很不公平,但这次的事件也许是个好机会——在听说您愿意帮助吕萨克大师的时候我就有这种预感,一定是仁慈的圣十字,借助您的力量为我们降下这福音!”

    兴奋的小教士,却颇有些意味深长的轻声说道,然后小心翼翼的掀开衣服,将一卷羊皮纸放在桌上。

    “这是……”

    挑挑眉毛的洛伦随手拿过来,打开的第一眼瞳孔瞬间骤缩。

    这是吕萨克为死去的西斯科特·查恩开的药单!

    像吕萨克这种药剂大师作为私人医师的时候,肯定会将所有配过的药剂列好——换而言之,只要有这张清单就能知道大师为西斯科特准备的药剂究竟是不是毒药。

    这么重要的东西照常理早就该被销毁了,为什么会落到小教士手里?!

    “其实在你来之前,我曾经为瑟兰去了一趟查恩家族,请求他们不要牵连吕萨克大师的家人。”

    看到烟发巫师略微诧异的表情,韦伯压低了嗓音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原本以为会被他们赶出来,结果那位查恩伯爵居然光明正大的在会客厅接待了我。”

    “当时这份清单就夹在他随手带来的书里面,我趁他中间离开的时候偷偷拿出来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当时我觉得这可能是很重要的证据,说不定能证明吕萨克大师是清白的!”

    “还好,那位查恩伯爵好像并没有发现清单不见了。”说到这里还一脸后怕的小教士咽了咽口水,双手合十:“圣十字宽恕我的罪孽,等到这件事结束,我一定会登门道歉的。”

    诧异的烟发巫师仅仅怔住了一分钟,然后就有些了然了。

    这根本不是小教士运气好,而是那位查恩伯爵故意让他“拿”走的……即便他们不清楚自己和韦伯的关系,但既然小教士是为了吕萨克大师而言,被当成是自己的盟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对方会费尽周折,绕了一大圈才将这个清单交给自己…也许真的就像布兰登说的那样,是因为家族内部的纷争吧?

    无论如何,这份清单是一个极其关键的证据——不论查恩伯爵的目的是什么,自己已经成功一大半了,用什么来换这份清单都是值得的!

    “真的太感谢你了,韦伯——这会成为决定性的证据的!即便不能判吕萨克大师无罪,最次也是‘过失杀人’,并不是有意为之。”

    “但是这还不够,对吧?”小教士这一刻倒是出奇的冷静,目光灼灼的看向烟发巫师:“你的目标是让吕萨克大师无罪释放,光有一份清单还不足以办到这一点。”

    “没错,应该说远远不够。”

    洛伦此刻的表情十分诚恳,清了清嗓子点头答道:“至少…我还需要一位能够出庭作证的证人,证明并非吕萨克大师,而是西斯科特大人强行喝下那瓶药剂的。”

    “只有这样,再加上原本无毒的药剂和吕萨克大师有言在先,西斯科特大人本就身患疾病三个因素,才能让吕萨克大师被无罪释放,而西斯科特大人的死也就变成了一个意外!”

    这个答案是洛伦在和吕萨克见面之后,仔细思考得出的答案——自己的最终目的是救出吕萨克大师,同时不能给任何人攻击巫师们的借口,而且不能因为这件事过分触怒查恩家族。

    几相权衡之下,一个“过度劳累,自然死亡”可能是最合适的结局…当然,这也会让自己对查恩家族“真凶”的说法落空,但自己又没有许诺什么,也就无关痛痒了。

    “既然是证人,那么对方必须身份足够高贵,能够让别人信服才行……”小教士低声沉吟着,显然是明白洛伦忧虑的。

    如果只是普通的证人,想办法收买查恩家族的仆人就可以;但这样做不仅会触怒查恩家族,对方也可以用类似的手段让证人变得不可信。

    但那种真正身份高贵,却又不惧查恩家族威胁的人,又凭什么为了一个炼金术师出面?

    “等等,我知道有个人…也许可以。”

    苦思冥想的小教士突然抬头,表情却十分的古怪:

    “但是…也许会很难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