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一百二十六章 盛夏节之宴(二)

时间:2019-02-19作者:空痕鬼彻

    很快,烟发巫师陪同着科罗纳家族的小姐穿过了府邸外围的花园,走进了举办宴会的白银厅。

    华贵的镀金吊灯上的萤石灯,让整个大厅亮如白昼。铺着淡蓝色的长桌在大厅的两侧,纯银的餐具在烛台下熠熠闪烁,莹莹灯火令人浮想联翩。

    长袍翩翩的男人,珠光宝气的女人,觥筹交错之声不绝于耳。脚步声和谈笑声交织于一处,悠扬的音符从大厅四周的角落传来,伴着七弦琴的曲调,让人目眩神迷。

    恢弘的大厅左侧是精美的壁画,右侧则是一整面落地大窗。宴厅中的客人们一边享受着奢侈的盛宴,回首便能看到花园中的欢声笑语,还有夜空下静谧的埃博登。

    如梦似幻,恍若离世。

    走入大厅的洛伦在那一瞬间确实有一种身处前世的错觉,仿佛眼前所见的一切,都只是自己读到的文字,看到的画面。

    但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

    艾莉儿始终紧紧跟在烟发巫师的身旁,紧紧抱着他的肩膀不肯放开,仿佛只要一松手对方就会不见。嘴角抽抽的洛伦只好将目光放在别的地方,小心的打量着周围的人群。

    即便是在宴会大厅内,警卫们的身影也遍布四周,几乎每隔一个窗户就能看到一个,而且在周围还有前来接应换班的,也就是说这些警卫的实际数量,应该是自己眼前的两到三倍。

    做工精良的皮甲,长度适中的阔剑,大腿侧挂着手弩。虽然没有仔细数,但几乎每一个警卫的步伐频率几近相同,略微的差别可以到忽略不计的地步——这些警卫绝对不是城市卫队的样子货,全部都是货真价实的雇佣兵团。

    埃博登和洛泰尔不同,这里的贵族绝大多数并没有自己的领地,也就不存在封臣和领民,常年和远洋舰队出海,甚至参加过其它领地战争的雇佣兵团才是他们的“常备军”。

    虽然佣兵们名义上效忠于埃博登的自由议会,但他们也不介意为某个付得起钱的贵族效劳——贝利尼家族,就是埃博登最富有的大贵族之一。

    “艾因·兰德先生,您在看什么?”身旁的少女突然开口问了一句:“看起来似乎非常急切呢,是有约定的人?”

    “今晚我是您的人,艾莉儿小姐。”洛伦微笑着回答:“光您一个人,就足够让别人嫉妒我了。”

    光是站在原地,烟发巫师都能察觉到周围充满了探寻、怀疑、还有几分好奇和艳羡的目光——这些人可能不认识自己,但肯定认识科罗纳家族的艾莉儿小姐。

    “那么您准备做什么呢?”艾莉儿突然轻笑一声:“难道说您已经找到了目标,正在计划逃跑路线?”

    “……您似乎已经认定我今晚不怀好意了。”刚刚忍不住想要吐槽一句的洛伦,漆烟的瞳孔立刻察觉到另一个正在朝自己靠近的身影,微微收敛了嘴角的笑容。

    “艾因·兰德先生,能够在这里遇见您真是我的荣幸……圣十字在上,这可是真是太巧了!”

    缩着脖子的魏尔洛主动走上前来,脸上的笑容简直要多僵硬有多僵硬,诧异的目光不断的瞥向一旁的少女:“还有您,艾莉儿小姐,能够欢迎科罗纳家族的客人同样也是贝利尼家族的荣幸!”

    显然魏尔洛并不是主动愿意和洛伦打个招呼的——如果有可能,他恨不得直接将这个乡巴佬从府邸的大门踢出去。但这次是阿尔托的“请求”,作为这位天才炼金术师的“导师”,魏尔洛也只能硬着头皮照办。

    “感谢贝利尼家族的热情,我也非常荣幸。”少女微微提起裙角向他施礼,略带“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两名巫师:“难道说……二位认识?”

    魏尔洛的笑容更尴尬了。

    “魏尔洛大人是我参加九芒星巫师塔评测时的审核者,我们有过一面之缘。”背着双手的洛伦,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容:“并且我们两个的专精都是咒术学,可以算是同一学派的巫师了。”

    谁跟你这个乡巴佬是同一学派的?!下贱的狗东西,真后悔没让那群烟帮直接把你炸上天去!心里把洛伦骂了一千遍的魏尔洛,脸上还不断的赔笑着点头应和:“没错……就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娇弱的少女眨了眨那双水晶般的眸子:“那魏尔洛大人在评测的时候,有没有为难过艾因阁下呢?”

    “魏尔洛大人对我非常的宽容,十分认真的听完了我的全部阐述。”洛伦“微笑”着将目光转向已经冷汗津津的魏尔洛:“事实上,他还对我的研究提出了很多……非常有用的建议!”

    “艾、艾因·兰德阁下真是太谦虚了,您的‘魔法阵’研究简直无懈可击!”魏尔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们都期待着您研究完成的那一天,那肯定是历史性的一刻!”

    “真是过奖了,在您学徒的研究面前,这点东西根本不值一提!”

    “不不不,是您谦虚了……”

    两个人继续虚以为蛇,互相吹捧了几句。随后烟发巫师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枚镀金戒指放在手心。刚刚还在赔笑的魏尔洛立刻呆住了,颤抖的面颊像是抽了筋,一抖一抖的。

    “这是我之前从一个叫范思特诺的小偷手中得到的,他当时还准备偷走我的钱袋,却被我抓个正着。”把玩着掌心的镀金戒指,洛伦玩味的打量着对方的表情——激动、急迫、愤怒、恐惧……数都数不清。

    “据他所说,这枚戒指是您给他的……我猜他是想说从您手中偷走的,对吧?”

    “那、那是当然!范思特诺……我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冷汗直冒的魏尔洛笑的越来越勉强:“这枚戒指是我几天之前丢的,一个非常珍贵的宝物,怎么可能送给一个阴沟巷的混混呢?”

    “哦?这可真是太奇怪了。”

    “怎么了?”

    “我好像没有告诉您,范思特诺是阴沟巷的混混吧?”

    魏尔洛·贝利尼的笑容凝固了,一旁的艾莉儿用小手轻轻挡住了嘴,忍不住偷笑一声——伯德莱尔是科罗纳家族的巫师,她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既然是您的东西,那我也正好还给您。”轻轻将戒指放进对方的口袋,洛伦的笑容很是冰冷:“但千万不要再有下一次了,说不定我会……”

    还没有说完,洛伦就再一次愣住了,视线所及的不远处他再一次看到了彼得·法沙的身影,而对方似乎也同样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转身藏进了周围的人群中。

    他究竟在做什么?难道说只是自己想多了,彼得只是想要混进来参加宴会的?陷入沉思的烟发巫师一动不动,只有瞳孔在微微颤抖。

    “艾因·兰德阁下?”

    看到洛伦愣住的艾莉儿轻轻互呼唤一声,而反应过来的魏尔洛则忙不迭的“逃窜”而去——答应阿尔托的事情已经做完,他是连一秒钟都不愿意继续待在这个该死的乡巴佬身边了。

    鄙夷的神情从少女的脸上一闪而过,随即关切的拍了拍烟发巫师的后背:“您是在找某个人吗?”

    “……应该是的。”

    从沉思中恢复的洛伦下意识的点点头,目光犹豫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艾莉儿:“非常抱歉,科罗纳小姐,我可能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还请您稍作等候,我马上就回来!”

    “不用这么客套的。”虽然毫无血色,但少女的笑容中却仿佛带着某种妩媚的颜色:

    “今晚我也是您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