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三百八十七章 掌控轮回

时间:2019-07-21作者:空痕鬼彻

    灰蓝色的巨大旋涡之下,艾萨克和路斯恩两人被密密麻麻,数以百计的誓言骑士们包围的水泄不通。

    看着那一张张甲胄下苍白可怖,死人模样的誓言骑士们,路斯恩急促的眉头下表情很是复杂。

    作为守护信仰与教会的最高战力,展现圣十字之力的誓言骑士们近乎不死,哪怕是比“誓约之剑”稍逊一筹的“捍卫之盾”,也是令教会敌人极为头疼的存在。

    拥有邪神印记的路斯恩,某种意义上本就是这些誓言骑士们专门针对的敌人;因此对这些存在十分敏感的灰瞳少年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些骑士们…其实还活着,只是被对面那个精灵少女控制了而已。

    只要信仰仍未崩塌,这些为圣十字而战的骑士们就永远不会倒下。

    换句话说…想要杀死或者摧毁一个誓言骑士只需要摧残他的意志,令他的信仰崩塌,不攻自破。

    可想而知,这些被精灵少女控制,已经变成活死人的誓言骑士们,在最后负隅顽抗之时究竟遭遇了怎样的境遇,才能让他们对自己终生信仰的圣十字彻底绝望,变成了犹如活死人一般的傀儡。

    “路斯恩。”

    “嗯?”

    “有把握吗?”

    “不太有。”

    看着步步紧逼的誓言骑士们,表情分外凝重的灰瞳少年紧握着手中剑,不断寻找着有可能的破绽。

    就算打不过,也至少要想办法带着艾萨克向着天穹宫方向突围,然后再……

    “想逃跑是不可能的哟。”

    精灵少女摆弄着鬼脸,俏皮可爱:“黑十字塞廖尔大人眼下就在天穹宫的正后方,想逃跑或者摆弄手段,只会死得更惨哟。”

    “光是突破雪拉的封锁根本毫无意义,别忘了,天穹宫内还有数以千计的帝国人;士兵,贵族,仆人,战士……连下面城市里的帝国人都已经开始被虚空腐蚀,那么离大漩涡这么近的他们,又会是怎样的下场?”

    惊醒的路斯恩微微一怔,眼神中露出几分错愕。

    “唉?这个表情…难道你们都没有猜到?”精灵少女很是“出乎意料”的眨眨眼睛:

    “这种连雪拉都能猜到的事情你们不知道…不是吧?”

    “啊…那真是没办法了,既然如此雪拉也只好勉为其难的教一教二位了,所谓绝望…不是暗无天日,而是亲眼目睹希望诞生时,被掐灭的那一瞬间啊。”

    艾萨克扯了扯嘴角,这种熟悉到极点的论调他当然能听的出来是自己的一贯强调;对方是在用自己的话嘲讽自己,不过……

    究竟是因为对方语气的问题,还是因为自己说话真有这么令人讨厌,明明当初已经很克制了……

    就在艾萨克还在苦思冥想的时候,精灵少女已经举起了手中寒芒。

    “好好看,好好学,然后记住这一课。”

    带着天真可爱的笑容,歪着小脑袋的雪拉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他们:

    “你们的…最后一课。”

    话音落下,无数铁靴声在石阶上响起,向二人扑来。

    “艾萨克!”

    话音落下的瞬间,根本不用路斯恩多嘱咐什么,配合默契十足的艾萨克就已经迅速躲到阶梯下的一块断壁后,蜷缩着等待。

    灰瞳少年怒哼一声,双手的利刃垂直向地面,完全没有招架迎战的意思。

    眨眼间,无数剑影已经迫近。

    剑之极……

    ……藏于心。

    “噗!”

    利刃透体,血浆喷涌。

    倒下的却不是被数不清的长剑所贯穿的路斯恩,而是持剑的誓言骑士们。

    看着那毫无征兆,一整排齐齐倒下的誓言骑士们;精灵少女愣住,微笑僵在了脸上。

    “这、这不可能,你怎么能……”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任由身体被利刃贯穿的灰瞳少年,脸上苍白的笑容充满了讥讽:“感觉如何啊,我的……”

    “武士之道!”

    怒吼的瞬间,挥舞双剑的路斯恩已经向前扑出。

    呲鎯——!

    噗嗤!

    借着冲锋的惯性,右臂架剑的路斯恩挡住了正面袭来的三柄长剑,右手的龙骑士之枪直接贯穿正面骑士的面门。

    不待利刃拔出,灰瞳少年直接将对方手里的长剑夺走,侧身闪避,捅进另一名骑士的腰侧,同时架住另一面劈斩而下的利刃。

    噗——!

    敌人从身后包夹,路斯恩不躲不闪,任由长剑从自己后腰贯穿;透体而出的剑锋随他跃起的身影,捅进了面前敌人的胸膛。

    周围的敌人还在继续从四面包夹,但灰瞳少年根本没有撤出去的打算,完全是在任由对方包围自己。

    以寡敌众,想要缩小数量上的劣势就必须贴身肉搏,才能争取到一丝的胜算。

    用洛伦大人的话说,只要能以一敌四,就不怕被人包围;而在这方面路斯恩自认为他还有更多的优势,因为个子太小他基本上只需要以一敌二就可以了……

    “砰——!”

    一脚将尸体踹翻在地,站在密密麻麻人群中央的路斯恩双手持刃,环视四周。

    下一秒,已经变成灰蓝色的眸子猛地抬起,死死盯着人群最后面的精灵少女。

    感觉到那份杀意的雪拉心头一冷,本能的向后躲了躲。

    “来啊,继续啊。”路斯恩一声冷笑:“只要你们这帮杂碎不怕死的话……”

    “他们早就死啦!”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还在放狠话的路斯恩:

    “不是我强词夺理,就算要放狠话也该说‘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祭日’,‘我的狂怒你们驾驭不住’…夸张一点修辞没什么,至少不要犯这种常识性的错误。”

    灰瞳少年白眼一翻,强忍着将目光转向身后的冲动:“你有完没完?!”

    “我这是在纠正你的错误。”

    “那我还得谢谢你啊!”

    “不用谢,作为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路斯恩。

    下一刻,浑身浴血的灰瞳少年再次暴起,越过周围扑来的誓言骑士,笔直的冲向站在最高处的精灵少女。

    既然要突围,当然就得攻敌所必救!

    ……………………

    “啊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在帝都城门的废墟上空响彻。

    惨叫声中,遍布废墟的触手一个接一个的溃败,腐烂,瘫软着化作血水,犹如雨点般纷纷打落,在幸存者们的注视下渐渐消散与无形。

    而邪神躯壳,那臃肿而痴肥的身躯,也在灰蓝色的雷霆中逐渐溃败,腐烂,瘫软着陷入地面的裂缝之间。

    残存的些许,也在雷霆点燃的烈焰中燃烧,散发出焦臭腐烂的气息。

    漫天血雨与飞灰之间,守夜人薇拉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切,和周围侥幸活下来的幸存者们没什么两样。

    这就结束了?

    这…就这么简单?那个小个子巫师是挥挥魔杖,就把这么一头怪物消灭了?

    心中莫名的同时,红发少女不免的有些恼怒艾茵——既然有这么好的办法,为什么不早点儿用,非得等到这种时候?

    就在她回过头想抱怨两句的时候,却看到小个子巫师面色惨白,身体一摇一晃的向后倾倒。

    扑通!

    “艾茵!”

    惊呼的薇拉本能的冲上前去,抢在小个子巫师头着地的前一刻搀扶住。

    “你怎么样?!”

    “咳咳咳…没、没什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着,小个子巫师面如土色。

    被吓一跳的薇拉手忙脚乱,想让她先躺下却被艾茵伸手阻止,只能紧紧抱着虚弱的艾茵,惊异的看着周围逐渐平静下来的废墟。

    “这就是…阀门的力量吗?”

    虽然对巫师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但作为埃博登守夜人,这种程度的情报薇拉还是了解的。

    解开对身体的禁锢,掌控超越人类所能掌控范围的虚空之力,乃至掌控一切,宛若神明——只要运用得当,毁天灭地,逆转时间,改变规则…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但与此同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毕竟虚空之力对物质世界的侵蚀,足以将使用者形神俱灭;哪怕薇拉并不懂得其中细节,但也知道力量越强,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多。

    艾茵微微颔首,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我…我也是第一次用,虽然有所准备但…还是超出承受的极限……”

    虽然继承了阿沙迈学派,但对于哈林梵·阿沙迈的炼金术理论,小个子巫师也并没有完全接受,更多的是借鉴和验证自己已经掌握的知识。

    毕竟无论如何她是道尔顿·坎德的学徒,炼金术传承自弗雷斯沃克学派,哪怕是同一学科,不同派系间的解释和基础天差地别;

    而阿沙迈本人也并不排斥这一点,更没有让艾茵从头开始的打算;毕竟学派之间就是要相互交流,彼此借鉴,融合,分裂,再融合…不断重复这个过程,才能得到进步和发展。

    阿沙迈学派信奉“均衡与轮回”,万事万物都在不断变化维持着均衡,力量的展现,生与死,都只是一种存在改变形态和存在方式的过程;

    弗雷斯沃克学派崇尚“转化运用”,以最低的消耗将物质转化成自己所需的最大程度——附魔,刻印,利用虚空之力维系身体延长寿命,乃至艾萨克将虚空之力转化成实质的能量,都是这一学派的延伸。

    身兼两门的小个子巫师,从中开辟出了一条属于她的新道路。

    利用事务轮回的本身,选择出自己最需要的某一个阶段——从明亮到黑暗,从温暖到冰寒,从诞生到死亡…再将其轮回的效率转化到最大,成为自己可以操纵的一股力量。

    相较于阿沙迈,这等于是更进一步细化了打开第一道阀门之后对虚空之力的运用,付出的代价就是消耗的精力也呈几何数的增长。

    这种见著于细节的极限操作,已经无限接近于开启第二阀门的水准,与邪神们相差仿佛,根本不是寻常第一次开启阀门,陡然间掌控庞大虚空之力的巫师能有的水平。

    紧闭双眼的小个子巫师终于能明白在大绿海时,开启阀门的阿沙迈究竟是怎样的感受了。

    那极致的痛苦和产生幻觉,模糊不清的意识,已经到了让她连话都快说不出的地步!

    可哪怕是到这一步,艾茵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自己只是击败了探出地表的邪神躯壳而已,天知道地下还藏着怎样规模的魔物潮,如果不能趁着眼下赶紧撤退的话,恐怕……

    嗯?!

    猛地睁开双眼,额头冷汗密布的艾茵,毫无征兆的回首望向戈洛汶山丘的方向,让身旁的薇拉一脸莫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不会吧……

    这庞大到无以复加的虚空之力…塞廖尔,难道他已经得到了九芒星圣杯?!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意味着艾萨克的计划已经失败了一半…掌控圣杯的黑十字,接下来只需要再击败圣十字,等候洛伦的到来夺走另一个圣杯就行了。

    当然,得到圣杯并不意味着拥有圣杯,想要真正发挥出圣杯的力量,黑十字至少还需要彻底消灭圣十字才行;但不可否认摧毁了大教堂,将整个帝都完全腐蚀的黑十字,已经占据了一定层面的优势。

    这一场决定世界归属的决战,局面已经开始向敌人倾斜。

    这样一来,艾萨克和路斯恩他们……

    “轰——————!!!!”

    没等两人反应过来,满是陷坑的地面下又传来一声巨响。

    “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啊?!”

    面色惊变的薇拉先忙起身,将虚弱的小个子巫师挡在身后:“没完没了没完没了,这帮怪物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杀干净啊!”

    “不对!”

    惊呼一声艾茵,连忙拽住了想要背着她离开的薇拉。

    “怎么了?”

    “不对,这个虚空反应…不是魔物潮,也不是邪神躯壳……”小个子巫师的表情凝重到了极点,死死咬着牙:

    “这个虚空反应…是真正的邪神才有的。”

    “啥?”

    砰————!

    话音落下的刹那,一道黑影从地面的巨坑中拔地而起,将目瞪口呆的二人笼罩旗下。

    那是…巨大的…几十公尺的高的……

    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