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早安继承者 第1221章 叫爹地了

时间:2018-04-29作者:月儿

    第1221章 叫爹地了

    温父是在睡梦中离开的,没有一点痛苦。

    只是温母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因为竟然没有时间让他们好好的道别一下。

    冷奕煌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盛东,盛东立刻帮着操办了起来。

    冷奕煌打完电话,林小米也换好了衣服,两个人去了温家,已经找到人将温父的遗体抬去殡仪馆。

    …………

    葬礼上,温母的状态并不十分的好,但她却挺直的腰杆,要强了一辈子的女人,不会让人看到这最后的软弱。

    葬礼操办的很大,有很多不认识的人都来吊唁。

    温母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拉过温笑笑的手,悄悄的问是怎么回事:“是盛东办的?”

    温笑笑心头一惊,沉默了下来,她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到了殡仪馆,一切都已经打点好了。

    温母看她不说话,重重的叹了一声。

    这样的日子,盛东不可能不来送温父最后一程。

    看着温母,他还有些不太敢靠近,但还是鼓起了勇气,上前鞠了一躬。

    温母沉默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让他立刻滚,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两个大人的状态还好,帆帆就哭的有些伤心了。

    他都还没来得及跟外公道别。

    不管之前有过多少的心里建设,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还是没办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分离。

    林小米帮着温笑笑招呼远房的亲戚,冷君临第一次没有嘲笑小伙伴是个小哭包,他胸前挂着一个保温杯,是专门给帆帆准备的,那是他今早离家时特意让家里的保姆给他装满了奶茶,带给帆帆的。

    他像是献宝一般,哄着帆帆喝一些。

    但是帆帆却喝不下去。

    冷君临看到盛东过来,便将保温杯从脖子上拿了下来塞给了他,让他想办法。

    盛东重重的抱了抱帆帆:“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但你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了,你要是一直哭的话,以后还怎么照顾妈妈跟外婆呢?”

    帆帆搂着他的脖颈,将哭红的小脸埋在他的怀里,不肯探出头来,但慢慢的,哭声却停了下来。

    盛东拧开保温杯,里面的奶茶冒着袅袅的白烟,还是热的,浓郁的香味,顿时就飘散了出来。

    “快看,你好兄弟特意给你带的奶茶,知道你吃不下饭,喝点奶茶补充些能量吧,喝完之后,就要变身小小男子汉了,妈妈跟外婆还等着你照顾呢。”

    帆帆捧着保温杯,对着君临说了声谢,这才听话喝了起来。

    冷君临小脸有些红,抿了抿嘴唇,有点犯馋,他早上也没有怎么吃饭来着。

    于是,抻着小脖子往保温杯的瞄了瞄,想到里面装不了多少,便死了这条心,还是留给伤心的小伙伴吧。

    帆帆咕噜咕噜的全都喝光了,抹了把小嘴,起身走到了温笑笑和温母的身边,伸出温热的小手抓住她们。

    盛东也想能站到她们的身边,但他没有那个资格。

    看了看时间,昨天是蒋世楠进手术室的日子。

    他看着大堂中央挂着的温父的照片,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温父能够保佑蒋世楠手术一切顺利。

    他想了想,还是拿着手机走了出去,在没人的地方,这才打给了徐晨宇,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

    “他怎么样了?”

    “手术今天凌晨结束的,一切顺利,人还没有醒,叶夕也很平安,现在就只要没有严重排异反应就行了,人还在重症监护室观察着。”

    闻言,盛东顿时松了一口气,从来不迷信的人,在心里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温父走了,如果蒋世楠醒了,这件事暂时别让他知道,怕他受不了。”

    “我知道了。”

    “你怎么了?叶夕又给你气受了?”说了几句话,盛东便听出来徐晨宇情绪有些不对,便半开玩笑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但盛东还是从里面听出了徐晨宇的愤怒。

    他以为小两口只是单纯的小打小闹,可之后徐晨宇一个人回国,问冷奕煌要走了他最精锐的手下。

    原本的徐晨宇虽然沉默寡言,但也算是温润公子,可之后,徐晨宇整个人都仿佛笼罩着一层暴戾因子,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行了,女人都是要哄得,你气够了就低头认了错,床头打架床尾和,别等到真惹毛了她,你再后悔。”盛东这可是经验之谈啊,谁知道却听到徐晨宇不屑的“呵”了一声。

    盛东“啧”的一声,正要跟他理论,突然听到对面有人用英文呼喊道:“徐先生,不好了,蒋总出现排异反应了……”

    …………

    温父的葬礼之后,温母的情绪始终不好,一夜之间仿佛苍老了许多岁,经常半夜坐在客厅里发呆,总是翻着他们整理好的那些相册。

    或许是生活中没有了中心,人没了精神,记性也变得很差,有一次,从厨房里拿着菜刀竟然直接出了门,说是要去买菜。

    温笑笑吓坏了,但也不敢表现出来,找个时间带着温母去了一趟医院。

    温母有轻微的抑郁症,又有些老年痴呆的前兆。

    温笑笑偷偷的哭过几次,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温母。

    既然已经决定不回美国了,帆帆就必须要开始上学,去了冷君临的幼儿园,再过半年,两人就要幼升小了。

    温母现在情绪不稳定,经常不记得自己之前做过什么说过什么,有时候又毫无理由的发脾气。

    温笑笑一个人实在没有精力照顾老的又照顾小的,而且温母根本不承认自己有问题,她坚决不允许温笑笑请佣人来家里。

    没办法,温笑笑只能由着她,自己守着她。

    平时温一帆上学放学都是林小米送君临的时候顺便来接送他,后来被盛东知道了,他便主动的承担了这个责任。

    周一到周五帆帆每天回温家,周末的时候,就被盛东接去盛家陪着盛家两老。

    帆帆在温母面前仍旧不敢提盛东,但是背着她,却已经偷偷的开始叫盛东爹地了。

    爸爸是蒋世楠,爹地是盛东。

    盛东第一次听帆帆这样叫他,差点落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