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早安继承者 第512章 你没权力管我

时间:2018-04-29作者:月儿

    ..,早安继承者

    第512章 你没权力管我

    “嗯。”

    “你是猪吗?你刚才不是都已经睡了一觉吗?怎么那么能睡?”

    温笑笑根本就不想跟他解释,她刚才根本就没有合过眼,可是此刻听他喋喋不休的在她耳边说话,她就是想睡都睡不着。

    她始终没有给他回应,盛东有些无趣,看到她的肩头露在外面,鬼使神差的就帮她掖了掖被角。

    他的动作有些重,温笑笑终于忍无可忍了,无奈的睁开眼睛看他:“你怎么了?大半夜的不困吗?”

    盛东眼睛晶亮发光,摇了摇头:“我睡不着,可能是白天睡得太多了。”

    “那你想怎么样?”

    “我们说说话吧。”

    温笑笑:“……”

    “对了,你看过夜场电影吗?”

    温笑笑耐着性子摇头,目光突然就触及到他脸边和脖颈的位置。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他回来,她见他的第一眼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了。

    他的唇太红了,那不是自然生成的红,是口红的颜色,是激吻后,晕开的口红的颜色。

    而他此时脸颊和脖颈处还留有可疑的红晕,脖颈那个位置是吻痕吧。

    “夜场电影就是午夜开始的,我以前都不知道,还真有人半夜去看电影,你知道吗?”盛东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异样,只觉得她盯着自己眼睛发直,伸手推了推她:“我在跟你说话呢,你给个反应啊,睡着了?睁着眼睛睡觉,你是属金鱼的吗?”

    他开玩笑的笑着,心情大好。

    可温笑笑的心却犹如在静谧无声的夜里狠狠的坠入漆黑的深渊之zhong。

    他……刚才出去跟梁音……

    温笑笑根本没有办法想象,她也根本不敢想,心口皱缩,微微的泛起疼痛。

    “喂,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盛东看她真的像是傻掉的样子,顿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伸手想要试探下她额头的温度。

    谁知道,温笑笑像是受惊了一般,一把拍掉他的手,掌心碰撞发出很大的响声,啪的一声,比掌掴的声音还要大,盛东的手背顿时就红了一大片。

    “你干什么?”

    温笑笑意识到自己失控,翻过身背对着他,将自己紧紧的埋在被子里面:“我困了,要睡了。”

    盛东被她弄得莫名其妙的,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睡就睡呗,吓我一跳。”

    他翻身躺在床上,想象着今晚的事情,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过了一会,他才起身拿着睡衣去卫浴间洗漱。

    …………

    镜子前,盛东看到自己脖子上的痕迹,心头突然慌乱的一跳。

    他也不知道自己那一刻为什么会慌乱。

    温笑笑刚才反常的举动,是因为看到了这个?

    他丢下毛巾,转身就往门口走去,可走到浴室边,他倏地停下了脚步,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刚才那一瞬间,他竟然下意识的就想要过来跟她解释,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不对啊,这不应该的。

    在他的心里,跟温笑笑结婚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是假结婚,温笑笑根本就不是他的妻子,他爱的人是梁音,所以他为什么要跟温笑笑解释?

    盛东很不理解自己刚才心里的慌乱还有这下意识的行为。

    心里隐隐的有了一个感觉,但他不敢去深想,慌乱的挥开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只是不断的告诉自己,他们是假结婚,是假的,他没有必要跟温笑笑解释任何事情。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她将孩子生下来,然后再也不能辜负对他一往情深的梁音了。

    盛东心情已经稳定了下来,快速的洗了澡,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在这么简陋的地方洗过澡,而且冻得他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他换上衣服就冲进了房里钻进被窝里。

    被窝已经被温笑笑睡得暖呼呼的了,而且她身上也不断的散发着热量。

    盛东冻得瑟瑟发抖,有些不要脸的想要将她搂进怀里取暖。

    可想到刚才自己那一瞬间下意识的反应,他又制止了自己的念头。

    梁音今晚说的字字句句都不断的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他绝不能再做出对不起音音的事情,他要将一切的可能都扼杀在摇篮里。

    今晚,不光是他,温笑笑因为那一个吻痕跟他发脾气,也是不对的。

    “我知道你看到了,但你只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你没有权利管我,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我们婚姻只能称得上是假结婚,所以,记住你的本分,不要妄想再多得到什么虚无的感情,我爱的是音音,我跟她在一起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你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跟我闹脾气知道吗?”

    盛东一向玩世不恭,很难得这样一本正经严肃认真的说话,所以就显得他的语气格外的重。

    他字字句句都咬的很重,其实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到底是说给她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温笑笑其实根本没有睡着,可她怎么也想不到盛东竟然会跟她说这些话。

    酸涩的泪水一瞬间就冲入了眼眶,她狠狠的咬着牙,想着自己刚才的行为,真的是可笑至极了。

    是啊,她是什么身份,她凭什么去管他,凭什么去怪他。

    在他心里眼里,何曾有过她的存在。

    在他心里,她根本就不是她的妻子,她连生气的权利都没有。

    她竭力的咽下了涌入喉头的酸涩,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波澜,哪怕她此时已经泪流满面。

    “你想多了,你跟谁怎么样,我根本不在乎,我只是困了,也不想被你碰触而已,你说得对,我们是假结婚,对彼此没有丝毫的约束力,我会记住自己的本分,以后你愿意如何都可以,我不会多管一分,但你请你记住自己的本分,你也没有权利管我,像今天跟世楠哥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我也不想再听到。”

    盛东说这一番话就是想要警告她,可真听到她若无其事的说自己不在乎的时候,他心里又莫名其妙的有些烦躁。

    后来,再听到她竟然提起蒋世楠,这是什么意思?

    她不让他管她跟蒋世楠直接的关系,难道她还想跟蒋世楠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