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国师夫君不好惹 第15章 赴宴

时间:2019-10-10作者:烟雨萝

    汤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倚着门框上坐着的。

    她的脑海中闪过一丝疑惑,昨天晚上她明明跟着陆子逸在那个花厅里面,后来是怎么回到这内院这边来的,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难道说昨天看到那两个皇亲国戚是在做梦?”汤碗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小声嘀咕道。

    不过,她看到那个李御医正站在陆子逸的榻前替他料理伤口,就知道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些,并不是梦。

    “可是还是觉得很奇怪,我到底是怎么回来的?好好的不去睡自己的床,跑来替陆子逸守门算怎么回事?”汤碗一边懊恼地想着,一边慢慢地站起来打算回自己的小屋里面继续睡觉。

    却没有想到她在这门槛上面蹲坐了小半夜,那两条腿早就麻了,上半身起来一半,那下半身就支持不住,“叭嗒”一声,汤碗就毫无形象地从那门槛上面滚落了下去,在陆子逸的面前摔了个四脚朝天。

    “一大早的就滚进来一只大元宝?看来我国师府最近要发财。”陆子逸看着汤碗那豪迈的摔跤姿势,挑了一下眉毛。

    “堂堂国师府居然也会缺钱?这可是件稀罕事。”汤碗立马接上一句。

    站在一边正在替陆子逸包扎伤口的李莫寒听到汤碗的回答,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汤碗:这个奴才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跟陆子逸对嘴。怪不得陆子逸要把他留下来了,像他这么胆子大到连自己在撸老虎尾巴都不知道的家伙,能遇上一个也是一件稀奇事。

    “若不缺钱,偌大的国师府,怎么会只有少少的几个人伺候?你看到哪个达官贵人家里,只有我手下这么几个人在办事的?”陆子逸的脸色不变,语气倒是变得更加漫不经心。

    “人少难道不是因为你这个主子难伺候么?”汤碗不怕死地嘟囔了一句,惹得一旁的李莫寒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这个,是真勇士也!看来是真的不怕陆子逸会立马让陆风砍了他的脑袋。

    陆子逸看了一眼李莫寒,看得他那抹笑意直接冻在了嘴角边,连带着那上面长着几根稀稀拉拉山羊胡子的下巴都轻轻地抖动起来:好大人,不是我惹你,千万别找错人算帐。

    陆子逸正要说话,八角跑进来:“爷,汤府递来请柬。”说着,将一封有着烫金大字的请柬送到了陆子逸的手上。

    “汤达这只老狐狸倒也算是拿得起放得下。”陆子逸一边说着,一边慢悠悠地打开了这个请柬。

    “破碗,明天好好收拾收拾,跟着我去汤府逛逛。”扫了几眼那请柬上的内容,陆子逸将请柬搁在一边,对着汤碗说道。

    “上次就因为我的事情闹了个大不愉快,这个时候带着我去,不太合适吧?”又不是去砸场子,汤碗心想。

    “确定不想去?那我让八角跟着,另外还得带上李御医。”谁叫他是伤患呢?这阵仗大点也是合情合理的。陆子逸点点头,就这么决定了。

    “不不,八角那家伙大手大脚的,怎么能伺候好大人您呢?还是让小的来好了。”她心心念念地要想进汤府看看,这么好的机会放在眼前,她怎么能放过?她又怎么舍得会放过?

    “老实说不就是了?”陆子逸道。

    汤达给陆子逸送来的,是邀他去赴喜宴的请柬。因为马上就要进入皇陵大祭期,所以他在陆子逸给的几个良辰吉日里面挑了一个正好在大祭开始之前的。

    陆子逸到达汤府的时候,汤府上下已经是人声鼎沸,很多达官贵人皆在座。

    看到陆子逸进来,那热闹的声音立马就小了一大半,再看到他身后跟着的拿头发挡住了大半张脸的汤碗,那声音,是彻底地没了。

    国师这是存心来找事的么?

    不过,陆子逸却当这些人完全不存在,他只淡然地看着急步迎上前来的汤达。

    虽然,汤达在看到跟在陆子逸身后慢慢走过来的汤碗时,脸上的笑意也有一刹那的僵硬,但是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对着陆子逸拱了拱手:“下官听闻国师大人前几日受了重伤,本该过府去探望,奈何被家里小女一事牵绊住了。如今看来大人气色不错。”

    陆子逸浅浅地一笑:“汤大人客气了,陆某人幸得圣上龙威庇佑才能挺过这一关。今日令媛大喜之日,理当过来叨唠一杯。”

    站在后面的汤碗上前,双手递上了一只精美的木盒。打开,里面是一对展翅欲飞的玉蝴蝶。

    “汤大人,小小心意,不成敬意。祝令媛夫妇伉俪情深,白头携老。”

    “国师大人实在是太破费了。”汤达双手接过那个木盒,转身交到管家的手里:“去交给小姐,这是国师大人的贺礼。来,国师大人,这边请!”

    汤达领着陆子逸坐到了最里面的一桌,又亲自陪着他说了一会话,喝了几杯酒后,这才站起身来满含歉意道:“国师请在这里随意,还恕汤某的照顾不周。”

    陆子逸却是站了起来,摆摆手道:“汤大人言重了,本来就是过来恭贺一番的。我这有伤在身,你看,圣上亲自下旨派过来的李御医还在边上跟着,我也不能在外放肆太久,这就得回去了。”

    “这就回去了?国师大人,难得今天高兴,就多留一会吧。”汤达挽留道。

    汤碗一直跟在陆子逸后面,看着他跟汤达之间你来我往,正想感慨一句原来陆子逸说起场面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时候,突然听到汤达对着她说道:“今日汤府大喜,对于下人皆有大赏。既然这位小兄弟今天也过来了,何不也过去领个赏?大家沾沾喜气?”

    叫她过去领赏钱?这汤达在摆的什么龙门阵?汤碗听到汤达对她说的话,一时之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汤府里的喜事,跟她一个国师府的下人有什么关系?

    “既然汤大人都这么了,破碗,还不谢过汤大人?”陆子逸道。

    “大人,我……”陆子逸,你难道真缺钱缺到那种程度了?居然让她去领?

    “你看,国师都同意了,就是个小小的彩头而已。管家,来,带着他去领一下赏钱。”

    汤碗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陆子逸,见他的嘴角边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却并没有别的表示,汤碗觉得这事儿越来越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汤家设宴在大厅,而供下人们领赏钱的地方,在大厅后面的角门处。那管家带着汤碗传达了一下汤达的意思后,那个负责发放赏钱的汤府仆人就递给了汤碗一个小小的红布包。

    汤碗一路上都在想这汤达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她接过那红布包的时候,打开往里看看,里头放着六枚铜钱,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然后,那管家又顺着原路把她带了回来。

    这事儿,前前后后没有花过一刻钟时间。

    看到汤碗一头雾水地出来,陆子逸也有点意外。不过,他的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后,脸色就恢复了正常。

    “赏钱领到了?”陆子逸问道。

    汤碗点点头:“小的谢过汤大人!”

    “既然如此,那我们该回去了。”陆子逸道。

    汤碗拿着那个小小红包,一路跟着陆子逸走出了汤达府大门外,正想找个地方把这个红包给处理掉时,陆子逸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猜现在一定有人在密切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你若是现在就把这个小玩意儿给扔了,保不齐等会还得善后。”

    汤碗拿着那小红包的手一顿,最后直接将它塞进了自己的衣袖之中。跟在陆子逸的马车后面,慢慢离开了汤达的府邸。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风平浪静,汤碗也很快把这个红包的事情,给忘记了。

    倒是这陆子逸带着汤碗直接上汤达府,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意味。云城表面上还是平平静静的,私底下却早已经暗潮汹涌。

    “你是说陆卿他很可能有断袖之癖好?”陈扬帝听完暗卫的汇报,着实吃了一惊。不过,再联想到陆子逸跟随他左右这十多年来,的确没有看到他对哪家的姑娘有上过心的时候。

    陆子逸这么多年来,表面上是嚣张跋扈,但是全在法度之内;身处高位,却能洁身自好,与朝中所有人,都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对于这样的陆子逸,陈扬帝的心里,是欢欣无比的,因为这表明陆子逸明里暗里都忠诚于他;但是与此同时,陈扬帝也是惶恐的,因为如此完美毫无破绽的陆子逸,也是让人害怕的。

    一个人,只有存在缺点,才能更好地受人驱使。若是完美过了头,不是这个人实在是单纯过了头,什么套路使在他身上都没有用;就是这个人本身心机就十分深沉,不会轻易踩进雷坑。

    陈扬帝害怕陆子逸是后者,所以,在听到暗卫来报的这个消息时,他才会感觉到如释重负:有喜好就会有弱点,喜欢人间烟火的人,才能更好地受他的驱使。

    所以,在汤府大喜过后的第五天,一道圣旨,落到了国师府。同时带来的,还有两个眉清目秀的小奴仆。

    “国师在外,维护的是朕的脸面。知悉国师府内人丁稀少,特赐家丁两个,供国师差遣。”

    陆子逸专注地听完,面无表情地磕头领旨谢恩。又安排八角带两个新家丁下去熟悉府内的事务。

    汤碗待到那两个家丁走后,终于忍不住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大人,你的节俭习惯居然连圣上他都看不下去了。”

    陆子逸斜了她一眼:“先笑着吧,很快,你就得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