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何故思红颜 第八章

时间:2019-10-09作者:杨不二呢

    我“噗通”一声跳入水中,我看了看四周,这么多人围着我大有种看戏的感觉,怪异的很。我十分惬意向那群仙女道:“你们且先下去,稍后再进来。”

    个个回了个“是”便退了出去,礼数十分到位,怪不得灵仙说九重天的神仙都是不要自己吃饭与行走的,处处是美丽的仙子。我定要在这宫中大肆享受一番。

    我将身子浸没在洒满玫瑰花瓣的的温水中,“美人、柳华、今水镯、美食。“我细数了数,真是好不舒服。说着便扔了颗葡萄到嘴中,甜,甜的很!

    约过了一盅茶的时间,我觉得水有些凉了,正准备唤人进来加水,我听到“吱呀”一声门开了,我心想大概是来加水了,真是十分周到。

    我道:“替我捏会肩,酸的很。”

    进来人没有言语,在我肩上捏了起来手虽是粗糙了些,却是十分舒服。我道:“帮我加些水。”

    半晌没有任何动静,我转头一看,差点此命休矣。我吓得一头栽进水中,幸好水多,幸好水多。

    少顷,我着实闭不住气,喝了好几口水后,我悄咪咪的把头伸出来。那人竟还直勾勾了的看着我,我一个憋不住一口水全部吐到了那人脸上。我吓得捂住了脸,那人是定住了吗?一动不动。我慢慢从水中站了起来,我也是看着他。

    那人顿时惊醒,慌忙退了一步扭过头去,言语带几分哆嗦道:“你且把衣服穿好。”

    我很是奇怪,空青常常与我一起沐浴,从未如此羞涩。大家不都是一样嘛,莫非人与妖是不同的?我心想定是如此,只是将离,柳华胸前是平坦坦的。我与空青却是高出,我曾因此还以为长了瘤子,十分痛苦。

    我穿好衣服,我饶有兴味地绕了他一周,未成想他竟合住了眼,或许是我贴的他太进,身上的水滴坠在了他的脚面。我道:“为何不睁眼?”

    “男女授受不亲。”匆忙说了一句便离开了,真是个怪人,不过那银面具下我竟看到了丝丝红晕。

    我走到铜镜前,细细打量着我的容貌,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怎会生的如此标志。甚美,甚美。

    将离神不知鬼不觉走了进来,居然没发出半点声响。道:“走吧,皇上在召见我们。”

    便为我寻了跟木头簪子将我的发丝轻轻挽起,便一同在那称为明公公的带领下出发了。

    那皇上住的地方果真不寻常,远远看去便是十分的奢华与大气,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我已经能够想象的出来内部是和模样。

    明公公吩咐我们在殿外侯着,好一会儿传出那针扎似的声音:“宣神医进殿。”

    我跟在将离的身后,大殿内有多根红色巨柱,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十分壮观。

    将离走到前面居然跪了下来,我一直在张望,不曾想居然撞到了前面的红柱上面,我揉了揉头,将离十分无奈的暗示我回来,我看着前面金色龙椅上座的人,冲我笑了笑十分和蔼。

    将离道:“此女是我的药童,不谙世事,请皇上恕罪。”

    我在猨翼山从未有过这样的规矩,我还没有责怪这个柱子搞的我头痛,将离却说我有罪,我着实罪在何处,绝不允许将离如此污蔑我,我道:“将离,你且与我说清我和罪之有。”

    椅上之人蹙了蹙眉,神情又是变得十分和善,道:“无妨无妨,不必拘于小节。”

    一旁的公公道:“还不谢过皇上”

    我并未觉得我有何要谢的,可将离却如此没有骨气的回:“谢皇上开恩。”

    皇上庄严的道:“且平身,此次召二位前来是有求于二位,事情重大,劳烦二位定要保守此秘密。”

    将离道:“陛下无须此言,草民定当守口如瓶。”

    “二位且上前来,我好与二位细细说明。”

    一阵说明后我大概也了结个透彻,原是这皇帝自觉身子骨不行了,想选个人来当皇帝,可选来选去终究没个接过,大儿子两袖清风,二儿子虎视眈眈,小儿奈何子本是中意人选战场受过重伤,面容全毁,五脏受损。便想找名医医治一番。

    也不知将离是何想法,明明简单的小故事却听的如此严肃,难不成我听错了?

    将离道:“陛下大可宽心,草民必当全力以赴。”

    皇上听到将离如此答复,立马喜笑颜开,说来这凡人真的是喜怒难辨。哪有我们做妖的来的痛快。

    皇上道:“二位若需要些什么大可与知会明公公,今日戌时我再邀二位前来。”

    说着将离便告别了皇上带着我出来,出了殿,柳华的眉头拧得跟麻花似的。

    我道:“不就是医治个人吗?为何你这般烦心?”

    “你不知这人间之事,定然毫无感受,那你可知若我们卷入这皇室之争会引发多少祸端?”将离的眼睛看着我,着实叫我掉了一地的小疙瘩。

    我确是不懂,也不晓得会有多少祸端,我之知此刻我的肚子已经在“咕噜咕噜”的叫唤着。

    将离或许也是无力在与我说些个什么,便带我回去用膳。我没想到我推门居然见到闇炎鼠大摇大摆的坐在桌上,这家伙确是阴魂不散。偏偏跟到了皇宫来,如口香糖般黏腻。

    闇炎鼠见了将离便扑了过去,未成想却扑到了我身上,我一个佛袖便将它扔了出去。这家伙准线如此差,我见它爬在地上可怜兮兮的看向我。真的是怪我心太软,我把他拎了起来,扔向将离。

    将离道:“香薷不如替这小鼠取个名吧,我之前替它取过。它貌似不满意如何唤它也是不理不睬。”

    我看着他们二人,一个叫将离,十分凄惨,既有了离,便叫个团吧,生的如此漆黑,我脱口而出:“不如叫个黑团团吧!”

    闇炎鼠看着我,十分委屈的把头背了过去。将离笑道:“此名甚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