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我有一根针 正文 第五章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时间:2019-10-09作者:青丝旧梦

    “来吧,秦老头,我不怕你!”

    李晓天家中,他正对着镜子义正言辞地说着话,现在更是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

    “你这是拜师又不是赴死。我还吃了你不成?”秦老头很是郁闷,明明是这小子得了便宜,却偏要做出不情愿的样子。

    我秦朔求你了吗?秦老头仔细一思衬,貌似还真是自己威逼利诱这小子才答应下来的。

    李晓天这才略带尴尬地摆出了扁鹊的画像,然后点燃三炷香,有模有样的三跪九拜起来。

    “师祖在上,请受徒孙孙孙孙……一跪!”然后跪下去又起身。

    “徒孙孙孙……再跪!”

    ……

    李晓天把一杯热茶摆到身前,毕恭毕敬的说到“尊师,您请喝茶!”。心里却是把秦老头骂了不下一百遍,你有嘴吗你?还喝茶。这分明就是瞎折腾我!

    秦老头似乎是能闻到茶香一般,满意地对李晓天说到“恩,不错,是个乖徒儿!”

    要知道秦朔只是魂魄存于李晓天的脑壳里面,这也的确算得上鬼附身了。

    “你得了吧,秦老头,我这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你也得有点表示不是?”李晓天不停地搓着双手,一脸贱笑。

    他盘算着秦老头活了这么久,怎么也得有两把刷子。

    事实却让他大失所望,这老家伙打起了哈哈。

    “徒儿,表示会有的,这个不急,先容为师先向你介绍一下我们家的历史……”

    扁鹊,生于战国时期的渤海郡,也就是今天的锦江市。著有《难经》传世,公元前310年死于奸人李醯之手。

    然而世人只知《难经》而不知《扁鹊易经》,只知《灵枢九针》而不知《玄骨针法》。同样也没人知道扁鹊秦缓一族三代而亡的事实,秦朔正是他的孙子。

    秦朔隐居于家乡的山林之中研究《扁鹊易经》和《玄骨针法》。他学有所成后出山在今天的山东半岛附近游历收徒,与徐福两兄弟结下了不解之缘……

    李晓天听秦老头王婆卖瓜大半天,实在受不了了。

    “秦老头,我不想听你瞎编,我只想知道你有什么功法可以传授给我。是不是那什么针啊什么经的?”

    秦朔本来回忆着往事,昨日重现,结果没控制住不小心快要把长生之术说出来了。

    还好他没怎么听懂,不过这小子是纯阳血脉,是可以真正长生的人,他自己也想见证这个两千年来的梦,怕就怕他心术不正。也罢,走一步算一步吧。

    秦老头缓过思绪却发现李晓天正双脚跪地,双手背起,双眼紧闭,双眉微微皱起。

    “徒儿,你这是干嘛?”

    李晓天一字一句地说到“我准备好了,赐我功法吧!”

    秦老头差点气晕,“赐什么赐,赐你一死如何?去,先给我看《黄帝内经》,你师祖还在这呢!”

    原来这老头真要教自己中医啊,我还以为他要灵魂传授我什么无上的功法,至少也是霸王举鼎之类的盖世神力呢。

    李晓天失落地摇了摇头,他的英雄梦破碎了。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学好了中医能救人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

    “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逆春气,则少阳不生,肝气内变……”

    何解,何解?李晓天每日看着如道家思想一般的中医文言文,若不是有秦老头在一旁作答,他感觉自己快要升仙了。

    …………

    “我李晓天莫不是李时珍的后人?还是铁拐李的转世?我简直是一个中医天才,是吧,秦老头!恩?秦老头?”

    秦朔此刻不想搭理他,回想自己以前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弄懂的问题,结果这小子一个月便融会贯通了。

    纯阳血脉,对学医没有什么帮助吧,莫非还真如他所言?

    人比人,气死人啊。

    李晓天自豪地摸了摸下巴。

    “哎哟,好多天没刮胡子了,这都一大把了呀。”李晓天来到镜子前臭屁的欣赏着自己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习惯得说到“兰儿,你见过我的剃须刀没有啊?”

    然而半天没有回复,李晓天这才怅然地回过神来。

    哪里还有什么兰儿。

    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算了,她过得好不好关我屁事,跟着有钱的公子哥那还不吃香喝辣。

    李晓天觉得自己这是咸吃盐巴淡操心,张兰好不好他不清楚,不过家里剩下的几百块钱却是被花光了。

    失踪一个月,工作也丢了,还遇到这么个奇怪的老头。

    想吃面包牛奶也得工作不是。

    既然自己会点医术何不以此谋生呢!

    “秦老头,你说古代的时候大街小巷到处跑的医生叫什么来着?”李晓天记得秦老头说过李时珍他爹就曾经做过几天御医,想到这里他更是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老头,你说要不我去弄一个祖传御医的牌匾挂起来,给人看病怎么样?”

    不好不好,这样相当于骗人的江湖术士了,再说现在开医馆看病也得有行医资格证。自己上哪去找这么个东西,家里唯一能撑得起面子的无非就是自己的一个大专毕业证了。

    “那叫铃医,敲着铃铛走街串巷随缘看病的医生。”秦老头悠悠地出声了。

    对对对,就是铃医!铃铛一响,消灾除病,一听就有一种悬壶济世的感觉。

    李晓天一溜烟地跑进房间里翻箱倒柜,看有什么能发声的东西。

    半个小时之后,锦江的边上。

    “来来来,走过路过都看一看啊。小弟巡医天下,初至贵宝地,诸位乡亲父老生有旧疾新伤的都不妨让我诊上一脉,保证药到病除啊!……来来来……”

    不知不觉李晓天把锦江的水都喊绿了,他也没有勇气找个人来人往的地方说上那么一两句。

    铃铛一响,李晓天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像极了风水先生。就差一件道服和一把拂尘了。

    正当李晓天对江里的鱼苦口婆心地打着广告的时候,不远之处的月勾桥上却是热闹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