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我有一根针 正文 第十三章 上学

时间:2019-10-09作者:青丝旧梦

    “铍针,灵枢九针第五针。宽二分半,长四寸。主要用于伤寒形成的臃肿病症,可清热解毒……”宽大的阶梯教室内,一道严肃而又颇为深沉的声音将许多大学生折磨得想睡又不敢睡。

    话说灵枢之中,针刺尤为关键。

    锦江医科大学针灸推拿专业负责讲学灵枢九针的便是这位精气十足的闫教授。

    闫教授治学严谨,教学风格也同样一丝不苟。

    上他的课要是敢旷课一次,结果便是挂科无疑了。闫素,人如其名,严肃得很。所以学生也送了他一个外号叫“阎王”。

    “华佗,各位同学听说过吧。华佗曾为广陵太守陈登治病。陈太守因为吃鱼成瘾,毒素聚集,后来生了大病,面色赤红,下巴更是长了一个肿瘤,终日心情郁闷。不得已得找医生,找的谁呢?就是这华佗。”

    教室外的李晓天看着闫肃这么大年纪还站着上课,双腿偶有颤抖,也着实不容易。

    闫教授喝了一口水又继续道“华佗怎么医呢。这里你们要注意华佗可是个外科专家啊。传说他为曹操开颅虽然没有依据,但对于陈太守的这个肿囊手术可是有史料记载的……”

    提起华佗李晓天不由想到他的麻沸散,秦老头早已告知了他失传麻沸散的原方,不过李晓天还没有亲自调试罢了。

    据说华佗自创的这个麻醉剂几乎没有副作用,不得不说古中医确实深奥。

    “华佗用的便是这铍针,他为陈太守做了切除手术,当时陈登还口吐许多血红的寄生虫。至于为什么要用铍针,你们自己看书便知道了。”

    闫肃说完不经意看了看教室外,立马板起了脸。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迟到这么久?”

    李晓天内心也是无奈,锦江医科大学这么大,他又是第一次上课,能找到教室已经算不错了。

    “老师,我是转学来的,今天第一次来上课,不小心迷……”

    “停,我问你叫什么名字!”闫肃一板一眼,根本不想给李晓天解释的机会。

    诶,谁的地盘谁做主啊。

    “我叫李晓天。”

    闫肃听到李晓天的名字后两眼不禁闪烁起了光芒,语气也一改常态。

    “你就是……嗯嗯……你进去找个地方坐着吧。”

    这一幕可是看呆了在坐的大学生们,他们本以为阎王会将李晓天臭骂一顿然后警告他挂科风险的。结果三言两语老头子便和颜悦色的放行了,这家伙运气可真好。

    李晓天简单道谢后便走进了教室,只见一群人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摸了摸脸庞。也没有东西啊,这有什么好看的。

    “天哥,天哥,来坐这!”王大同小声地叫唤着,李晓天一看是他正好旁边还有座位,也就自然地坐到了王大同边上。

    有一个人也想让李晓天坐到她边上的,只不过她一想起那天的事情心中不免有些羞涩。

    难道这就是缘分吗?

    芳雅一双美目痴痴地看着李晓天的一举一动,竟是忘了自己的失态,惹得一旁的段青儿直掐她的胳肢腰。

    “哎呀,疼,小青你干嘛掐我啊?”

    “我这是掐醒你呢,一个流氓有什么好看的!”

    段青儿也很好奇,这家伙怎么也来上课?他应该不是医科大学的学生,该不会是来冒名顶替的吧!

    芳雅却是想不通段青儿怎么如此评价李晓天,难不成他们已经认识了?

    两人各怀心事,默不作声地假装听课。只是李晓天本人对这一切却一无所知。

    “天哥,你这么牛,上课都不带课本的吗?”

    李晓天这才反应过来段老爷子根本就没给他课本,又让自己装学生,结果连最基本的课本都不给。

    也罢,没有就没有吧,反正他也不是来听课学习的。

    突然想起段老爷子好像说过段青儿也和他在一个班,老爷子更是居心叵测地把他选的课按段青儿的原封不动的来了一遍。

    李晓天开始寻找段青儿的影子,一转眼右前方的段青儿也正盯着他看。

    段青儿见李晓天发现了自己,便挤出一个凶神恶煞的表情狠狠地瞪了他一下,转过头去,再也没有后话了。

    诶,这虎妞,一次误会还要记恨自己一辈子不成?

    算了,不管了,李晓天开始观察起教室四周的环境,这设施可比他当初的商务管理学院要好太多了。

    一旁正在悄悄用手机微信摇一摇的王大同却是以为李晓天在寻找美女的影子,便清了清嗓子,热心肠地说道起来。

    “天哥,你往这边看,咱们班最美的可要当属芳雅和段青儿两闺蜜了。”

    李晓天不好打断王大同的yy,只得耐心地听他八卦。

    “左边的就是芳雅,长相清纯,温柔可人,适合居家过日子;右边的是段青儿,身材妖娆,活泼可爱,适合打情骂俏。怎么样,挑一个,我相信凭天哥这身手,早晚不得手到擒来啊”

    王大同眼露春光,还砸吧了两下嘴皮。

    想起他之前的光荣事迹,看来这小子也是个花心的主。

    “难道……天哥你不会两个都想要吧,好歹也留一个给兄弟啊,这样我也有个念想不是。”王大同见李晓天不语,便先入为主地认为李晓天也和自己一样有丰满的理想。

    李晓天满头黑线,这哪跟哪,自己根本对她们没有感觉好吗?

    “徒儿,我看这小兄弟说得不错,你就照单全收了,男子汉大丈夫,有个三妻四妾还不正常么!”

    “额,秦老头你别的本事没有,添油加醋可是越来越厉害了啊。”

    李晓天本还想问问秦老头他有没有妻子的,结果这老家伙果断装睡,无论李晓天怎么叫唤都没了回应。

    难不成秦老头当年也是个风流医生?他是年轻时风流倜傥处处留情,还是老来“一树梨花压海棠”呢?

    李晓天越想越觉得好笑,却被王大同逮了个正着。

    “天哥,你可不能这样啊,算兄弟求你了,给我留一个,就算不为我也要为广大的男同胞着想啊!”

    王大同语气凄惨,如同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甚至能用声泪俱下来形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