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我有一根针 正文 第十章 考验(二)

时间:2019-10-09作者:青丝旧梦

    李晓天心里有了大概,迅速拿出纸笔,几个呼吸后一张足疗方子便跃然纸上了。

    “卷柏?卷柏,卷柏!……”段宏枫反复念叨着它的名字。半晌之后,他站起身来对李晓天谦逊而恭敬地抬手说到“小天,我不如你啊,刘妹子生病至今已过去两个月,我们几个老家伙是看了又看,想了又想也没找到这么好的方子。我早有预感你医术精湛,今日一见果然没让我失望。我敢断言,中医必将因你荣昌!”

    李晓天可是受不了老爷子这般礼遇,折煞他了,于是也径直站起身来回礼。

    “段爷爷,您可谬赞了。我这也是灵机一动运气好而已,哪有您说得这么玄乎。”

    自古道之所存,师之所存。入行有先后,道行有深浅。今天段宏枫也是受益于李晓天了,此刻他如此恭敬正是由于这个缘故。同样老爷子也看到了中医的博大精深,和它昌盛的前景。

    “小天,要不你去锦江任职教授吧,你这样可被埋没了。”

    “啊,段爷爷我这去当学生都还不够格呢,当教授那还不得被人骂死啊!”

    李晓天心想这老爷子可真敢说,自己可是连个中医专长资格证都没有。

    “哎,小天你不去我都没脸教书了。这样吧,你先去以插班生的身份熟悉熟悉环境,慢慢地等手续齐全了你再进行教学。你看这样可还行?”段宏枫也有他的老辣的地方。有一句话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么个中医天才不抱紧点,一不小心就被别人捡了漏去。

    李晓天推脱不过,最后终于屈服于段宏枫的大义凛然之下,决定以一个插班生的身份进入锦江大学。

    这时楼上一个俏丽的身影缓缓走下来,柳腰徐徐,长发飘飘,如蝴蝶一般吸引人。

    好轻盈的身姿啊!

    李晓天痴痴地看呆了,直到那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他咯噔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李晓天缓和再三才稳住身形,脸上的肌肉却是偶尔抽跳。

    “爷爷,我的茶你煮好了没有啊?”少女先声夺人,语气也有些娇怪,看来是段宏枫的掌上明珠了。

    “青儿,你再不下来可就要凉啦,赶紧吃饭吧。顺便给你介绍一个……”

    “你怎么在我家?”段青儿目光转移一脸懵地看向李晓天,然后又迅速回过头对段宏枫喊到“爷爷,他是个坏蛋,他总欺负我,你快把他撵出去!”。

    段宏枫这才明了,感情这两人认识啊。如此甚好,这样便可以让小天辅导青儿中医了,自己的衣钵总算不愁后继无人了。

    “青儿,你可不能胡说,小天可是爷爷请来的贵客,医术了得,医德高尚,他哪里会欺负你。”

    段青儿一看爷爷不相信自己,小脸顿时紧张起来“他,他……”

    难道说他摸自己的胸吗?可这么羞人的事怎么说得出口啊。对了他说我月经不调,对,死流氓……可他说的也没错啊。

    段青儿思来想去也没找到一个好的说法,最后满脸红云地指着李晓天说到“爷爷,我不管,我就是看他不顺眼,你赶紧让他走!不然我就放狗咬他!”

    段宏枫一听还能这般不讲道理,于是语气稍有些责怪地说到“青儿,小天刚才可是写出了能治好你刘妈的病的方子,你就别添乱了,赶紧坐下来吃饭,以后还得让小天多帮衬帮衬咱家呢。”

    看爷爷如此认真,段青儿也不敢再告状了,只得娇哼一声,乖乖地坐了下来,委屈地埋头喝起了红糖茶。当她看见里面那些姜丝的时候,玉脸却是红得滴血,头也埋得更低了。

    这顿饭李晓天可是吃得不大舒服,他总感觉这个虎妞会报复自己。一边有心无心地回答着段宏枫的一些问题,一边却暗暗观察段青儿的脸色。

    段青儿埋头鼓捣着筷子,也不说话,李晓天更害怕了,这野蛮人呆会不会真放狗咬我吧。李晓天越想越害怕,不时已是两股战战,几欲先走了。

    最后李晓天机械地“嗯嗯恩……”的应付着段宏枫,几口饭下肚再无胃口了,于是匆匆起身告别。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还是得低头啊,万一这蠢丫头失了分寸吃亏的还是自己。你说这么漂亮的小丫头,脾气怎么就不能好点呢。

    李晓天出了小区后便盘算着去商场里买些日用品,一个人过日子,就得这样啊!

    当他路过某个巷口时却听到一个小女孩哭泣的求饶声。

    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持刀抢劫,这锦江市什么时候治安这么乱了。

    “住手!我已经报警了,你不想死的话趁早收手!”李晓天冷漠地开口了。

    眼前一个古铜色皮肤的平头青年正拿着一把水果刀死死抵住女孩的脖子。

    这个女孩行体单薄,长相清纯,衣着朴素,属于那种乖巧的邻家女孩。现在被人持刀劫持嘴里却还一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平头青年转头盯着李晓天狠狠地说到“警察来了好啊,大家一起死,谁都不用活了。”说话间他又抵紧了刀具,女孩洁白的脖颈上印出一条血痕。

    李晓天看他不像劫财也不像戒色,看来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兄弟,你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吧,尽管和我说说,你说你为难一个小女孩她也帮不了你不是。”

    李晓天点燃一根烟然后递给平头青年,平头青年额头满是汗滴,健硕的手臂竟然微微颤抖。看来他是第一次施暴。

    李晓天仔细分析起来,平头眼神里很渴望也在挣扎,看来此人烟瘾很大,此时一幅犹豫不决的样子被他捕捉到。

    于是李晓天亲切地说到“抽吧,我没下药,不信我先来一口。”

    李晓天吸了一口后又将烟递给平头,平头不再犹豫,接过烟大口大口地吞吐起来。

    军靴?看来多半是一个退伍军人了,这样可就好办得多了。

    李晓天低下头冷静地思考着,一支烟吸尽,他又为平头续上一根。然后悠悠地开口道“你是退伍军人吧?”

    平头一看李晓天识破了他的身份,不由紧张起来,双目死死盯着李晓天。

    男子看似杀气腾腾,实则却没有杀心,李晓天感受不到他的威胁。于是继续说到“兄弟,有困难就说出来,当兵的最看重情义二字,你觉得你现在挟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算得上有情有义吗?”

    平头激动地大吼起来,吓得女孩一声尖叫,脖子上的肌肉来回挪动之下又是一股热流顺着刀具流淌而下。如此下去必有生命危险。

    “我没有情义?你问问她的父亲有没有情义,这个杀人凶手,本来小小的感冒竟是被他医成了植物人。”平头说着已是面目狰狞,两行苦泪也是不自知地顺颊而下。

    原来如此,关键就是一个植物人,这有什么难的!李晓天暗暗猜测了事情大概,也得出了解决的办法。

    秦老头你可别说你不会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