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我有一根针 正文 第七章 坏蛋哪里跑

时间:2019-10-09作者:青丝旧梦

    西山面馆!

    李晓天忘不掉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此刻,他站在店门前犹豫不决。

    进还是不进?算了,都说物是人非,张兰走了,面却还是那个味,不吃白不吃。

    李晓天深深呼了一口气,干净利落地走了进去。

    “哦哟,小天啊你可是好些时候没来了,来来来,先坐,先坐……”老板像往常一般热情地招待起来。

    “哎,好好好,是啊,好久没见曾叔了。”李晓天看着老板曾寿的面色发黑,看起来像是没睡好觉。

    “老规矩,一碗牛肉面?”曾寿为李晓天续上一杯竹叶青,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到。

    这茶是好茶,甚至比一碗面来得要值钱。但是曾寿就好这一口,为人也慷慨,每逢熟人都要沏上一壶。

    “曾叔,我今天吃素,来碗素的吧。”

    一碗牛肉面得要15块,李晓天心里也是想着能省一点算一点。

    不一会儿,一碗香喷喷的面就上来了。

    李晓天吹着气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筷子一扒开,只见几块牛肉飘了上来。

    不是素的吗,怎么还是牛肉面?李晓天疑惑地看向曾寿,“曾叔,这……”

    “小天啊,年轻人吃什么素,有肉吃起来才够味,你尽管吃吧,算我请你的。哈哈……”曾寿一边面笑着解释到,一边拿起杯子浅酌了一口香茶,左手却是暗暗压了压胸口,神情也有了几分痛苦。

    “老板,我要一碗牛肉面。”门外一道清亮的女孩的声音传来,又有生意上门了。

    曾寿连忙起身招呼客人。突然胸口一阵如刀割的捥痛袭来,他面色惨白地压住胸口,整个身体更是哆哆嗦嗦地颤抖着。

    曾寿生病了,而且是大病,更是旧疾。

    年轻女孩一看老板如此痛苦,急忙扶住曾寿关切地说到“老板,你没事吧,要不你去休息会吧。”

    李晓天也看出了曾寿的异样,急忙与这个年轻女孩一同搀扶着曾寿坐了下来。

    “是你?好啊,坏蛋,这次看你往哪跑!”段青儿认出了眼前这个眉眼清秀的男子正是那天非礼她的邋遢流氓。

    李晓天心想还真是冤家路窄啊,不过自己这时候可没功夫陪她瞎闹,只得讨好地说到“是你啊,小丫头好久不见,你又变漂亮了啊。”

    李晓天的赞美在段青儿看来就是在调戏自己。

    呸,流氓就是流氓,老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段青儿想到这里小嘴不由鄙夷地一撇,本能地和李晓天拉开了不少距离。

    李晓天这才注意到曾寿手上的皮肤泛红,脸上的却是黯淡无光。又立马为曾寿把起了脉。

    脉相虚浮无力。这是邪气入肺,导致肺气衰败,引发了皮肤病啊。

    “曾叔,我现在按压你的尺泽穴帮助你减缓疼痛,若是你想咳嗽尽管咳出来。”说着李晓天便抬起曾寿的手顺着太阴肺经推拿起来,然后用大拇指在尺泽穴上来回按压。

    一两分钟后曾寿一声咳嗽,伴随着一滩黄痰也被吐了出来。这下他感觉好多了,神情轻松了许多,也能开口说话了。

    “小天多亏了你啊,曾叔我这是老病了,每天都吃药,时不时就会犯病。来得急,去得也快,就是疼得紧……”曾寿如释重负地悠悠开了口。

    曾寿也曾去过几次医院,可是看得结果都一样,慢性支气管肺部炎症。可是一年来他的疼痛并没有减轻,只是犯病的次数不像刚开始那样多了。慢慢地曾寿以为这病是缓病,一时半会好不了,也就没有多上心了。

    李晓天可是深知这病的严重,邪气入脏,破坏阴阳,腐败躯体,长久下去就是死。

    “曾叔你这可不是简单的支气管肺炎,得需要好好调理,不然我怕凶多吉少啊。”李晓天说完又转过头看向了段青儿。

    小丫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早已看呆了,不由得打量起了李晓天。

    这个流氓这么厉害的吗,本小姐可是出身医学世家啊,都看不出来店家老板犯了什么病。结果这家伙三两下便消除了老板的疼痛,他不会是瞎蒙的吧。

    “小丫头,小丫头?”李晓天朝段青儿晃了晃手,结果这小妮子一点反应没有,便提高了嗓音。

    “坏蛋你叫这么大声干嘛,我又不是聋子。”段青儿缓过神来听到李晓天惹人厌烦的声音,嘟着小嘴就想动手了。

    “不好意思啊,你能去厨房取一块生姜,把它拍碎拿出来吗?”李晓天尽量让自己客气一点,生怕又得罪了这个漂亮的小虎妞。

    “你要生姜干嘛?”段青儿可是纳闷了,生姜不是用来开胃和活血驱寒的吗,关肺病什么事?

    “你去拿了我就告诉你。”李晓天一脸奸笑地说到。

    “切,什么德行!本小姐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段青儿不知道李晓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出于好奇还是听他的话走进了厨房。

    “曾叔你这病得艾灸和服用中药双管齐下才好得彻底,这样我先给你开一副方子吧。”

    李晓天一边流利地写起了方子,一边暗暗和秦老头交流起来。

    “怎么样,老头,我这医术与你比起来咋样?”

    “哼,雕虫小技而已,你就学了点皮毛,怎么就想与为师一较高下啦?想当年为师……”

    “得得得,秦半仙您老就别吹牛皮了,先说说这灵芝用几年生的好。”李晓天可是听不下去了,就佩服秦朔神棍一般的牛皮功力。

    秦老头语气叫嚣地说到“看吧,小子,还得瑟吗?为师就说你只是花拳绣腿。他这病耗废精气,灵芝只是用来补元的,是辅药。他年纪也不大,补不补也没什么大碍,所以灵芝用普通的即可。小子,我跟你说这个小丫头可是……”

    李晓天一看秦老头还没完没了,不耐烦地说到“打住,打住,师傅您还是先歇歇吧,徒儿这还要忙呢。”

    李晓天写好了药方递给曾寿,然后说到“曾叔,你得去买点艾绒,线香和润滑油。我隔两天来为你做一次艾灸,帮助你增补肺气。如此不出一个星期你就可痊愈了。”

    曾寿在李晓天帮他推拿的时候就知道小天懂医,此刻更是连连点头答应下来,“小天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看来我以后有病可得找你看了,你可别嫌曾叔烦啊。”

    “只要曾叔你看得起我,我怎么会嫌烦呢,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健康无病。”

    平常曾寿对李晓天算得上掏心掏肺,此刻能帮得上他李晓天内心也是很开心,哪里会嫌弃呢。

    段青儿拿着生姜走了出来,“喏,给你,这下可以说了吧。”

    李晓天接过生姜撕了一小块递给曾寿解释道“曾叔,生姜性温,有助于化痰止咳,抚顺肺气。你先口含一块,三分钟左右就行。我刚才为你做了推拿,现在含上生姜有相得益彰的效果,不过以后你就没有必要含了。”

    曾寿接过生姜含了起来,李晓天却把剩下的还给了段青儿。

    “你给我干嘛?我又没病!”段青儿以为李晓天要让她去扔生姜,自己又不是他的丫鬟,凭什么任他使唤。想着想着脾气又上来了,怒睁杏眼地看着李晓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