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第129章 爹爹?!(一更)

时间:2018-04-28作者:卿浅

    “从和你母亲相遇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终有一天,会是这样一个后果,但是我不后悔,因为这一生太过漫长无趣,若是没有了阿嬛,我可能也就是过着打打杀杀的一生,然后最终化为一堆白骨,也许是死在战场上,也许是死在病床上,可这样真的不是我所希望的生活。

    我这辈子唯一对不住的三个人,一个是父亲,一个是阿嬛,还有一个就是你。

    我不像其他男儿一样,侍奉父亲到老,能承其亲,并能顺其意,我不知道父亲在我死后会是什么模样,也许很是伤心罢,可是为了保护卿家和你们母女二人,我宁知那场战争是个陷阱,但我依然要去。

    阿嬛在生下你的那一刻便已离去,而我也不能陪你长大,不知道现在的你,是否还是如同小时候那般顽皮可爱,是否会承欢膝下,无忧无虑?

    我知道我此去沧澜,一定会给卿家带来重大的打击,但是赫连域对我做了保证,只要朱雀皇族在一天,那么就会永远护着卿家。

    可笑的是,他以为他将对阿嬛和的爱和对我的恨隐藏的很好,可是我还是能猜到几分,但我并没有办法,因为卿家根本不可能对抗一个国家和凤凰族联手,所以这一战只有我去,才能彻底了解这个恩怨,只有我的死,可以让你们都活下来,让阿嬛依然能在凤凰族中过着以前的日子。

    其实我和你母亲的相遇也是一件很巧合的事情,巧到让我认为,这是上天注定的命缘。

    当年,我从四灵学院毕业之后,便外出游历,年少的自己太过心高气傲,我离开了混沌大陆,去往别族的领域,现在想来,自己还真是大胆,以灵阶的修为就想要着纵横九族,那时的眼界委实太过狭小了。

    我是在一场追杀之中遇到阿嬛的,而那个时候,她同样也是在被人追着,而追着她的人,正是她的族人,后来她告诉我,她是不满凤凰族和麒麟族的联姻,才逃出来的。

    她是凤凰族族长的女儿,地位极高,又是凤凰族内最优秀的一员,在我面前,她从来都没有隐藏过自己,也不因为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人类而轻视。

    后来,我们为了躲避追捕,开始在卡撒大陆东躲西藏,后来跑到了月光森林,差点又被精灵一族给当成敌人杀掉,这一路上戏剧性的事情很多,最戏剧的一次,还是我不小心偷看了阿嬛洗澡,她羞恼地给了我一巴掌。

    再后来,我们相爱了,可是,兽人和人类向来矛盾极深,更不用说阿嬛还出自身为兽族之中的王族凤凰一族,所以为了防止凤凰族发现,我们暂时回到了朱雀国,魔阶以上的兽人是无法突破混沌大陆的天堑的,而魔阶一下的兽人我并不畏惧。

    我们就这样生活了三年之久,直到你的诞生。

    而也是那一天,阿嬛告诉我,她要离开了,如若不然,她的家人也会遭受到惩罚,凤凰一族并非都是族长说了算,长老团才拥有更大的话语权,所以她必须要回去。

    我心中是极为的不舍,仿佛被利刃一刀一刀地划过心脏,可是我也知道,我要放她离开,卿家再好,也终究不是她的故乡,我时常在想,若是我们没有相遇,该多好,可是没有如果。

    也许阿嬛回到凤凰族之后,并没有料到,她这一走,反而落下了祸根。

    我们的结合,前有凤凰族虎视眈眈,后有朱雀国暗下埋伏,我并不知道赫连域是什么时候跟凤凰族的人有了合作,我以为,以凤凰族那般高傲的性子,是不会屈尊找一个世俗皇朝的皇帝进行交易的,可我低估了阿嬛在凤凰族中的地位,也低估了赫连域想杀我的那颗心,如果我能提早料到,大概会是不同的结果。

    可惜了,我到死去,都没能再见阿嬛一面,我只能用我全部的力量,保护着我的弟弟们,希望他们不要遭受到这一次的陷阱,但是军粮之中被下了毒,这种毒只有灵阶以上的人才能抵抗,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在了我的眼前,可却没有任何办法。

    我不知道这一次出战,能有多少人活下来,但我希望,卿家的骑士团能幸存,这是我能留下来不多的东西了。

    云歌,既然你能看到这封信,那么想必你也已经离开卿家了,那么也应该与阿嬛的神魂分身见过面了,不过,你千万要记得,实力不够之前,万万不可以去凤凰族找你娘。

    你娘为了保护你,已经将你的踪迹完全掩埋,换句话来说,凤凰族还不知道你的存在,但如果他们有一天知道了,你一定会面临死的危险,你是我和阿嬛唯一的孩子,我们并不希望看到这一幕,所以,只有打开阿嬛给你留下来的盒子,你才能去凤凰族。

    其实我并不希望你走上修炼那一条道路,因为这条道路太苦,也太累,而且很有可能一踏上去,就有可能万劫不复,就像我一样。

    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选择这条路,我卿风琊的女儿,怎么能屈于一个世俗皇朝之中而碌碌无为?

    卿家之女,必然要笑傲天下,纵横九族。

    这封信父亲并不知道,云歌,千万不要告诉你爷爷,我不想让他得知那一战的真相,否则,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打击。

    不要为我报仇,我不希望你一生都活在仇恨之中,我希望你能顺利长大,在某一天,遇到一个深爱的也深爱你的男人,幸福地在一起,完成我和阿嬛未能完成的愿望。”

    卿云歌目光缓缓下移,不觉之中,她已经看完了整封信,字到最后,已经变得很淡了,向来这一封信,大概是她父亲在即将上战场之前,匆匆忙忙写下的,但字里行间,都是一个父亲对女儿深沉的爱。

    看完之后,她默默地将这几张枯黄的纸又重新塞回了信封之中,然后感觉自己的眼眶已然酸涩无比,像是只要一眨眼,就会有着泪水滚滚而下,于是她抬起头来,努力地让眼泪重新回去,可是情绪却仿佛海潮般席卷而来,忍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的眼泪,还是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滴到唇边,又苦又咸。

    她并不知道,在她父亲心中,是不愿意让她替他报仇的,更没有料到,父亲早就猜到了赫连域的狼子野心,但是为了保护她和爷爷还有娘亲,必须选择出战,这一战,没有他选择的权利,只有被选择的命运。

    可是父亲啊,你又可知,你的死亡并没有解决掉这场恩怨,而是愈来愈重,你说让我不要报仇,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双手缓缓地握紧了,卿云歌的双眸之中划过一丝冷意,赫连域,他非死不可,不,仅仅是他死还不够,整个赫连皇族,都要来陪葬,以祭卿家的数十条亡魂!

    然而,抛开沧澜之战不说,她却注意到了另一句话的异常——我和你母亲的相遇是一件很巧合的事情,不知为什么,明明是很普通的字眼,她却敏感地感觉到了不对劲,就像是……就像是有那么一种感觉,她的娘亲和爹爹的相遇,是有心人安排的一样。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不由悚然一惊,连忙又压回了心中,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纵然是神阶九段巅峰修为的人,也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吧?

    大概是所有有关父母的事情,她都有些太过认真了,想到这里,她不由摇头失笑,也许这句话只不过是爹爹随手写的一句罢了,她却这般大惊小怪。

    握着那封信又想了一会儿,她这才将信收到了七玄空间内,然后准备上床歇息,明日好赶路去往烈焰山脉,但也就在此时,窗外忽然想起了一声惊动。

    “谁?!”卿云歌冷喝一声,猛地看向窗户地方向,然后发现窗户外似乎有一个黑影,模模糊糊地是一个人形轮廓,而那个黑影也像是知道自己惊动了屋内的人,迅速逃离了。

    看到这一幕,红裙少女在瞬间破门而出,她的速度极快,连半息都不到,所以黑影虽然也在刹那间就离开,但还是被看到了,然而让卿云歌意外的是,黑影见到被她发现之后,竟然就停住了离去的脚步,反而站在了那里,就像是等待着什么。

    而也是因为夜已经很深的缘故,月光又有些黯淡,她并没有看清楚黑影的装束,只能看见的是,这个人全都被黑色的布包裹了起来,只露出高大挺拔的身姿,而她竟然觉得,这个背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玫瑰紫色的双眸微微一眯,她望着前面的黑影,冷冷地开口:“阁下是谁,深夜造访青阳山,莫非也是来拜访风琊将军的么?”

    听到这句话,那个背对她的黑影并没有说话,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他才开口了,声音沙哑无比,但仍然能听出来是一个男人:“你住在风琊将军的屋子里,你是他什么人?”

    “你站在我父亲屋子的窗外偷窥,你又是什么人?”闻言,卿云歌冷冷地扬眉,“被发现了反而不走,阁下是有信心在几百骑士中也能逃之夭夭?”

    听到这句话,那个黑影的身子霍然一震,然后猛地转过身来,这时候他的面容也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不过卿云歌依旧不知道他长的是什么模样,因为黑影在脸上带了一块面巾,唯一能看见的,只有他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里面似乎沉淀了多年的沧桑,瞳底的情绪复杂地让人看不真切,她对上那双眸子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更强烈了。

    “你到底是谁?”卿云歌将心头那抹熟悉甩开之后,冷冷得看着面前的黑影,“藏头露尾,算什么男人。”

    “我的确不算一个男人。”没想到这句话,却让黑影再度开口了,他深深地望了她一眼,然后问道,“你真的是风琊将军的女儿?”

    “废话!”卿云歌冷哼一声,却并没有放松警惕,“你最好快点说明你的来意,否则,我不会让你在我父亲的坟前肆意妄为。”

    下一秒,只见寒光一闪,红裙少女的手中倏地出现了一把三尺青峰,月光落在冰冷的剑刃之上,映出一双寒意盛盛的双眸。

    黑影看到这一幕,不由一愣,然而他并没有被这股寒意所摄,反而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般胆魄,不愧是卿风琊的女儿,像,真像。”

    他的语气之中有着浓浓的赞赏与欣慰,就像是一个长辈看到了晚辈那样,目光之中是深深的真情。

    “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放过你。”卿云歌仍然拿剑指着黑影的眉心,心中的熟悉感却越来越强,“若是不说出你的目的,你今夜……就留下来吧!”

    话音未落,红衣已然腾空而起,在黑影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就到了他的面前,紧接着,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凌厉的痕迹,然后直直地朝着黑影袭去。

    面对这突如起来的攻击,黑影的双眸微微一凝,然后身子迅速下仰,轻易地躲避了这一剑,下一秒,他的足尖轻点,身子一个暴掠而出,就和少女拉开了一个十几米的距离。

    卿云歌的眸光一顿,看来这个黑影的实力不弱,而且似乎还在她之上,不过,这是她父亲安眠的地方,她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

    于是,脚步一转,也是暴掠而起,直奔黑影所在的方向而去,剑刃寒光闪闪,仿佛巨大的利网缓缓散落。

    而与此同时,这里的动静也惊动了值守的骑士们。

    “有动静!”为首的骑士听到了东方传来的声音,迅速对着其他骑士下令,“有人入侵,保护大小姐!”

    言语之中满是冰冷。

    数十个骑士们对视了一眼,面色也是猛地阴沉了下来,他们没想到竟然有人如此不知好歹,在大小姐归来之日,前来青阳山入侵,当真是没有将风琊将军和他们卿家骑士团放在眼里,此等侮辱,万万不可忍受。

    于是他们迅速拿起兵器,朝着青阳上的东方赶去,那里便是昔年卿风琊的所居之地。

    而住在另一边的白衣男子同样察觉到了东边的异常,他先是闭上眼,感受了一下,然后便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双眸蓦地睁开了,低声喃喃:“来人修为竟然如此之高,人族之中还有此等境界的存在?”

    “可若不是人族,怎么能过得了混沌大陆的天堑?”想到这里,容瑾淮的眸光渐渐转冷,身子迅速从原地消失了。

    不管是谁,都不该来到这里。

    这边,卿云歌又到了黑影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然后目光微微一瞥,她看到了半山腰闪烁的火光,回过头来,轻笑着开口:“阁下现在若是不逃,恐怕走不掉了,不如说说你究竟是来做什么,说出来了,我便放你走,如何?”

    想来是剩余清醒的骑士们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正在朝她这里迅速赶来。

    闻言,黑影的眸光微微一动,声音依旧是沙哑的:“我的目的?我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来看看,风琊将军是否被人遗忘了罢了。”

    “看来你应该是我父亲的老相识。”卿云歌歪了歪头,“你也是一个想置我父亲于死地的人么?”

    黑影似乎没料到她会问出这么一句话,神情显然有些意外,他也看到了逐渐逼近的火光,于是身子一侧,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不许走!”看到这一幕,卿云歌莲步轻移,猛地追在黑影面前,手中长剑一扬,然后对着那块黑色的面巾,就是狠狠地一挑,身子也在瞬间来到了黑影的面前,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来她父亲坟前撒野。

    然而在她看到那一张脸的时候,双眸却蓦地睁大了,失声:“爹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