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第427章 一个个来!死亡的真相【2更】

时间:2018-08-13作者:卿浅

    只是,她肩上还有着更多的责任要去承担。

    朱雀交给她的事情,昔日在星辰神墓中对玉龟族族长水玉的承诺……

    暗兽人、魔娅、幻魔、神玄岛主……这些她日后必然都会对上。

    即便她为了一时的安逸逃避这些事情,也无法逃避一世。

    她不能为了自己,就停下脚步。

    “只是什么?”凤琅嬛看到红裙少女的神色有些凝重,不禁担忧了起来,“说出来给娘亲听听,看看能不能解决。”

    “没什么的,娘亲。”卿云歌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我只是闲不住罢了,就像东走走,西逛逛。”

    她娘亲受的苦已经很多了,她不想再把一些重担加在她娘亲身上。

    有些事情,自己独自一人承担便好。

    “你啊……”凤琅嬛佯怒,“怎么跟你爹一样,就坐不住呢?”

    “娘,你……?”听到凤琅嬛主动提起卿风琊,卿云歌不由地有些诧异。

    “娘知道你想说什么。”凤琅嬛笑笑,眼神有些黯然,“斯人已逝,生者如斯,我不该停留在过去。”

    嘴上虽然说的很轻松,但是听起来明显很是勉强。

    “娘。”卿云歌看着这样的朱裙女子,有些心疼,“您不要这样,我还在。”

    她很确信,如果当时她娘亲没有生下她,那么必然随着她爹爹一起去。

    这份感情,太重,也太深了。

    换做她,恐怕也是一样的。

    “我知道。”凤琅嬛拍了拍她的手,笑着叹气,“只是你已经长大了,用不到娘亲了。”

    “胡说!”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反驳道,“我不管长多大,在娘亲面前还是小孩子。”

    前世的时候,岚烟对于她是很严厉的。

    而且她师傅不苟言笑,很难让她感受到真正的亲情。

    这一世,也许是上天弥补了她,让她有了家人。

    她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她的亲人,若是有,以死相拼。

    “是是是。”凤琅嬛神情温柔,声音似水如歌,“娘会一直陪着我的云歌的。”

    虽然感情无法消弭,但是有些事情可以放下了。

    至少,风琊的仇也算报了,她也能安心几分。

    想必他也不愿意看到,她为了他抛弃掉他们的女儿。

    “其实娘亲,我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卿云歌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嗯?”凤琅嬛看她,“什么事情要给娘亲说?”

    “凤琅玥告诉我……”卿云歌咬了咬牙,才说道,“爹爹很有可能……没有死。”

    听到这句话,凤琅嬛只觉得“轰——”的一声响,有着惊雷在耳边落下,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她就像是失了三魂七魄一样,怔愣到了那里,眼神也空洞了起来。

    很长很长的一段寂静之后,凤琅嬛才回了几分神。

    她猛地攥紧红裙少女的手,哑着嗓子问道:“你、你说什么?”

    卿云歌从来没有想到,她娘亲还有这么大的力气。

    她眼圈微微一红,才道:“我说,父亲很有可能没有死。”

    其实,之所以这样说,也是为了让她娘亲有一个支柱。

    虽然凤琅嬛说自己不会轻生,但是卿云歌能看出来,这句话恐怕也只是为了安慰她。

    她很害怕,在未来的某一天推开屋门,会看到她娘亲的尸体。

    完全不敢想。

    凤琅玥说的话,卿云歌没有完全相信。

    但事后结合一下她曾经在青阳上遇到的那个同她父亲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还有卿老爷子收到的那封信,都有着着卿风琊的痕迹。

    她不得不怀疑,难道……她爹爹真的没有死?

    可是既然没有死,为什么十六年了,都不回家一趟?

    若是卿风琊被救走了,那么又是谁有这个能耐,将濒死的他救活?

    这里面的疑点很多,而且没有踪迹可循。

    卿云歌也不知道她这个谎言能持续多久不被打破,但是能让娘亲活下去,她认为是值的。

    而且或许……要是她爹爹真的没有死呢?

    凤琅嬛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身子也跟着一同在颤抖。

    但是过了没多久,她就平静了下来。

    而后,眼神变得悲哀了起来。

    卿云歌的心猛地一震。

    “我了解凤琅玥,她肯定是想活命,才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凤琅嬛疲惫地摇了摇头,“她的话,是不能信的。”

    她喃喃出声:“何况,若是风琊真的还在……他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娘,凤琅玥会骗你,但我不会。”卿云歌深吸了一口气,“娘,你可能不知道,我去青阳山拜祭父亲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凤琅嬛摇了摇头,声音颤抖着:“这世上一模一样的人也不是没有。”

    “如果这个还不足以让娘你信服,那么还有一件事情。”卿云歌抬了抬眸“爷爷收到过一封信,爷爷断定,那封信的笔迹,是父亲无疑。”

    听到这句话,凤琅嬛猛地抬起了头,嗓子又哑了几分:“信?”

    “那封信上只写了一句话——”卿云歌缓缓点头,“父亲,孩儿不孝。”

    “不孝……”凤琅嬛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语,旋即,她不由地惨笑一声,“不孝的哪是他,是我啊。”

    “是我害了他,害了整个卿家!”

    说着说着,她忽然眼一闭,身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娘亲!”看到这一幕,卿云歌一惊。

    她迅速把手搭在了朱裙女子的手腕上,开始查看。

    时间越长,她的眉头也皱得越深。

    此刻凤琅嬛的身体里,玄力已经紊乱了。

    由于先前情绪受了巨大的冲击,心脏也在剧烈地跳动着,如果不及时稳住,恐怕会直接爆裂。

    果然,在面对十六年前的事情上,她娘亲的内心永远不会像表面这么平静。

    卿云歌叹了一口气,从七玄空间里拿出了几颗丹药,喂凤琅嬛吃了下去。

    然后,她的掌心中浮起了赤色的光,空气中的温度随着赤光的出现,上升了几分。

    凤琅嬛体内的寒毒,同赫连繁凡的并不一样。

    火与冰相撞,身体里就像是两个人的战场。

    如果不清除一方,那么战场迟早会崩塌。

    能将寒气全部清掉的,就只有极致之火了。

    卿云歌小心翼翼地将火元素注入到凤琅嬛的体内,不一会儿,额头上就有着汗珠滚了下来。

    做这件事不能快,也不能慢。

    快了她娘亲的身体会承受不住,慢了对那些寒气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随着火元素的注入,凤琅嬛的脸色在渐渐好转,嘴唇也终于有了一点红色。

    但她仍闭着眼,没有醒过来。

    卿云歌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才把凤琅嬛体内的寒气全部清除了。

    她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后,长吁了一口气。

    不过在看到凤琅嬛的呼吸已经平稳下来的时候,她神情也轻松了不少。

    总算是把她娘亲体内的隐患都清除掉了,以后就放心多了。

    卿云歌又查看了一下凤琅嬛的身体,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在屋子中布置了一个小型的防御灵阵后,她便离开了这里。

    现在就让她娘亲好好地睡一觉吧,寒气清除过后,会有一段时间的疲乏期。

    她刚刚料理完凤琅玥,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什么人再敢对她娘亲出手。

    不过……

    卿云歌蹙了蹙眉,她真的很想知道她父亲到底死了没。

    看来也只能到时候,等容瑾淮帮她去一趟九幽之境查一查了。

    如果卿风琊真的没死,她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致使她父亲这么多年都没有露面。

    想到这里,卿云歌双眸一冷。

    看来,她的敌人还有不少。

    没关系,一个一个解决。

    ……

    凤霄在晚上的时候,才赶回了凤凰族。

    在路上,他就已经得知了今天全部的事情。

    他的神色很是焦急,想立马去找凤琅嬛,但被星阑拦了下来。

    “族长,琅嬛大人已经睡下了,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的好。”

    “睡下了?”闻言,凤霄一愣,“怎么这么早?”

    “今日小殿下替琅嬛大人疗伤了。”星阑微微躬身,“所以睡得比较早。”

    乍一听小殿下这个称谓,凤霄还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星阑指的是谁。

    他不由笑骂了一句:“好你个七长老啊,你是不是怕我对阿嬛的女儿做什么?”

    星阑尴尬地挠了挠头:“族长真是英明。”

    凤琅玥再怎么不堪,也是凤霄的女儿,他害怕凤霄对小殿下有什么偏见。

    “我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么?”凤霄没好气道,“我要是这么做,阿嬛恐怕会对我寒心。”

    “不过……”顿了顿,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有着冷意在浮现,“这一次,凤琅玥是太过了。”

    居然趁着他外出,对阿嬛下如此毒手,委实歹毒!

    “恕星阑直言。”星阑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道,“族长您对大长老,似乎很是容忍。”

    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凤琅玥做了那么多事情,凤霄还一忍再忍。

    其实凤霄手里有不少凤琅玥的罪证,倘若拿出来的话,是可以直接罢免这个大长老的。

    但是凤霄没有。

    听到这句话,凤霄怔了一下,才苦笑一声:“那是因为,夫人死前让我好好照顾她。”

    他声音有些怅然:“夫人说……如果琅玥没有犯下滔天大罪的话,那就让我保她一命。”

    星阑一愣:“不是说是因为大长老,夫人才不幸去世的么?”

    “是因为琅玥。”凤霄的眉宇间有着疲惫之色,“只不过,夫人不是因为救掉在湖里的她而去世的。”

    “那是……”星阑感觉自己似乎触碰到了不得了的秘密。

    “这件事情不要告诉阿嬛。”凤霄皱了皱眉,看着青衣年轻人,“我不希望她知道事情的真相。”

    星阑意识到了严重性,他迅速低头道:“我明白,族长。”

    “夫人以为我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所以临死前才那般恳求我。”凤霄声音涩然道,“可是那个时候,我刚好就看到了琅玥慌张的样子,心中立马有了怀疑。”

    “后来,我又请了时间系玄力修行者,替我将当时的全部经过又重现了一遍,我才知道原来夫人是被害死的。”

    那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纵然时间遥远,凤霄依然记得很清楚。

    他夫人凤乐生下阿嬛没多久,就被琅玥缠着要带她出去玩。

    虽然凤乐的身子还没有完全好,但是她还是答应了凤琅玥的请求。

    那一天的天气很好,凤凰谷景色优美,谷内生机盎然。

    的确,凤乐被凤琅玥拉到了一处湖泊,因为凤琅玥想要泛舟。

    她欣然同意了,带着自己的大女儿上了湖。

    湖上只有凤乐和凤琅玥两个人,再没有别的船了。

    凤乐看着凤琅玥开心的模样,自己的心情也变好了。

    而她孰不知,凤琅玥邀请她来游湖,只是一个阴谋。

    一个为了自己的私心,想要杀掉自己母亲的阴谋。

    凤乐更不知道的是,那片湖上其实不止她们母女二人,还有一个……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