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千亿宠妻 84 置她于死地(精彩!)

时间:2018-05-22作者:汐奚

    艺人二次考核,下午两点准时开始。季笙歌进去时,选在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下。前面都是各大公司的知名经纪人,她并不想过去凑热闹。更何况,顾唯深也在前排,她现在能躲着他就要躲着他。

    两场规定情景表演下来,季笙歌发现商勤的状态,比起进入培训班前又有提高,按照他目前这样的发展情形非常好。大概三个小时后,考核结束,学员们综合评定的分数出来后,商勤的成绩名列前茅。

    学员分班时,商勤并无意外的被分在一班,电影学院资深教师贾老师的声誉,在这个圈子里可是响当当的。很多人为上他一节课要走各种门路,但这位贾老师脾气很怪,他教学生从来不看门第背景,只看水平和态度。

    这次入选一班的学员只有六名,除去商勤进班,还有俪星的叶冰,也被选入一班中。季笙歌坐在台下看着叶冰的表演,不愧是专业课班出身,确实比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学员要高出一个档次。她能进一班,凭借的倒也是自己的能力。

    哗哗哗——

    随着大家热烈的掌声,学员们依次走下舞台,回到各自的经纪人身边。顾唯深站起身时,叶冰恰好站在他身边,一眼望去,竟然有种郎才女貌的错觉。

    众人的眼神纷纷落在他们身上,叶冰羞涩的埋下脸,脸颊微红,不自觉将整个人往顾唯深身边挪了半步。

    男人神情内敛,很快转身往外走,自始至终也没多看身边的女人。感觉到身边的男人大步走开,叶冰瞬间抬起头,踩着脚下十厘米的高跟鞋,追上顾唯深的身影。

    “三少。”

    顾唯深仰头走来时,过道两边的人都恭敬地同他打招呼。他早已习惯这种毕恭毕敬,压根不会放在眼里。

    眼见男人由远及近的走来,季笙歌霎时低下头,并且将身体往人群后面躲了躲。她眼睛盯着地面,看到男人锃亮的黑色皮鞋在她眼底一闪而过,完全没有丝毫停留的迹象。

    转眼间,顾唯深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季笙歌抬起脸时,前方的两扇大门一开一合的闪动不停。

    她抿起唇,迅速将目光收回。

    商勤单手插兜走到她身边,声音依旧冷冷的,“还有话要对我说吗?”

    季笙歌想着他在台上的表现,红唇微弯,“你很有实力,环锦能够签到你,就一定会竭尽所能的捧你。”

    闻言,商勤点点头,“那好,一个月后,我会让你看到结果。”

    他丢下这句话,冷冷的转过身,走出演出教室。

    好吧,遇到这种有性格的艺人,也是难得。季笙歌无奈的摇摇头,希望以后他要是红了,千万不要太难约束才好。

    市医院,妇科门诊。

    检查室的病床中,方云佩露出平坦的腹部,整个人紧张兮兮的盯着身边的医生,“我怀的是儿子吗?”

    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手中握着b超探头,正在她腹部周围一点点转动,“季太太,您最近这几天,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我胃口不太好,人也没什么精神。”方云佩如实回答,心底有些疑惑,“医生,这些症状不都是怀孕初期的症状吗?难道我的孩子有什么问题?”

    医生又用探头在她腹部转了转,神情微微一沉。她抽出几张纸巾递给方云佩,开口道:“从目前的检查来看,我没有听到胎心。”

    “没有胎心?”方云佩一怔,“那我的孩子……”

    “这样吧,我先给你开几天的药,你按时服用。下周你再过来检查一次,我们看看情况是不是有好转。如果还是没有检测到胎心的话,那你就要准备手术了。”

    “医生,我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方云佩激动地一把抓住医生的胳膊,眼眶立刻泛红,“我好不容易才怀上,我的儿子不能就这么没有了。”

    “别激动,孕妇的情绪不能太波动。”医生轻声安慰她,拿起边上的单子开药。

    方云佩弄好衣服走过来,将药单接过去后,又对医生叮嘱,“我先生还在外面,等下您千万不能告诉他这个消息,我不想让他担心。”

    医生点点头,起身将方云佩送出去。

    “医生,我太太检查结果怎么样?”季闲见到方云佩走出检查室,一下子快步迎过去,神情兴奋地问道:“看出来是儿子还是女儿吗?”

    医生皱了皱眉,才回答:“目前月份还小,性别看不太准。”

    方云佩一把挽住季闲的胳膊,生怕他多问,“老公,我有点累,想回去休息。”

    “好好好。”

    季闲转身护住她的腰,朝医生道谢后,便搀扶她下楼。

    走出医院大门,司机的车子早已等候。司机下来打开车门,方云佩挽着季闲走到车前,“老公,医生说孩子很好,你不用担心。下周我再过来检查,就能知道男女。”

    “那我就放心了。”季闲弯起唇,伸手拢紧方云佩身上的大衣领子,道:“我回公司还有事,你先回家休息,吩咐厨房把燕窝炖上,记得按时吃。”

    “好的,你安心工作吧,不用担心我。”

    季闲应了声,便拿着车钥匙,转身走去停车场。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后,方云佩才又走进医院大楼,将医生开的药取出来,放进皮包中,然后才坐进司机的车里。

    不多时候,司机将车开出医院,平稳回到别墅。

    新年假期结束,大家又都重新进入工作状态。早上十点,季笙歌到达咖啡厅时,文编剧还没来。她看眼腕表,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二十分多钟,是她来的太早。

    “小姐,请问您要喝点什么?”

    “香草拿铁。”

    服务生很快将一杯热拿铁送来,杯子最上面的拉花造型是一片枫叶。季笙歌定定望着杯沿,人有些走神。

    直到对面的椅子被人拉开,她含笑抬起脸,却在看到坐下的人后,眉头沉下来。

    “我可以和你谈谈吗。”虞宛穿件粉红色皮衣,剪裁合身的外套勾勒出她曼妙的腰肢曲线,下面一条碎花短裙,搭配过膝白色长靴,衬出她时尚又高雅的气质。

    她的话并非问句,季笙歌垂下脸,“我们之间,有什么话还需要谈吗?”

    “当然有了。”

    虞宛笑眯眯弯起唇,单手撑着下颚支在桌沿,“被他赶出来的滋味怎么样?”

    深吸口气,季笙歌尽量保持神色平静,“如果这就是虞小姐的目的,那你可以安心了,以后也不用这么费尽心思,你不累,我都替你累。”

    “哼。”

    虞宛冷哼声,望向她的眼神逐渐变冷,“你再牙尖嘴利也没有用,三哥最讨厌有人骗他,偏偏你竟然瞒着他和闫豫暧昧不清。”

    “虞宛!”

    季笙歌豁然抬头,一双眉目中的神色变的清冷,“我和闫豫之间清清白白,哪有暧昧不清?”

    “你喜欢人家,不是吗?”

    “虞小姐若是喜欢打探别人的隐私,那就请你去找别人。我的事情,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闻言,虞宛耸耸肩,笑道:“我对你的事情没兴趣,只不过关系到三哥,我才不得不管。季笙歌我告诉你,我和三哥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之间是有感情的,你别以为陪他睡过几晚就能嫁给他,就能嫁进顾家,你那是做梦!”

    垂在身侧的双手狠狠收紧,季笙歌心底翻涌起伏的情绪,慢慢开始发生变化。面对虞宛一次次的挑衅和打压,她能忍的都忍了,不能忍的也忍了,可这个女人显然还是没有收手的意思。

    “虞小姐,这个梦,只怕不止我一个人做,你不是也在做着吗?”

    “你……”

    虞宛硬生生被她的话噎住,妆容精致的脸颊白一阵红一阵。她伸手挽起散下的碎发,忽然勾了勾唇,“季笙歌,你果然能说会道,怪不得把三哥哄得团团转。不过我告诉你,我才是最了解三哥的人,你以为这次的事情,是我想要耍手段就能成的吗?”

    “想说什么?”季笙歌沉下脸。

    “我可以实话告诉你,那天在餐厅中发生的事情,瞒不住三哥,他肯定能猜到来龙去脉。可你知道,他为什么没有怪我吗?”

    心底某处蓦然一颤,季笙歌缓缓抬起脸,目光紧盯着她的眼睛。虞宛看到她惊讶的表情,立刻得意的弯起唇。

    “因为你喜欢闫豫,这是真的。”虞宛握着手里的皮包,一点点站起身,“所以季笙歌,这次你完蛋了,三哥不会再要你!”

    话落,她仰起头,成竹在胸的转身离开。

    咖啡店的玻璃门一开一合,虞宛那道靓丽的身影徐徐走出。季笙歌低头捧起桌上的咖啡杯,轻轻放在掌心捂暖。

    那天顾唯深毫不留情把她赶走的画面,这些天一直反复出现在她的梦里。她偏过头,看眼窗外斜斜照射进来的暖阳,不自觉牵动下嘴角。

    她说过,她不欠他了。

    随后几天,季笙歌每天都在忙着制定包装商勤的计划。白天她在公司忙到很晚,下班后回到酒店,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

    虽说住酒店每天都有人打扫房间,吃喝也方便,但长期以往的费用太高。季笙歌联系的几家房地产中介,目前还没找到合适的房源。大概新年刚过,房源有些紧张,要么就是地点偏远,要么就是房租太高,想要租个各方面都适合的房子也不容易。

    洗过澡,季笙歌吹干头发,倒在床上就要睡着了。临睡前,她琢磨着要利用周末的时间,再去房屋中介看看,争取早点找到合适的房子。

    翌日早上,季笙歌到公司的时候,恰好在走廊见到闫豫。

    “小丫头,你身体没事吧?”

    明白他问的还是那天的事情,季笙歌急忙摇摇头,“没有,我很好。”

    闫豫双手插兜,站在她面前,目光笔直的看过来,“你脸色不太好,昨晚没休息好?”

    “嗯,有点失眠。”季笙歌含糊的应了句,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安静的走廊,时而有走过的人影,季笙歌挽起散落的碎发别在耳后,声音有些干涩,“卫姐呢?她没来吗?”

    “没有,她正在选演员。”

    “哦。”

    气氛渐渐尴尬,季笙歌垂头不敢看他,眼睛始终盯着脚尖。闫豫目光落向她的头顶,轮廓分明的五官一点点变的紧绷。

    两年时间,他以为他们之间并不会改变。但他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她的身边竟会多出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竟然还是顾唯深!

    “那个……”季笙歌轻咳声后,主动开口,“我还有几集剧本没有看完,为了不影响进度,我先去工作。”

    顿了下,她抬起脸,看着对面的男人,笑道:“上次的聚会没成功,下次换我请客,我们说好的?”

    “好,下次你请。”

    “ok。”

    身边的人一步步走远,闫豫原地站了站,然后才转过身,大步离开。

    走廊转弯处,季笙歌眼看他走远,那双明亮的黑眸瞬间变的暗淡。她咬着下唇,目光慢慢从前方收回。

    爱而不得,大概就是这世上最落寞的心事。可如今的她,只有将这份情义永远埋在心底深处,各自安好,也是好的。

    临近中午,司机将车开进别墅。佣人过来将车门打开,动作小心的搀扶方云佩出来,“太太,您慢一点,小心滑倒。”

    方云佩脸色不太好,由佣人扶着上了二楼。帮她换好拖鞋,佣人又立刻将床铺好。

    “太太,您是不是去医院检查累了?要不要躺一会儿?”佣人语气恭敬的询问,却被方云佩一个厉色扫过去,瞬间闭上嘴。

    “我肚子饿了,有吃的吗?”

    “有的,老爷吩咐炖的燕窝,您要吃吗?”

    “端上来吧。”

    须臾,方云佩正坐在椅子里喝燕窝粥,楼梯间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云佩,检查结果怎么样?”季闲急匆匆赶回家,显然特别关心方云佩的检查结果。

    “看把你急的。”方云佩低低一笑。

    “我怎么能不急?”季闲外套都没脱掉,明显是专程赶回家听结果,“等这一天,我都等了二十多年。”

    闻言,方云佩目光微闪,等到季闲坐到她身边后,她立刻扬起唇,“医生说了,我怀的是儿子。”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云佩,只要儿子平平安安生下来,无论你们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们母子。”

    “老公,这可是你说的,你儿子都听到了。”方云佩牵过季闲的一只手,轻轻覆上她的小腹。

    季闲掌心动也不敢动,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的肚子,“儿子!我真的有儿子了,哈哈哈!”

    眼见季闲兴奋满足的样子,方云佩不自觉把脸别开,不敢看他的眼睛。

    “吩咐下去,从今天开始,厨房要24小时留人守着,太太什么时候肚子饿,你们都要赶紧准备。”

    “是,老爷。”

    季闲细心的叮嘱完佣人后,又转身将方云佩扶到床上躺好,“乖,你要好好休息,有事要立刻告诉我。”

    “好,我知道了。”方云佩抬起手,帮丈夫把衣服褶皱抚平,笑道:“你去忙吧,我睡一会儿。”

    不久,庭院中有汽车发动的声音响起。

    卧室中,方云佩双手撑着床垫,缓缓坐起身。她背靠床头,眼睛盯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中却感觉阵阵寒意流窜。今天医生告诉她,孩子保不住了,要她尽快去手术,不然对她的身体会有很大伤害。

    鼻尖蓦然一酸,方云佩掌心紧贴小腹,狠狠咬住下唇。为什么会这样?她好不容易怀上这个孩子,原本以为能够从此母凭子贵,可到头来竟然是空欢喜一场?

    如果季闲知道真相,必然要迁怒她们母女。不可以,她决不能让季笙歌有机可乘!

    ……

    午间,秘书过来通知,“季小姐,季总让您过去一下。”

    季笙歌把手中的剧本合上以后,起身往外走。

    走廊中铺着长长的蓝色地毯,她走到季闲的办公室前,手指还没触上门把,紧闭的大门就从里面拉开。

    “姐姐。”季美音嘴角含笑,竟然规规矩矩喊人,“爸爸在里面等你。”

    季笙歌眼神微动,见到她脸上得意的神色一闪而过。她侧过身,绕过季美音的肩膀,直接推门进去。

    “爸爸。”

    “坐。”

    季闲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季笙歌拉开一把坐下,“找我有事?”

    办公室内的光线明亮,季闲眯了眯眼,打开抽屉拿出个文件夹,直接推到季笙歌面前,“你看看这个。”

    拿起桌上的文件,季笙歌大概浏览后,目露惊讶,“环锦又要同俪星合作?”

    “呵呵。”季闲点点头,手指轻扣桌面,“俪星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准备筹备下半年的两部大片。去年的贺岁片咱们没赶上,今年怎么也要凑个热闹吧。”

    “可是咱们目前同俪星的关系,应该不适合合作。”季笙歌实话实说,自从封汰的事情发生以后,顾唯深虽没有继续针对环锦,可也再没有给过环锦合作的任何机会。

    “所以爸爸希望,你能同三少说说。”季闲眉头轻佻,视线不断从季笙歌脸上搜寻,观察她的细微表情,“如果这部片子甘佳能演上女主角,那以后咱们环锦可就能够彻底扬眉吐气了。”

    将手中的资料夹合上,季笙歌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不禁冷笑了声。难怪刚刚季美音离开的时候,表情那么得意,原来她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吧?

    也难怪,听说她最近经常出入俪安会所,那可是虞宛亲自创立的高级俱乐部,平时很多豪门阔太太打破脑袋,却都压根没有机会进去。

    “爸爸,我在三少那里,说不上话。”季笙歌直截了当说破。

    季闲脸色变了变,“这么说来,美音的话都是真的?”

    “呵。”季笙歌目光与他平视,笑道:“她既然有把握跑到你面前来告状,那必然是有确切的消息,我总不能让她白白高兴一场。”

    “她是你妹妹,别这么说她。”季闲脸色不悦,言辞间尽显袒护之意,“她也是关心你而已。”

    这种关心,她可是不敢领受的。

    “笙歌,你和三少的关系……”

    “爸爸!”

    季笙歌抿起唇,冷冷打断父亲的后面的话,“我是你的女儿,难道你就那么希望我被人家呼来喝去?”

    “这……”季闲语塞,脸色霎时变的尴尬,“那当然不是。”

    桌上的手机响起来,季闲看眼号码,立刻将电话接通,“云佩,你有事?”

    “老公,我突然想吃草莓,可是家里没有了。”

    即便隔着电话,方云佩那句老公,依旧刺耳的传入季笙歌耳朵里。她低下头,双手十指紧扣后放在膝间。

    “吩咐佣人去买。”

    “他们都在准备午饭,我现在就想吃。”

    季闲看眼腕表,他中午同朋友约了饭局,不能离开。瞥眼对面椅子里的人,他立刻握着手机说道:“这样吧,我让笙歌去买,买完给你送回去。”

    “好啊,那谢谢老公。”

    挂断电话以后,季闲把目光落向女儿身上,“笙歌啊,你阿姨怀孕胃口不好,想吃新鲜的草莓,你去附近的进口超市买一些,买完马上给她送回去。”

    这种下人做的事,现在都来指使她,她们这对母女,也真能瞅准时机。只要她稍微有点状况,她们就可以在季闲面前搬弄是非。

    她们的目的,季笙歌自然清楚,无非就是要把她撵走,彻底霸占那个家。可她也姓季,也是这个家里的人,为什么就应该离开?难道就因为她们看她不顺眼?

    呵呵。

    季笙歌平复下心情,神情平静的站起身,道:“草莓是吗?好的,我去买。”

    眼见她转身出去,季闲动了动嘴,想要说些什么,可终究还是没能开口。他只有两个女儿,若论亲近,那自然是季美音更亲近些。如今妻子再度怀有身孕,他早已把原本的心思推翻,只等儿子出生。

    来到进口超市,季笙歌选了两盒草莓,结账后拎着来到路边,打车赶回家。她没有让出租车司机离开,付过钱以后,让司机等她出来。

    叮咚!

    门铃响过,佣人过来将门打开。季笙歌提着东西进去时,方云佩正坐在沙发里看电视,见到她进门,不禁笑了笑,“哟,你回来的速度倒是挺快。”

    季笙歌径直走上前,将手里拎着装草莓的袋子放在茶几上,“东西买到了,我先走了。”

    她微微喘口气,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

    方云佩站起身,妆容精致的脸颊泛起一丝笑,“你跟我上楼来,有些东西我要给你。”

    “不必了。”季笙歌断然拒绝,抬起的步子还没迈开,就又听她说道,“那是你妈妈的东西,你也不感兴趣?”

    “我妈妈的东西?”季笙歌咻的厉目。

    方云佩笑了笑,“是啊,那是她留给你的,我前几天找东西才发现,你跟我上来拿吧。”

    话落,方云佩绕过茶几,直接往楼上走。

    季笙歌很想离开,但对于母亲留下的东西太在乎,她根本不敢错过。于是,她提着包,抬脚跟了过去。

    方云佩穿着拖鞋踩在台阶上,侧目看眼后面跟来的季笙歌,勾了勾唇,“听说三少把你赶出来了。”

    季笙歌往前的步子一顿,立刻眯起眼,“你让我过来,只是问这个?”

    “呵呵。”方云佩笑眯眯朝她伸出手,“笙歌,你长的很像你妈妈。”

    看到方云佩伸过来的手,季笙歌下意识往后躲开,她抿唇转过身,准备距离方云佩再远一些,“我妈妈的东西在哪里?我自己去拿。”

    方云佩整个人转过来,恰好站在季笙歌身侧,她再次抬起手,这次手指伸出的方向却是她的胳膊,“啧啧啧,只可惜,你妈妈走的太早了,她辛苦建立的这一切,如今都在我手里。”

    心底某处狠狠揪了下,季笙歌按耐住火气,立刻转身下楼。

    “你别走!”

    身后的女人突然拔高嗓门,季笙歌只觉得胳膊被人使劲拉住。她还没来得及挣扎,眼角余光有道人影闪过,紧接着便是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啊——”

    方云佩整个人往后栽倒,季笙歌来不及伸手,只能看着她从楼梯间滚落下去。

    “太太!”

    佣人听到动静跑出来,见到方云佩从台阶上滚落下来,吓得大惊失色,“太太,您伤到哪里?”

    方云佩硬生生由楼梯间滚落下来,人倒在地上,双手痛苦的捂住小腹,“我肚子疼,我的孩子,孩子……”

    “天哪,太太流血了!”

    别墅内瞬间乱成一片,佣人去叫司机开车过来。季笙歌怔怔站在楼梯口,眼见佣人将方云佩扶起来时,她身上的长裙下摆,已经染上一片鲜红的血迹。

    “快送太太去医院。”

    “你们赶紧给老爷打电话!”

    佣人们乱作一团,季笙歌深吸口气,胸腔内泛起细细密密的刺痛。她含笑弯起唇,眼眶微湿。

    她究竟怎么得罪她们了,为什么这些人,一个个都跟疯了一样,非要置她于死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