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千亿宠妻 83 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

时间:2018-05-21作者:汐奚

    云江市各种档次的酒店足有上百家,季笙歌搜索出一家评分比较好,价位中等的酒店,直接打车过去。

    前台办理好入住,有服务生带她走进电梯,并且帮她把行李送到房间。

    “谢谢。”

    季笙歌开口道谢,她的声音还有些沙哑。服务生出去时,给她把门关上。

    两个行李箱放在边上,她拉过其中一个,打开后拿出换洗衣服,然后走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外面天寒地冻,她手脚都是冰的,生怕生病,她洗澡的时候还多冲了一会儿热水,这才缓解身体的寒气。

    洗过澡,季笙歌穿着睡衣出来。酒店房间的暖意十足,她拿着手机坐在床边,怔怔发着呆。上次她被房东赶出来,可以给谭姿打电话。但这次她是被顾唯深赶出来的,哪里还敢给谭姿打电话?

    滑开手机屏幕,她又想着给自己点份晚餐,可看了一圈下来,她竟然没找到想吃的东西,反手就把手机丢在边上。

    算了吧,反正她也不饿,睡吧。

    掀开被子上床,季笙歌躺在酒店柔软的床垫中,有些不舒服的蹙了蹙眉。这张床垫太软,躺上去腰部不能完全贴合,好像不太舒服。

    西府名都那张巨大又超级舒服的床,每次躺上去都会让人再也不想起来。季笙歌抬手拍怕自己的脸,瞬间拉回思绪。

    什么鬼?她脑袋里想什么呢?!

    人家都把她毫不留情的赶出来了,不是吗?

    怔怔望着天花板的某个点,季笙歌眼神逐渐阴霾下来。今天在中餐厅发生的事情,一点点在她眼前浮现,她莫名其妙被关在洗手间,又是黑灯又是被锁,事情发生的显然有些诡异。而她和闫豫相拥的那一幕,又不早不晚被顾唯深看到,这中间……

    季笙歌眯了眯眼,她总觉得,这些事情好像电视剧里的情节,都是被人一步步安排好的,而她却不小心掉入某个陷阱里。

    长长的叹了口气,她翻过身,侧躺在床上。前几天顾唯深还对她和颜悦色,又是雪天接她又是陪她过年,可那些流露的温暖前提都是在他心情好的时候。一旦他生气或者不高兴,她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做什么说什么都是错。

    所以说,顾家三少,这样的男人就不是她可以胡思乱想的对象!

    他高兴地时候,可以心情很好的逗逗她。不高兴的时候,随便一句话就能把她赶走。而她之所以靠近这个男人,原本也只是为了保住环锦,如今这样,其实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顾家门第太高,如她这样出身背景的人,压根连做梦的机会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季笙歌起床时,差点迟到。昨晚睡着时都将近凌晨,早起的闹钟响过几遍,她才爬起来。

    换好衣服洗漱后,她走出酒店房间时,人还有点恍惚。新年假期还没过完,酒店有很多住客都是陪家人来度假的。

    只有她,不但假期没过完就要上班,更是可怜的连个家都没有。今天要抽空去房屋中介留个电话,尽快找到合适的出租房,对于她来说,才是眼下的大事。

    酒店距离环锦不远,季笙歌只要步行就能到达。她坐在办公桌后的转椅里,手中捧着一杯热咖啡,神色蔫蔫的。

    整个上午的工作效率并不算高,午休时,她拿着钱包走出办公室,打算去附近吃点东西。经过前方的办公室时,季闲和季美音那两间办公室的门都关着。

    呵呵。

    人家父女还美美的在家享受假期,但她却要起早贪黑的工作,还要受气被人欺负,为什么就没人可怜可怜她?!

    新年假期,很多商铺都没有营业。季笙歌随便买了份快餐,打包后拎着回到办公室。她打开饭盒,刚吃了两口,手机就响起来。

    “爸爸,有事?”

    季笙歌嘴里还塞着饭,季闲握着电话,声音中有着难以掩藏的兴奋,“笙歌啊,公司的事情忙吗?”

    “还好,”季笙歌放下筷子,抽出一张纸巾擦擦嘴,“毕竟还没正式上班,事情并不多,我会盯紧艺人培训的进度。”

    “辛苦你了。”

    “……”

    父亲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季笙歌还没问出口,就听他再次说道:“今晚下班以后,你回来吃饭,我有事情要说。”

    “很重要的事情?”

    “对,你早点回来。”

    电话挂断后,季笙歌烦躁的揉揉眉心,她真的不想回去,更不想看到让她心烦的那些面孔。

    傍晚,季笙歌打车回到家。佣人将门打开,她脱掉外套进去时,客厅里没有人影,季美音正坐在餐桌前吃水果。

    见到她进门,季美音立刻皱起眉,“你怎么回来了?爸爸让你回来的吗?”

    季笙歌直接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我不想和你吵架,你最好闭上嘴。”

    “喂!”季美音瞬间炸毛,狠狠瞪着身边的人,道:“这里是我家,你搞清楚没有?”

    “这里姓季,我是你姐姐,该搞清楚的人是你!”

    “你,你……”

    季美音硬生生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来,她果然是越来越嚣张,不过昨天虞小姐说她已经被三少赶出来了,以后没有三少撑腰,看她还怎么嚣张?!

    “慢点慢点,慢慢走。”

    楼梯间有说话声传来,紧接着季闲搀扶妻子走进餐厅,并且亲自为她拉开椅子。

    “来人,赶快去给太太拿个坐垫来。”

    “是,老爷。”

    佣人很快取来坐垫,季闲放在椅子里摆好,才扶着妻子坐下,“试试舒服吗?千万别着凉。”

    方云佩笑眯眯的坐下,反手也把季闲拉坐到身边,“很舒服。”

    “爸爸。”季美音虽然经常看到父母秀恩爱,但今天这画面显然有点过。她撅着嘴巴拿起筷子,道:“快点吃饭吧,我好饿。”

    “开饭。”

    季闲吩咐佣人,“把燕窝给太太端过来。”

    “是。”

    季笙歌瞥眼父亲的神情,又见到方云佩一脸的得意,似乎隐约意识到什么。

    “小心烫,慢慢喝。”季闲端着燕窝粥,舀起一勺后吹凉,才送到妻子面前。

    “我自己来吧。”方云佩伸手接过去,季闲又拿起筷子,将每样菜都夹到她面前的食碟中。

    “谢谢老公。”方云佩嘴角轻挽,斜刺刺看眼对面的季笙歌,表情怪异。

    “爸爸,您叫我回来,有什么事情?”季笙歌不想看他们秀恩爱,语气有些冷。

    季闲放下手中的筷子,目光掠过对面的两个女儿,满脸得意的开口,“云佩怀孕了,你们就要有弟弟了。”

    “噗——”

    季美音嘴巴里的汤一口喷出去,呛她的红着脸咳嗽起来。

    方云佩立刻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女儿,低声轻斥,“你急什么?慢慢喝。”

    季笙歌端坐在椅子里,神情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她双手垂放在腿间,因为过分用力而紧握成拳。

    “妈!”

    季美音瞪大眼睛,眼底满是惊讶,“你,你怎么会怀孕的啊?”

    “这孩子,不许乱说!”

    不等方云佩回答,季闲已经不悦的皱眉,“这段日子,你要乖一些,不能让你妈操心。”

    “哦。”季美音咬着筷子,脸色蔫蔫的。

    “来,多吃点。”季闲眼睛始终落在方云佩身上,发自心底的关心与期待,“你想吃什么就吩咐厨房,让他们准备,千万不要饿着我儿子。”

    “知道了,现在月份还小,你怎么就知道是儿子?”

    “哈哈哈,这是我的种,我当然清楚。”

    “讨厌……”

    对面两人含情脉脉,你侬我侬的样子,只会让季笙歌的心情越来越糟糕。季家只有两个女儿,多年来季闲一直都想要个儿子,可方云佩的肚子始终都没动静。却没想到,她竟然在这个时候怀孕?

    如果她生个儿子,那这个家里,还不都是他们母子母女的天下,而她就将会被父亲彻底遗忘!

    扣扣扣——

    “进来。”

    季美音推门进去,手里端着新鲜的水果,“妈妈,你感觉好点了吗?”

    “好些了。”见到女儿进来,方云佩笑着坐起来,背靠床头,“季笙歌走了?”

    “嗯,已经走了。”

    转身坐到床边,季美音将水果拼盘递到方云佩面前,“你晚饭没怎么吃,肚子饿不饿?”

    “我这几天胃口都不太好。”方云佩拿起水果叉,挑选盘中的草莓塞进嘴里,“美音啊,你以后不要对季笙歌表现的那么明显,尤其在你爸爸面前。”

    季美音也捏起一颗草莓塞到嘴巴里,冷哼声。

    这孩子从小被她宠坏了,难免性格任性。方云佩抬手摸了摸女儿的长发,笑道:“要是妈妈这次生个儿子,那以后咱们再也不用担心季笙歌对你会有威胁。”

    “妈。”季美音撇撇嘴,目光撇向方云佩的肚子,压低声音问道:“你真的怀了?”

    闻言,方云佩抬手在女儿肩膀捶了下,“当然是真的。”

    “唔。”季美音揉揉肩,“我还以为,你是装的呢。”

    “这种事情可以装吗?”方云佩狠狠瞪眼女儿,摊开掌心后,轻贴向小腹,目光变的柔和下来,“要不是当年生你落下病根,这些年我早就给你爸爸生个儿子出来了,我们又何至于为了提防季笙歌,天天过得不安心。”

    “妈妈。”季美音伸手圈住方云佩的肩头,乖巧窝在她的怀里,“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

    “傻孩子,你是妈妈的宝贝,妈妈当然不会让你受委屈。”方云佩弯起唇,轻握住女儿的手,道:“下周我会再去医院检查,只要这一胎是儿子,我就会让你爸爸把环锦一半的股权都转到我们名下。只有我们拿到股权,就再也不用担心季笙歌有没有三少撑腰了。”

    “哼,三少已经把她扫地出门了呢。”

    “真的假的?”方云佩抬眸,惊讶的看着女儿。

    季美音点头,把脸凑到方云佩耳边,道:“虞小姐告诉我的,肯定不会有错。”

    “如果真的这样,那可是老天都帮我们。”方云佩立刻舒展口气,掌心护着后腰,缓缓躺下,“美音,这件事,你要想办法让你爸爸知道。”

    “我懂。”季美音会心一笑,眼底的神情得意,“爸爸之所以对她好,还不是因为看在三少的面子上,如今她都被三少赶出来了,爸爸还能对她好才怪。”

    听到女儿的话,方云佩更加开心。她伸手轻抚小腹,红唇微弯。只要她生个儿子,这次就能彻底把季笙歌从季闲心中铲除,她二十几年的心病,终于能够解决。

    晚饭的花胶鸡汤火候正好,顾唯深低头吃东西,餐厅内几乎没有任何声音。等到他放下筷子时,顾锐才抿唇上前,“三少,昨晚季小姐离开以后,住进了酒店。”

    顾唯深挑了挑眉,望向他的眼神有些沉,“那家中餐厅,你是怎么找到的?”

    “啊?”顾锐被他忽然的问话怔住,脸色跟着都变了。

    “我搜到的。”他垂下脸,并没打算承认。

    抽出一支烟点上,顾唯深盯着烟头忽闪的火星,缓缓站起身,走到顾锐面前,“你、我,还有虞宛,我们三个人一起长大,我知道,他对她与别人不同。”

    顿了下,他蹙了蹙眉,道:“那家餐厅应该有监控吧,想知道虞宛有没有出现很容易。”

    “三少!”

    顾锐神情一沉,“这件事是我不好,虞小姐只是好心而已。”

    “好心?”顾唯深轻念着这两个字,唇间溢出一抹冷笑,“她的好心太多了,我承受不起。”

    “三少要是怪罪,就怪在我身上,虞小姐和三少的关系,不能再僵了。”

    顾唯深吸口烟,再次望向顾锐的眼神,渐渐沉寂下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对她,只要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下狠手。而你……”

    他抿起唇,掌心在顾锐肩头轻拍,“你要学聪明点,不要轻易就被人利用。”

    闻言,顾锐倒是没有反驳。昨天在餐厅见到季笙歌的那刻,其实他心中就有了猜想。后来又见到季笙歌同闫豫相拥的那一幕,更是肯定他心中的猜测。

    只不过虞宛这么做的目的,他也很清楚,他心中亦有同样的念头。

    掐灭手中香烟,顾唯深转身上了楼。他推开卧室门,边走边脱掉身上的衬衫裤子,直接走进浴室洗澡。

    不久,男人穿件白色浴袍出来。他抿唇走到桌前,想要点根烟,却看到桌面上横着有把长柄木梳。

    这种玩意,只有女人才会用。

    顾唯深伸手将木梳握在手中,径直走到垃圾桶前。手指微微松开,随着咚一声响,他狠狠踹上垃圾桶的盖子。

    男人背光而站,深邃镌刻的五官拢在一片暗影中。须臾,他抽出一支烟点上,缓缓走到落地窗前。

    庭院中的景观灯亮着,顾唯深薄唇轻挽,眉宇间始终笼罩一层戾气。虞宛耍了什么手段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她和闫豫之间,确实有事隐瞒他。

    那个贴满闫豫照片的本子,足以说明一切,他的女人,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玩花样?季笙歌,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早上八点钟,季笙歌来到环锦时,公司所有人都领到季闲发的一个大红包。季闲早早来上班,心情出奇的好。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方云佩再次怀孕,季闲简直笑的合不拢嘴。

    办公桌上,红包醒目刺眼,季笙歌拉开抽屉,烦躁的将红包塞进去,然后将抽屉重重关上。

    “季小姐。”

    秘书敲门进来,将怀里的资料夹放下,“艺人培训班那边有消息,说明天要进行第二次考核,问您要过去吗?”

    “明天几点?”

    “下午两点。”

    “告诉他们,我会准时参加。”

    “好的。”

    秘书转身出去,安排后面的事情。

    午休时,季笙歌拿着皮包走出环锦大厦,她直接打车来到昨天中午的那家中餐厅。正值用餐高峰期,店里客人很多,一楼大堂几乎座无虚席。

    可以看得出来,这家餐厅生意很好。

    季笙歌拎着包走到前台,将她的来意说明。须臾,前台服务员将店内的老板照过来,“老板,这位小姐说要调看我们店内的监控录像。”

    老板看眼季笙歌,只觉得她面熟,“小姐,你为什么要调看我们店里的监控?”

    “您不认识我了吗?”

    季笙歌弯起唇,语气温和道:“前天我和朋友过来吃饭,因为你们洗手间的门锁有问题,把我关在了里面。”

    “哦,我想起来了。”老板点点头,“不好意思小姐,这件事我们前天都已经道过谦,也已经做出相应的补偿,你还不满意?”

    “没有,”季笙歌摆摆手,“我对您的态度很满意,只是……”

    顿了下,她脸色平静的开口,“前天去洗手间的时候,我有件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我想来看看监控,是不是掉在你们店里的?”

    “原来是这样。”老板不自觉松口气,朝季笙歌指了下,“那你跟我上楼吧,我把前天的监控调出来帮你看看。”

    “好的。”

    餐厅二楼休息间,老板找到前天出事时段的监控,将画面打开,“喏,你自己看看。”

    这家餐厅装有摄像监控的地方,基本都在大堂和楼梯口,这些容易发生事故的地方。卫生间那种相对隐秘的地方周围,并没有安装摄像监控。

    季笙歌微微有些失落,“老板,我想看看前天大门附近的监控。”

    老板很快又把画面调过去,季笙歌屏住呼吸,眼睛紧紧盯着屏幕。监控画面慢慢倒退,前天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她推开餐厅门进来的画面被拍到。

    再往前,还有闫豫同卫茵进来的画面。

    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季笙歌正准备让老板关掉时,却忽然看到大概在前天中午十一点的时候,虞宛拎着包走进餐厅。

    “等等。”

    季笙歌手指点向屏幕,“麻烦您再放慢一点儿。”

    监控画面缓慢播放,季笙歌望着屏幕,看到虞宛走进餐厅后,直接上了二楼。随后监控便没有再拍到什么。

    原来前天中午,虞宛真的在这家餐厅?!

    “好了,谢谢老板。”

    季笙歌直起身,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我的东西,应该没有掉在你们店里。”

    “那你再去别的地方找找吧。”

    “好的。”

    走出餐厅时,季笙歌脸色彻底阴沉下来。她就觉得事情不简单,好端端被锁在卫生间,还刚好被顾唯深撞到,这分明又是虞宛精心安排的。

    这位虞家四小姐,为了打击她,果然不遗余力!

    翌日,吃过午饭,季笙歌立刻吩咐司机驱车赶往艺人培训班。今天艺人培训班的学生要进行第二次考核,这次成绩出来以后,会根据各自的特长分班,然后再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强化训练。

    季笙歌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影视公司的经纪人过来,显然对于自家艺人这次的考核成绩都很关注。她先去休息间找到商勤,问他准备的如何。

    “你们不相信我?”商勤今天上身穿件简单的白色衬衫,下身一条蓝色牛仔裤,脚上黑色高帮帆布鞋,阳光帅气的仿佛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少年。

    只是他说话时,总是一副冷冷酷酷的样子,不拘言笑,甚至清冷孤傲。

    季笙歌看着他的模样,一下子想起封汰。他不笑的时候,身上某种气息确实同封汰很像。

    虽说艺人选拔的时候,她一眼看中商勤,但人家首选显然是俪星。后来他之所以能来到环锦,基本都是顾唯深的安排,他心中应该会有很多不忿。

    “我们没有不相信你。”季笙歌才刚开口,便被他抬手制止,“那就可以了。”

    话落,商勤兀自低下头,继续捧着他手里的书,一动不动的认真。

    季笙歌挑眉扫了眼,他读的书是演员的自我修养。

    周围不少学员都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或者低声聊八卦,或者练习表演题目,唯独商勤格格不入,偏偏他气场强大,长相英俊,不少人都只敢偷瞄他,却没有人敢上前主动与他搭讪。

    相比起之前甘佳的听话懂事,商勤显然有些刺。不过季笙歌也没放在心上,她不怕刺头,只要商勤真的能有发展,真的不辜负她的期待,那这一切才能有意义。

    既然商勤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季笙歌也不想多做无用功。每个艺人都有每个艺人的性格特点,她同商勤接触的时间并不长,对他也不怎么了解,没话找话实在尴尬,索性她就离开休息间,打算先去考场等着。

    走出艺人休息间,迎面便是一片绿植丰茂的阳光室。季笙歌走到落地窗前看进去,有高大茂盛的植被,假山水车的装点,还有竹亭、石凳,各色郁金香花盛放,单单令人瞧上几眼就已经感觉心神放松。

    “三少来了!”

    那边入口有人叫了声,季笙歌怔了怔,下意识侧目,往门厅的方向看过去。

    男人双人插兜,身上黑色的纯手工西装熨烫笔挺。他微微低着头,正在与身边的顾锐交代什么,眼神不偏不倚,并没有往四处打量。

    艺人培训班的负责人跑下楼,快步来到顾唯深面前,“三少,您来了。”

    顾唯深点点头,负责人立刻上前,站在男人的一侧。楼梯台阶前,陆陆续续跑出来不少人,大家都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把眼睛落向进门的男人。

    “哇!三少好帅!”

    “你们说,要是三少进入演艺圈会怎么样?”

    “那还用问吗?肯定火的一塌糊涂!”

    “哎哎哎,好想三少能拍电视剧,我的少女心啊……”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顾唯深全当听不见。顾锐寸步不离跟在他的身后,依旧紧紧保护。

    忽然,楼梯前方不知道谁没有站稳,整个人往前扑倒,瞬间将站在前排的一抹身影给撞出去。

    “啊!救命!”

    一道清丽的女声,声音中混合着惊恐和兴奋,整个人随着她的声音,直直朝前面栽倒。

    几乎在她倒下的同时,顾唯深已经伸出手,将就要摔倒在他面前的女子扶住。

    男人手掌托住她的胳膊,微微用力便将她稳稳扣住。预期中的疼痛并没出现,叶冰望着出现在她眼前的男人,脸颊霎时红透,“三少。”

    “没事?”顾唯深低头看眼面前的女人,抿唇将手抽回来。他视线缓缓下移,不由落向她脚上十厘米的高跟鞋。

    如果崴脚,她可就不能参加等一会儿的艺人培训考核了。

    “没,没有。”叶冰连连摇头,似乎明白顾唯深的意思,立刻活动了下脚踝,朝他甜甜一笑,“三少您看,我的脚没事呢。”

    顾唯深垂下眸,两道锐利的视线望向四周围观八卦的众人,大家瞬间鸟兽状散去。

    “等下的考核,你准备的怎么样?”

    “还可以。”

    男人好看的剑眉微微一蹙,沉声道:“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遍,这次考核结束后会有分班,一班的贾老师是影视学院经验最丰富的老师,如果能跟他学习一期课程,那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机会。俪星的艺人,每一个都必须是出色的!”

    “我记住了,”叶冰轻轻咬着唇,既羞怯又仰慕的神色染在眉宇间,“三少,我一定会努力。”

    “你的努力,是为了你能红。”顾唯深敛下眉,没在多说,直接越过她的肩膀上了楼。

    顾锐立刻跟上,两人一前一后离开。

    叶冰依旧站在原地,直勾勾盯着顾唯深消失的身影,抬起双手使劲拍拍火烧的脸颊,兴奋的原地跺脚。

    须臾,她掏出化妆镜补好妆,一溜烟的跑上楼。

    前方的人影相继消失,周围又恢复安静。季笙歌拎着皮包走到楼梯口,眼睛落向某处,不禁轻扯了下嘴角。

    这个叶冰,长相漂亮又有高学历,家庭背景也很好。她想要进入娱乐圈发展,显然志向不在赚钱。

    原来顾家三少的魅力,竟然能够这么大?所以说,像他这样的男人,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的围绕,而她对于他来说,又能算什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