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千亿宠妻 76 陷害

时间:2018-05-15作者:汐奚

    “季笙歌!”

    飘雪的深夜,男人这一声呼喊,显得特别刺耳。周围那些人面面相觑,大家都兴奋的踮起脚尖,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站在人群中间的季笙歌,因为忽然出现的男人,全身一阵战栗。她下意识缩起肩膀,将自己掩藏在人群中,不敢出声,更不敢抬头。

    顾唯深站在护栏前,一眼望去都是雪白。高速路口围观的人群中,那抹迅速将头埋下的单薄身影,并没有躲过他的视线。

    明明见到他,她竟然还敢藏?顾唯深薄唇紧抿,抬脚便绕过护栏,直接朝人群走过去。

    围挡的人群忽然散开,季笙歌只觉得眼前的光亮一下子变的刺眼,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男人拽到面前。

    “你躲什么?没听到我叫你?”

    面前的男人上身穿件黑色羽绒服,下身黑色牛仔裤搭配深棕色雪地靴,看上去就很暖和。季笙歌吸了吸鼻子,低头看眼她身上保暖性能并不好的大衣,顿时觉得寒意四起,“呵呵,原来是三少啊,雪大太大了,我没看清楚。”

    这个理由太烂,顾唯深伸手在她脸颊掐了下,怒声道:“再给我装,信不信我让你一晚上呆在这里?”

    “信。”季笙歌话锋立刻软下来,甚至主动往前一步,朝他笑了笑。

    这会儿室外温度很低,她笑起来的时候,面颊僵硬,弯起的弧度比不自然。顾唯深一把将她扯到身边,握住她的手,“走了。”

    季笙歌身体僵硬,不可能挣脱他的力气。男人伸过来的手臂强而有力,她微微低下头,靠在他的身边,与他并肩而行。

    “靠!这人谁啊,怎么人家就没被高速封了?”

    “对啊,我们的车子怎么不能走?”

    “看看,那是顾家的连号车牌,你们叫个什么劲头!”

    人群中的议论声渐渐远去,季笙歌忍不住侧目,身后雪地中清楚的印下两排脚印。

    绕过护栏,顾唯深直接将身边的人推上车。顾锐双手握着方向盘,转眼将车开走。

    “唔。”

    车子启动以后,季笙歌想起什么,朝后方指了指,“我的司机……”

    “你都要冻一晚上了,还想着司机呢?”身边的男人出声调侃,季笙歌顿时跨下脸。

    她又不姓顾,自然不可能没有特权,可不只能与那些普通人一样,乖乖等着吗?

    “行了,再有一个小时高速就会解封。”

    顾唯深再次开口,季笙歌偏过脸,看眼车窗外,果然发觉这会儿的降雪比刚才小了很多。

    车厢内暖意袭人,她抬手搓了搓冻僵的手指,终于长长的松口气。

    原本她以为,今晚肯定会挨饿受冻,却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出现?

    季笙歌偏过头,黑亮的眼睛落向顾唯深那张好看的脸,“三少,你怎么会来?”

    车厢内的光线昏暗,顾唯深五官深刻的脸庞隐在暗影中,他似乎想了想,薄唇微弯,“云江市很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我出来欣赏一下雪景。”

    “……”

    前排驾驶位,顾锐听到他的话,嘴角狠狠抽了下。冒着大雪开车一个多小时,这是欣赏的哪门子雪景?

    回到西府名都,已经十一点多。顾唯深换鞋进来后,直接上了二楼,季笙歌晚饭没吃,但想到顾锐一路开车回来,她也不好意思麻烦顾锐再准备晚饭。

    她走进厨房看了看,从冰箱中拿出牛奶,倒了一杯后放进微波炉加热。

    翻箱倒柜找寻半天,她发现这里没有零食。饼干、面包、薯片等等这些东西,一样都没有。

    叮!

    微波炉加热时间到,她端起牛奶咕咚咕咚喝掉,虽然没饱,但也不太饿了。

    这套房子平时只有两个大男人,没有零食倒也正常。季笙歌将用过的玻璃杯刷洗干净,然后放回原处。

    她抬脚往楼上走,边走边想,哪天要去趟超市,买些零食预备着,以防不时之需。

    二楼走廊铺着地毯,踩上去软软的,仿佛踩在云端,脚感极为舒服。迎面有扇落地窗,季笙歌走到窗前看了看,外面的鹅毛大雪已成零星小雪,她转身回到卧室,将手机充电后打开,给司机打了个电话,确定高速路已经解封,司机正在回来的路上。

    把手机放在桌上继续充电,她刚把身上的外套挂好,浴室内的水声便停止。

    紧接着,浴室门打开,走出来的男人身上穿件白色睡袍,腰间的带子只松散的系着,微微敞开的领口随着他走动的动作,露出健硕的胸膛。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洗澡?”

    “哦。”季笙歌收回视线,脸颊微微有点发热。虽说他们已有亲密关系,可对于这个男人身体的了解,她显然还不多。因为每一次,她都是被欺负的那个,除了累就是累,哪有时间和心情去欣赏一下他的身材呢?

    温热的水流顺着头顶冲下来时,季笙歌觉得整个人都暖和起来。她怕冷,以前租住的房子年代老旧,没有暖气,每年到冬天都是最难熬的时候。

    不过她自从搬到西府名都,再也没有了这种烦恼。这套别墅供暖系统先进,每天保持恒温的环境,对她来说,无疑算种享受。

    洗过澡,吹干头发,季笙歌从浴室出来时,差不多十二点钟。

    卧室内亮着床头灯,倚在床头的男人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似乎正在工作。季笙歌走近两步,他听到脚步声,反手将电脑扣住,放到边上的沙发里。

    掀开一侧被子,季笙歌乖乖躺下,而后朝身边的男人笑了笑,“我先睡了。”

    话落,她背过身,将被子盖住肩膀。

    顾唯深先是一怔,然后眼神沉了下。他一路迎着风雪把她接回来,得到的回报就是这样?

    啪!

    伸手按灭床头灯,他一把将身边的人拉到身下。

    “季笙歌,你有良心吗?”

    被点名的人睁开眼睛,借由窗外照射进来的景观灯灯光,看向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三少,我怎么了?”

    靠!

    顾唯深硬生生被她这句话噎住,他猛地低下头,在她嘴角重重的咬了下。

    “唔——”

    嘴角一阵刺痛,季笙歌掌心在他肩膀使劲推了下,声音压抑,“为什么又咬我?”

    有话不能好好说吗?每次都要咬人!

    窗口的光线一寸寸落入室内,顾唯深双臂撑在她的身体两侧,眼见她眼底闪过一阵水光。他抬起手,掌心沿着她的腰身往下摸索。

    “你的大姨妈呢?”

    “呃……”感觉到他落在腰间画圈的手指,季笙歌知道不能继续隐瞒,她弯起唇,神色如常道:“大姨妈今天刚走。”

    “呵呵。”顾唯深眯了眯眼,眼底有片冷光闪过,“骗我是吗?”

    “没有,”季笙歌摇摇头,望向他的眼神尤其明亮,“我不敢。”

    她不敢?顾唯深轻斥声,就他观察,她的胆子可是不小啊!

    “季笙歌,知道你哪里最乖吗?”

    “……哪里?”

    “嘴巴。”

    顾唯深俯下脸,暗夜中他一双黑沉的眸子亮的令人发慌,“你要是敢骗我,最好别被我发现,不然你就死定了!”

    心底某处狠狠抽了下,季笙歌咽了咽口水,不敢接他的话。

    男人把手伸过来,轻松脱掉她身上的睡裙。搪塞的理由失效,季笙歌心知今晚躲不过。

    身体被最大限度的折弯成各种角度,季笙歌觉得全身都已经湿透。她双手无力的垂放在身体两侧,呼吸急促的就要跳出胸口。

    耳边有男人低喘的气息,她听得全身一阵颤抖。季笙歌仰起脸,将额头抵在他的心口。

    她翘长的眼睫晕开一层湿雾,顾唯深低头看眼窝在他肩窝的女人,喉咙愈发干涩火烧。

    他说过,这女人有祸国殃民的本事,哪怕她什么都不做,却依旧能够令男人食髓知味,深陷不可自拔。

    精力濒临虚脱的那刻,季笙歌闭上眼睛,听着顾唯深胸腔内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想起今晚的雪夜中,他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幕。

    顾唯深,谢谢你,今晚没有让我挨饿受冻。

    每年的年底,云江市娱乐圈都会举办一次年终聚会。这个聚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借此机会,令各大影视公司的老总们来热闹热闹,顺便为大家提供个机会,看看有哪些影视公司能够合作,来年拍摄出更多更好的作品,繁荣影视市场。

    季笙歌接到要去参加聚会的通知时,距离聚会开始还有两个小时。她什么东西都没准备,突然通知要去正式场合,她低头看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只好拿起皮包,迅速赶往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型商场。

    附近的商场不算高档,季笙歌来到女装部,很快挑选好一套适合参加酒会的套装。她本来还想买双鞋子,可卡里剩下的钱不多。脚上这双鞋上个月才买,颜色款式与刚刚买的套装比较搭配,她也就省了一笔钱。

    拿着衣服赶回公司,季笙歌一口气回到办公室。她将门反锁后,拿出衣服用最快的速度换上。

    黑色西服款式的条纹套装,内里搭配白色修身蕾丝衬衫,今年比较流行的穿搭方式。季笙歌站到镜子前看了看,穿上她的黑色红底高跟鞋,倒是很显气质,符合她的审美。

    换好衣服,她坐在书桌前,拿出化妆包,自己动手简单的化了个淡妆。今晚出席这种场合,她总要漂漂亮亮的。

    打开办公室的门,季笙歌穿上外套走出去时,恰好看到季美音挽着季闲过来。同她的仓促相比,季美音今天穿了件粉色长裙,头发和妆容明显刻意做过造型。

    “姐姐,今晚参加聚会,你没好好准备呀。”季美音笑眯眯走上前,目光从她身上打量一圈后,瞬间沉下脸。

    平淡无奇的黑色条纹西装,被她穿上身,竟然也有种迷人的姿态。

    季笙歌抿起唇,这会儿才想通为何她在聚会开始前才刚刚接到通知。不用多问,必然又是这位二小姐搞的好事。从小到大,她这种背后捅刀子的小手段,不知道用过多少次。

    懒得同她计较,季笙歌把目光落向父亲,“爸爸,我们可以走了。”

    环锦大楼前,司机将车停下,季闲弯腰坐进车里,两个女儿也一起上车。车厢内,季美音坐在父亲与季笙歌中间,硬生生掐断他们说话的机会。

    “爸爸,今晚的聚会,闫豫大哥会不会去呀?”季美音一脸期待的样子。

    季闲笑了笑,道:“小豫昨晚给我打过电话,说他会去。”

    “真的吗?”季美音瞬间兴奋起来,“那太好了。”

    他们两人的谈话,季笙歌每一句都听的很清楚。她垂下脸,心情似乎也有点紧张。其实自从闫豫回来,每次见到他,她的心情都会忐忑。

    不过此刻,更让她忐忑的还有另外一件事。今晚有聚会,同在这个圈子里,她并不知道顾唯深会不会去?俪星在圈中占据翘楚的地位,每年到年底这种聚会都很多,好像去年的聚会,顾唯深就没参加,俪星也没人过来露脸,大家都挺失望的。

    今年顾唯深能不能来,她完全不知道。昨晚没听他提起过,估计八成又不会露脸吧。也对,像是俪星这样的地位身份,哪里还需要借用这样的聚会寻找合作机会呢?每天大把的影视公司老总们,排队在俪星大堂等待,等着三少心情好能够见一见他们。

    打开皮包,季笙歌拿出手机,低头点开编辑了条信息,发送出去。

    “姐姐,你干什么呢?”

    身边的人突然探头过来,季笙歌瞬间将微信退出,脸色有些不自然,“没什么。”

    虽然没有看清,但季美音还是看到了,望向季笙歌的眼神更加阴郁。现在她身边有三少撑腰,爸爸对她越来越器重,有种从没有过的危机感,令季美音每日难安。

    今晚的聚会在市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酒店门前一辆辆停靠的气派豪车,足以说明前来宾客的身份地位。

    临下车时,季笙歌依旧没有收到顾唯深的微信回复。她抿起唇,心想他应该工作忙没有看到,反正她已经发过消息,这样也不算没打招呼。

    今晚酒会在十楼宴会厅,季笙歌跟着父亲上去时,大部分宾客都已到场。环锦到的比较晚,入口处立着一面签名墙,有服务生托着托盘上前,季闲拿起笔,在签名墙中签下名字。季美音和季笙歌也同样拿起笔,依次签名。

    签好名字后,有人递来用鲜花做成的手环。季笙歌低头将粉色丝带系在手腕上,一步步走进宴会大厅。

    大厅中悬挂的水晶吊灯,层层垂落下来。暖黄色的灯光被水晶球反射出七彩的光芒,季笙歌眼见父亲带着季美音走入人群,并没有跟随上前。

    对于这种的画面,她早就已经习惯。季家明明有两个女儿,可很多人并不知道季笙歌的存在,而季美音也俨然一副季家大小姐的架势。

    可她能够如此张扬,还不因为背后有父亲撑腰吗?

    季笙歌偏过头,不想继续看下去。她想起车上季闲说的话,目光不自觉往人群中搜寻,希望能够看到闫豫的身影。

    距离不远的酒桌前,闫豫高大的身影特别明显。季笙歌心中一喜,刚要抬脚过去,却见他端起一杯酒,转身走入身边的人群圈中。

    往前的脚步瞬间停住,季笙歌嘴角那抹还来不及展开的笑容,一下子僵硬在嘴角。她尴尬的垂下脸,这时肩膀被人拍了下。

    “笙歌,你来了。”

    谭姿端着杯果汁,笑眯眯出现在眼前。季笙歌怔了下,脸上的神情慢慢恢复如初,“小姿,你也在啊。”

    “我和总监一起来的,”谭姿拉着季笙歌走到长长的自助台前,压低声音指了指那边人群中的男人,道:“我可是第一次来这种聚会,听说三少没时间过来,这才轮到我们总监有个机会,那我也就跟着占个便宜。”

    原来顾唯深真的不过来,季笙歌松口气,眼角余光瞥见闫豫站在人群中的背影时,眼神莫名暗淡下去。

    “闫豫大哥呀。”谭姿一眼看到那边的男人,兴奋地碰了碰季笙歌的手腕,“我们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季笙歌觉得刚才闫豫已经看到她了,只是故意别开脸,装作没有看到。她深吸口气,看眼那边的人群圈,立刻摇头,“等一会儿吧,他正在和人家说话。”

    谭姿点点头,望向季笙歌时好像想起什么,“对了笙歌,你新搬的房子在哪里?具体地址给我一个吧。”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季笙歌有些心虚的回应。

    谭姿撇撇嘴,道:“那天我遇到闫豫大哥,他问我知道你搬去哪里吗?”

    闻言,季笙歌心底咯噔一下,脸色变了变,“你说,闫豫知道我搬家了?!”

    “嗯,”谭姿如实的点头,“他还问我,你为什么搬家?”

    几天前那晚的微信内容,季笙歌还记得清清楚楚。闫豫当时问她,回家了吗?她站在西府名都的门前,告诉他,她在家。

    当时她还觉得,那条微信来的比较奇怪,但因为要七点准时回去吃饭,也就没有多想,如今这样想来,那天晚上,闫豫给她发微信的时候,应该就在她以前租住的房子外面。

    是不是那个时候,闫豫就在她的家门前,却没有看到她的人?

    心中没由来一阵发慌,季笙歌低下头,紧紧咬着嘴角。闫豫今晚对她的态度,是因为他生气了吗?生气她骗他,没有对他说实话?!

    可这个实话,她真的说不出口!

    “三少怎么来了!”谭姿口中再次发出惊呼声,随着她的这句惊叹,宴会厅内立刻响起小小的骚动。

    季笙歌抬起脸,望向宴会厅的入口处。顾唯深身上的黑色手工西装熨烫笔挺,与他走在一起的还有虞家兄妹。

    虞宛挽着虞森的手臂,笑意盈盈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不说三少今晚没时间吗?”谭姿放下手里的果汁杯,难得八卦了下,“是不是因为虞小姐来了,三少才抽出的时间?”

    说话时,谭姿好奇的目光落向季笙歌,却见她若有所思的蹙起眉。

    今晚顾唯深的出现,是不是同虞宛相约,季笙歌真的不知道。她也不能肯定,顾唯深同虞宛是不是一起过来的。

    因为顾唯深的出现,众人仿佛一下子找到今晚的焦点。大家纷纷举起酒杯,朝着那个男人走过去,都生怕被别人抢先一步。

    穿过重重人群,男人一双深邃锐利的眼眸,精准的扑捉到不远处那抹身影。她今天没有穿裙子,身上那套剪裁修身的小西装,倒是衬的她异常帅气。

    顾唯深端了杯酒握在手中,并没有想喝的意思。他举着酒杯站在人群中,幽暗的双眸始终落向那边的人影。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季笙歌依旧能够感觉到顾唯深冷冽的眼神。她本来就心绪不宁,这会儿又见到他出现,心情忽然烦躁起来。

    “小姿,我想去那边休息一会儿。”

    “我陪你过去。”谭姿拉起季笙歌的手,发觉她手心很冷。

    她们两人走向宴会厅的角落,今晚顾唯深在,闫豫也在,季笙歌感觉全身都不自在。最重要的是,闫豫已经知道她搬家,那晚却没有拆穿她,这说明什么?

    顾唯深被众人包围在人群中,一时半会抽不开身。虞宛放下酒杯,顺着季笙歌离开的方向走过去。

    “季小姐。”

    长长的酒桌前面,虞宛昂首挺胸走过来。季笙歌见到她出现,立刻想要躲开,但被她挡住去路。

    “你为什么躲我?”虞宛仰着下巴,一副挑衅的姿态。

    季笙歌不想同她发生争执,更何况今晚这种场合。她笑了笑,语气温和,“虞小姐,我有点头疼,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一坐。”

    话落,她拽着谭姿就要离开。

    “季笙歌,西府名都的房子,是不是住的很舒服?”

    虞宛阴测测的声音传来,谭姿霎时瞪大眼睛。西府名都?大概云江市的人,没有几个不知道那是顾唯深的住所!

    心底某处酝酿的情绪,仿佛这一刻全部被撕开。季笙歌早就清楚,虞宛不可能善罢甘休,只是没想到,她会挑选今晚这样的场合。

    “虞小姐,你在胡说什么?”不等季笙歌开口,谭姿已然挺身而出,“笙歌怎么可能住在西府名都?”

    “哼。”虞宛嗤笑了声,抬手点在谭姿的肩膀处,“谭小姐,显然你并不了解自己的朋友呀,你做过什么事情,你根本都不知道吧。”

    这句话,使得谭姿的脸色很难看。她抓紧季笙歌的手,目光直勾勾落在她脸上,“笙歌,她说的是真的吗?你住在西府名都?”

    笙歌和三少在一起?谭姿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

    垂下那只手,五指狠狠收紧,季笙歌深吸口气,再次看向谭姿的眼睛时,神情变的黯然,“小姿,这件事我慢慢和你说。”

    闻言,谭姿握住季笙歌的那只手,蓦然松开。

    “这些年想要靠近三哥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我并不介意他身边偶尔有女人出现。反正顾家三少奶奶的位置,只能是我的。”虞宛侧过身,面对面站在季笙歌面前,眼底的神情渐渐变的阴霾,“季笙歌,你不用得意,对于男人来说,你只是长得漂亮,他们玩一玩,就会失去兴趣,很快把你丢掉!”

    “像你这种爱慕虚荣,又不要脸倒贴的女人,一辈子都别想同顾家攀上关系!”

    “虞小姐,你的话太难听了吧!”谭姿瞪大眼睛,再次站到季笙歌面前,“我不相信笙歌是这样的人。”

    此时此刻,谭姿的这一句“我不相信笙歌是这样的人”,足以带给季笙歌莫大的感动。她一把将谭姿拉到身后,往前站到虞宛面前。

    忽然间,虞宛抬起右手,掌心落下的方向刚好朝着季笙歌的脸颊。谭姿以为她要对季笙歌动手,下意识伸出手臂,双手推向虞宛的肩膀。

    哗啦——

    一声巨响,虞宛整个人往后,倒向身后的酒桌。桌子掀翻,水晶酒杯落向大理石地面,顿时被摔的七零八落,玻璃渣子满地。

    “啊!”

    女人凄惨的尖叫声响起,虞宛后背先着地,地面上那些玻璃渣子瞬间刺入她的皮肤。紧接着她的左边额头磕向桌沿的尖角,顿时一股鲜血从她雪白的脸颊滑落。

    “天哪,虞小姐出事了!”

    “快去喊人过来!”

    有人迅速跑远叫人,虞宛倒在地上,她身上的白色长裙,很快溢出血迹。

    谭姿吓得面色惨白,急忙看向身边的好友,眼眶发红,“笙歌,我没有用力啊,我只是害怕她动手打你,才轻轻推了她一下。”

    “小宛!”

    虞森大步过来,推开人群就看到妹妹倒在血泊之中。他随着众人的视线望过去,狠狠瞪着对面两人。

    谭姿全身都在发抖,因为虞森狠厉的目光,差点哭出声。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走来,季笙歌抬起脸,恰好见到顾唯深弯下腰,蹲在虞宛面前,“伤到哪里?”

    “三哥……”

    虞宛此刻脸色煞白,额头不断有血迹渗出,“我痛,全身都痛。”

    男人低下头,看眼虞宛身下那些破碎的玻璃渣子,脸色一瞬间沉下来。他目光轻抬,看到季笙歌那双黑亮的眼眸,此刻正在盯着他。

    这边出事,整个宴会厅都听到动静。季美音凑热闹的跑过来,一看竟然是季笙歌,忽然挽唇笑起来。

    有好戏看喽!

    闫豫正和别人说话,眼见一波波人往偏厅跑。他狐疑的挑起眉,目光在触及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时,瞬间变的暗沉。

    他放下酒杯,跟随众人走过去。

    “怎么回事?”顾唯深声线极低。

    人群中有人大叫,“三少,就是她们两个人欺负虞小姐的,我看到是她们把虞小姐推倒在地。”

    “唯深,你都听到了吧?是这两个女人把小宛推倒的。”虞森怒不可遏,立刻吩咐人报警。

    顾唯深眯了眯眼,锐利视线从季笙歌身上扫过,“是谁动的手?”

    谭姿红着眼睛,刚要出声,却被季笙歌推开。

    “是我。”

    人群圈内,季笙歌仰起脸,迎着顾唯深幽暗的双眸,迈步走上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