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千亿宠妻 70 挂断他的电话

时间:2018-05-08作者:汐奚

    舞台中央的镁光灯熄灭后,闫豫款款走下高台。他身上的深蓝色西装剪裁修身,内里配搭白色衬衫,并没有系领带,领口随意开着两颗钮扣。

    现场设置有三位导师席位,闫豫沿左侧过来,往他的坐席过去时,势必要经过另外两个位置。

    他笔直向前,经过一号席位时,主动伸出手与那名导演握手。

    “闫影帝,真没想到你今天能出现!”见到他出现,王导演情绪颇为激动。之前闫豫还在演艺圈的时候,他们曾有过合作。

    “离开太久,都不好意思回来了。”闫豫一副玩笑的口吻,王导演立刻同他握了握手。

    旁边的转椅中,苏嫣双手紧紧扣住椅背,十指因为过分用力,指尖泛起白色。她目光直勾勾盯着闫豫的身影,直到他转过身,一步步走到她面前。

    四周躁动的声音一瞬间停止,大家都把目光落向这两个人。当年轰动娱乐圈的绯闻男女主角,此刻面对面再相见,大家都在猜测,闫影帝会不会一个耳光扇过去?

    然而,众人期待的劲爆场面并没有出现,闫豫走到苏嫣面前站定,同样朝她礼貌的伸出手,“你好。”

    大脑一片空白,苏嫣只是本能的站起身,目光触及到闫豫的笑脸时,才猛地回过神。

    “你,你……”她嗫嚅着双唇,怎么都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这两年苏嫣可谓大红大紫,早已坐稳俪星一姐的位置。众人倒是鲜少见到她这样失态的模样。

    深吸口气,苏嫣颤巍巍抬起手,可就在她指尖刚要碰到闫豫掌心的那刻,他却把左手垂了下去。

    会场内音乐声响起,主持人走到舞台中央宣布节目开始。闫豫抬脚跨上导师席位,在他坐下的那一刻,他侧过身,目光精准的落向不远处某个位置。

    季笙歌仰着脸,眼前似乎闪过一抹熟悉的眼神。她瞪大眼睛想要看看清楚,舞台周围的霓虹灯四射,导师席位那张空掉的椅子,转眼闫豫已经坐下去。

    心底划过一阵失落,季笙歌抿唇望向前方。从她所坐的角度,只能看到闫豫的背影。

    “爸爸,闫豫大哥怎么会回来?”季美音语气惊讶。

    季笙歌轻咳了声,见到父亲诧异的摇摇头,“我也不清楚,自从小豫离开以后,他从来都没和我联系过。”

    “唔。”季美音双手捂住脸颊,眼底透着掩藏不住的欢喜,“他好像比以前更帅了。”

    季闲皱了皱眉,下意识看眼季笙歌,眼神带着几许探究。

    “爸爸,我也觉得很意外。”季笙歌神色平静的开了口,季闲想想也对,那就没有再问。

    艺人选秀开始,参加选秀的艺人们按照号牌陆续上场。导师们将30名艺人分别拆分为八个组别,并且给每一组设置规定的情景表演片段。

    季笙歌将事先准备好的资料拿出来,放到季闲面前,小声说话,“这次参选的艺人中,我觉得这四个人比较符合我们环锦的需求。”

    看过她画圈标注的资料介绍,季闲颇为满意的点点头,“眼光不错。”

    对于父亲的夸赞,季笙歌淡淡一笑算作回应。她深吸口气,目光不自觉望向前排的正中间。

    前排中央,顾唯深单手轻抚下颚,那双锐利的眼眸始终盯着舞台,并没有任何偏离。她松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有些担忧。

    这次艺人选秀,参与的各大影视公司都在圈内有很高的名望,在这当中俪星自然首屈一指,但与其他公司相比起来,环锦也没有太大竞争优势。她选中的这四名艺人,别家公司估计也会看上,想要签个有潜力的艺人并不容易。

    选秀艺人们的现场表演陆续结束,根据导师给出的分数以及评价,30名艺人筛选过后只有10人进入决赛。进入决赛的艺人,还有最后一轮即兴表演,综合考察艺人的应变能力。表演结束后,排名前三的艺人将可以与场上的影视公司进行双向选择。

    季笙歌扬起的视线总是不由自主瞥向导师席位,她看到闫豫站起身,走过去与另外两名导师正在商议什么,他低着头,坚毅的下颚线条紧绷有型。

    咻!

    手机有微信消息,她滑开屏幕后,竟然是顾唯深发过来的消息。

    顾唯深:你在看什么?

    季笙歌倒吸口气,瞬间把脸低下。

    季笙歌:我想看看,环锦能签下哪个艺人?

    顾唯深:看中哪个?

    季笙歌:3号,外形和气质都很好,最重要颜值高,五官上镜。

    季笙歌:三少想签谁?

    她握着手机,连发两条微信,但顾唯深都没有再给她回复。

    前排最中间的椅子里,顾唯深微微抬起脸,目光从舞台中那排艺人身上扫过,似乎抿唇笑了笑。

    3号艺人,商勤,男,身高186,平面模特。

    决赛最后一轮的即兴表演开始,艺人们按照自己抽到的顺序号先后上台。最先上场的艺人就是3号商勤,他表演的内容正是圣诞节俪星上映的电影片段。大概两分钟的表演时间,他将曾经封汰诠释的角色,用他自己的理解重新发挥出来。

    不得不说,一个不是表演系出身的艺人,商勤的表现算是可圈可点。季笙歌有些兴奋,也有些紧张,兴奋在于她没有看错人,紧张的是她看到顾唯深低头对着顾锐耳语几句。

    商勤本就选择俪星的新戏作为考试题目,这中间的意味大家都明白。如果顾唯深看中了他,那环锦绝不可能有机会。

    接下来上场的是7号艺人,叶冰,毕业于电影学院。她选的表演片段,依旧与俪星的电影有关。

    叶冰穿着古装戏服,微微低头,隐忍欲泣的模样,惹人怜爱。

    季笙歌叹口气,这个叶冰科班出身,学历不低,家庭背景也不错。恐怕这样的艺人,心中早有明确的目标。

    果不其然,她表演完毕后,主动走到话筒前,表达出想要与俪星签约的意图。

    后面的几位艺人陆续上台表演,最后上台的9号女艺人,模仿的是闫豫早年前的电影片段。这位艺人女扮男装,帅气惊艳的造型亮相后,瞬间令人感觉耳目一新。

    十位进入决赛的艺人们,表演完毕,排名前三的艺人分别为3号商勤、7号叶冰,以及9号左尔。

    主持人将话筒交由他们三位,3号和7号两名艺人,毫无意外选择俪星传媒,而最后9号艺人左尔,却出乎大家的意料,毅然选择豫娱乐。

    导师席座内,闫豫单手撑在桌沿,面带笑意的望向舞台中央,“左尔,欢迎你加入豫娱乐。”

    边上的转椅中,苏嫣目光紧紧落在9号身上。从左尔一上台,苏嫣就觉得有种熟悉感。这会儿镁光灯下,她盯着左尔小巧精致的五官细看,渐渐发觉这个女人的眉眼间,竟然神似季笙歌。

    两个小时后,选秀活动圆满结束。一片掌声中,顾唯深起身朝大家点点头,顾锐紧跟在他身边,两人率先走出会场。这次选秀最大的赢家无疑又是俪星,当场就签下此次选秀胜出的前两名艺人,那些余下的艺人们还将继续与影视公司谈判,任何人都愿意选择像俪星这样背景巨大的公司,只是不知,俪星最后还能再签下哪一位。

    大家纷纷朝会场出口方向涌出,季笙歌拿起皮包,神色失落的随着父亲走下台阶,忽然发现有人往他们这边走过来。

    那道熟悉的身影,瞬间令季笙歌呼吸紧张。

    “季叔。”闫豫几步走到季闲面前,脸色温和。

    季闲似乎没有想到他能主动过来打招呼,立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豫啊,好久不见。”

    顿了下,他眉头蹙了蹙,声音低下来,“这两年你过的好吗?哎,当年的事情,季叔也是被逼无奈。”

    不等他说完,闫豫便已打断季闲的话,“季叔,我明白,你要保住环锦。”

    “小豫。”季闲动了动嘴,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闫豫大哥。”季美音兴奋的上前一步,站到闫豫身边,“这两年,你怎么一直都不跟我们联系?我很担心你。”

    “我很好,谢谢二小姐关心。”闫豫回应了句,视线随即落向一直低头的季笙歌,“小丫头,你不认识我了吗?”

    随着他那句小丫头,季笙歌慢慢抬起头,微微闪烁的眼眸恰好落入闫豫眼中,“不是。”

    季笙歌按耐住心跳,努力平静的开口,“我们只是有些意外,没想到你会出现。”

    我们?她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闫豫剑眉微蹙,眼见季笙歌又把脸埋低,薄唇弯起的弧度有片刻的僵硬。他们之间表情的细微变化,季美音都看在眼里,俏脸慢慢泛起一层怒意。

    哼!

    这个季笙歌就是有狐媚术,凡是在她身边的男人,都会被她勾走魂魄!

    不多时候,他们一行人走出电视台。季闲带着季美音坐进车里,季笙歌看眼身后的男人,“我们先走了。”

    闫豫弯起唇,“好,有时间联系。”

    季笙歌应了声,弯腰坐进车里。司机将车门关上,迅速发动引擎将车开走。

    车子平稳驶入车道,季美音斜斜瞥眼季笙歌,不禁冷笑声,“姐姐,你刚刚跟闫豫大哥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季笙歌偏过头,望向窗外时,忽然想起她压根没有闫豫的手机号码,要怎么和他联系?

    心底蓦然闪过一丝沮丧情绪,她双手紧握放在膝间,整个人有些心神不宁。

    回到环锦以后,季笙歌立刻安排人进行艺人选秀后续的洽谈工作。她中意的艺人被俪星签了,只能退而求次希望还有别的机会。

    傍晚,走出环锦大楼,天色已暗。冬夜寒风四起,季笙歌裹紧身上的大衣,走进地铁站。她如常付款买票,来到站台等车。

    须臾,地铁进站,车厢禁闭的大门打开。季笙歌随着人流走进去,习惯性站在靠门的空挡位置。

    滴滴滴!

    车厢门关闭,她侧身倚在扶手边,看着站台渐渐往后,眼角余光在触及到什么的时候,倏然一惊。

    糟糕!

    地铁坐反方向了!

    季笙歌懊恼的挠挠头,她怎么忘记了,她现在要回的地方是西府名都。十几分钟后,她重新买了票,快步绕到另一边的站台。

    幸好这次地铁很快进站。

    回到西府名都,已经七点多。季笙歌深吸口气,抬手按下门铃。

    对讲机大门打开,她推门走进庭院,前方客厅内亮着灯,远远的有道人影屹立在窗前。

    站在玄关内,季笙歌如常脱掉皮鞋,光着脚走进去。大理石地砖冷硬,她皱了皱眉,心想一会儿吃过晚饭,她要把行李都收拾好,以后还是要穿双拖鞋保暖。

    季笙歌脱掉外套,看到餐桌上已经摆满饭菜。她本能的咽了咽口水,径直走到窗前,“三少。”

    男人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手中夹着一根烟。季笙歌扫眼他的侧脸,见他眉头似乎皱着。

    “季小姐!”

    身后突然有人靠近,季笙歌转过身,见到顾锐沉着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口气冷漠,“顾家七点开饭,请季小姐记住时间,以后不要再让三少等。”

    “呃……”

    季笙歌眨了眨眼,好像一下子明白过来。她立刻走到窗前,对着吸烟的男人解释,“我今天坐地铁坐错方向了,一来一回折腾的才会晚,我以后会注意时间的。”

    闻言,顾唯深转头看看她,嗤笑了声,“这么大的人,坐个地铁还能坐反,你是不是傻?”

    “我……”

    季笙歌鼓着腮帮子,小声辩解,“我才不傻呢。”

    转身掐灭手中的香烟,顾唯深一把拉起她的手,同时吩咐顾锐,“开饭吧。”

    走进餐厅,顾唯深伸手将季笙歌按坐到身边的椅子里,他撇撇嘴,问道:“要不要以后,派人接送你?”

    “不用了。”季笙歌摇摇头,“这里距离环锦很近的,正常的话三十分钟就能回来。”

    顾锐将碗筷摆好,顾唯深好看的剑眉微微蹙了下,低头端起饭碗。

    男人咀嚼的声音几乎听不到,有他如此的样本,季笙歌也不得不放慢咀嚼的速度,吃饭的动作特别缓慢。

    餐厅中,除去餐具相碰偶尔发出的动静,几乎再也没有别的声音。顾锐垂首站在边上,如同雕塑一般。季笙歌小口吃菜,时不时瞥眼身边男人的脸色,这顿饭吃的渐渐失去胃口。

    哎!

    吃白食也不好啊,连大气都不敢喘。她咂咂嘴,忽然想起常吃的那家牛肉面馆,每次吃面她都能吃的满头大汗,身心满足。

    晚饭后,顾唯深和顾锐在书房研究新人签约的事情,原本季笙歌想留下听点内幕消息,可顾唯深一个厉色扫过来,她只好乖乖回房间。

    卧室墙边摆放的行李箱还没整理,季笙歌打开箱子,先把里面的衣服收拾出来。这里的衣帽间地方很大,大半的地方都是顾唯深的衣物,他的白色衬衣一件件挂烫平整,西装按照颜色从深到浅排列。

    衣帽间靠边的一片隔断还有空挡,季笙歌把自己的衣物抱进来,选个最不碍事的地方放好。她的衣服并不算多,与男人的豪华阵容相比,只能算可怜。

    季笙歌抬起手,随便翻看一件他衣服的牌子,立刻跨下脸。哎,所谓的衣着品位,也是要有钱力才能打造的啊!

    收拾好衣服,还有细碎的物品没有整理。季笙歌索性坐在地毯上,直接把行李箱拉过来慢慢规整。箱子最底层有个16开大小的笔记本,本子的页面有些泛黄,她怔了怔,然后伸手将本子捧起来。

    打开笔记本,第一页就是闫豫的明星照片,这张造型比较老,是他出道第一年拍的写真。后面还有他出道第二年给杂志拍摄的封面照片,出道第三年主演的电影宣传照,出道第四年拍摄的电视剧剧照,出道第五年获得影帝时拿奖的简报……

    季笙歌一页页翻看,时光和记忆重复又都回到那些年中。笔记本最后那页,画着一颗红心,红心中央是她写下的闫豫两字。

    “呵呵。”

    她弯唇一笑,忍不住抬起指尖,轻触红心中央的那个名字。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闫豫这个名字,她始终只敢念在心底,却不敢告诉他。

    卧室门打开,顾唯深进来时,见到季笙歌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个本子正在发呆。

    听到脚步声,她一下子回过神,急忙将本子又放回行李箱中,并把箱子重新合上。

    “东西收拾好了吗?”顾唯深扫眼卧室,并没发觉多出什么东西。

    “差不多了,”季笙歌起身把行李箱推进衣帽间,神情如常的回答:“还有点零碎的东西,我就放在箱子里,反正平时也不用。”

    顾唯深点点头,一手将衬衫下摆从西装裤内抽出来,一手轻推她的肩膀,“去洗澡。”

    汗!

    季笙歌立刻变脸,“三少,你能不能换句词?”

    经过这几天的折磨,她彻底对洗澡有了心理阴影。

    眼见她微怒的小脸,顾唯深渐渐弯起唇,“换词是吗?好啊。”

    话落,他直接走到床边坐下,拍拍身边的位置,朝她勾起唇,“来睡觉。”

    “……”

    今晚最终的结果,季笙歌依旧被迫洗澡,然后再睡觉。她腰酸的厉害,闹到最后差点没哭出来。

    这男人太狠了!

    不知道几点睡着的,季笙歌只觉得自己睡的很累。恍恍惚惚间,她似乎回到了很久以前,她还住在爸爸的家里。

    那是十岁那年,她最心爱的洋娃娃被季美音丢到水池里。她哭着把娃娃捡回来,发现自己的衣服也被弄脏。

    她不敢进屋,生怕方云佩看到她的衣服脏了,又要把她关起来,不让她吃饭。

    一个人颤颤巍巍站在台阶前,她哭的很绝望。眼前忽然落入一道高大的身影,紧接着那人递来干净素白的手帕。

    “你怎么了?”

    十岁大的小女孩,站在台阶前,无助又可怜的仰望着眼前的男子。

    她的脸颊还挂着泪水,男子笑着朝她伸出手,抹去她眼角的湿痕,“你哭的好伤心,是因为衣服脏了吗?”

    男子话音落下,便缓缓弯下腰,蹲在她的身前,用他手中那条干净的手帕,一点点抹去她衣裙中的脏污。不久,他松开手,朝她笑道:“你看,衣服干净了。”

    男子略带磁性的声音,从那一刻开始,便成为她灰暗世界中唯一的暖阳。

    “你叫什么名字?”

    “季笙歌。”

    “你好,我叫闫豫。”

    后来她知道,他是爸爸带回来的艺人。那一年,她十岁,闫豫十八岁。

    再后来,她渐渐长大,他渐渐成名。她每天都会偷跑到剧组看他拍戏,一年又一年过去,可她始终只敢追逐在他身后。

    因为他是闫豫,他的光芒太过耀眼,他的身边有各种漂亮美丽的女人围绕,她不敢对他倾诉心事,她害怕一旦说破,她连偷偷看他的机会都没有了。

    “小丫头,告诉他们你是来找我的,那就没人再敢哄你离开,知道吗?”

    “娱乐圈不适合你,你要好好读书。”

    “生日快乐。”

    “笙笙……”

    睡梦中的人骤然睁开眼睛,季笙歌眼神慌张的盯着此刻抵在眼前的脸庞,只是这张脸,并不是她梦中的那张。

    顾唯深盯着她眼底那抹茫然,狠狠动了下。

    “唔!”

    季笙歌吃痛的皱起眉,本能缩起肩膀想要躲闪,却被顾唯深一把扣住腰,整个人翻转过去。

    早上的时间到底还是没能逃脱,季笙歌急匆匆走出西府名都的大门时,两条腿软的走路都发抖。

    不过来到环锦以后,季笙歌却意外接到一个好消息。昨天艺人选秀中她看中的三号艺人商勤,竟然意外的主动来找环锦签约。

    不久,艺人管理部的负责人,将签下商勤的合约书送来,季笙歌看过以后,终于松口气。

    她坐在转椅里,犹豫许久才拿起手机,发条微信。

    季笙歌:商勤不是俪星准备签下的艺人吗?怎么他又跑来环锦?

    微信很快有回复,季笙歌滑开屏幕。

    顾唯深:这是对你早上表现的奖励。

    噗!

    一把将手机倒扣在桌上,季笙歌脸颊微微发热。这个男人,能不能有句正经的话。

    不过他能够把商勤让出来,她心中还是觉得很意外,也很感激的。

    天色渐沉时,季笙歌走出环锦大厦,如常进入地铁站。她买票的时候,差点又选错,幸好及时反应过来。

    走出地铁站,季笙歌拿出手机,看眼时间。昨天她被顾锐教训以后,可是记住了所谓顾家七点开饭的规定。距离七点还有充足的时间,从这里步行到西府名都,只需要十几分钟。

    重重松口气,她正准备把手机放起来,不想铃声却响起来。来电号码陌生,季笙歌犹豫片刻,才把电话接通,“喂。”

    “小丫头,你到家了吗?”男人熟悉的嗓音,尽在耳边。

    季笙歌一怔,下意识紧咬下唇,“还没。”

    “我在你家楼下,”闫豫勾了勾唇,笑道:“我等你,路上小心。”

    季笙歌慢慢回过神,脸色微变,“好,一会儿见。”

    挂断电话,她立刻走到路边,拦住一辆出租车,迅速赶往以前租住的那个小区。

    不久,季笙歌让司机把车停在小区外,她付过车钱后,一路大步跑进去。

    傍晚,老旧的居民楼内,到处有锅铲响动的声音。各种饭菜香透过窗缝飘散出来。季笙歌气喘吁吁跑到楼门前,远远就看到那个倚在车门前的男人。

    “跑这么快?”

    听到脚步声,闫豫偏头看过来,一双黑眸染着几丝笑意,“我说过不急,你还跑这么快。”

    “我……”季笙歌大口喘气,双颊染上淡淡红晕,“你怎么会来这里?”

    “来看看你。”闫豫弯起唇,侧目往楼上看了眼,“不请我上去坐坐?”

    楼上那个房间黑着灯,季笙歌神色紧张,生怕穿帮,“改天吧,我今天请你吃饭可以吗?”

    “你请?”

    “对啊,我请。”

    闫豫点点头,转身走到车前,将副驾驶的门打开,“那快点吧,我饿了。”

    弯腰坐进车里,季笙歌低头扣好安全带,偷偷松口气。

    银色奥迪低调内敛,符合此时闫豫的身份。季笙歌看眼身边男人的侧脸,心跳速度渐渐加快。

    “我们去哪里吃饭?”

    他的说话声,打断季笙歌的胡思乱想。她轻咳声,平复下呼吸,“还记得那家面馆吗?”

    “私房牛肉面?”

    “对,就是那家。”

    闫豫点了点头,眼底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那家店没换地方吗?”

    “没有,”季笙歌看到他变化的神色,立刻抬手指了指,“前面左转,那条路改成单行路了,我们需要绕一下。”

    “好。”闫豫将车转弯,季笙歌小心观察他的神情,见他情绪没有什么起伏,这才松口气。

    不多时候,闫豫将车停在面馆外。

    推开玻璃门进来,迎面一股热气扑面,牛肉浓郁的香气充满整间店铺。正值晚饭时段,店内客人不少,老板见到季笙歌,颇为热络的过来招呼。

    “季小姐,里面请。”

    老板将他们带到一个小桌前,等到闫豫坐下后,季笙歌忽然惊呼声,“糟糕!”

    “怎么了?”闫豫看着她,季笙歌紧张的往四处打量,压低声音说话,“你没带帽子口罩,也没有墨镜,这里人多,要是被人认出来……”

    一把扯过她的胳膊,闫豫让她按坐在自己对面,“不用担心这个了,我都消失这么久,没几个人记得了。”

    “怎么会?”

    季笙歌立刻反驳他的话,“你永远都是我的偶像。”

    闫豫笑了笑,习惯性抬手在她鼻尖刮了下,“这个圈子,最不缺偶像。两年了,早就已经有很多偶像取代我的位置。”

    心底某处狠狠揪了下,季笙歌脸色沉下来。

    老板拿着菜单过来,季笙歌看都没看,直接点餐,“两碗大份牛肉面,一碗不加香菜。”

    “好嘞。”

    闻言,闫豫眉心微微动了下。

    几分钟后,老板端来两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季笙歌把没有香菜的那碗推到闫豫面前。她还抽出一副筷子,用纸巾擦拭干净以后,递到他的手里,“可以吃了。”

    “谢谢。”

    闫豫伸手接过去,低头闻了闻碗里的面,笑道:“还是这个味道。”

    面条劲道,汤底鲜美,牛肉更是被炖煮到酥烂。闫豫连吃几口,渐渐显出一脸满足的样子。

    对面椅子里,季笙歌握着筷子,盯着他吃面的模样,眼眶渐渐湿润。

    两年不见,他比以前黑了些,也健壮了些。但那张好看的脸庞,却还是她心里的样子。

    西府名都。

    顾锐垂眸站在餐桌前,眼见顾唯深面前的花胶鸡汤慢慢变冷。

    “几点了?”

    “七点。”

    啪!

    顾唯深一把丢掉手里的筷子,脸色沉下来。从环锦到这里,就算步行也能走到了。

    拿起桌上手机,顾唯深将电话拨出去。

    电话铃声很快响起,他正准备开口,却不想铃声突然被掐断。

    嘟嘟嘟!

    听筒中传来的忙音刺耳,顾唯深愣了下,又把手机贴向耳朵,嘟嘟声格外真实。

    “她竟然敢挂我电话?!”

    顾唯深惊愕的瞪大眼睛,顾锐淡淡看了他一眼,道:“这很像季小姐的作风。”

    “……”

    顾唯深脸色阴霾,又把电话拨出去,这次电话直接关机了。

    “靠——”

    顾唯深气的脸色都变了,狠狠将手机丢在桌上,骂道:“她胆子大了是不是!”

    “季小姐的胆子,本来就不小。”顾锐继续补刀。

    顾唯深瞬间厉目,“你给我闭嘴。”

    “好的。”

    “……”

    眼见顾锐垂下脸,顾唯深心口的怒火更甚。呵呵,这才几天啊,这女人竟然就敢挂他电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