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千亿宠妻 34 三少认真的吗?

时间:2018-04-28作者:汐奚

    车厢内空间逼仄,季笙歌整个人被困在汽车方向盘与男人的胸膛之间。

    往前一分不行,往后一分也不能。她面对面坐在顾唯深怀里,因为紧张,呼吸都变的絮乱。

    “三少。”季笙歌出口的声音有点抖。

    男人抬起食指,轻压住她的唇,“你自己脱,还是我来脱?”

    车窗外一排排豪车比邻,季笙歌紧咬下唇,“这里随时都会有人过来。”

    “那好,我来脱。”

    男人微微一笑,并不搭理她的担心。他双手同时抬高,撑起季笙歌身上的外套后,手腕一个反转,便将她的大衣往后褪下,搭在方向盘中。

    外衣被脱掉,季笙歌下意识伸手护住胸前。可以挪动的距离太小,她的大腿紧贴男人腰肌,而她的上半身几乎贴上男人的胸膛。

    “还要我来?”顾唯深眼眸轻眯,在她还没开口前,右手猛地向前。

    “不……”

    季笙歌口中的话还没说完,护在胸前的双手已经被拉开。紧接着她眼前一黑,身上的毛衣掀起后,将脸兜头罩住。

    “唔!”

    一阵窒息感扑面而来,季笙歌差点叫出声。她不自觉摆动脑袋,试图挣脱这种桎梏。

    “不许动。”

    男人语气命令,白色毛衣罩住整张脸,虽不至于窒息,却会呼吸不畅。

    四周光线昏暗,路灯照射进来的光影落在女人肩头。顾唯深盯着她白皙光润的肩膀,目光一寸寸下滑,最终定格在她胸前。

    男人宽大掌心扣住她的腰,双手轻轻并拢,便能将她环抱住。

    啧啧啧——

    顾唯深心底忍不住叹息,女人的纤细柔软,丰满滑嫩,她倒是样样都占齐。这样的女人,可当真能够让男人夜夜笙歌啊。

    “怎么能长成这样。”顾唯深俯下脸,说话时嘴角隐约带点笑意。

    季笙歌被罩住脸后,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她试图把毛衣从脸上拉下来,可又被男人给一把按住。

    直观的视觉相比起触觉,似乎更加敏感。顾唯深目光落在她胸口,那片白花花晃的他眼睛疼,眸色渐渐发沉。

    季笙歌双手挣扎不了,即使被蒙住脸,还是能感觉到男人逐渐下压的力道。

    “不要。”

    开口声音闷闷的,连她自己听着,满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倏地,她感觉胸前一松。

    全身肌肉瞬间紧绷,季笙歌上半身本能往后退缩,弓起的后背一下子压住汽车方向盘的喇叭。

    滴——

    一阵刺耳车笛声,打破停车场的宁静。季美音提着包正在四处找寻,始终都没发现有车牌尾号999的车子。

    忽然间有车笛响,季美音往东面看过去,声音从那边传过来。她皱了皱眉,立刻转身大步走过去。最前排的停车位中,有辆黑色轿车进入视线。她盯着车子的牌照号,最后三位就是999。

    而那辆车子里,明显有人影晃动。

    “喂!什么人!”

    举着手电筒的保安大爷朝这边过来,边走边叫道:“那辆车怎么回事?车里面是不是有人啊!”

    大爷中气十足,显然也是被车笛声吸引过来的。季美音脚步一顿,随后更加迅速的往那边走。

    前方有刺眼的光照射过来,顾唯深反应迅速的抬起手,一把将罩住季笙歌的毛衣拽下来,又扯过搭在方向盘的外套,将她整个人裹住。

    季笙歌回到副驾驶的位置时,手脚还是软的。她想要抬下手,却发觉使不出力气。身上的衣服来不及整理,望着疾步走来的人影,她揪住外套,把脸狠狠埋下去。

    嗡!

    黑色轿车引擎发动起来,保安大爷还没走到车前,就被车前灯照的睁不开眼,只能用手挡住。

    咯吱!

    顾唯深一手调转方向盘,把油门踩到最大,车子转瞬开出停车场。车轮碾压地面时发出的沙沙声,一闪而过。

    “什么玩意!”

    差点被车拐到的保安大爷火气压不住,狠狠骂道:“这些混小子,仗着有钱什么花招都敢使!”

    眼见车子一溜烟开走,季美音跑着追过来,“大爷,那车里是什么人?”

    “我怎么知道什么人。”大爷火气还没消,指着那个空掉的车位恨声道:“我要知道是谁,一定让那小子他爸,打断他的腿!”

    保安大爷弯腰拾起掉在地上的手电筒,气哼哼离开。

    黑色轿车消失不见,季美音气的跺脚。差一点,就差一点儿她就能抓到季笙歌!

    开车回去的路上,季笙歌双手一直紧紧揪住大衣领子,五指因为过度用力,手背的青筋凸起来。

    顾唯深瞥眼她,见她脸朝向车窗外,肩膀有些发抖。

    霓虹灯的光影一圈圈划过车窗,季笙歌盯着车窗玻璃中倒映的脸,深吸口气,将眼眶的湿润逼回去。

    不久,车子停下,她双手揪住外套,低着脸问:“三少对我,是认真的吗?”

    她说话声有点哑,顾唯深眯了眯眼,“不是。”

    季笙歌点点头,视线慢慢抬起,最终落向他菲薄的唇瓣,说道:“欠三少的人情,我还了。”

    话落,她一把拉开车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季笙歌离去的脚步很快,她用双手环抱住肩膀,背部线条有种明显的僵硬。

    顾唯深坐在车里没有动,一直盯着她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

    滴——

    顾唯深忽然又抬手按了下车笛,刚刚她脸上兜住毛衣,挺起胸口的画面,仿佛一团火在他胸口燃烧。

    ------题外话------

    三少你听到没有呀,你这样使花招,小心回家被爸爸打断腿,哈哈哈~

    ……

    推荐好友美文,圣妖《斩男色》

    都说绿城靳家的老九,持美行凶,目空一切。这个姿色一等一的男人,就连走路都带着一股撩人的风。

    他习惯女人的不请自来,他眼尾一扫,总有人自以为是地认定了他是有心招惹。

    而这一抹花容男色,偏偏被个小女人给斩了。

    ……

    要论深情,这世上恐怕无人能及靳寓廷。

    顾津津一直坚定这一点,因为这个男人虽拥有上等美色,心里却筑起一道高高的墙,除她之外,再无别人可亲近。

    她进入靳家,与阴险的大哥、疯痴的大嫂共处,她以为最美好的爱情就该是这样。

    却不料有一日,大哥冲着大嫂勃然大怒道,“要不是老九当年看中了你,你也不会变成个疯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