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千亿宠妻 32 不许脱掉

时间:2018-04-28作者:汐奚

    打车到金阙,季笙歌一路大步前行,她跨上台阶时还在琢磨,等下要怎么游说服务生放她进去,如果周旋太久,时间来不及。

    “您好,请问您有金阙的会员卡吗?”

    会所门前,季笙歌被拦住。她盯着门内那些光鲜亮丽的玩客们,低头看看自己来不及换去的牛仔裤运动鞋,脸色紧绷。

    “您把会员卡出示一下。”服务生再次开口,望向季笙歌的眼神充满审视与怀疑。

    “这位小姐是三少的客人。”顾锐双手插兜走过来,出现的恰到好处。

    服务生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的和煦,“原来是三少的朋友,那请上去吧。”

    现实大抵如此,有的人凭张脸就能通杀,可有的人脸都不需要露,单单一个名字足矣。

    金阙内部的装修,完全符合它的名字。季笙歌目光所及之处,满满都是金灿灿,就连电梯的内壁也是金光闪闪。

    顾锐站在一边,目光如炬的看着镜面门。季笙歌朝他看了眼,“三少找我有事?”

    电梯狭小的空间逼仄,季笙歌出口的声音渐渐变成一种莫名的尴尬。

    果然在什么人身边,便会学成什么样子。季笙歌敛下眉,不在开口。这个顾锐的嘴巴死硬,想从他嘴里套话根本不可能!

    电梯停在十楼,顾锐大步走在前面,季笙歌紧随其后,这层楼装修档次又比楼下高,整层楼被分成一个个包厢。

    顾锐走到最大的包厢前,伸手将门推开。

    鎏金的两扇大门打开,里面立刻传来说话声。顾锐站在门前,语气依旧冷冰冰,“季小姐,进去吧。”

    季笙歌深吸口气,咬牙抬腿走了进去。穿过包厢玄关,男人们的说话声越来越近,她听得越真切,心跳速度越快。

    圆形水晶吊灯反射出来的光线落向金色壁纸,季笙歌一眼望过去,正对她坐在四方桌前的男人,右手夹张牌,笑着打出去,“红中。”

    “碰!”

    “哎哟,六少今晚又是给三少送钱来的吗?”

    “送你妹!给爷闭上乌鸦嘴!”

    “哈哈哈哈哈哈,六少输急了。”

    男人们笑闹,似乎没有人注意到站在门前的季笙歌。她拎着包往前两步,放开声音,“三少。”

    满屋的推牌声一下子停止,众人齐刷刷抬起脸,目光落向季笙歌时,眼底止不住的惊讶。

    “这位是……”有人好奇的开口。

    背对季笙歌而坐的男人手中夹着烟,身姿挺括,即使没有见到他的五官,季笙歌也知道是谁。

    对面椅子里,燕南淳见到进门的人,顿时笑了笑,“哟,这位妹妹我是见过的。”

    “六少,您不是才见过我吗?这么快又见过别的妹妹了啊!”

    “哈哈哈,这问题六少要好好解释一下。”

    包厢中再次响起笑闹声,季笙歌这才注意到那些男人们身边都有打扮艳丽的美人相伴,只有顾唯深身边的位置空着。

    季笙歌抬脚,直接走到顾唯深身边的椅子前坐下。她低头看眼腕表,不禁松口气,“三少,路上有些堵车。”

    他说八点,季笙歌真就踩着八点出现。顾唯深此时才挑起眉,扫眼身边的人,“码牌。”

    这种场合,季笙歌自然不敢丢顾唯深面子,她随手把外套脱掉,双手横穿过他胸口,将一张张象牙色的牌面码成排。

    季笙歌的手指骨节修长匀称,顾唯深吸口烟,目光随着她的指尖移动。

    将牌码好后,季笙歌朝身边的男人望过去,“好了。”

    “这把你来玩。”

    “呃……”

    季笙歌小声道:“我不会打麻将。”

    男人轻轻抖落一截烟灰,“还要我再说一遍?!”

    从小到大,季笙歌不知道学过多少次打麻将,可说来奇怪,她偏偏就是搞不懂什么是清一色,什么是大三元,最后闹的头晕脑胀,只能放弃。

    他们玩牌的桌面没有现金,只有筹码,她不知道一局多少钱,要是输了……

    “快点儿。”

    身边的男人语气透着不耐,季笙歌咬下唇,伸手把牌面一张张展开。

    整副牌毫无连贯性,季笙歌看的心凉半截。

    今晚包厢里人多,尤其季笙歌出现以后,大家都在暗自揣测她与顾唯深的关系。

    倒是燕南淳挺兴奋,盯着新开的牌面咂咂嘴,说道:“三哥,这把玩大点吧,一局定胜负?”

    其他人都不敢插嘴,顾唯深将烟蒂掐灭,瞥眼面前的牌面,道:“好。”

    “听到没,三哥说了,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这一局小爷就要回本!”

    燕南淳嘴角勾起笑,朝对面的季笙歌眨眨眼,“我三哥的牌怎么样?”

    眼前的牌面,倒是令季笙歌记起家里父亲每每摸牌后最常说的一句话,“天下大乱。”

    纵然她不会玩,可也明白,这十三张牌哪跟哪都不挨着。

    “哈哈哈……”

    一句话逗翻全场,顾唯深嘴角轻挽,偏过头看眼身边的人,却在目光下移时倏然一沉。

    季笙歌脱掉外套后,上身只有件修身毛衣,她出来的急,压根没有时间换衣服。她那种身材原本就很难遮掩,此时白色毛衣紧贴胸前起伏的曲线。

    哪个男人不喜欢这种身材?

    一把扯过椅背的外套,顾唯深直接罩住她双肩。

    包厢中温度很高,季笙歌讶异的抬起头,道:“三少,我不冷。”

    她想把外套拿走,顾唯深立刻沉下脸,“不许脱。”

    无奈缩回手,季笙歌只能忍下。

    啧啧啧!

    燕南淳差点笑出声,他家三哥这是多小气啊?!

    牌局开始,所有人都打起精神。季笙歌盯着眼前的牌,手指落向一张六筒。

    顾唯深一手搭在她的椅背,令一只手随意放在膝间。他侧过上半身靠过来,在她耳边低语,“好好玩,赢了算你的。”

    顿了下,他又把薄唇往她耳边凑过去,“输了也算你的。”

    噗——

    季笙歌刚要打牌的手一软,不敢置信的看向他。

    ------题外话------

    后台提示红包不能跨月,所以只能明天给大家发红包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