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千亿宠妻 09 未接来电

时间:2018-04-28作者:汐奚

    什么叫事与愿违,季笙歌再次体会到。早上八点,她走出地铁站时便发现手机不见了,身边来来往往都是人,没有任何线索。

    来到办公室,她先派人去打听昨天试镜的结果。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只要结果没有出来,总还有不甘心。

    手机丢了,季笙歌自然清楚不会是偶然事件。昨天温婷过来威胁,为脱身她才不得不说有录音,没想到今天那边就有了动作。

    午休时,她到公司附近的营业厅补办张手机卡,又买部新的手机换上。好在如今网络发达,她把联系人名单导入新手机,终于松口气。

    走出营业厅,天空阴沉沉。没有人知道何时才能放晴,季笙歌仰起脸,淡然一笑。其实她应该明白,很多时候她想要息事宁人,可人家并不肯罢手。

    回到环锦的办公室,刚好秘书抱个快递盒子进来,“季小姐,这是您的快递。”

    快递?

    季笙歌脸色微变,她没有从网上买东西,哪里来的快递。而且这是她第二天上班,身边的朋友还来不及通知,更不会有人给她寄东西。

    “谁送来的?”

    秘书摇摇头,道:“我没看到人,保安把东西送进来的。”

    把纸盒拿起来摇了摇,没什么奇怪的响动。季笙歌拿起桌上的壁纸刀,利落的将盒子拆开。

    见她神色不太对,秘书心中有些好奇,站在边上没有走开。

    刀片滑开纸箱胶带,里面没有炸弹定时器,只有个白色布袋。季笙歌紧提的心倏然放下,她暗笑声。果然电影看多了,想象力也是丰富了点。

    “季小姐,您没事吧?”秘书关心的问。

    “没有。”季笙歌松口气,伸手拿起那个布袋。

    袋子打开后,从里面掉出来什么东西,站在边上的秘书一阵尖叫,“啊!”

    血淋淋的人皮面具,狰狞的面目,渗血的双眸,任谁第一眼看上去都会汗毛竖起。

    季笙歌脸色逐渐沉下来。

    “季,季小姐,要不要报警?”年纪轻轻的小秘书显然被这玩意儿吓到。

    弯腰将人皮面具拾起,季笙歌随手将它丢进垃圾桶。这东西她见的挺多,小时候经常跑后台,各种各样的道具她总是喜欢玩玩。

    “不用。”季笙歌摇头,秘书见她神情没有太大起伏,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这位季小姐的胆子可真大啊!

    “这里没什么事情了,你去忙吧。”

    “好的。”

    等到秘书离开后,季笙歌起身把那张人皮面具丢到外面的垃圾桶中。重新回到办公桌前,手机有嘀嗒声。她滑开屏幕,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短信。

    “如果不答应我的要求,今天只是开始!”

    啪!

    季笙歌将手机丢在桌上,胸口剧烈的起伏。昨天她手机里面的录音,并没录到有价值的内容,她故意吓唬他们才能脱身。但这会儿手机被偷,想来温婷已经发现真相,必然怒火中烧。

    背靠转椅,季笙歌眼神慢慢暗淡。父亲不可能为她与温家结怨,更何况她也不想让父亲知道那晚的事情,所以她不会说。

    而顾唯深那边,她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

    手指轻触电话,季笙歌想要报警。但她没有任何证据,空口无凭,没准还会被反咬一口。

    下午工作心不在焉,试镜的结果基本已成定局,季笙歌不再报什么希望,她只想要如何在父亲面前过关。

    临近下班时,秘书突然推门进来,“季小姐,季总让您马上过去。”

    几分钟后,季笙歌站在父亲的办公桌前。

    “我千叮咛万嘱咐,这次的试镜不能失败,为什么还搞砸?”季闲脸色很不好看。

    季笙歌眼睛盯着脚尖,“爸爸,这次的试镜艺人太多,俪星不过是把我们拉过去凑数的。”

    凑数?季闲对此却不认同,若俪星只为凑数,为什么顾唯深会派心腹过来?

    “刚刚俪星那边来了电话。”

    季笙歌咻的抬起脸,只见季闲双手交握,来来回回在书桌前走动,神情看起来极为慌张,“他们说下个月的新片独家播放权给了我们,但前期的宣传费用也要我们负责。”

    “前期宣传费?”季笙歌眯起眼。呵,俪星这算盘真是打的精明,三天播放权就要换走几千万的宣传费?如此一来,环锦纵然得到独家播放权,没准到最后还要赔钱!

    “笙歌啊,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季闲走到女儿面前,“你之前找的那位高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虽然心中已有猜测,可季闲却没把话题挑明。一来顾唯深身份太特殊,他不敢乱说。二来他也想看看,自己的女儿是不是真能与顾唯深搭上关系。

    “爸爸,这个我也不清楚。”季笙歌垂下脸。虽然她自幼不被疼爱,但上赶着贴热脸的事情,她也是不愿意做的。

    季闲瞥眼女儿,眼神渐变,“爸爸破例让你进公司,有很多人都在盯着看。独家播放权和合作的事情要是黄了,那你也不能继续留在环锦了!”

    “爸爸!”

    季闲脸色冷硬,道:“如果事情真的泡汤,你就不用再踏进环锦的大门!”

    闻言,季笙歌嘴角一沉。

    走出环锦大门时,天色已暗。季笙歌提着包站在大楼前,忍不住转头看过去。

    五楼的窗台前,摆放着她新买的绿萝,枝叶翠绿。季笙歌抿起唇,她不能就这样离开。好不容易迈进一步,怎么可能又倒退回去?

    拿出手机,季笙歌快速按下一串号码。那天顾唯深打来的电话号码她没有保存,但却牢牢记住。

    铃声响过一阵又一阵,始终没有人接听。

    接连三通电话,均无回应。季笙歌握紧手机,心凉了半截。

    可这会儿她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再让脸皮厚一厚。

    稍后,季笙歌拨通好友的电话。

    “笙歌?”

    “是我。”季笙歌握住手机,直接开口,“顾唯深人在俪星吗?”

    “好像不在,”电话那端的女孩子叫谭姿,是季笙歌的大学同学,“中午我在停车场看到三少,他很早就离开了。”

    “有什么事吗?”谭姿担忧的问。

    简单把事情经过说遍,季笙歌直言道:“我要见一见顾唯深。”

    “你觉得三少能答应吗?”谭姿语气担忧。

    季笙歌抬脚轻踢地上的石子,“总要试试看。”

    须臾,谭姿压低声音,道:“我听说今天燕六少过生日,他们通常都在金阙玩。”

    “我知道了。”季笙歌道谢后立刻挂断电话,走到路边拦辆出租车,直奔金阙。

    金阙,云江市有名的上流会所。平时能来这里的人,不仅要有钱,还要有身份才行。

    八圈麻将打下来,腰背坐的僵直。顾唯深抽根烟回来,走到茶几前拿起手机。玩牌不喜欢被打扰,他把手机调成静音。这会儿翻看未接来电,众多号码中有一个特别刺眼。

    他记得这个号码。

    “三三,你丫太不够义气。”今天的寿星燕南淳笑着走过来,抬起一只手臂搭在顾唯深肩上,“小爷今天二十六大寿,你就不能放我两把胡牌啊?”

    顾唯深斜睨他眼,“还来不来?”

    “来啊。”燕南淳一把拉开椅子,气哼哼坐下,“再来八圈,小爷不信今晚不开胡!”

    金碧辉煌的包厢内,身着光鲜的男人们一众笑闹。顾唯深勾起唇,声音不高不低,“那今晚就成全你,一定让你光着屁股离开。”

    “哈哈哈——”

    “三少霸气威武!”

    “妈蛋,滚!”

    众人笑的前仰后合,顾唯深随手点支烟,然后把手机放在边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