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千亿宠妻 107 确认过眼神,她是他要的人

时间:2018-06-14作者:汐奚

    “爷爷。”

    男人清冽的声音响在耳边,季笙歌偏过头时,顾唯深已经迈步走到她的身边,并且与她并肩而站。

    顾鸣善见到幺孙进门,神情微微一怔,随后便弯起唇,“你怎么回来了?”

    男人好看的剑眉轻蹙起来,难怪他今早忽然接到电话要去陵城,敢情都是老爷子从中搞的鬼。

    “您把我的女人带回来问话,怎么提前都没告诉我一声?”顾唯深好看的剑眉蹙起,幽暗的眸子眯了眯。

    “哟。”顾鸣善轻哼声,手中握住的拐杖敲了敲地面,“你小子这是跟我问罪来的?”

    顾唯深笑了笑,伸手将季笙歌微凉的小手攥在掌心,“不是问罪,我只是觉得,爷爷你这么做,有点不给我面子。”

    “哼!”顾老爷子撇撇嘴,虽然没有发火,但脸色有些不好看。

    身边的人手指冰凉,顾唯深偏头朝她看了眼,薄唇动了动,“顾锐。”

    “三少。”

    “送季小姐回去。”

    顾锐下意识抬起脸,看眼主位中的顾老爷子,见老爷子并没出声阻止,这才快步上前,道:“季小姐,走吧。”

    季笙歌点点头,目光温和的掠过四周几人,最后停留在顾鸣善身上,“顾爷爷,我先走了。”

    花梨木的太师椅中,顾鸣善双眸炯炯有神,眼见季笙歌规规矩矩打招呼,并没有开口,只轻点了下头。

    顾唯深松开她的手时,指尖有意在她掌心轻轻划过。季笙歌瞬间蹙眉,心跳都跟着漏了半拍。老爷子就在眼前,他都不怕的吗?

    顾锐很快上前,将季笙歌带出去。

    刚刚踏出顾家祖宅的台阶,季笙歌顿觉双腿发软,差点站不稳。她握着皮包的手指紧了些,深吸口气才能压抑住心跳的频率。

    虽说她方才在顾老爷子面前表现的很得体,但心底终究还是怕的。她身后这座大宅,已有百年历史,不知道曾经见证过多少沧桑事故。而她既无身份也没背景,单单走进这个地方,那种身份悬殊带来的巨大落差感,已经令她矮了半截。

    只不过她告诉自己,要挺起胸膛,拿出她最好的那面,绝对不能给顾唯深丢脸。幸好他及时赶回来,不然的话,这会儿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应对过去。

    须臾,顾锐将车开出顾家祖宅。他透过后视镜,看眼后座的人,问道:“季小姐,你要去哪里?”

    “回剧组。”季笙歌低低应了句,她偏过头,眼睛紧紧盯着渐远的顾家祖宅,心中担忧不已,“他会不会有事?”

    顾锐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神有些冷。他没有回答,季笙歌见他不说话,整颗心瞬间都提起来。

    眼见庭院中那辆黑色轿车开走,顾唯深微微弯起的薄唇,一点点沉寂下来。

    他扫眼四周,没有看到父亲顾长引的影子,心中稍有松气。今天的事情,爷爷没有当着父亲的面,那就说明,爷爷还留有余地。

    男人敛下眉,转身坐在沙发里,“是谁这么快跑来您耳边嚼舌根的?”

    说话时,顾唯深有意扫过站在太师椅边上的顾载成,不禁冷笑声,“大哥,你是有多见不得我好啊。”

    “三儿,你这话什么意思?”顾载成压抑住怒火,只淡淡一笑。

    “要我说明白吗?”顾唯深上半身往后,靠向沙发椅背,道:“虞家的人颠颠跑来告状,要没大哥穿针引线的本事,他们敢这么肆无忌惮?”

    “呵呵。”顾载成眯了眯眼,“昨晚是你毫不给虞家颜面,也完全不顾咱们两家几十年的交情,这会儿倒是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来了?三儿,你就算要护你的女人,可也要看看,那女人值不值得你这么护着?”

    “她是我的女人,用不着大哥操心。大哥要是闲着无聊,可以去谈场恋爱,又或者选个豪门千金,早点娶回来生孩子。”

    “你……”

    “好了,都给我闭嘴!”

    顾老爷子抬起脸,眼神愠怒的瞪着身边两人,“你们当我是死人吗?”

    “爸。”看到情形不对,严如立刻起身走过去,笑了笑,“他们这兄弟俩从小就爱拌嘴,您也不是不知道,亲兄弟嘛,吵完就没事了。”

    顿了下,严如瞪眼自家儿子,压低声音训斥,“爷爷年纪大了,你给我乖一点儿。”

    顾唯深撇撇嘴,瞥眼他娘亲,只好把后面的话都咽回去。

    “载成你是大哥,不要跟跟你弟弟一般见识。”严如转身又看向顾载成,言辞间多方劝阻。

    在这个家里,一直都是他们母子的天下。顾载成自幼没有跟在亲生母亲身边,虽然长在顾家,但心中积怨颇深。既然严如开口,他虽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却也不敢反驳。

    他们兄弟两人安静下来,严如才微微松口气,转手端起一杯茶递到老爷子手里,“爸,您先消消气。这位季小姐是环锦季家的大女儿,倒也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家。”

    顾鸣善伸手接过儿媳递来的茶碗,脸上的怒火微微散去一些。见老爷子没有再发火,严如识相的回到沙发里坐好。

    抿了口茶,顾鸣善将茶碗放下,偏头看向身边的幺孙,“前几天顾傲被抓起来,也是因为她?”

    顾唯深敛下眉,心想难怪他二叔这几天如此安静,原来他上蹿下跳找不到门路,转头跑到爷爷面前来搬弄是非。

    “顾傲的品行,爷爷清楚,我不想多说。”顾唯深淡漠的抿起唇。

    老爷子叹口气,道:“他虽然不争气,但到底姓顾,你要是真把他送进去,丢的还不是顾家的脸面?”

    “我没想把他送进去,”顾唯深耸耸肩,紧绷的脸色缓和下来,“不过我看他碍眼,先把他关进去老实老实,过段时间我会把他弄出来。”

    顿了下,他起身走到爷爷身边,道:“您一早上就跟我中气十足的吼了一通,血压有没有按时测?”

    “哼,还不是被你气的。”顾鸣善语气虽严厉,可眼底带着几分笑。

    顾唯深弯起唇,起身走到老爷子身边,“是三儿错了,爷爷您别生三儿的气。”

    从小到大,只要顾唯深犯错,他都会如此来到顾鸣善面前撒娇。偏偏顾家这位对谁都没有好脸色的老爷子,每次都被他幺孙用这招吃的死死的。

    “臭小子,你知道就好。”顾鸣善假装哼了声,可嘴角却抑制不住的扬起。

    顾唯深上前一步,伸手将老爷子搀扶起来,“我送您上去。”

    “不用,”顾老爷子微微笑了笑,道:“你大哥送我上去就行,你先去吃早饭吧。”

    “好。”

    原本应该剑拔弩张的气氛,转眼变成祖孙情深的画面。顾载成脸色极为难看,他抿唇走上前,伸手搀扶着老爷子,缓缓上楼。

    看到他们上楼,顾唯深嘴角那抹笑才沉下来。爷爷上了年纪,可人依旧精明,他闭口不再提起季笙歌的事情,说明他不想因为外人破坏他们祖孙之间的感情。可这也说明,爷爷已经准备要有所动作。

    顾载成搀扶着老爷子回到楼上,他刚把门关上,就看到爷爷沉下脸,“那个女人,真的是季家的女儿?”

    “好像是。”顾载成回答。

    顾鸣善手中的拐杖敲了下地面,低声训斥,“什么叫好像?我听不得这两个字!”

    老爷子语气严厉,顾载成瞬间低下头,道:“对不起爷爷,我立刻派人去查。”

    “载成啊,”顾鸣善幽幽叹口气,望着眼见的长孙,眉头不由紧蹙,“你是我们顾家的长孙,别说爷爷偏心,只要你争气,爷爷绝对不会亏待于你。”

    “爷爷,载成明白了。”

    “明白就好。”顾鸣善摆摆手,示意顾载成可以出去了。

    顾载成转身出去,并将房门轻轻关上。他抬眼的那刻,眼底暗藏的笑意终于不在掩饰。自从俪星被顾唯深接手以来,他心中就压着一块巨石。爷爷安排顾唯深同虞宛联姻,他一度以为,自己在这个家里将会彻底失势,却没想到啊,顾唯深竟然同虞宛闹翻,连带把整个虞家都得罪了!

    当真是红颜祸水,顾载成轻笑声,他倒是想知道,他家这位张狂惯了的三少爷,接下来还有什么惊人之举?!

    回到剧组,季笙歌就觉察出气氛不对劲。大家看向她的目光有惊讶,有怪异,还有嫉妒和不屑。

    “季姐。”

    叶蓁捧着手机,把季笙歌拉到角落,点开今日的热搜新闻指给她看,“昨天虞小姐生日宴,三少在泳池中拥吻的人是不是你?”

    季笙歌低头看眼新闻的页面,随后脸色阴沉。有人拍到照片发到网上,虽然她的脸拍的并不清楚,但熟悉的人都能看出来。

    深吸口气,其实做这件事的人,并不能猜出是谁。

    “季姐,大家都在议论,说你抢了虞小姐的三少。”叶蓁窃窃的开口。

    闻言,季笙歌咻的厉目,“虞小姐的三少?!”

    呵呵!

    这些人眼睛都是瞎的吗?!

    见她脸色一瞬间阴沉,叶蓁急忙把手机收起来,道:“听说虞小姐今天请了病假,这下大家就更觉得有问题。”

    深吸口气,季笙歌告诉自己不要生气,这种小手段她没有必要恼怒。只是虞小姐的三少,这几个字,她怎么听就怎么不舒服。

    “商勤呢?”平复下心情,季笙歌表情又恢复如常。如果她表现出任何过激的态度,只会让大家以为她心虚,从而坐实这个罪名。

    “勤哥在休息室看剧本。”叶蓁如实回答,季笙歌转身往休息室走去。

    叶蓁没敢多话,立刻跟上她的脚步。关于网上的新闻和剧组所有人的议论,其实她都不相信。那天三少出现在剧组,因为季姐才会对顾傲动手,当时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显而易见三少对季姐的感情。

    如今网上这些新闻,恐怕是有心人嫉妒,所以恶意重伤季姐。

    艺人休息间内,商勤正坐在椅子里,低头刷手机。听到推门声,他下意识抬起脸,见到进门的人后,立刻将手机放下。

    “今天的几场戏有问题吗?”季笙歌上前问了句。

    商勤敛下眉,道:“正在准备。”

    叶蓁倒了两杯水过来,见季笙歌脸色不好,担忧的问了句,“季姐,你脸色有些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昨晚落水后,她就有点着凉。虽说没有发烧,但被顾唯深压着运动一整晚,人就特别累。今天早上,又被顾家老爷子带去顾家祖宅,一通吓唬,她这会儿缓过来,只觉得头晕晕的,有些难受。

    “没什么,有点感冒。”季笙歌简短的应了声。

    叶蓁拿起钱包就要去药店,却被商勤拉住,“我这里有药,昨天医生开的。”

    昨天商勤身体不舒服,先去医院挂水,然后医生又给他开了药。好在他没有烧起来,今天才能继续拍摄。

    “季姐,你吃两片感冒药吧。”叶蓁把药盒拿起来,看眼说明后,端着温水过来。

    鼻子里塞塞的难受,季笙歌生怕发烧影响后面的工作。她点了点头,接过叶蓁递来的药片,仰头就着温水服下。

    “我刚去问过副导演,勤哥的戏要到中午才能拍。”叶蓁站在季笙歌身边,柔声道:“季姐你在这里休息,到点我会过来通知。”

    “好。”季笙歌看眼叶蓁,心中倒有几分安慰。这小姑娘进组没有几天,工作上手倒是挺快,人又聪明,短短几日她们之间就培养出默契。

    “那我先去准备其他事情。”叶蓁起身出去,艺人休息室内只剩下商勤和季笙歌。

    对面椅子里的男子,始终捧着剧本认真背台词。季笙歌找不到话题,只好坐在角落的沙发里,安静的靠着。

    她打开皮包,拿出手机看了下,依旧没有顾唯深的消息。也不知道这会儿他怎么样了,会不会被顾老爷子责骂?

    想到此,季笙歌滑开屏幕,迅速给顾唯深发了条微信。只不过她的消息发出去,半天也没等到男人的回复。

    吃过感冒药,季笙歌只觉得眼皮渐渐发沉。她看眼时间,又看看那边端坐背诵台词的商勤,索性把自己缩进沙发里休息。

    不久,坐在沙发里的人呼吸变的均匀。商勤放下手中的剧本,起身走到沙发前,弯腰盯着睡着的季笙歌,神情微微温和下来。

    她的脸色染着几分疲倦,看起来就很累。

    为什么累?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吗?

    商勤眼神一暗,抬手拿起他的外套,轻轻盖在季笙歌的身上。

    不多时候,严如吩咐佣人将早餐摆上桌时,就看到顾唯深手中夹着一根烟,坐在椅子里动也不动。她沉着脸上前,夺过儿子手里的烟直接丢在烟灰缸中。

    “我都说过多少遍了,少抽点烟。”严如盛好粥放在儿子面前,又把拿起个煮熟的鸡蛋小心将蛋皮剥掉。

    顾唯深坐在椅子里,安静的看着母亲温柔的侧脸,心情逐渐平静。每次只要在妈妈身边,他就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还可以像小时候那样无法无天,肆意胡闹。

    “吃吧。”严如将剥好的鸡蛋递给儿子,顾唯深笑眯眯接过去,两口就把鸡蛋吞掉。

    “慢点吃。”严如一惊,立刻端起白粥递过去,“你怎么还跟小时候一个样子,以前我每天最怕你吃鸡蛋,生怕噎着。”

    “妈,你也太不相信你儿子的实力了。”顾唯深不满意母亲的担忧,他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严如轻叹声,目光掠过儿子越来越俊帅的脸庞,心中有些叹息,“是啊,你长大了,你们兄弟俩都长大了。”

    顿了下,她抬眼盯着儿子,问道:“你跟妈妈说实话,你对那个季小姐认真的吗?”

    “唔。”

    顾唯深喝了口粥,“怎么叫认真?”

    严如狠狠瞪他一眼,“少给我贫,这里只有咱们母子,妈妈要听真话。”

    真话?

    顾唯深抽出纸巾擦擦嘴,黑曜石般的眼底印着满满的笑,“想不想抱孙子?”

    “啊?!”严如听到孙子两个字,差点尖叫出声,“季小姐怀孕了?”

    男人轻咳声,语气透着不正经,“只要我想,她很快就能怀上。”

    “你这孩子!”严如气的抬手,在他肩膀敲了下,但手下并没使力,“你可别乱来,现在老爷子已经知道了,你要是真心喜欢人家,就不要做糊涂事。”

    闻言,顾唯深目光逐渐温柔下来。所以说这个家里,最了解他的人,还是他娘亲。

    “三儿。”严如瞥眼四周,见没有外人,才低低开口,“你决定要为了她,放弃虞宛,放弃虞家吗?”

    “妈,我不想以后几十年都睡不好。”顾唯深勾了勾唇,声音听起来波澜不惊,但严如却从他的话里,听出某种讯息。

    她自己的儿子,她当然比任何人都了解。

    “我的枕边人,我要自己选。”顾唯深声音坚定。

    到此,严如心中已经非常清楚。她点点头,只是眼底流露出几分担忧,“可是你爸爸和你爷爷那关,你要怎么过?”

    “只要你喜欢你的儿媳妇,我就安心了。”

    严如被儿子的话逗笑,“那位季小姐很聪明,同你也是般配的。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喜欢,妈妈不会难为她。”

    顾唯深松口气,抬手圈住母亲的肩膀,笑道:“既然顾太太没意见,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儿子来处理吧。”

    “妈妈知道你有能力,可爷爷年纪大了,你万事都要顾及他的身体。”严如耐心叮嘱,心中既有担忧,又有几分欢喜。

    她总想着顾唯深那句孙子,心底生出的期盼越来越浓。

    “我知道。”顾唯深应了声,便把话题岔开。他娘亲心善,这些年很多事情他同顾载成多少次暗地里面的厮杀,他都不会当着母亲的面前表露出来。

    半响,顾锐将季笙歌送回剧组后,又开车回来接走顾唯深。男人坐在后座,拿出调成静音的手机,一眼就看到季笙歌发来的微信。

    他滑开屏幕,笑着将电话拨过去,“喂。”

    “你没事吧?”电话那端的声音,透着微微的鼻音。

    顾唯深剑眉一蹙,道:“你怎么了?”

    “唔,我有点感冒,刚吃了两片感冒药,已经好多了。”季笙歌揉揉眼睛,低头见到盖在她身上的外套,不禁怔了下。

    她下意识抬头看向对面,那边椅子里,早已没有了商勤的身影。

    “真的没事?”

    “嗯,我没事,倒是你,顾爷爷为难你了吗?”

    她的声音透着关心,顾唯深紧蹙的眉头一点点松开,笑道:“怎么会?从小到大,我哄我爷爷的本事只增不减。”

    “噗!”

    隔着电话,季笙歌仿佛都能想象出他那副自信的脸。不过听他这么说,她终于把紧提一上午的心放回远处,“那就好。”

    “季笙歌。”

    “嗯?”

    电话那端的男人,语气微顿,季笙歌清楚听到他的喘息声,“以后我们还要面对很多这样的场合,你怕不怕?”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季笙歌心底一暖,红唇扬起的弧度明艳,“我不怕。”

    安静的车厢内,顾唯深手持听筒,听着她柔软又坚定地回答,只觉得整颗心都被填满。他想,他想要的顾太太,真的就只有她了。

    哪怕她不够聪明,哪怕她家世地位都不与他相配。可那又怎么样?他想要的,不过是每天早上睡醒以后,看到躺在他枕边的人,是他想要的那个。

    “明天下午,你腾出半天时间给我。”

    季笙歌握着手机的五指紧了紧,“有事?”

    “嗯,带你见见世面。”

    “……好吧。”

    挂断电话以后,季笙歌脸颊还有些发热。直到休息间的门被人推开,叶蓁探头进来叫她,“季姐,开拍了。”

    “哦。”季笙歌应了声,起身时搭在她身上的外套差点滑落在地。她伸手将外套拾起来,放在边上。她并没深想,还以为是叶蓁怕她着凉,给她盖上保暖。

    车厢内,顾唯深挂断电话以后,薄唇缓缓勾起一丝笑意。

    “吩咐下去,明天召开俪星贺岁片的发布会。”

    男人低沉开口,顾锐怔了怔,随后点头,“好的,我立刻安排。”

    车窗外的景物飞逝,道路两边的枯枝都冒出新绿。顾唯深单手抚着下颚,幽暗的眼底讳莫如深。

    爷爷既然知晓季笙歌的存在,很快就会有所行动。他要抢在爷爷之前,先让事情尘埃落定下来。

    哪怕爷爷会生气,他也不得不这么做。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