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千亿宠妻 102 你所有的一切,都只能与我有关

时间:2018-06-09作者:汐奚

    客厅落地窗外的绯色渐渐消散,夕阳垂落后,天际便只剩下越来越重的黑。季笙歌仰着脸,湿漉漉的黑眸看向面前的男人,一字一句低声开口。

    “在我的童年生活里,阴影和恐惧如影随形。闫豫是第一个伸手,帮我抹去眼泪的人。他也是第一个,在我害怕无助的时候,告诉要坚持走下去的人。”

    鼻尖漫出一股酸意,季笙歌语气带着淡淡的酸意,道:“后来我长了,他成了明星。我把他当做我的偶像,但他也是我的朋友,我的亲人。”

    闫豫对于她,一直都是特殊的存在。他们之间很早相识,然而这么多年过去,她却依旧只能站在他的身后。

    她眼底氤氲起一片水雾,顾唯深幽暗的眸子眯了眯。这么久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泪水。

    她隐忍小心的那副样子,令他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男人低头,捏着她下颚的手指松开后,转而改为用双手轻轻捧住她的脸。此时她半边脸还有些红肿,那双清亮纯澈的眼眸深处藏着泪水。他忽热就有些后悔,想把刚才的质问收回来。

    “季笙歌。”

    顾唯深俯下脸,深邃的黑眸紧紧盯着面前的人,道:“以后你的泪水由我来抹去,你的害怕无助也只能告诉我一个人。”

    顿了下,他低头,薄唇抵在她的眼前,“以后你所有的一切,都只能与我有关,记住了吗?”

    明明他的言语,霸道又毫无道理,可季笙歌却感觉心跳的速度快起来。她吸了吸鼻子,红着眼睛望向他,“三少,我和你无论家世还是背景都相差很多,你对我说这样的话,不怕给自己招惹个大麻烦吗?”

    “呵。”

    顾唯深勾了勾唇,心想这个大麻烦他早就招惹了,现在已经晚了。他抿唇笑了笑,鹰隼般的眸子轻眯,“没关系,我不介意你比我差,反正这是事实。”

    “……”

    “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男人逼问了句。

    季笙歌盯着他沉如星海的眼睛,点头,“嗯,我记住了。”

    头顶的光亮瞬间被遮住,她几乎没有任何准备,便被身前的男人低头吻住。他的唇落在她的嘴角,带着她熟悉的温度,令她全身紧绷的神经,霎时放松下来。

    男人原本只想要浅尝辄止,可她的唇很软,如同她的人。他双手不自觉下滑,顺着她的身体曲线往下,最后停留在她的腰间。

    他双手掌心并拢,足以圈住她纤细的腰肢。

    顾唯深眯了眯眼,落在她唇上的吻更加深入。季笙歌慢慢感觉呼吸不尝,唇瓣有酥酥麻麻的刺痛感,那种感觉很磨人,让她泛冷的手脚都变的热起来。

    身上长裙的拉链被拉开,丝丝缕缕的声响无限放大后传入耳中。季笙歌脑袋有些缺氧,但思维反应并没迟钝。她回过神后,下意识就抬手拽住男人的手指。

    这里还是客厅,厨房中不时响起的锅铲声,令她整个人一个激灵。

    她挣扎着想动弹,却被身前的男人骤然大力扣住后脑,唇上的那个吻,简直就要让她窒息。

    下一刻,厨房门打开,尤阿姨端着饭菜出来,抬头就看到辣眼睛的那一幕。

    “哟!”

    纵然尤阿姨年纪大了,可见到他们这么激烈的画面,还是禁不住老脸一红。她慌忙低头,道:“三少,晚饭准备好了。”

    尤阿姨的话音落下,并没有得到男人的回答。

    顾唯深依旧站在原地,双手圈住怀里的人,牢牢吻着她的唇。钟点工阿姨的没敢抬头,可有细微的声音传过来,阿姨暗暗摇头,心想现在的年轻人可会玩!

    早在听到尤阿姨开口的那刻,季笙歌便已经全身汗毛直立。她抬起双手,用力推抵着男人的肩膀,可惜他的肩膀也不知道是什么构造,坚硬如铁,竟然动都不动。

    距离他们不远处就有个大活人,季笙歌想死的心都有了。她脑海中飞快闪过很多念头,最后灵机一动,只能在他嘴角咬了下。

    “嘶!”

    男人吃痛的皱眉,继而抬起脸瞪着面前的人,“你咬我?”

    季笙歌只觉得自己没有被碰到的那半张脸,此时也是又红又肿。她狠狠咬牙,看着顾唯深那张毫不愧色的脸庞,心底冒火。

    她真的很想咬死他!

    “咳咳——”

    尤阿姨终于看不下去了,只好假装咳嗽了下,又说了一遍,“三少,晚饭都准备好了。”

    “好。”顾唯深舌尖抵在嘴角,那双幽暗的眼睛始终紧紧落在季笙歌身上,“我知道了,您可以下班了。”

    “好的。”尤阿姨如释重负,笑眯眯回到厨房收拾。人家小两口恩恩爱爱的亲热,她留下来确实不太方便。

    季笙歌呆呆的仰着头,看着顾唯深刚刚抵唇的那个动作,心跳速度再次加快。完蛋了,谁能来收走这只妖孽!

    餐桌上摆着热腾腾的饭菜,顾唯深瞥了眼季笙歌红肿的脸颊,眉头轻蹙了下。随后他伸手拉住身边的人,直接将她带到餐厅。

    “吃饭。”

    “哦。”

    季笙歌坐在椅子里,刚把饭碗端起来,嘿哈就睡醒了。看到她在家,立刻屁颠颠跑过来。闻到饭菜香气,那小家伙又把双腿直起来,嗷嗷叫。

    尤阿姨收拾东西离开前,已经喂过嘿哈。季笙歌瞥眼在她脚边一直摇着尾巴的小可爱,不禁摇摇头。

    这小家伙卖萌卖乖的本事,倒是越来越长进。

    晚餐桌上,季笙歌戒备的盯着身边的男人,生怕他又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好在尤阿姨离开后,顾唯深都没再如何,始终安静的吃饭。

    用过晚饭不久,顾锐回到西府名都。顾唯深上楼,他们两人明显有事情要谈。季笙歌没有去打扰,带着嘿哈去洗澡,等到将小家伙安顿好,她也上了楼。

    季笙歌回到卧室,推门进去时,屋子里空荡荡,并没有人。浴室那边有水声,她看到男人丢在地上的衬衫和裤子,无奈的弯腰拾起来。

    她把男人换下来的衣服放到衣物篮中,转身走到镜前看了看。红肿的脸颊上过药后,已经消退不少,但还会有些痛。

    她拿起手机看眼时间,滑开屏幕后打个电话。

    “喂。”

    “卫姐,闫豫大哥醒来了吗?”季笙歌握着手机,压低声音问。她离开医院的事情,闫豫还没清醒。

    “阿豫已经醒了,刚吃过药又睡着了。”

    听到卫茵语气平静,季笙歌担忧的心才放松下来。她又问了几句闫豫伤势的情况,然后就把电话挂断。

    浴室里面的水声还没停止,季笙歌放松心情后,整个人觉得有些累。她往后倒在床上,掌心无意中碰到什么。

    她捏起来一看,竟然是顾唯深的手机。

    也许出于好奇的心里,季笙歌握着他的手机想要看看。她看着锁屏的密码,抱着侥幸心理输入六个九,却被想到,屏幕咻的亮起来。

    噗嗤!

    季笙歌闷笑一声,心想三少爷果然什么都不在乎,原来他所有的密码都是9,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惊天的大秘密?!

    屏幕解锁后,季笙歌第一眼就看到背景图片。她握着手机的五指紧了紧,看清那张照片后,整个人有些愣住。

    随后,她缓缓坐起身,抱着手机有片刻的呆滞。

    这张手机背景图片,男人穿着黑色大衣站在警局门前,还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脑海中蓦然回想起什么,季笙歌心尖一突。上次方展被打,顾唯深被带到警局,这张照片应该就是那时候拍的吧。

    她深吸口气,又低头盯着照片看了看,突然有些想笑,可眼眶竟然有些湿润。

    顾家最受宠的幺孙,云江市最尊贵的三少,大概这辈子都没有进过警察局。季笙歌敛下眉,盯着那张照片,心底涌起很多情绪。

    为她,他已经有过很多纵容,也有过很多宠溺。

    季笙歌心里清楚,顾唯深对她,真的不一样。只是她还不能确定,他对她的这些好,究竟是出于新鲜感,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浴室中的水声停止下来,季笙歌没有时间再去琢磨。她飞快的从顾唯深的手机相册中找到那张照片,然后用微信发给她。

    最后她又把微信发送的记录删除,将他的手机放回远处。

    几乎在她拿起自己手机的那刻,浴室的门就被男人推开。顾唯深穿着睡袍出来,看到季笙歌坐在床边,背对着他,正在低头看手机。

    “你在看什么?”

    季笙歌将刚刚收到的照片保存好,笑眯眯的看向身后的男人,“看八卦。”

    男人没有多问,几步走到床边,伸手抬起她的脸。他弯腰下来的时候,吓得季笙歌连连后退,一把捂住嘴巴,“不要。”

    “不要什么?”顾唯深看着她微惊的样子,嘴角划过一丝笑意。要是他想做什么,哪里是她说不要就不要的。

    顾唯深也不急,只站在床沿边,朝她勾勾手指,“过来。”

    “唔。”季笙歌摇头,想要拒绝,可看到男人幽暗不见底的眸子,犹豫了几秒钟,最后还是乖乖过去。

    “别动。”

    男人按住她的肩膀,季笙歌看到他打开手里的药膏,用手指肚轻轻抹在她红肿的脸颊,“还疼吗?”

    原来他在给自己上药,季笙歌松口气,同时也羞红了脸。哎,她可是冤枉了人家啊!

    几分钟后,清清凉凉的药膏涂好。季笙歌紧蹙的眉头彻底舒展,她抿起唇,笑道:“不疼了,敷上药膏好多了。”

    男人将药膏床头柜,转过身看眼床上的人,莫名一笑,“那就好。”

    季笙歌听到这三个字,心尖狠狠颤了下。她下意识就觉得不对劲,可她还来不及躲闪,顾唯深高大的身躯已然压下来。

    后背抵上柔软的床垫,季笙歌吓得脸色发白。她仰起脸,只能扯着嗓子叫道:“我,我还没洗澡。”

    “没洗澡?”男人双臂撑在她的身体两侧,笑吟吟的看向她。

    季笙歌猛点头,心想这男人有洁癖,肯定会嫌弃的放过她吧。

    谁知下一刻,她只觉得天旋地转,本能的抬手紧紧圈住男人的肩膀。顾唯深抱着怀里的人,大步往浴室走,“那正好,我又想洗澡了,一起。”

    “喂!”

    季笙歌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妈蛋,还有这样的操作?这男人的套路,简直太深了,她横竖都不是他的对手。

    两个小时以后,季笙歌全身湿漉漉的被他从浴室抱出来。她全身虚软,手脚无力,累的一句话都不想说。

    但从今以后,她彻底对洗澡留下了深深地心理阴影。

    翌日早上,季笙歌起床时,依旧腰酸背疼。她站在镜子前,看看脖颈中留下的红痕,只能默默穿上高领衫。

    清早起来,顾锐就发现三少的心情和精神都很好。他没敢多问,只猜测是不是昨天同顾傲打过一架,打的身心舒畅了?

    俪星年底的贺岁片人选,晨会正式公布。顾唯深刚回办公室没有多久,秘书慌慌张张推开推门进来,“三少,嫣姐非要见您。”

    “让她进来。”

    顾唯深放下手里的笔,苏嫣妆容精致的脸颊染着怒火,直冲冲走到书桌前,“三少,贺岁片的女主角,为什么不是我?”

    这两年俪星贺岁片的女主角,几乎都被苏嫣承包。她在俪星当红一姐的身份也早已坐稳,可刚刚公司宣布新片的女主竟然不是她。

    “新片的女主角,我决定用叶冰。”

    “她还是个新人,要人气没人气,要演技没演技,凭什么演贺岁片的女主角?”

    “凭我想捧红她!”

    男人坐在书桌后的转椅中,脸色沉寂,“苏嫣,俪星一姐的位置,你已经坐的够久了,也到了让新人出头的时候。”

    “三少,我……”苏嫣差距到矢口,刚要解释,却被顾唯深伸手打断。

    “回去告诉我二叔,他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那我也就不跟他客气了。”顾唯深幽暗的眸子眯了眯,语气冷硬,“我的人都敢动,顾傲的胆子太大了点!”

    闻言,苏嫣神色一变。她昨天已经听说顾傲带人去闫豫片场闹事,可顾傲毕竟不同于一般人,他是顾荣杰的私生子,到底也姓顾。

    可顾唯深竟然把顾傲关进去,甚至连顾荣杰的面子都不看!

    深深吸了口气,苏嫣脸色难看下来。这个季笙歌倒是挺本事,当年把闫豫迷得不可自拔,如今又把顾唯深套在手里。

    看起来这顾家三少奶奶的位置,她也许真能坐上。

    午后,季笙歌坐上司机的车子,赶去片场。闫豫人还在医院,只能有副导演接替拍摄,这两天都是比较轻的戏份,多数以配角为主。商勤只有一场戏,大概要傍晚才能拍摄,她先让叶蓁过去帮忙。

    车厢内,季笙歌把剧本打开后放在腿上,正用荧光笔将重点台词描画出来。这些事情,她都是亲力亲为,从不让助理去做。当初带甘佳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如今她对商勤亦是如此。

    不久,季笙歌揉揉酸疼的脖子,伸手将剧本合上。她偏头看眼窗外的景色,初春时节,道路两边的梧桐树,枝芽冒出微微新绿。

    前方路口有指示灯亮起,她低头看眼腕表,犹豫片刻后,才吩咐司机,“前面左转,我先去一趟医院。”

    “是。”

    司机应了声,在路口时将车左转。

    闫豫的伤势虽说不严重,到底是因为她。昨天从他受伤到送入医院,她始终都没能同他单独说上几句话。

    哪怕只是一句谢谢,她也想亲口对他说。

    季笙歌深吸口气,目光有些暗淡,她还是打算去看一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