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战王枭宠:医妃药逆天 第796章 东锦霄,你无耻!

时间:2019-02-18作者:醉月弦歌

    第796章 东锦霄,你无耻!

    李阁老和秦国公分别是太子和七殿下的外祖。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现在最大的两个党派就是太子党和七王党,两个皇子之间的对立自然而地就延伸到支持他们的人身上。

    更何况是和他们关系这么亲近的外祖父。

    所以李阁老和秦国公两人在朝堂之上也历来都是针尖对麦芒,你说这样不好那样好,我就非要说那样不好这样才好。

    且两人都颇有口才,都能给你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

    今天的早朝,可以算是秦国公这几十年来跌过最大最惨的跟头了,作为死对头的李阁老怎么可能放过这样一个嘲笑对手的机会?

    旁边的儿子秦政就怕老子的脾气压不住,赶紧暗暗使力把秦国公给拖紧了。

    秦国公动弹不得,只得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走了!”

    多说无益!

    秦政如蒙大赦,赶紧扶着老爹离开。

    李阁老还在后面喊,“秦国公要是日后府上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开口不要客气啊,毕竟大家几十年的同僚了!”

    秦国公太阳穴的青筋突突突地跳!

    秦政赶紧加快脚步迅速把秦国公扶走。

    李阁老神清气爽,“国公府也倒了,七殿下还在昭华殿养病呢,这下看他拿什么跟太子殿下争!”

    言罢,一甩衣袖,意气风发地大步离开。

    勤王走了出来,站在李阁老他们刚才站过的地方,看着秦国公和李阁老一狼狈一得意,截然不同的背影片刻,无声地勾了勾唇。

    “王爷。”福公公不知何时站到了勤王身后。

    勤王迅速回身,已然恢复成了那个淡雅如竹的谦谦君子,“福公公。”

    福公公朝勤王躬了躬身,“王爷,万岁爷请您去御书房一叙。”

    勤王的神色微微一动,心中却并不意外。

    他之所以在这里停留这么久,看戏只是顺便,实则就是在等父皇的传召。

    颔首,“劳烦福公公前面带路。”

    两人悄无声息地和退朝的人群走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人群中一双锐利的黑色凤目全程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喂!”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东锦霄回头,挑了下眉。

    秦追脸色纠结又尴尬,更便秘似的,“我们已经按你说的做了,希望你记得你之前说过的话。”

    东锦霄蹙眉,“哪句?”

    “你!”秦追差点抡起拳头揍人。

    东锦霄展颜一笑,“记得,三年。”

    秦追这才脸色渐缓,却仍旧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才发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欠揍?明明记得还故意装作不知道!”

    害他差点以为自己上当了,着了皇后那边的道!

    要是从头到尾都是东锦霄联合皇后那边的人给国公府下的一个套的话,他们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东锦霄收回唇边的弧度,反问,“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讨人厌的吗?怎么说的好像第一天知道似的。”

    秦追轻咳了一声。

    确实,他之前当真是对东锦霄一点好感都没有,但经过了昨天,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了点改变。

    即便是现在,他也不敢确信东锦霄没有骗他们,可是总觉得……想要去试一试,试着相信这个人一次。

    “那个……”

    东锦霄摆了下手,打断,“算了,跟我说话这么累的话,就不用勉强自己了,我走了。”

    秦追一愣,骇然抬头,“站住!我还有话要说!”

    东锦霄实际根本一步都没有挪动,“嗯?”

    秦追看他那淡定自然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被摆了一道,说什么要走,纯粹是这家伙激自己把话赶紧说出来的吧?

    虽然这感觉很不爽,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法对秦追来说确实很有用,否则他真得在哪踌躇半天还未必能把要说的话说出来。

    “关于……我儿子……”秦追深吸了一口气,再抬头时已经没有任何纠结犹豫了,“我儿子的状况不是很好,我夫人说你身边那个小太监好像医术了得的样子,咳咳!你看看是不是能赶紧把人带出去给我儿子看看。”

    东锦霄静静听他说完,问,“所以你是要把孩子交给小云子了?”

    “喂!”秦追急得大喊一声,脸红脖子粗,“谁说要把孩子交给你们了?我就是让你把人带过去国公府给我儿子瞧一瞧!孩子现在还这么小,怎么可能离得开生母!”

    东锦霄摇头,“不行。”

    秦追一愣,“什么?”

    “不行。”东锦霄清清楚楚地把刚才的两个字重复了一遍。

    如此明确不留余地的拒绝,是秦追来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过的。

    他做好了准备可能要给东锦霄嘲,可能会被趁机提出一堆条件,可能东锦霄会故意为难。

    但怎么也没能想到,东锦霄什么过度都没有,居然就是这么直接地拒绝了。

    “为什么!”他以为他们现在应该算是站在一边的了。

    东锦霄低沉醇厚的声音没有起伏地说,“想要保住你的孩子,就把孩子交给我们,如果不愿意,你们自己去找大夫,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我不会插手。”

    他今天来上朝之前洛云染就这件事特意嘱咐了他,让他无论如何要死咬着这一点不放。

    虽然这种明显的要挟颇为无耻,但是,用洛云染的话说,他们在别人眼里也向来不是什么光明磊落高风亮节的人。

    无耻就无耻,只要能达到目的,其他都无所谓。

    “你……无耻!”秦追果然忍无可忍,憋得眼睛周围一片都红了。

    东锦霄丝毫不为所动,淡淡道,“随你怎么想,反正话我跟你说清楚,你答应就来找我,不答应就算了。”

    其实洛云染原话是——我向来也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人,有什么事你尽管往我头上推,就说我不愿意。

    但东锦霄不愿意让她一个人背这个名声,索性由他这个做主子的一力承当下来。

    东锦霄说完,便不打算多留。

    刚才的事情让他有点惴惴不安,如果事情有变,他得早做安排……

    “你等等!”秦追展开双臂拦住他的去路,恨恨地咬了咬牙,“……我,我回去和我夫人商量一下,晚些给你答复。”看得出来眼神还是颇为挣扎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