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我是伸冤人 第十一章 金针刺穴

时间:2018-11-09作者:西北风雪

    白日苏瑶算是真正体会到了冷暖,酒店一幕已经传遍了瑶市富贵圈,之前和苏家有生意来往的其他家族以往虽冰冷拒绝但至少还给点颜面,今天直接是吃闭门羹。

    最后拜访的是瑶海文家,被保安拦截在大厅,随后出现的集团秘书言语针扎一样;

    “文家集团公司不是皇冠酒店,想进就进,像你这种人就应该被报应,不过听说新欢只是一个修车的,品味比酒吧的女人还来的低俗”

    苏瑶狠狠的一个巴掌甩出但却被保安阻止,在秘书一句“蹄子”的嘲讽中被保安驱赶出大厅。

    苏瑶没有任何责怪高翔的意思,没有高翔,苏瑶知道自己昏厥在酒店马路的下场。

    心如刀割的痛楚!

    苏瑶是在落泪高翔一个食盒给自己的慰藉。

    那能感受不到苏瑶的情绪,没有之前的笑虐,高翔反常的闭上眼睛。

    在调息!

    苏瑶吃的很认真也很矜持,没有如若“悦来”一样。

    高翔手已经搭脉开始再一次感受苏汉文体内的毒素变化。

    苏瑶转身的时候高翔已经替苏汉文解衣,

    苏瑶知道高翔是金针刺穴救治的自己,没有目睹过程,不过苏瑶对针灸不算很陌生,苏家有医药产业,虽然不是医生可触类旁通的苏瑶了解一点传统针灸术。

    印象中就是老中医凝重的一针一针刺穴然后将人扎的刺猬一样。

    高翔完全颠覆了苏瑶的认知。

    起手的动作很慢但苏瑶却感觉到一种龙起兴风的气势,随后柔和的灯光似乎开始扭曲、交叠,目不转睛的眼神捕捉到的金针宛若冷芒碎映、流星曳尾。

    苏瑶瞬间惊呼;

    高翔已经针走如风,就有那种将苏汉文周边的光与点再行结构的迅雷电闪。

    苏瑶只看到了表象下的九牛一毛,瞬时之间高翔已经应运了提插手法、平衡穿针刺并不断的依靠针感变化手法采用滞针刺,在苏瑶自己都感觉不到的眨眼中每一根金针每一次的起落都在顺时、逆时十圈的捻转。

    苏瑶更感觉不到、观察不到的是针尖每一次进入穴位都伴随有一股真气磅礴的进入苏汉文体内开始游走,此时此刻苏汉文经脉、血管中气息和毒素就像烽烟战场厮杀的双方在不断的对垒相互吞噬。

    苏瑶还感觉不到的是高翔所有插入的金针并没有长时间的留针,而是扎出针感立刻出针。

    所以苏瑶不断的看到高翔出针但又在苏汉文身体不见针。

    最后出针,苏瑶终于看到高翔食指叠拇指,以一个古怪的手姿如掣映交错的蛇电在梁汉文胸口拂过。

    空气中已经有一股腥臭开始蔓延!

    直到高翔带着玩浮的笑容站在面前,苏瑶依旧在震惊中不能回神。

    确实吓到苏瑶了!

    然后苏瑶就看到面色灰白的苏汉文喉咙间嗬嗬声响面部细微的抽搐,呼吸加重!

    “不会立刻苏醒,天明就可以恢复意识,已经无碍,还有,我饿了”高翔懒懒的伸腰开口。

    “会不会做饭”高翔问。

    苏瑶摇头,没什么好羞愧的!确实不会!

    “会不会请我吃饭”高翔再问。

    苏瑶点头,虽然家族已经破产,但请高翔吃饭还是没有问题。

    第十一章 金针刺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苏瑶点头,虽然家族已经破产,但请高翔吃饭还是没有问题。

    苏瑶先和韩昕联系,到达医院的韩昕一脸兴奋。

    确实是兴奋,别墅即将用于抵债,已经到了沦落街头的地步,韩昕不再苛求苏家会翻身,只求苏汉文能苏醒,至少一家人还可以在一起。

    在病房已经观察到苏汉文呼吸的顺畅,这让韩昕对高翔充满了由衷的感激。

    苏瑶出门的时候拉着叮嘱:“高翔是苏家救命恩人,千万别怠慢了”

    言落快速将一叠钱塞入苏瑶手中。

    “知道了,妈”苏瑶红着眼,不是因为韩昕塞钱的举动,而是看到韩昕塞钱时光滑的手腕,原本韩昕手腕是有一只帝王绿翡翠手镯。

    “多少钱!”苏瑶问。

    韩昕一愣,不自然的开口:“珠宝店压价,你父亲后续治疗都需要钱,先出手了,不能让高翔空手,六十万”

    苏瑶没说话,当初父亲是数倍的价格购买的。

    厚厚的一叠钱还是被苏瑶回塞给韩昕,

    “给高翔的”韩昕坚持。

    “我有”苏瑶解释。

    其实高翔那里要钱,高翔是要自己,而且高翔已经医治,天明就知道最终的结果,但凭借在病房亲眼目睹高翔的金针医术及其随后苏汉文的反应,苏瑶基本相信父亲挺过了生死一劫。

    父亲是挺过了生死一劫,自己却要遭受身体之劫,但苏瑶觉得为了父亲值得。

    闭上眼睛,什么都会过去!

    高翔没有看见两个人的塞钱和拒绝动作,但高翔有异于常人的听觉。

    一字不落的进入高翔耳际。

    出住院部,苏瑶走向宝马轿跑车,高翔已经拉开了揽胜车门。

    看着高翔脸上卷起的笑容,苏瑶颇为惊讶:“什么情况,变卖了‘悦来’!”

    高翔眯着眼眸:“香车伴美女,也不好意思用你的车再得到你的人,男人嘛,这点自尊还是有的”

    “上车”高翔打着响指。

    苏瑶觉得眼前一直看不懂的这个男人越来越神秘,有些新奇,但似乎并不讨厌,还有点多了解的冲动。

    确实没有想过好奇害死猫也会害死人之类的说词。

    很有绅士风度,先让苏瑶上车,然后高翔从车后绕行一圈而不是通常从车前进入驾驶座。

    夜很深沉,被前夜暴雨洗涤过的苍穹通彻的只剩下漫天星辉,城市的灯火永远不会在医院外围暗淡,豪华酒店错落在熙熙攘攘的街巷。

    高翔直接将车停靠在街巷大排档。

    “就这儿”苏瑶又开始惊讶,相信高翔不会狠宰自己但也没有想到竟然是大排档。

    “对,节省点,你的就是我的,化你钱我心疼”高翔一脸的穷酸相。

    “切……”矜持的苏瑶也忍不住要奚落一下高翔。

    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烧烤味,这让苏瑶很不适应,以前都是陪同父亲出入高档酒楼,什么时候来过这种地方,呛人的油烟味和酒味混合着冲撞入嗅觉,狭窄的街道比苏瑶出入过的任何酒楼都要热闹,顶着倦意下班的加班族,浓妆艳抹的夜班族,偶尔还有呼啸而来的出租车停靠,三三两两的司机风卷残云又呼啸在夜色,这就是城市真实生活的一面。

    苏瑶的思绪很飘忽,恐怕这也是之后自己的生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