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我是伸冤人 第十章 小人的心,女人的泪

时间:2018-11-09作者:西北风雪

    被老二一拳砸中面部三角区的内伤还没有消除,再一次被踢中,黑衣人惨嚎一声晕死过去。

    “你,打我。打脸,都是废物,不受伤怎么找我姐夫”梁康开口。

    冷汗涔涔的黑衣人总算明白梁康的意图。

    “老板高明”被点名的黑衣人哆嗦扬起手。

    “啪,啪”,不痛不痒

    “用力打”

    “啪,啪,特麽的,再用力”

    黑衣人一哆嗦,“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过后梁康雪白的面颊五道指引清晰可见。

    “妈蛋,这么用力”梁康一脚揣在黑衣人小腹。

    “拿镜子,都滚出去!”

    满意的看着面颊血印,梁康阴仄仄一笑;

    一名全身肌肉紧绷在军体衫,面部轮廓刀劈斧凿男子从侧室走出站在面前。

    “打我脸!手砍了”

    “明白”男子点头!

    半小时后梁康出现在梁子墨别墅。

    “姐,高翔打我,还威胁要整死我”眼泪鼻涕交织,衣衫不整,就像被高翔在“悦来”痛殴过。

    梁子墨接到梁康电话已经安排了交通事故处理,电话中梁康没说,梁子墨也不知道梁康竟然被打成这样。

    “疼不疼,姐马上叫医生”梁子墨大骇。

    “疼,是心疼,没人管我,高翔要整死我”梁康嚎叫着。

    “先叫医生,听话,姐马上给你姐夫打电话”梁子墨咬牙切齿。

    “抓起来,我要整死高翔”梁康鬼哭狼嚎,脸上却没有丝毫被人痛打悲哀的迹象,只有计谋得逞的得意。

    医院在市中心,沿路经过服装店时高翔还是停了车。

    “悦来”生意其实不算差,想到白小蓝一身品牌,高翔进入的店面档次也不低。

    漂亮的导购是人精,不算华贵的衣服在高翔身上穿出品牌的味道,刚阳又自带气质,贴着高翔的导购尽挑选标价最高的服装推荐。

    高翔只选舒适休闲类,内衣则挑选了绯红、铁锈色、卡布奇诺白,尺寸完全按照艳妆女报的尺码,不过即便没有艳妆女告诉的尺码,高翔也能把握分寸。

    急救的时候碰触了白小蓝胸口。

    刷卡走人,送出门的导购恋恋不舍,顺口还夸赞了一句:“帅哥你女朋友真有福气,陪女朋友买内衣的见多了,但独个买的少见。”

    抵达医院时已经夜深,高翔没有看到要给自己助手工作的陈奂仁及其身侧气质高冷的黎湘,直接进入特护病房。

    如果不是还能嗅觉到淡淡的医药味,在特护病房真没有太多身处医院的感觉,纤尘不染的白色,不多不少完全满足需求的桌柜。

    因为高翔已经复原了脊椎,ct拍片确定无碍,所以白小蓝是半躺着的。

    高翔敲门进入,聪慧的白小蓝先是眼神向高翔表达了谢意,随后好听的声音适才落入耳际:“谢谢你”

    灯光不是纯白,带点淡淡的橘色,映衬的白小蓝面部肤色凝脂如玉,半躺在病床上的姑娘在高翔眼中就有一点不带烟尘的忧伤。

    不想让气氛太多的厚重,高翔不客套:“没什么,就你这么一个大美女,谁见了都要救美,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

    白小蓝点头认可高翔后一句,视线落在高翔拎着的粉色小拉箱和大包小包手提袋。

    高翔解释:“大拉箱被甩出后破了,路面不干净,琢磨后自个决定买了几件应急的”

    白小蓝精致的五官上就有点古怪。

    大箱,装的好像是……

    第十章 小人的心,女人的泪-->>(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箱,装的好像是……

    没有多逗留的打算,也看到了白小蓝的略微不自然,高翔开口:“早点休息,这几天如果有事打电话”

    “嗯”

    “谢谢”

    高翔进入特护病房白小蓝第一句话是谢谢,走的时候最后一句话还是谢谢。

    确定高翔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在走廊,静了好一会,白小蓝戏谑的神色中打开手提袋。

    然后就是惊讶;

    外衣都是自己喜欢的款式,睡衣牌子算不上奢侈,但质地不差,绝对舒适,关键是内衣,也是自己喜欢的颜色而且尺寸精准无误,确切的说从外衣到内衣尺寸都精确。

    白小蓝开始胡思乱想;

    碰触了一下胸口就知道尺寸?还是不可思议的能目测三围,如果这样都能目测,这都是什么眼神!更或者这个叫高翔的男人被多少的女人调教过!

    想到自己被雪藏,想到网络上各种流言蜚语,想到抵达瑶市遭遇车祸,想到第一次有个男人给自己买内衣,而且内衣非穿不可,白小蓝失眠了!

    高翔根本就没有时间睡眠。

    苏瑶还在瑶市二院。

    揽胜平稳的疾驰在通向二院的公路,高翔揉眉。

    一天一夜,两个之前素未谋面漂亮一塌糊涂的女人和自己产生了联系,而且都和医院有关系,发生的一切无关惊心动魄,但折磨人。

    揽胜靠停,高翔购买宵夜直接前往特护病房。

    苏汉文被人下毒的幕后远比高翔最初想象复杂,医院都不能检测出血液中的毒素,这种手段已经超出了常规层面。

    但高翔又想象不出非常规的手段如何会出现在苏汉文这样的人身上。

    特护病房很安静,高翔人影被柔和的灯光投射在地面时苏瑶闪到了面前。

    “你回来了”言语中充满了希翼还有点挂念。

    心中的一股柔软好像被苏瑶一句“你回来了”牵动了一下,这让高翔感觉到很暖心,但高翔也知道苏瑶言语中的情感和自己无关,只不过自己关系到苏汉文。

    韩昕不在,只有苏瑶。

    白日苏瑶在忙碌家族产业,很职业的装束,上身是白色蕾丝袖衫,下穿米色中腰九分裤,咖啡色高跟鞋,色调统一,越发将苏瑶的长腿烘托的触目惊心。

    人也在这种干练的搭配下带了点锋锐气息,显然苏瑶是在为家族产业做最后的挽救。

    “急了”高翔欣赏的看着苏瑶一身打扮,玩浮的笑。

    “嗯”

    “这么急着要给我呀”高翔笑意更浓。

    苏瑶才知道自己被高翔下套。

    可能是对家族产业的无力回天让苏瑶心力憔悴,也可能是有点习惯高翔恪守底线的举动,没有言语回击,只充满希望的问:“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高翔将食盒递到苏瑶面前。

    苏瑶一愣,随后恼怒,咬了咬嘴唇,隐忍的痕迹很明显。

    “先吃饭,我看着你吃,然后救人”高翔眯了眯眼睛。

    苏瑶再一次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阳刚又有点桀骜自己完全看不透的男人。

    “乖”高翔声音变得温和。

    接过食盒不啃声,背身对着高翔开始用宵夜。

    眼泪就混合着热气自面颊一滴一滴的滑落入食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