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我是伸冤人 第九章 剽悍

时间:2018-11-09作者:西北风雪

    艳妆女并没有走,处理交通事故的交警接到电话反而高效撤离,公路由市容工作人员清扫维护,高效的就像数小时之前的交通事故完全没有存在过一般。

    只有艳妆女好像被人遗忘了一样蜷缩在“悦来”门口。

    既没有人接,也不敢走,更别说打电话求助!

    粉色的拉箱还在,但出了问题。

    白小蓝乘坐的出租车先是车头撞击到揽胜,翻出的时候车尾又碰触到揽胜后保险杠部位,大的拉箱甩出砸在地面。

    面积决定了碰撞力,大拉箱撞开,里面服饰全部洒落在地面。

    事故现场急于救人,高翔并没有留意细枝末节,打电话给跛子时跛子才发现这个问题。

    结果高翔走向拉箱就看到跛子和老二古怪的表情。

    小拉箱完好无损,甩出的大箱破裂,服饰全部摔落在地面,绝对谈不上干净。

    高翔基本就确定了两个箱子物品,小箱十九八九是少数贵重物品及其化妆品,大箱就是内外服饰。

    “老板,要不洗洗吹干送过去,不过我觉得你先要考虑苏大美女”跛子贼兮兮的靠近到高翔身侧,嘴角还撇了撇收集在摔破箱子中的卡布奇诺白花边蕾丝。

    “呯”一声嚎叫中跛子被高翔踢飞。

    高翔视线瞄向老二。

    老二马上解释:“艳妆女拾捡的”

    老二和跛子有分寸。

    高翔打过电话,跛子、老二看到洒落的女性内外衣,即刻就让蜷缩在路边的艳妆女去收集。

    高翔点头赞许,老二蹲在门口幸灾乐祸看着瘫软在地上的跛子,人点了根烟,很享受!

    小拉箱放到后座箱,叮嘱跛子和老二留点心,高翔钻入揽胜。

    “上车”高翔冲着艳妆女开口。

    艳妆女一愣,然后大惊失色,蹲着的身体一抽遂即委顿在地面,满脑子就是被杀人灭口。

    “老板,我……”艳妆女开始掏精致的钱包。

    破财消灾!

    “我什么!老板送你到市里,怎么着,不想走”跛子凶神恶煞的靠近向艳妆女。

    “走,谢谢老板”挺机灵,人立刻从地面爬起冲向揽胜。

    实在是高翔比跛子太有善良相。

    “啪”跛子一巴掌拍在艳妆女臀部。

    眼睛除了男人该有的那种含义,还带点略微不一样的玩味。

    艳妆女那在乎这些,跑到副驾才想到不妥,车内是高翔而不是梁康,手脚麻利的打开后车门钻入后座。

    “看着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其实不错”看着远去的揽胜,跛子对老二道。

    老二翻白眼:“也就是拍一下,占点小便宜,怎么不去拱了”

    跛子厚颜无耻:“等着瞧”

    老二翻白眼!

    第九章 剽悍-->>(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老二翻白眼!

    艳妆女很安静,小猫一样,虽然说是送回市内,但坐上了人家的车,就等于什么都攥在高翔手中。

    除了烟熏妆有点像泼墨画,五官其实很精致,原本没有刻度也没有深度,但此时因为忐忑即有深度也有刻度。

    “说说吧!带头的是谁,顺带说说乔南希”

    艳妆女多惊讶,敢情眼前比梁康更有男人味的这个人还不知道梁康是什么人。

    眼中就有点一场悲剧即将要上演的味道,凶神恶煞的跛子和那个不动手时呆子一样的大汉是能打,但那里惹得起梁家。

    “瑶市大半的酒吧、会所背后依靠的都是梁家,姐夫在区警察局,老爸在区委办,不知道职务,乔南希只是听说过,没在酒吧看见过,估计看不上里面的人,不知道乔家背景,打探梁家、乔家,这是忌讳”艳妆女小心翼翼的回答,好像涉世不深。

    高翔知道艳妆女没有撒谎,梁康萎靡不振,典型就是过渡纵情,像艳妆女这样的夜归人过的都是今日笑明日哭的日子,又怎么会真正接触乔南希层面的人,否则也不会被梁康仍大白菜一样将艳妆女丢在“悦来”。

    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知道了梁康的大概,是三小家梁家的人,六名黑衣人也十有八九是看场子的。

    “六个人呢!”高翔问。

    艳妆女没有隐瞒:“是保安公司的,梁家开有保安公司,看场子的都来自保安公司,也向市里其他企业提供保安”

    一切合情合理,难怪黑衣人下车就给人一种干净利索的果敢,普通街头混混那里有那种整齐划一的气势。

    姐夫在区局,梁家又开办保安公司向会所和企业输送保安,谁不敢买个人情给梁家,雇佣梁家保安公司输出的保安就等于保了公司、企业平安。

    多大的一个产业链。

    艳妆女已经将知道的和盘托出,进入市区,揽胜靠边停车;

    “哥,你小心点”下车的艳妆女开口。

    无所谓什么背叛不背叛,梁康和高翔对艳妆女做了不同的选择,艳妆女也做了不同的选择。

    下一刻艳妆女开口就剽悍了很多:“菲比,来玩了别忘记找我,还有,捡衣服的时候都看过了,莫黛尔的,英国奢侈品牌,尺寸……”

    艳妆女竟然还有心思在捡衣服的时候看看尺码,非同凡响。

    麻利的将一张名片就像街头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塞广告片的大妈一样放入车内,然后头也不回的钻入一片霓虹深处。

    梁家盛泰保安公司;

    梁康打完电话并没有直接回别墅,而是拨通了很痛爱也护短的姐姐梁子墨电话,最后驱车到盛泰保安公司。

    黑衣人已经回到了宏盛保安公司,战战兢兢叙述了所有经过。

    梁康翘着二郎腿叼着烟,太子爷模样,六名黑衣人惴惴不安低着头诚惶诚恐,梁康给保安公司所有人员感觉都是病恹恹的萎靡不振,但所有人知道梁康是如何的反复不定喜怒无常,而且手黑。

    没有吸完的香烟不断在烟灰缸揉捏着,就像香烟是高翔。

    “你,过来”梁康指着中间黑衣人。

    黑衣人健硕的身体哆嗦,因为害怕,五官挤在一起有点变形。

    “打我,打脸,使劲”梁康开口。

    “扑通”黑衣人跪在地上。

    “老板,再给次机会”黑衣人哀求。

    “特麽的”直接从宽大的办公桌翻到地面,梁康一脚重重踢在跪地的黑衣人面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