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我是伸冤人 第八章 大败而归

时间:2018-11-09作者:西北风雪

    外来户白小蓝为何来瑶海?高翔不去想。

    高翔对自己评价是绝非君子,所以出门的时候看了白小蓝身份证。

    证件相和本人一样绝色,说明那张超模脸很上镜,让高翔有点感叹,这个条件不混影视圈简直暴殄天物。

    而且高翔认为白小蓝声音也好听,糯糯软绵却不骄腻,带点穿透力,这样的声音至少可以技术处理后录音。

    走廊中就看到兴冲冲而来的陈院长和另外一名医生以及值班护士长,还有紧随在陈院长身侧的高挑女子,比苏瑶高出一点,带着医生惯有的高冷。

    陈院长看到高翔的第一眼就肯定了自己判断;

    眼睛,高翔有一双深沉、镇定人心的眼睛。

    医生总喜欢看眼睛,因为患者能从眼神中流露出太多情绪,高翔这样的眼神能给患者自信、安抚。

    陈院长还没有表达出自己求才若渴的心思,高翔开口:“能不能办理特护病房”

    高翔是咨询护士长。

    听力很好,高翔视力同样出色,早看到了护士长及其工牌职务。

    对于陈院长而言这都不是事。

    “马上办理特护病房”

    “好的”护士长很年轻,临走不忘带点刻意的向高翔瞄一眼。

    华安医院是瑶市仅次于二院的骨科神经类救治医院,陈奂仁即是骨科部脊椎外科专家也是副院长,还是市医药中心研究员,瑶市医药大学教授,在医院一言九鼎,眼前沉稳如水又潇洒不羁的帅哥被陈院长看中,只要不在瑶市二院定然就能挖过来,和这样的男人一起工作,不多想那也是悦目,再说了,自己条件可是一点都不差,没毕业之前是校花,进入华安还是花,是小花。华安的花是黎湘,陈院长助手。

    护士长知道病房是一名女性患者,真有点比较一下的心思。

    结果进入病房看到白小蓝,护士长就有大败而归的感觉。

    那容貌、那气质、那身段,那一样不是碾压了自己。

    垂头丧气!

    陈奂仁试探了一下:“年轻人了不起,极为专业的紧急治疗方法,在瑶市二院工作”

    “不是”高翔多诧异。

    不过瑶市二院高翔很熟悉,苏瑶还在二院等着自己。

    陈奂仁脸就像花儿一样绽开。

    只要不是二院,十拿九稳。

    “很好,才来的瑶市”陈奂仁继续。

    高翔大跌眼镜。

    陈奂仁的判断多简单,以高翔救治白小蓝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只要不是瑶市二院就不可能在其他综合类医院屈尊,既然不在二院,只有一个可能,学医留学归来。

    “是的!”高翔老老实实回答。

    “很好”陈奂仁和医生笑的更灿烂。

    “还没有正式工作”陈奂仁继续。

    高翔想了想,好像确实没有正式工作,自己是不求上进的小老板。

    “嗯”

    陈奂仁对高翔回答满意到了极致。

    第八章 大败而归-->>(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陈奂仁对高翔回答满意到了极致。

    黎湘一直在观察高翔,黎湘是瑶市医科大学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主攻脊椎及脊髓疾病与损伤研究,同时是陈奂仁助手,因为科研需要向陈奂仁求教的原因,黎湘下班很晚恰好赶上白小蓝被急送到医院。

    黎湘比陈奂仁多看出了门道。

    并不是说黎湘的医术造诣超出陈奂仁,特殊家世背景下的成长环境和学习经历让黎湘欧洲留学期间就是国际防卫手枪协会认证会员,国际跆拳道联盟黑带一段,还拥有国际紧急医疗救护技术员资格证书,当然还有其他。

    国际紧急医疗救护技术员资格证书含金量很高,偏重战场和特发事故的现场急救,所以黎湘看出了点门道,高翔的手法很相似自己有特种部队经历培训教官的传授套路,但绝对比教官高明,这就让黎湘对高翔的身份充满了好奇。

    高冷绝艳的黎大美女才没有花痴护士长一样想入非非。

    高翔回答陈奂仁自己才到瑶市,黎湘想当然认为高翔有和自己相同经历,但也不排除第二种可能,高翔来自军队退役人员。

    让黎湘困惑的是如果高翔来自军队,以高翔这手段在军队还不是香饽饽,怎么可能放人。

    黎湘不是体质内人员,却知道国内在这个领域的不足,欧洲的紧急医疗救护经验全部来自非洲或者其他方向战争环境下的提炼总结。

    国内这个领域存在差距。

    所以黎湘先观察的是高翔的手而非眼睛。

    虎口皮肤丝毫没有硬物摩擦的厚茧,说明不是出自军队,那只有一个可能,经历大致和自己相当。

    不过高翔接踵而来回答就让人生阅历丰富的陈奂仁和黎湘有一种人生观被颠覆的打击。

    高翔先是承认自己没有正式工作,随后解释:“在修车行”

    陈奂仁翘舌不下,医师目瞪口呆,黎湘满脸的不可思议。

    “胡闹,胡闹,怎么能到修车行,即便没有中意工作在家钻研也不能去那种地方荒废业技”陈奂仁一脸的痛惜。

    心里早就乐开花了;

    “明天就到华安医院,不,现在就可以解决你工作问题,当我助手”

    身旁的医师就差没一个趔趄栽倒。

    别说是瑶市,就是国内又有多少人想成为陈院长学生而不得,更别说助理这个一步可登天的天大良机。

    陈院长倒好,张口就给了高翔。

    “车行工作很好”高翔没说自己是两个员工的老板。

    陈奂仁心疼,是怎么样的郁郁不得志让高翔委身在车行有了恨世嫉俗。

    陈院长爱才,人生更见过大风大浪,知道高翔目前这种状态、心情,强求不来,只能慢慢感化。

    眼睛眨巴的想着。

    胸有成竹一笑,陈奂仁道:“不急,不急,先照料患者”

    回头陈奂仁就叮嘱自病房大败而归的护士长将高翔所登记联系方式拿给自己。

    有陈奂仁交待,所有的手续一概从简,十分钟不到白小蓝被送入单人单间的特护病房。

    进入特护病房高翔就不需要操心,和白小蓝打招呼驱车返回‘悦来’。

    在医院耽误了不少时间,“悦来”门口的事故现场已经处理。

    “原本是调查事故,但交警撤的快速”揽胜靠停,跛子阴沉着脸。

    出租车已经被拖离,因为有高翔的电话叮嘱,白小蓝拉箱放在了“悦来”。

    高翔一点都不意外,既然是瑶市三小家之一,才不会是善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