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我是伸冤人 第四章 你若敢要,我就敢嫁

时间:2018-11-09作者:西北风雪

    ‘寂寞像空旷的街一样没有尽头’,这是流行在都市群体中的一句话。

    苏瑶觉得等待到出租车的希望也没有尽头。

    什么时候遭受过这种罪!

    “我有车,在酒店停车场”

    完了苏瑶又补充一句:“不过也只能凑合着用几天,估计马上就要被法院没收抵债了”

    “总比没有好,先到酒店”高翔手拍向苏瑶臀部。

    苏瑶大骇,受惊的猫一样跳开:“正经点”

    高翔调侃:“马上都是我的人了,还计较这些”

    苏瑶心跳!

    梁康叫了叮叮出行,结果上了车,司机不正经的开始反复自后视镜打量高翔和苏瑶。

    女的端庄大方美艳,一身名牌,男的衣着普通在司机眼中贼眉鼠眼,像个来自穷山恶水之地的刁民,也就是看着健硕一点。

    司机内心哼哼:“吃软饭的,好花都被猪拱了”

    梁康、苏瑶下车,叮叮出行的司机立刻发了一条微博。

    “猪八戒是真能拱到嫦娥的”配了一张截图,梁康只有半边脸。

    停车场的保安很殷勤,苏瑶奇怪高翔看到自己座驾时的平淡,座驾虽然不是瑶市最贵的车辆但也是定制版宝马轿跑。

    开门上车,熟练的启动,轿跑滑出车位,高翔看着兀自在旁边发愣的苏瑶:“怎么了,还要叮叮出行”

    苏瑶还是给了自己一个释然的理由,修车的,接触过豪华车辆也不算稀奇。

    远处岗亭内保安如侦探一样睁大眼睛直勾勾看着苏瑶钻入轿跑,使劲的吞咽着口水。

    “特麽的,昨晚就自酒店传出苏家大小姐私生活混乱不检点,乔家大少和苏家小姐分手,果然如此。这才一夜就带着小白脸出现,要是能不检点我一下多好”。

    “就你这姥姥不爱,舅舅不疼,要脸没脸,要身板没身板,谁会和你不检点”另外一名保安奚落。

    轿跑直达医院,高翔感觉到苏瑶的紧张。

    “会好的”高翔轻拍苏瑶肩膀。

    这一次苏瑶没有躲避,眼神中只存留着即将崩塌前的最后一缕希望。

    病房中首先看到的是苏瑶母亲韩昕,憔悴但不失雍容华贵,然后就是周身插满管子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的苏瑶父亲苏汉文。

    苏瑶之前已经和韩昕通过电话,韩昕也知道乔家的落井下石,韩昕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但看到高翔的年纪,眼中的希望黯淡了很多。

    忍不住抱住苏瑶开始垂泣。

    藏起来的病危通知书没敢给苏瑶看。

    “妈,会好的”苏瑶就像进医院之前高翔安慰自己一样给韩昕支撑。

    高翔把脉的时间很长,这让苏瑶的心也开始七上八下,高翔神情的专注或者说凝重说明了情况不乐观。

    确实不乐观,高翔搭脉的时候就感觉到苏汉文身体异常,此时此刻一股自高翔指尖涌出的真气已经游动在苏汉文奇经八脉十二正经。

    高翔的真气能感知经络和血管构造变异,人体内部结构巧夺天工,汇聚出了生命的架构,承载着灵魂的重量,但在高翔眼中所有的神秘都是透明的。

    因为透明,高翔很凝重,苏汉文是中毒,而且不是普通饮食中毒,绝对是可以置人于死地的毒素,高翔输入苏汉文体内的至纯真气不断和吞噬免疫活性细胞的毒素争锋并将其逼迫向脉穴。

    高翔遭遇过各种中毒症状,但从没有见过苏汉文体内的这种毒素,顽劣而韧性而且极度具有攻击性,当感受到高翔真气的驱赶和压制时首先放弃对免疫活性细胞的攻击转而吞噬高翔真气,发现不敌又开始躲藏,迫使高翔不断的输入真气封锁毒素的逃亡通道。

    第四章 你若敢要,我就敢嫁-->>(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翔遭遇过各种中毒症状,但从没有见过苏汉文体内的这种毒素,顽劣而韧性而且极度具有攻击性,当感受到高翔真气的驱赶和压制时首先放弃对免疫活性细胞的攻击转而吞噬高翔真气,发现不敌又开始躲藏,迫使高翔不断的输入真气封锁毒素的逃亡通道。

    简单一点,毒素就像有人的意识。

    半响,在苏瑶的无限期盼中高翔收手。

    “怎么样?”

    高翔已经控制苏汉文体内的毒素蔓延,但并没有直接医治,苏汉文病情看似凶险,一旦毒素被压制便生命无忧。

    高翔要知道梁汉文为什么会中毒,何人下毒?苏汉文中毒和苏家的突然崩塌是否有关联。

    而且高翔也感兴趣这种如带有灵性般的毒素。

    这一切需要等待到老二的信息搜集结果。

    高翔有直接简单有效的办法,让苏瑶在毫无意识中道出有关苏家、乔家的一切,但高翔不想。

    和苏瑶一样期待的还有韩昕。

    对于苏瑶的母亲,高翔是尊重的。

    没有半点的玩世,但保留了该有的秘密:“可以医治,不是现在,需要准备”

    苏瑶明显就有点误会。

    眼神示意高翔出门,走到走廊角落,几乎是吼着开口:“我不懂医术,但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已经答应过你了,你还要怎么样,难道要让嫁给你”

    高翔嘴角带着笑意:“如果要你嫁我呢?”

    苏瑶冷笑:“我前脚被人甩了,瑶市富贵圈都知道我私生活混乱,还是破产负债几亿的名媛,你要吗?好呀,你要我就嫁”

    高翔的笑意越来越浓,修长的手指挑起苏瑶下巴:“如雕似玉,怎么不要,不仅仅要,而且现在就一吻定情”

    配合着手指的上挑高翔低头;

    苏瑶甩开高翔手指,后退:“先救我父亲,给你,直到你没有兴趣,期间绝对可以随叫随到,娶我,免了把,一千个“悦来”也不够负债”

    高翔抚掌:“看,这么好的妹子那里去找,娶定你了,确实是需要准备,不是消遣,那里忍心”

    苏瑶是完全的看不懂高翔,对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很无措;

    明明嬉皮笑脸却又让人无从发火。

    最终还是压着怒气,小心翼翼问:“真的,确定可以”

    “不说假话”

    言落高翔继续:“不会耽搁太长时间”

    不放心,想跟着高翔,但苏瑶对琢磨不定的高翔又有点惧怕,将宝马轿跑钥匙递交到高翔手中。

    “不和我一起去”高翔眯着眼睛。

    “家族还有事情需要处理,不跟你”苏瑶口是心非。

    将轿跑钥匙反交到苏瑶手中,顺势指尖就在苏瑶柔荑手背滑过,防备不足的苏瑶一身鸡皮疙瘩。

    “办事开车方便,还是你用”

    清脆的一个响指:“女人是用来疼的”

    留下还在角落发呆的苏瑶,高翔闪入电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