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我是伸冤人 第二章 纯天然原装

时间:2018-11-09作者:西北风雪

    高翔把脉问诊,视线也落在苏瑶精致五官上。

    很少有女人能将野性和美艳这两种难以糅合的气质驾驭在一起,但高翔眼中依旧昏迷的苏瑶就可以,哪怕苏瑶还在昏迷,这种美感的相携仍然不可阻挡的跃然入目。

    急火攻心,风热犯肺,不算严重但救治不利却也绝对伤身体。

    “跛子,拿针”高翔开口。

    跛子麻利的将针盒递交到高翔手中然后一言不发退出。

    没有普通针灸的按部就班,就像穿花蝴蝶般金针刺穴,先是大椎穴刺入捻转拔针,随后少商、商阳穴针刺破血,最后大椎往下七穴点刺。

    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苏瑶意识中自己身处在一片浓郁的黑暗,没有边际,寂静无声,仿佛这种黑暗通达永恒,黑暗旋转跳跃,时光在轮回。

    意识中是一帧一帧的画面。

    父亲坚强的背影瞬间佝偻,医院急救室忽闪的灯光,数亿元的负债,住宅被拍卖……

    一个熟悉的面容开始模糊、陌生;

    “如果找不到住的地,来找我,我收留你,漂亮的女人只要豁出去,很多事情都可以解决”

    一个陌生的面容有点清晰;

    似乎替自己在雨夜的马路阻挡了风雨;

    画面在重叠,悠远和不尽的过去与将来重叠着,循环着,毫无意义的混淆着。苏瑶感觉自己身体有一种超然的轻盈感,也有从未曾有过的松散飘忽。

    高翔目不转睛的看着苏瑶。

    不再是欣赏苏瑶精致的五官,而是五官之上的表情。

    高翔视线中面部任何肌肉的细微抽搐都是内心情绪的表达、释放,按道理自己金针刺穴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已经该苏醒,但偏偏没有。

    从苏瑶凝脂般面部肌肤的抽搐,高翔知道苏瑶是处在一种病寐状态,就是极短时间内遭受到连串令人难以承受的打击,在身体疾病推波助澜中进入到意识的自我闭合状态。

    有点怜香惜玉,是什么样打击才会让这样一个清秀绝伦的女子变得意识闭合,而且高翔能感知到苏瑶的这种意识闭合中还参杂了挣扎和反抗。

    再一次施针,右手如风,蜻蜓点水,金针刺入百会、四神聪、风池、三阴交、内关、神门、足三里、安眠穴。

    比之前的施针慢了少许,但也更加的不同,针尖刺破肌肤,一道淡淡的真气在针尖缭绕随后万流归宗般进入苏瑶体内。

    苏瑶还是感觉自己身体在飘荡,在游移,在没有重心地旋转,黑暗依旧,却又看到一抹光线,微弱又蒙胧的光线。

    然后光线慢慢靠近,一张朦胧面孔清晰,好像是自己晕倒失去意识前看到的那个面孔。

    随后苏瑶就看到了高翔的眼睛;

    黑瞳里的光芒就像可以让女人轻易沉迷其中的深渊。

    苏瑶没有沉沦在高翔的眼神中,面孔绝对不熟悉,环境更加的陌生,联想到酒店的一幕和乔南希的话语,再看到自己是平躺的。

    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检查,还好,裙摆完整,束腰的腰带也还在腰间,手隔着裙子感觉……

    嗯!很薄几乎感觉不到存在的卡西莫小内也还在改在的地方。

    人就有点安心!

    高翔已经没有替苏瑶施针时候的专注,表情有点浮夸但绝对不是轻薄,耐人寻味的看着苏瑶明里暗里的将自己检查个遍才慢悠悠开口:“检查完了,多了那是不可能,看看有没有什么少了的,出了这个地概不负责”

    那口吻,多像杀人越货或者坑蒙拐骗的主。

    第二章 纯天然原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口吻,多像杀人越货或者坑蒙拐骗的主。

    苏瑶有点脸红。

    小心翼翼的问:“这是那里?”

    “悦来”

    苏瑶多惊讶,“悦来”,这不都是小说影视剧中的红尘客栈。

    “你救了我?”苏瑶更加的小心翼翼。

    看梁康的眼神有点像对待江湖侠客。

    高翔点头:“算是,风热犯肺,还有潜意识的自我闭合导致病寐,说严重也不严重,说简单也不算轻松。按道理症状的并发只有一个可能,极短时间内遭受了沉重的心理打击,不过很难想象什么样的打击会让你如此。气质出众显然有过良好的教育,穿着也看不出经济困难,只有一个可能,情变和突发事件。”

    苏瑶不可思议并终于专注的审视起高翔。

    英俊,不是乔南希那样的矜贵貌美,而是带有浓郁阳刚气息的潇洒,眼神黑洞一样让人不敢直视却又带有黑洞的引力忍不住会让人揪心,能透视人的内心,眉态间还有点玩浮,但和轻浮无关。

    眼前这个充满了男性魅力的人判断对了一切。

    想到父亲在医院急救,苏瑶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你会医术”

    “马马虎虎”

    “能不能救我父亲,人在医院急症!”

    高翔不答反问:“这么相信我,是什么样的伤病又让你对医院都信任不过”

    苏瑶贝齿咬着红唇,内心在挣扎。

    知道父亲的医治需要大笔钱,但自己没有,数日之前苏家还是瑶市的富贵,但如今什么都不是,债务缠身,和家族有生意来往的长辈冷脸相对,没有落井下石已经算是神佛保佑。就像乔南希所说,资不抵债家族所有产业都会被银行拍卖,账户冻结。父亲必须要救治,但极短时间内那能凑够天文数字的医疗费,苏瑶有朋友,不过苏瑶没有想过向户市遭遇和自己差不多的朋友求助。

    迫不得已,苏瑶相信自己会选择乔南希的提议,到这个份,女人就是男人挥洒交情、填充虚荣、满足原始的酒瓶,眼睛一闭什么都会过去,但苏瑶也相信自己绝对不会找乔南希。

    但如果还有希望,谁会选择走这条路!

    “我没有钱救治父亲”

    高翔没有惊讶,平静如斯,只是保持了聆听的姿态。

    长吸口气,极力平复内心起伏的情绪,苏瑶简要的讲述病情,然后对高翔开口:“只要能救治父亲,什么代价都可以付出”

    高翔笑,带点玩浮:“包括你自己”

    苏瑶摇头,然后又点头,但最终还是坚定的开口:“前提是能救治父亲”

    “是吗?”高翔眼神挑衅的落在苏瑶身上。

    苏瑶有一对羞煞女人的大长腿,纤细笔直的那种,小腿肚没有任何过于结实肌肉的痕迹,大腿更没有赘肉,顶着细腰和傲人的胸围,视觉的冲击混合着苏瑶身上淡淡散发出幽香,让高翔荷尔蒙分泌有点高。

    表情更加浮夸,还有待价而沽的架势。

    苏瑶没有抗拒高翔的眼光;

    “论脸蛋我苏瑶在瑶市数一数二,从头发到脚指头没有打过激素没有丰胸整容,皮肤都是实打实保养出来的,要有多天然就有多天然。”

    高翔内心在笑,这得有多大的自信和勇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