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重生毒妃狠绝色 第496章叶婉雪替嫁奸计

时间:2018-04-27作者:路菲汐

    第496章 叶婉雪替嫁奸计

    今天已经是八月初九,君叶两家的婚事热热闹闹地办着,但是新娘子却不知所终。

    明天就是大婚之日。

    此时叶清瑶失踪的消息还被压制着,只是有些流言蜚语。只要明天叶清瑶出现,流言不攻自破。

    可若是叶清瑶不出现,那就人尽皆知。

    未能完婚是抗旨,女子失踪则是名誉毁尽。

    就算日后找回来了,新娘子在大婚前夕被“劫匪”带走,叶清瑶这门婚事也完了。

    大雨倾城,叶慕兮卧床养病,看着在自己旁边睡着的南宫凛,伸手给他掖了掖被子。

    “小姐,老太君和二夫人说是有急事,您看见还是不见?”宛秋进来,轻声问道。

    叶慕兮看了一眼南宫凛,说道,“扶我去外堂。”

    “是。”

    叶慕兮大病未愈,脸色苍白,好在有流月珠保命,又有赛华佗开的药方,稍稍养了几分精神,还能下得了床。

    “慕兮,听说你生病了,可好一些了?”老太君关切问道,“你总算是安全回来了,老身这几日愁的晚上都睡不着,如今看见你,总算是安心几分。”

    叶慕兮抿唇一笑,“劳祖母挂心了,慕兮一切都好。祖母您才刚刚病好,可不能过分忧思。”

    “哎,想到清瑶,又怎么能不忧思。慕兮,找了这么多天,可找到清瑶的下落了?”老太君忧心忡忡说道,“这么多天没消息,该不会已经……”

    叶慕兮宽慰说道,“祖母放心。如果贼人要杀了清瑶,当时杀了便是,没必要多此一举。我猜贼人应该无意伤清瑶的性命。”

    其实说不准对方真想杀了叶清瑶,不过宽慰老人家,叶慕兮自然是挑好的说。

    到现在还不知道那只玉簪到底是怎么回事,审问叶婉雪也没结果,她一直没松口。

    看来过去的一年,叶婉雪成长了不少。

    “找了这么多天都找不到,明日的大婚,清瑶未能出现,婚典如何继续?”沈韵佩说道。

    这是个问题。

    “只怕那时,清瑶失踪就瞒不住了。她被贼人掳走,日后就算回来,又还如何继续这桩婚事……”老太君默默垂泪。

    叶慕兮意识到了什么,扫了一眼沈韵佩说道,“二娘有何高招?”

    “高招说不上,倒是有个顾全叶家君家还有皇家脸面的办法。”沈韵佩心里一喜,脸上却一副为叶清瑶考虑的模样说道,“我料想,说不准过几日清瑶就能找到了,这种节骨眼上可不能出错。不如明日的大婚,就让一个人代替清瑶拜堂。反正是蒙着盖头,神不知鬼不觉。不至于当着天下人的面缺席。”

    叶慕兮脸色平静,不冷不热说道,“那二娘这个顶替的人选,是谁?”

    “还请慕兮你给雪儿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就让雪儿顶替清瑶,和君公子成亲吧。等日后清瑶回来,雪儿再把位置还给她。我也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这完全是为了皇家和叶家君家的颜面,更是为了清瑶。不然明天岂不是就让天下人得知清瑶失踪了。”沈韵佩连忙表忠心说道。

    老太君叹了口气,“若是找不到清瑶,也只有这个办法能保住清瑶的名声和婚事了。”

    这个办法表面上看是找不到清瑶的无奈之举。但是叶慕兮又怎么不知沈韵佩的狼子野心。

    只要叶婉雪和君陌尘拜堂,日后必定以这个借口赖着君陌尘。

    而且,拜堂这种大事,岂能儿戏。找人顶替,置清瑶于何地?

    明日怎么收场,叶慕兮还不知道。但是沈韵佩如此猴急的做法,着实惹人厌恶。为了扶叶婉雪上位,真是没脸没皮了。

    “明日的事,明日再说。二娘请回吧。”叶慕兮淡淡说道。

    老太君语重心长说道,“慕兮,我很疼清瑶,但如果明天婚典不能继续,清瑶就在天下人面前失了名声,这是害她。你三思。”

    “祖母,慕兮明白。还没到最后一刻,我们还在找。”叶慕兮沉声说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说不准,老天爷开眼,让我们找到清瑶。”

    老太君点点头,“但愿吧,老身也希望早日找到清瑶。你既然心里有数,我也不多说了。老身就先回去了。”

    沈韵佩还想说什么,但是被老太君横了一眼,没敢多说,搀扶着老太君走了。

    “宛秋,君公子那边寻人,寻的如何?”叶慕兮眉宇间多了一丝忧色。

    宛秋答道,“君公子已经找了四天,今日又上山去找了……”

    叶慕兮叹了口气。找不到清瑶,明日该怎么办?她无法做决定,还是等晚上再去君家拜访一趟。

    ……

    清泉山,半山腰的小茅屋,大雨倾城。

    “公子,您怎么又来了。昨日小老儿就已经全告诉您了,我真的没有见过什么姑娘。”赵老三作揖,“小老儿是汲水为生的本分人,真的没有做什么歹事!”

    君陌尘微微颔首,“赵老汉,在下知道你不是歹人。只是,我连续追查三天,送菜的、送柴的那几位家里我也都去过了,总觉得其间肯定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麻烦老汉,再把那日的情形说一遍。”

    说着,君陌尘就将几块碎银子塞在了赵老三手中。

    赵老三拿起银子,连忙鞠躬,“谢谢公子。公子要听,那小老儿便再讲一遍……”

    一遍讲了下来,君陌尘还是没发现什么问题。不经意扫了一眼那边的板车和水桶说道,突然察觉了不对劲,“赵老汉,你这水桶摆在板车上,刚好空了两个水桶的位置,这是何故啊?为何不摆满?”

    “哎,新做的木桶还没送过来,只能空着了。我原先是满满一车的,可惜掉了两个……哦对了,就是那天去叶家送水回来路上掉的。掉了两个木桶可轻多了,看来老汉真是老了……”赵老三自顾自感叹。

    君陌尘眸光一变,掉了的两个木桶,这是如今唯一疏漏的东西,赶紧去看看!

    “赵老汉,麻烦你带我去木桶掉下去的地方看看。”君陌尘说道。

    赵老三惊讶,“公子,那可是半山腰啊,您要看什么?木桶?肯定摔裂了!”

    “麻烦老汉了。”君陌尘迫不及待,心情莫名紧张。

    赵老三拱手,“公子给了老汉这么多银子,老汉自该带路,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