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号保镖 第752章 杀人工具

时间:2018-04-27作者:冷海隐士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道:“但那是邪教!跟天龙公司是两个概念!”

    陈先生笑道:“年轻人,不要太乐观。其中的真相,你也许永远会蒙在鼓里。现在的中国,真相往往会被消灭在萌芽状态。”

    我没有再与陈先生争辩,而是将话题扯了回来,道:“这样吧陈先生,我会想办法联系一下公安部的人,确定一下这个这个女孩的身份。”

    陈先生一摆手道:“你太天真了吧?你自己都被扫地出门了,人走茶凉,你还有什么资本取得公安部的信任?你忘记了,就在前两天,你还被警察追的满街跑!现在,请你告诉我,你难道不恨警察吗?”

    也许现场只有我自己能明白陈先生这句问话的真实含义。

    我犹豫了一下,微微地低下头,道:“我恨警察!不假。我对这些穿着制服的强盗,已经失去信任了。我曾深受其害。”

    陈先生笑道:“你的遭遇我都知道。哈哈,能够让一个国家特卫对他们感到失望,这的确能说明不少问题。他们已经失去了民心!”

    陈先生的确是个心理高手,他一次一次地击我的软肋,试图让我跟他达成统一战线。

    事实上,这本身就是一个试探。

    甚至是连环性的!

    陈先生见我沉默,突然朝我走了过来,将手中的七七手枪,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更是一怔,心想陈先生不会是不会是想让我做刽子手吧?

    这只狡猾的老狐狸,实在是太阴险了!

    陈先生见我迟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对我道:“今天是你加入天龙的大喜日子,我把这个立功的机会,留给你。”

    我的心里如同波涛翻滚,双手竟然有些颤抖了起来。但我还是试探地问了一句:“陈先生的意思是?”

    陈先生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眼神望了一下一旁的孟然,很平淡地说道:“明知故问!好,既然你明知故问,那我就把话说明白点儿。很简单,送她上路!”

    我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皱眉道:“陈先生,您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这次轮到陈先生愣了一下,但他马上笑道:“你看像吗?”

    确切地说,我真的没想到,情况会发展到这种程度!我虽然通过那一张简单的字条,已经初步判断出了什么,但是我绝对不会料到,陈富生竟然会要我杀人!

    这究竟是一种试探,还是想拉我下水?

    我犹豫了半天,没敢去接陈先生递过来的那把七七式手枪。

    尽管我知道这一系列举动,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几乎是与陈先生僵持了几秒钟之后,陈先生又很潇洒地将那手枪把玩了一番,冲我笑道:“年轻轻的,胆量倒是很小。以前没玩儿过枪?”

    我皱眉道:“玩儿过是玩儿过,但是以前玩儿枪是对准靶子,今天不一样。”

    陈先生道:“是啊。只是换了一个对手而已。以前是练习,今天是实践。你放心,没有我陈富生摆不平的事情。一条人命,尤其是这样一条人命,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我不由自主地将了陈先生一军:“这么说,今天这把枪,还有这个公安卧底,就是我加入天龙必须要答的一道考题了?”

    陈先生咂摸了一下嘴巴,虚张声势地吹了一下枪管儿,目不斜视地道:“你可以这样认为。我们天龙需要的人,跟部队上一样。需要的是那种服从指挥,上级指到哪儿就打到哪儿的人!对于一个不忠诚于老板的人才,我们怎么敢用?”

    因此我倒是情不自禁地与陈先生开展了口战,在我看来,能尽量避免血腥,就要尽量避免。哪怕这位被纠出来的‘公安卧底’是冒牌的,那也毕竟是一条人命。我赵龙没有杀过人,也不想去杀人。尽管自己任务在肩,但是又怎能以牺牲别人性命做代价?

    我冲陈先生说道:“但是部队上的领导,不会让我去杀人。我虽然是军人,但是却不喜欢血腥的场面。陈先生,对不起,您让我很为难!”

    现场的气氛马上变得更加僵硬了起来。

    然而陈先生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而是禁不住冷笑了一声。

    我有些生气,不由自主地反问:“这很好笑吗?”

    陈先生高深莫测地道:“不是一般的好笑!”

    我不明其意,正在疑惑之间,却听到人群当中有人喊了一句:“赵龙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敢跟陈先生讨价还价?”

    此言一出,其他人竟然争相响应了起来。甚至就连递给我纸条的圣凤,也加入到了讨伐队伍当中,冲我喊了一句:“既然加入了天龙,就要无条件地服从陈先生的安排。什么事情都有陈先生担着,你怕什么?”

    乔灵也附和道:“对对对,不能破这个先例!师兄,听陈先生的吧。”她还极其隐讳地给我使了一下眼色,意在鼓励我。

    我没想到关键时候,会有这么多人鼓励我行凶。

    众人的议论声和鼓励声,让我体会到了这些恶徒们的残忍。看来这些人的确已经受到了陈富生的严重熏陶,不把一条人命当回事儿。同时也让我更加肯定,由局长让我潜伏进来,是对的。这些人面兽心的畜牲,竟然对别人的生命如此淡漠,如同杀手,如同冷血动物。如果不将他们铲除,不将他们斩草除根,那整个社会,就会永远不得太平。

    而且,在这残忍的背后,还隐藏着更加残忍的真相。我所需要的,就是那些真相。

    而这个连笑都带着杀气的陈富生,更是个十足的野兽!

    剑拔弩张的场面,令我不由得在心里迅速地思索了起来,而面前的陈先生,仍然是显得相当平静,他转而坐回了椅子上,叼了一支雪茄,将那支七七手枪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确切地说,尽管我与陈先生起了言语上的冲突,但是场面却渐渐地从僵硬的态势中跋涉出来,甚至有些缓和的令人心颤。

    我扭头再瞅了一下众人,那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此时竟然显得那么狰狞。而我自己,却像是一只被陈富生耍来耍去的猴子,供他们观赏,供他们玩弄。

    这种境况,与在茶楼与陈先生初次会晤时竟然相反。我不由得暗怨起了自己的天真,天真到当陈富生打电话威胁付时昆的时候,我还觉得很满足。直到此时此刻我才明白,对比起陈富生的阴险,那久经沙场的付时昆,实在是逊色得多了。

    但是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我没有。我只能接受,我只能配合着陈富生把‘戏’演下去。

    这时候只听陈先生突然又冲我问了一句:“赵龙,有没有真正杀过人?”

    我继续反问:“难道杀过人,也是进入天龙公司的一个重要条件吗?”

    陈先生近乎炫耀地道:“我们公司里有很多特种兵转业的,都有过前科,而且有几个是为了躲避公安部的追捕令,才到了天龙公司避难。”

    我淡然地道:“那只能证明陈先生宅心仁厚,天龙公司肚里能撑船。”

    陈先生笑道:“这个解释我爱听。”

    随后他站了起来,仍然是拿那把七七手枪在手里玩儿着花样,潇洒沉稳地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觉得自己的心脏,有种被压迫的感觉。

    他竟然让我杀人!而且是一个手无寸铁,尚不能确定真实身份的女人!

    陈富生这个要求,实在是太过于离谱了!我又怎能接受?

    我不是刽子手,更不是杀人工具。不管孟然是不是公安人员,我都不想伤害她。

    但是话又说出来,如果我不按照陈先生的意思去做,那又会是怎样一种结果?

    犹豫的工夫,陈先生已经站在了距离我只有一二十公分的位置上,他将手枪翻了个个儿,不动声色地扯过我一只手,硬是将那只七七手枪拍到了我的手中。

    我顿时愣住了。

    陈先生道:“年轻人,是需要勇气的!不要让这么多骨干看扁你!”

    我觉得自己手中的七七手枪足有千斤之重。我皱紧了眉头,那只手竟然无法自控地颤抖起来。

    我对陈先生道:“陈先生,我觉得杀人并不是种勇气。我们又不是黑社会,为什么非要这么血腥呢?”

    陈先生道:“商场如战场,商场比战场还要血腥的多。战场上,是看得见的血腥,但是商场上,虽然鲜见血腥,实际上却有更多的人在流血。为求自保,我们不能仁慈。就像是当年的毛主席说的,对待敌人,要像冬天一样寒冷。而我们面前的这个孟然,她是我们天龙公司的一个祸星,一个灾难的根源。牺牲她一个,保全我天龙公司数万数十万同仁,这个买卖,不划算吗?”

    我无言以对。

    人生中最无奈的事情便在于此,明明知道对方是个十恶不赦的恶狼,但是自己还必须想办法接近他,应和他。

    我瞄了一眼那可怜的‘公安卧底’孟然,嘴角处不由得崩发出一阵苦笑。

    我将七七手枪翻了个个儿,握在手里,猛地愣了一下。

    这种手枪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熟悉的,在首长处的时候,它天天跟我做伴。

    但是此时,它却成了我用以杀人的工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