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号保镖 第271章:愤怒

时间:2018-04-27作者:冷海隐士

    由梦皱眉问我道:“赵龙你笑什么?”</p>

    我嘲笑她道:“你吃雪糕的样子真淑女,奶油都快吃进鼻孔里去了!”</p>

    由梦赶快拿出纸巾来擦拭了一下嘴巴,又用小舌头伸出来一阵搜刮,这才盯着我问道:“现在还有吗?”</p>

    我笑着摇头:“没了没了。 ”</p>

    由梦这才如释重负,但是再吃几口雪糕,那嘴唇又重新沾满了奶油……</p>

    微风徐起,将由梦轻柔的长发吹起,散发出阵阵清香,我猛吸了一口,顿时心里一阵清凉的感觉。</p>

    我问由梦:“你用的什么洗发水,这么香!”</p>

    由梦得意地笑道:“本姑娘一直用藩婷!”</p>

    我摸着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我也用藩婷,怎么感觉不到这种香味儿?”</p>

    由梦嘲笑我道:“洗发水也要看谁用啊,有些人,是跳进洗发水水池里,也洗不香的,如说像你,再洗也是臭味儿十足呢!”</p>

    见由梦嘲笑我,我猛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骂道:“哼,竟然讽刺我!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p>

    由梦蛮不讲理地道:“收拾我?咱们走着瞧,看看到底是谁收拾谁,嘿嘿!”</p>

    说完后摆出一副野蛮公主的样子,用极具杀伤力的眼神向我示威。</p>

    我们边走边聊天,聊着聊着,又聊到了婚事……由梦挽着我的胳膊道:“反正现在老爸不妈不再阻拦了,咱们执行完这次任务订婚,订婚之后结婚。我呀,必须要先拴住你,否则你以后移情别恋了怎么办?”</p>

    我道:“你对我这么没信心啊?”</p>

    由梦道:“以防不测呗。现在的男人啊,变的可快了!”</p>

    我道:“你放心,我对你的感情,一万年不变!”</p>

    由梦悠着我的胳膊道:“说的好听,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呢!”</p>

    我指着天边的那轮弯月,诙谐地道:“除非月球爆炸,否则我对你的感情,永远不变!”</p>

    由梦脱口笑道:“还挺浪漫的呢!”</p>

    然后斜倚在我的肩膀,无限幸福。</p>

    我和由梦在外面吹着小风,逛了很久,直到晚十点钟,才回到酒店套房。</p>

    玛瑞诗亚还没睡,她正斜躺在沙发看电视,见我们回来,她赶快穿鞋子,坐了起来,招呼道:“你们俩到哪儿去玩儿了?”</p>

    我道:“随便溜达了一下。”</p>

    玛瑞诗亚满怀感慨地道:“恋爱的滋味儿不错吧?羡慕,好羡慕你们!”</p>

    由梦将她一军道:“羡慕什么!也没人拦着你谈恋爱!”</p>

    玛瑞诗亚闻听此言,立刻陷入了遐思之,她的眼睛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憧憬,直盯着电视屏幕,眼睛扑朔着,似乎在心里祈祷着什么。</p>

    我和由梦坐了下来,由梦为了我削了一个苹果,我刚想吃,玛瑞诗亚吃起醋来,向由梦兴师问罪道:“哼,用你们国一句话来形容,你这是重色轻友,为什么只给赵秘削苹果吃,我可吃醋了!”</p>

    我被玛瑞诗亚的可爱逗的笑出声来,将苹果递到她的嘴边儿,调戏她道:“来,吃一口!”</p>

    玛瑞诗亚盯着我手的苹果,噘着嘴巴道:“你以为我不敢吃吗?”</p>

    我赶快将苹果收回,狠狠地咬了一口,无限幸福地道:“这是我们家由梦削给我的!要吃啊,自己去削!”</p>

    玛瑞诗亚一拍大腿,兀自地站起来,自嘲道:“看来,还是应了你们国家的****一句话了!”</p>

    我追问:“什么话?”</p>

    玛瑞诗亚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p>

    一边说着,一边去冰箱里取了个苹果,自己动手削了起来。</p>

    只不过玛瑞诗亚削苹果的水平实在不值得恭维,一颗好好的苹果被她削的面目全非。</p>

    但是玛瑞诗亚仍然吃的津津有味。</p>

    由梦嚼着泡泡糖窃笑着,洋洋得意地道:“还是本姑娘削苹果技术高呢!”</p>

    我打击她道:“你也是削苹果为人民服务的命呗!”</p>

    由梦瞪着眼,拧着我的耳朵兴师问罪道:“你说什么?”</p>

    我赶快掩饰道:“没什么,我说你削苹果的技术超厉害,你简直是苹果超人!”</p>

    我们三个人在沙发边说边笑,边看电视,一直到了十一点半。</p>

    由梦伸展了一下懒腰,打了个哈欠,对我和玛瑞诗亚道:“都休息去吧,明天还要去机场接站。”</p>

    玛瑞诗亚摇头道:“你先去睡吧,我先看完这个相亲节目!”</p>

    此时电视正演着河北电视台的一个相亲节目,里面有个叫秦积才的极男,相当有才,如果用几年之后的某一个人来形容他,那是‘凤姐’!真的,我觉得凤姐那超自信的才华,应该是缘于这位2006年参加相亲节目的秦积才,他的自信模式简直与几年后的凤姐竟然异常的惊人相似,在一定程度来讲,秦积才和凤姐简直是绝配。其实,06年的相亲节目还较少,但是那时候足以映衬出了人们对这类节目的喜爱,很多人甚至是外国人都非常喜欢看河北电视台的那个相亲节目。</p>

    由梦打着哈欠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我则直奔洗澡间好好泡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有余。</p>

    这时候玛瑞诗亚还在看那个相亲节目,不时笑的前仰后合。</p>

    她见我洗完澡出来,笑着招呼道:“快,快来看,那个秦积才简直太有才了!”</p>

    我摇头道:“不看了,我得睡觉去了。”说罢打了个哈欠。</p>

    玛瑞诗亚略有失望地望着我,道:“你过来我跟你说件事。”</p>

    我道:“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p>

    玛瑞诗亚神秘地道:“很重要的事情,关于你和由梦的!”</p>

    我疑惑地凑了过去,坐在沙发,追问道:“说吧,我和由梦怎么了?”</p>

    玛瑞诗亚眼睛在屋内东瞄西瞄,忽而转眼望着我,轻声道:“你和由梦现在……”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却又话锋一转,道:“你和由梦为什么不住一个房间?”</p>

    闻听此言,我顿时羞的脸色通红,我埋怨着玛瑞诗亚的多管闲事,开口道:“什么意思?”</p>

    玛瑞诗亚道:“你们俩都好了这么久了,还分居呢?”</p>

    我汗颜地举起双手冲玛瑞诗亚一抱腕儿,道:“拜托拜托,不要诱导我犯错误,我和由梦还没结婚呢!”</p>

    玛瑞诗亚冷哼一声,坏笑道:“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这么封建啊?现在谁还等到结婚再……现在都是流行先同居后结婚,你已经跟不时代了!”</p>

    我赶快冲玛瑞诗亚道:“打住,赶快打住!”</p>

    玛瑞诗亚道:“你作为由梦的男朋友,你忍心让由梦独自承受夜的寂寞?”</p>

    我随口道:“寂寞了二十几年了,再寂寞个一年半载又何妨?”</p>

    嘴这样说,心里却觉得诧异,这个玛瑞诗亚这样劝我们,究竟是何意图?她是想极力促成我们,还是声东击西地搞破坏?</p>

    无从找到答案。</p>

    玛瑞诗亚道:“想不到你们**人这么固执这么封建,赵秘,其实女人有时候会很寂寞很需要男友的陪伴,你们之间不应该只停留在这种状态,该突破的时候要突破。这是维持爱情巩固爱情的佐料!你应该将国的传统观念摒弃掉,知道吗?”</p>

    我追问:“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p>

    玛瑞诗亚闪烁着眼睛道:“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和由梦有个好的结果。我只是见你们俩好像都很保守,给你提一个……一个参考性的建议。”</p>

    我心情复杂地冲玛瑞诗亚说了句‘谢了’,然后站起身来,走回了自己的卧室。</p>

    今夜心情有些复杂,玛瑞诗亚的话盘旋在耳边,我感到心里一阵阵的异样感觉,由衷的强烈。</p>

    我扪心自问:是自己太封建了吗?</p>

    无从判断。</p>

    但是确切地说,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有时候也曾无耻地想过与由梦之间有些实质性的突破,但是每每都这种想法,我都会不断地自责,我无法拒绝良心的谴责,我简直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我无法从这种矛盾的境界跋涉出来。</p>

    一夜复杂的想象,直到凌晨三点钟,我才睡着,但是却做了很多怪的梦。</p>

    男人的心事,在心底荡漾着,却只能成为秘密。</p>

    次日午八点钟,玛瑞诗亚留守,我和由梦驱车赶往首都机场。</p>

    九点钟,伊塔芬丽小姐一行人准时下飞机。</p>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担负这次随行护卫任务的,竟然是——</p>

    凯瑟夫!</p>

    怎么会是他?</p>

    刹那间我感觉头脑一片混沌,我觉得这是国对国的蔑视!</p>

    早知如此,我和由梦肯定不会接手这次外宾警卫任务。</p>

    怪不得在问玛瑞诗亚随行警卫是谁的时候,玛瑞诗亚有些言辞闪烁,似乎在有意地掩饰。原来,这个人竟然是凯瑟夫!</p>

    何等的戏剧!何等的荒唐!</p>

    伊塔芬丽小姐见到我们,显得格外高兴,她穿了一件漂亮的白色连体裙,头束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许久不见,她看起来似乎成熟了一些,身高也像是长了不少。</p>

    伊塔芬丽向我和由梦拥抱示礼,激动地道:“真高兴,又见到了你们!真的很想你们。赵师父,你这段时间还好吗?”</p>

    我点头道:“我很好,谢谢伊塔芬丽小姐关心。”随后我将目光定格在凯瑟夫身,心里却因为他的出现,腾起了一阵阵愤怒的浪花。</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0/40764/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