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号保镖 第193章:升级的冲突

时间:2018-04-27作者:冷海隐士

    其实关于大会堂等重要国家建筑,都是我们作为国家警卫需要熟练掌握的内容。   (w w w . v o dtw . c o m)因为牵扯到外国首脑或者友人参观,问及时,我们必须能讲出个一二三来。不过特卫局和特卫处对于此类的要求并不是特别苛刻,也没有刻意地将此作为警卫业务的内容来抓。因此对这些的掌握,都是我们自学的。</p>

    像由梦这种掌握的如此透彻清楚的,在警卫人员当,实在是少见。</p>

    对此,我倒是更加欣赏由梦了。</p>

    虽然现在我与由梦确立了关系,但是说实话,自己扪心自问,我对她了解多少?</p>

    只能说是了解一部分。</p>

    她太神秘,也太优秀。她总是会带来给我无法想象的惊喜。她在音乐学艺术方面都具有很高的造诣,还有在医学方面,也是如此。</p>

    今天见识到了她滔滔不绝的介绍,令人不得不佩服,甚至是膜拜。</p>

    听完由梦的介绍,凯瑟夫倒是收敛了刚才的傲慢姿态,夸赞道:“由参谋对大会堂很了解啊,这让我有些……有些吃惊。”</p>

    由梦不以为然地反问道:“这有什么好吃惊的?人民大会堂会我们国的建筑,也是国的政治化活动心,作为国人,连这个都不了解的话,那太失职了。”</p>

    我听到由梦的话后,不由得羞愧了一番。看来,自己以后也要充充电了!</p>

    确切地说,在此之前我经常带着国际友人光临大会堂,但是说实话,虽然我对大会堂的各个门各个厅相当了解,但是至于厅堂的构造,已经作用,实在是知之甚少,记得去年俄罗斯高官迈可博多访华的时候,我曾经被委派带他与众位俄罗斯高官参观大会堂,迈可博多是个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的角色,他对国的大会堂各厅建筑风格相当感兴趣,滔滔不绝地询问了很多内容,结果我总是支支吾吾难以应答。那时候曾经想要将这些知识扩展一下,学习一下,但是最后仍然没有战胜惰性,心想反正不是警卫业务的内容,没必要学习的太深太熟。</p>

    今天见了由梦的这一番表现,我又开始在心里告诫自己:充电,坚决要充电!</p>

    什么大会堂人民英雄纪念碑故宫颐和园等化心,都要掌握的差不多。免得让外国友人嘲笑我连自己国家的化胜地都不了解。</p>

    如是一想,方才又一次坚定了信心。</p>

    也许是由梦的博学多识将凯瑟夫的求知欲彻底地激化了出来,在参观迎宾厅宴会厅的时候,凯瑟夫屡次追问,而由梦总能滔滔介绍,其精彩程度,不亚于大会堂里的专职讲解员。</p>

    可能是大家都痴迷于倾听由梦的讲解和介绍了,我们甚至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内容:照相。</p>

    确切地说,在参观的过程,我们很少照相,一部借来的,差点儿成了摆设。</p>

    随后我们又参观了各个代表厅。</p>

    33个代表厅,有一半是开放的,还有一半被用挡杆遮拦住,不予开放,当然,也不允许游客参观。</p>

    更令我感觉神的是,在参观各个代表厅的时候,由梦竟然能将各个省的情况,尤其是主要化讲解的颇为精彩,从湖南厅到辽宁北京四川广东海各厅,一路走来,由梦都是讲的头头是道,滔滔不绝。我们几个人几乎已经融入到了由梦为我们带来的化盛宴之,洗耳恭听,颇沉受益匪浅。</p>

    但是当我们走到台湾厅的时候,凯瑟夫突然愣住了。</p>

    凯瑟夫指着‘台湾厅’三个大字问我们道:“怎么台湾还跑到大会堂来了?”</p>

    我道:“这是台湾厅,怎么了?”</p>

    凯瑟夫啧啧地怔望片刻,道:“你们这里的台湾厅,可是与那个台湾国有什么关系?”</p>

    一听这话我生气了,埋怨凯瑟夫道:“不知道你不要乱说,哪有什么台湾国,台湾是国的一个省,台湾省。”</p>

    凯瑟夫连连摇头道:“哦,不不不。我所知道的是,台湾是一个单独的主权国家,他们像国一样,虽然没有国领土面积大,但是他们有着自己的政权和民主方针,台湾国家领导人还曾经出访过我们国家,而且还被提议入驻过联合国。它怎么会是你们国家的一个省?我不相信。”凯瑟夫一边摇头一边望着台湾厅,扭曲的事实在他嘴里说出来,竟然显得格外富丽堂皇。</p>

    台湾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话题,凯瑟夫此时竟然说台湾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令我顿时气愤至极。且不管他是认识错误,还是故意这样讲,都令人无法容忍。近些年,台湾闹腾的不清,更有不少无耻的国家公然支持台湾的恶劣行径。这些都被国及国人民深恶痛绝。因此听到凯瑟夫这样的言论,我和由梦都非常气愤,由梦绷着脸冲凯瑟夫道:“凯瑟夫,请你不要歪曲事实,我告诉你,关于台湾,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你没有资格说这些分裂国的言论!”</p>

    凯瑟夫吃了一惊,质问道:“怎么,还不让我们发表意见了?”</p>

    由梦道:“发表意见可以,但是请你不要发表这样的谬论。”</p>

    凯瑟夫冷笑了一声,耸耸肩膀,倒是摆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埋怨道:“真搞不懂你们!硬要将台湾说成是自己的领土,人家台湾人都不承认。你们国家太……”</p>

    凯瑟夫的话让我顿时怒火烧,还没等他说完,我快步走了过去,瞪着凯瑟夫道:“凯瑟夫,你给我住嘴!”</p>

    确切地说,当时那段阶段,台湾一直是个敏感的字眼儿,而且当时世界舆论相当纷杂,国政府对台湾问题的处理方面一向坚定且极有原则,对于那些支持台湾分裂的国家和个人,我们都是深恶痛绝。因此,对于凯瑟夫的言行,我听着心里特别不舒服,甚至连抽他嘴巴的想法都有。</p>

    凯瑟夫没想到我会发火,顿时眉头皱起,冲我骂道:“赵龙,你叫唤什么?还不让人说话了?”</p>

    我瞪着他道:“凯瑟夫我再告诉你一遍,台湾是国不开分割的领土,台湾人流的是华夏民族的血,你这个荒唐的国人,不要对我们的家事凭头论足,搬弄是非!”</p>

    凯瑟夫挠着脑袋,神情已经显得相当气愤,但是他仍然显出了几分平静,拿一根手指头指划了我一下,道:“好,好,赵龙,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骂我?我是国人,我有自己的观点,我有自己的言论自由。你这个国小子是不是好了伤痛忘记了疼痛,故意要招惹我凯瑟夫,是不是?”</p>

    拿一双阴险强势的眼神望着我,一只手攥成了拳头,小挥了几下,仿佛想动武。</p>

    事情瞬间出现了僵局,玛瑞诗亚赶快前劝阻,但是我与凯瑟夫的目光,已经像是两把交织的剑,互相犀利地对视着。</p>

    我想教训他,估计他也想教训我。</p>

    这种矛盾,绝对不单单是因为此次的冲动与不愉快。</p>

    但是矛盾再深,我还是没有丧失理智,这里毕竟是大会堂,我不可能跟凯瑟夫在这里展开过分的较量。</p>

    尽管,在世界警卫交流会之后,我一直想再会会他。</p>

    终于,这场风波还是宣告了暂停。由梦用格外的语调介绍了台湾厅的相关化,最后还特意强调:“台湾是国的领土,是国的一个省份。”</p>

    或许这些事情在别人看来有些可笑。</p>

    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却是相当重要。</p>

    作为共和**官的一员,我岂能容忍,有人会在国人尤其是**官面前,发表这么多分裂国的言论。</p>

    更何况,发表这种言论的,竟然还是令人一直痛恨的凯瑟夫侍卫长。</p>

    他作为国总统座的侍卫官,难道不知道,在牵扯到其他国家政治主权方面的事情,是不应该发表这么多谬论的?</p>

    抑或,凯瑟夫这样讲,是故意刺激我和由梦?</p>

    无从而论。</p>

    也许是因为凯瑟夫提起了敏感之事,我们几人没有在大会堂内停留过久,从台湾厅转身,我们沿着来路,直接开始往回赶。</p>

    出了大会堂,我们一行人径直到了广场。</p>

    更加令人气愤的是,在广场照相的时候,凯瑟夫又提到了台湾问题。</p>

    而且仍然是肆无忌惮地充当了一个**份子说客的角色。</p>

    我甚至觉得这个凯瑟夫简直是一个混蛋,明明知道台湾问题很敏感,他仍然兴致勃勃地鼓吹台湾国家论……</p>

    当我再一次站在凯瑟夫面前,警告他‘闭嘴’的时候,意味着我们之间的冲突,再一次升级。</p>

    确切地说,我跟世界很多国家的警卫人员接触过,但是从来没有遇到凯瑟夫这样不友好的。他的傲慢无礼自以为是也罢了,那是人性使然。但是他偏偏喜欢在国人面前提到这些敏感的话题,令人愤恨至极。</p>

    在其它方面,我可以忍受凯瑟夫的无礼,但是在这个方面,我怎能忍受得了?</p>

    他是在以替分裂主义分子说话的立场,一次一次地激怒我,激怒由梦,使得我真想找个地方,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口无遮拦的国侍卫长。</p>

    我们之间的矛盾,曾经的冲突,我都可以忽略,但是这次,我却怎么也镇定不了。</p>

    他仍然在肆无忌惮地鼓吹什么言论自由,说自己有权力对这些世界政治发表自己的看法,即使是在玛瑞诗亚不断规劝他的情况下,凯瑟夫仍然将台湾问题摆到了口头里,而且越说越是唾沫飞舞,直到我再次大喊一声:“住嘴”,他才闭自己那语无休止的臭嘴,开始歪着脑袋挑衅般地望着我,埋怨道:“怎么,国人还不让外国人说话了是吧?谁都没有权力让我闭嘴,我想说什么说什么,这是我的自由!”</p>

    我觉得凯瑟夫这是故意在对我发起挑衅,他这是单纯地在谈论言论自由吗?他这明明是在激怒我,激怒国人。</p>

    见到过无耻的,却没见到过无耻到这种程度的!</p>

    我差一点儿要抓住凯瑟夫的领子,还是忍了忍怒气,冲凯瑟夫骂道:“凯瑟夫我警告你,这是在国,如果你再讲这些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p>

    凯瑟夫倒是有恃无恐,反问道:“你?你拿什么对我不客气?是想打架吗,我的手下败将?”</p>

    我道:“凯瑟夫,别以为自己在警卫交流会拿了个第一,觉得自己多么了不起,你早晚也得有吃亏的那一天!”</p>

    凯瑟夫冷笑道:“谁让我吃亏?你吗?”</p>

    我道:“你可以这样认为。”</p>

    凯瑟夫耸肩道:“赵龙我不是小瞧你,那次在警卫交流会,我已经很手下留情了。你不要翻来覆去总找我的麻烦,参观了一次大会堂,你数过没有,你说了多少句脏话?而我,从来没允许过任何人这样对我。如果不是在你们国的地盘,我早抽歪你的嘴巴了!”</p>

    我向前一步,瞪着凯瑟夫道:“有本事你试试!”</p>

    凯瑟夫左右看了一下,果真伸出了一只拳头,挡在我的面前。</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0/40764/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