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全能小姐和万能先生 第16章 闹事

时间:2019-07-24作者:无边音

    林喏喏第二天睁眼才发现自己穿着衣服在床角缩了一晚上,床边还摆放着她给辰天儒画的无数张画,有水彩有素描也有速写。

    她站起来,浑身的骨头嘎吱作响。

    林喏喏缓了好一阵才松过来劲儿,吐出一口浊气进卫生间洗漱。

    她甚至还没来得及刷完牙,手机铃声就忽然大作,林喏喏叼着牙刷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居然是老板打过来的。

    林喏喏摁了免提。

    “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什么?”林喏喏含糊不清的问道。

    “那边我不是安排那谁过去了吗,你们俩难不成都打算在那里待着啊?”老板说道,“你配合他工作,回来也能操作,没必要在那里浪费房钱了啊。”

    林喏喏将嘴里的泡沫都吐掉,这才开口道:“我自己出房钱——老板,我想跟你请个假。”

    那边诡异的沉默了一瞬,才开口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都打算请假了?”

    “就当是把我之前几年欠我的年假都给我补回来吧。”

    “想请多久?”

    “不知道。”林喏喏说,“我得去处理一些事情。”

    老板倒是答应得非常爽快:“行,那你请吧。”

    “嗯……”林喏喏道了谢,在老板要挂断电话的前一刻,突然开口问道,“对了,老板,你有没有……学长家人的联系方式?”

    “你……”那头一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林喏喏说,“只是想去看看他们而已。”

    电话那头的呼吸声似乎加重了几分,对方沉默了得有三分钟的时间,才开口道:“我有辰天儒家里的座机号,但现在还在用那个号码没有我不太清楚,自从老辰他……我就再也没跟他家人联系过,只逢年过节送些礼物过去。”

    “麻烦你了。”

    “喏喏。”老板叹了口气,难得亲昵的喊了她的名字,“他都走了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放下了,不要总陷在过去里,不把自己解救出来。”

    “我自己心里有数。”

    “我也是把你当朋友,当妹妹,才跟你多嘴几句,”老板说,“当年的事,不管怎么说,都已经发生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去追究太多,了解太多,免得把自己弄得一直都出不来……”

    这些话,老板不是第一次跟林喏喏说,但正是此刻,林喏喏才猛地咂摸出来几分不一样的滋味。

    这是什么意思……追究太多?

    以前林喏喏从没有对辰天儒的死因有过任何的怀疑,可自从上次听周近屿提起那件事后,林喏喏开始变得多疑起来。

    可说来也奇怪,分明那件事,跟辰天儒也算得上是不会有太多牵连的。

    大概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不过眼下,若说之前只是猜测和怀疑,现在林喏喏却真的捕捉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她顿了顿,垂下眼,意味深长:“可当年的真相,总是需要有人去找的。”

    “……”

    林喏喏见对方不说话,继续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不能让学长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走了。”

    “那你还是联系一下他的父母吧。”老板说,“当年那事,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但按理来说,老辰应该不可能那么愚蠢,深潜的时候把自己的氧气拔了——他又不是自杀,你说对不对?”

    林喏喏的身体猛地一僵,猛抬起头来,眼神陡然转戾。

    她就知道!

    她就知道……

    林喏喏几乎是咬牙切齿,才将心头那翻涌的情绪给狠狠压下去,尽量保持冷静,一字一顿的说道:“嗯,我知道了。谢谢。”

    电话“咔”的一声挂断,林喏喏闭上双眼,往日一幕幕再度浮现。

    辰天儒在去蘅岛市之前,曾告诉过她,这一次结束后,打算出国一趟,去看看极光。

    他还说以后有机会要去爬喜马拉雅山。

    在他的人生之中,还有很多罗列的计划没有去完成——他不可能自杀。

    所以氧气被拔掉,绝对不是他自己所做——那会是什么人做的呢?有什么人可以靠近他,悄无声息的拔掉他的氧气?

    其实林喏喏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但她不敢确认。

    谁知道辰天儒到底是淹死,还是其他呢?

    她脑子里情绪翻涌,各种复杂的念头几乎快将她淹没,直到敲门声突然响起来,将她猛地从那几乎溺毙的窒息之中拉了回来。

    林喏喏猛地站起来,正好对上床对面那扇巨大的镜子,她摸了摸自己的脸,上面全是泪水。

    林喏喏飞快的抹掉脸上的泪,又用帕子将自己的脸重新擦拭一遍,才打开了房门:“什么事?”

    说话时,她才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沙哑难听,显然是刚哭过。

    而且眼睛还有点红。

    周近屿明显也愣住了,竟看上去有几分的不知所措。

    他清了清嗓子,道:“……你没事吧?”

    “没。”林喏喏解释道,“做了个噩梦,被吓醒了。”

    如此拙劣的谎言,周近屿显然是不会信的,但也不至于低智商到直接戳穿对方的地步,他“嗯”了一声,说:“我这边需要一点你昨天拍的照片,你处理了吗?”

    “简单处理了一下。”林喏喏说,“要的很急?”

    “现在。”

    林喏喏“哦”了一声,进屋取了笔记本电脑就往外走:“走吧。”

    周近屿的房间里坐了一个看上去大概六十左右的老人,精神隽烁,身体挺健康的,但站在那里双手负背,看上去极为严肃。

    周近屿先介绍了一下:“这是我师父,秦老。”

    “您好。”林喏喏微微弯了弯腰。

    老人家颔首,道:“照片呢?”

    林喏喏这才将自己的笔记本放在桌上,晃了晃鼠标,屏保消失,首先出现在视线里的是林喏喏的微博主页,她飞快的关掉了界面,这才打开自己已经稍微处理了一下的照片,放大。

    老人家“嗯”了一声,在凳子上坐下,看了眼周近屿。

    周近屿一只手捏了捏林喏喏的肩膀,道:“劳烦你下去帮忙看看有没有早饭?”

    林喏喏知道这两人应该是谈什么机密打算支开自己了,于是点了点头,倒也没多说什么就往楼下去。

    到了门口,那位秦老突然开口道:“我想吃小笼包,实在没有就算了。”

    林喏喏应了声。

    她对老人家的耐心还是比较足的。

    大厅里面有人正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吵吵嚷嚷的令人头疼,林喏喏干脆骑着周近屿的小电瓶去附近的镇子上买小笼包,还真被她发现了一家。

    林喏喏结了账正要回电瓶车那边,摊贩摆着的一大堆桌子里,有几个男人突然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看上去像是要闹事。

    林喏喏动作顿了顿,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你们这包子怎么回事!吃到根头发!”

    那老板立马凑上去,接二连三的道歉:“哎呀,真的不好意思,可能是早上做的时候没怎么注意,几位,要不这样吧,这一顿我们给您免餐,您随便吃,您看看如何?”

    “嗬,免餐,真当我们是叫花子打发呢!得赔钱!”

    那看上去明显是老大的一声令下,身后跟着好几个男人都附和着要赔钱了。

    老板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我们这小本生意……这,要不您说说赔多少?”

    “精神损失费,至少得赔个五千吧。”

    别说是老板脸色变了,就连林喏喏都觉得好笑。

    一根头发而已,虽说卫生没做好确实是老板的错,但也不至于如此咄咄逼人吧。

    林喏喏失了兴趣,也没打算掺和,扭头要走,却不想那边却彻底闹了起来,其中一个男人竟抄起根板凳就往地上砸,那凳子本就是塑料的,瞬间裂开了,残骸往林喏喏这边飙来,一阵刺痛,林喏喏发现自己的小腿被刺出了一小截儿伤口。

    “嘶——”她眉头一皱,吸了口冷气,哪里还坐得住,脸色立马就变了。

    那边的人明显也注意到她,上下打量一阵,不知道低声说了句什么,紧接着一群人就围了过来。

    “小姑娘,对不起啊。”那男人说的是对不起,面上却没半分在道歉的模样,反而笑得不怀好意,“这样,等哥哥把这里的事情解决完了,请你吃顿好的,当赔礼道歉?”

    “不用。”林喏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神里闪烁着不耐烦的颜色,“赔我点精神损失费就行。”

    “哟,”那男人起了几分兴趣,“你说说,赔多少?”

    “五千。”

    倒也不是林喏喏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主要是她心里不爽了,她心里不爽了,就不想让别人好过。

    那男人先是一愣,紧接着笑了,上前就要摸林喏喏的脸。

    林喏喏猛地一个反身,一脚正好踹在那男人的下半身上,他猝不及防,一下脸都扭曲了,惨白着脸颤抖着声音吼道:“卧槽你个小娘们!给老子把她抓住!”

    林喏喏飞快的跳上了电瓶车,猛地一轰油门——

    轰!

    车没动。

    靠?

    林喏喏傻了眼,再踩一脚,这一次油门居然蔫不拉几的叫了一下,彻底熄了火。

    林喏喏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妈的昨天晚上周近屿就说快没电了。

    现在看来是真的没电了。

    “哈哈哈哈,个小娘们,”男人黑着脸上前,“老子看你往哪里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