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全能小姐和万能先生 第15章 Z先生

时间:2019-07-23作者:无边音

    一顿饭,倒也算是吃得宾主尽欢,一群人吃完饭还想要去唱k,被周老师给拦住了。

    “别得寸进尺啊。”周近屿点了根烟叼上,明灭的火星在黑暗里显得格外突兀,“明儿一大早还得工作,你们想让上面过来视察的人说你们不务正业,只顾玩耍?”

    终于有人醒过神来:“卧槽,是啊,明天上面来人!”

    这么一提醒,三魂没了七魄,哪里还有人顾得上去玩耍不玩耍,都琢磨着早点回去复习一下这几天的收获去了。

    于是一群人驱车往回赶。

    林宁冲周近屿挥手:“周哥,那我们就不载你了,你自个儿跟林小姐回来啊。”

    说完“歘”一声,车跟开了急速漂流似的,一下就从眼前轰了油门一闪而过,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林喏喏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空旷的街头便只剩下她和周近屿两个人。

    林喏喏:“……”

    周近屿晃了晃手上的车钥匙:“别慌,我开车了。”

    十分钟后,当林喏喏看到道路尽头那个骑着小电瓶逐渐靠近的人影,隐约有了一点想崩溃的冲动。

    周近屿捏了刹车,在林喏喏的面前停下,道:“上车。”

    那态度,简直像自个儿开了辆至少千万的玛莎拉蒂。

    林喏喏嘴角微抽:“你的车?”

    “我的车。”周近屿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你不能怪我,我总不能每到一个地方就买辆新车,再有钱也不能这么造,是不是?”

    林喏喏想了想,道:“所以这就是你之前在蘅岛市开小面包车的理由?”

    周近屿不置可否。

    林喏喏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想笑,而且她也当真笑了出来,扯起嘴角轻弯了弯,林喏喏抬腿上了后座,问道:“那那辆小面包车呢,你怎么处理的?”

    “卖了,”周近屿说,“买来花了六千,卖了五千八,不算太亏。”

    “……你真够精打细算的。”林喏喏半是吐槽的说道。

    “谢了啊。”周近屿当她是在夸自己了。

    县城距离目的地不算太远,大概三四十公里的样子,但对于一辆小电瓶来说,还是需要很长时间的。

    出了县城,山间清风轻轻的往身上刮着,倒不让人觉得冷,反而超乎意料的让人觉得很享受。

    至少林喏喏就觉得这风非常的舒服。

    天上悬着几颗星子,路上没有路灯,只小电瓶发出微弱的光芒照亮前方的路。

    偶尔传来鸟叫的声音也是颇为悦耳。

    林喏喏一只手礼貌性的抓住周近屿的衣角,不敢捏得太紧,周近屿却道:“我身上是有刺吗?”

    “嗯,”林喏喏扫他一眼,“还是倒刺。”

    周近屿:“……”

    林喏喏叹了口气,心里犹豫不定。

    周近屿的意思,她何尝看不出来,她又不是傻子。

    可她所站的位置让她颇有些尴尬——主要是周近屿只是行动上表示了,言语上却什么都没说,如果她直接拒绝对方,对方没这个意思,不就成了她自作多情了么。

    所以想来想去,林喏喏发现自己只有一个办法——暂且先稳住。

    稳住什么都不说,稳到周近屿说的那天。

    两人就像是在互相比稳,看谁先稳不住。

    沿着山路一直往下,林喏喏始终离了周近屿有一段距离,可是往下坡去的时候,林喏喏坐在后座,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往前倾,尽管她已经很努力地拽着后面的杠子了,仍然抗不过自己的体重。

    直到她一声闷响撞上了周近屿的后背。

    被风带过来的周近屿的声音,像是带了三分笑意:“疼么?”

    林喏喏又飞快的往后坐了坐:“还行吧。”

    周近屿笑了两下,倒也没调侃她更多的话。

    ……挺尴尬的,尴尬的同时还有一种别样复杂的情绪,无端的在心头蔓延着。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其实两人没说太多的话,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的,可偏偏这样的沉默更能让林喏喏脑子里胡思乱想更多。

    而脑子里琢磨的人就在眼前,也令人心头有一种别样的情绪翻腾。

    即将靠近目的地的边缘,周近屿的车速放缓下来,似乎最后这几公里打算慢悠悠的摇回去。

    林喏喏不满道:“开这么慢干嘛。”

    “也不是我想开这么慢啊。”周近屿说,“快没电了——车勤勤恳恳的工作这么久,你还不让他歇歇么?”

    林喏喏:“……”

    周近屿笑了笑:“反正也没多长距离了,慢慢来吧。”

    林喏喏“嗯”了一声,正要开口说话,突然听到轻微的风声之中,像是掺杂着些脚步声,她眉头一拧,不由得往不远处的树林之中看去。

    按常理来说,这个时间段,树林里应该没人了。

    可她却诡异的看到了数道黑影,刹那间从森林之中闪了过去,速度太快,是非常模糊的,林喏喏甚至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

    她本想多嘴跟周近屿提一句,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算了,指不定是因为她今天晚上喝了点酒,看错了。

    多半是看错了,谁没事大半夜在树林里晃啊。

    小电瓶摇摇晃晃已经开过了那一片区域,林喏喏把这件事很快抛诸脑后,没再去继续琢磨。

    晚上是一点的样子,两人终于抵达了客站门口,大厅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安静得过分。

    周近屿将小电瓶停在指定区域,道:“走吧,我送你回你的房间。”

    “我自己上去就行。”林喏喏道,“你回你自己那吧,没几步路了。”

    周近屿却坚持要送她,林喏喏拒绝不成,只好让周近屿跟着,若不是知道周近屿就是这么个性格,她甚至想怀疑这人是不是欲行不轨之事。

    但事实上什么都没发生。

    林喏喏开了门,周近屿平淡的跟她道别,转身离去。

    直到林喏喏坐在床上,回想这一整天发生的事情,才觉察出来那么几分不一样的滋味。

    ……挺神奇的。

    有朝一日她居然会跟这么多人一起吃饭聊天,而且吃完饭后一个男人骑了一个多小时的摩托把她送回了客栈。

    岂止是神奇,简直算得上是魔幻现实主义了。

    林喏喏洗漱完,打开电脑,切换了自己的微博小号,发了一条微博。

    配图是她今天在路上拍的星星和黑暗的道路,尽头有明灭的光芒,像是唯一的希望。

    她写了个小段子。

    尾花:今天z先生豪掷千金请我吃饭,吃完饭后豪气的甩出车钥匙说要送我回家,我站在原地凄凄惨惨等了他有十分钟,十分钟后,z先生骑着小电瓶车,摇摇晃晃的在我前面停住,将颤颤巍巍的我接上了电瓶车。--完。

    评论下面一片“哈哈哈”,几乎刷屏。

    林喏喏看得心情也不由自主的好了几分,她挑了几条合眼缘的回复,然后关掉微博,打开了ps。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冲动,突然很想画一画今晚的月色。

    林喏喏在画纸上涂抹得差不多的时候,没忍住蠢蠢欲动的笔,在画面的右下角,加了一个男人的身影,看上去略有些模糊,甚至分不清是男人还是女人,但在林喏喏的心中,是个男人无疑了。

    等到林喏喏画完才意识到,她扔了画笔,盯着画本看了半天,突然“唰”的一声,将这一页纸给撕了,然后揉做团扔进垃圾桶。

    “真是疯了。”林喏喏骂了自己一声。

    没事画什么画。

    而且还画到这一本上……

    林喏喏垂下眼睑,将合上的画本重新翻开,第一页是一张人的素描。

    是盛夏的午后,窗外的槐树叶子上蹲着蝉鸣声,打开的窗叶轻轻摇晃着,脑袋顶上的风扇呼啦呼啦的转着,课桌上坐着一个正在打瞌睡的男生。

    他半垂着头,极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暗影来。

    他睡得非常的安静,安静得像是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

    事实上,在当时那种场景里,林喏喏的世界也的确只剩下他一个人。

    所有认识林喏喏也认识辰天儒的人都知道,林喏喏是辰天儒矮一届的学妹,大学四年都追随着他的身影。

    可知道另一个秘密的人屈指可数。

    早在高一那一年,林喏喏就认识辰天儒了。

    他们都是三中的学生,唯一的区别是辰天儒一直都在尖子班,而她林喏喏却常年混迹在年级的排名最后几个班,她进学校的时候,辰天儒已经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明明才高二的孩子,却在经商上有异常的天赋,赚的钱多就算了,偏偏还长得帅,绝对是万千少女心中倾慕的对象。

    高中两年,林喏喏甚至没有跟辰天儒说过一句话。

    可偏生是这样的交际,却在林喏喏大一加入学生会,跟辰天儒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辰天儒问她:“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很眼熟。”

    天知道那时候的林喏喏激动地说话都结巴了:“是……是,学长,我们,我,额,我们是高中校友……”

    辰天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难怪我觉得你眼熟,你以前是不是总喜欢在小树林里复习功课?”

    林喏喏激动地点头。

    她没敢说,哪里是在小树林里复习功课,其实只是她知道辰天儒中午喜欢在那里睡午觉,所以才每次都装模作样拿了书去看。

    而且每一次去看书的人不止她一个,但辰天儒居然记住了她。

    那时候林喏喏就觉得好感动,也好幸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