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全能小姐和万能先生 第4章 回应

时间:2019-07-18作者:无边音

    林喏喏似乎陷入梦魇之中,不管周近屿怎么喊她都醒不过来。

    老板有些迟疑:“海底都能睡着,这也太……心大了吧?”

    周近屿觉得情况恐怕没那么简单。

    他眉头轻皱着,看了眼宁真真,问道:“怎么办?”

    “对啊,你不是心理系的吗,”老板说,“这种情况你应该知道怎么解决吧。”

    宁真真“呃”了一声,很想说自己的成绩并不好,当话到了嘴边又转了个圈,说:“……要不直接打醒吧。”

    周近屿伸出手,捏住了林喏喏的脸颊,轻轻晃了晃,林喏喏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周近屿又看了一眼宁真真,对方无辜的眨了眨眼,没再提出别的具有建设性的意见,心中暗骂一声,周近屿挥起手还真打算给林喏喏一个巴掌。

    林喏喏就在此时睁开了眼睛:“……我去!”

    她反身就是一个翻滚,周近屿的手拍了个空,扭头对上林喏喏惊恐的双眼。

    “你报仇啊?!”林喏喏黑着脸道。

    她以为周近屿是还记着那天捉流氓时她不小心扇那一巴掌,周近屿也没解释,道:“醒了就好。”

    “你什么情况啊?”老板好奇的问道,“跟做梦似的。到海底还能睡着了,你心这么大?”

    林喏喏心里微微一空,攥着自己衣服的手用了些力气,众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似乎都在等她一个答案,林喏喏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你有深海恐惧症?”周近屿却突然开口说道。

    林喏喏甚至没来得及点头否认或承认,其他几个人已经认定了这就是正确的答案,开始热烈的讨论起来。

    林喏喏也就没再继续说话了。

    周近屿看着他,林喏喏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太多,她怎么看怎么觉得周近屿这个眼神是有深意的。

    严格意义上说来,周近屿又救了她一次。

    因为林喏喏闹的这一出,学深潜的计划又被搁浅,宁真真更是直接拍着胸口道:“算了算了,我怕我也有深海恐惧症,万一近屿哥你没把我拉回来可怎么办。”

    林喏喏只得苦笑一声。

    她出了船内,嚼着口香糖走到甲板上,一只手捏着栏杆,另一只手手指弯曲圈起来不远处的落日和晚霞。

    “全能小姐居然有深海恐惧症,”身后传来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不知道全能小姐还算不算全能?”

    林喏喏斜睨他一眼:“再完美的人也会有点小缺点。”

    周近屿似笑非笑:“林小姐还真是一点谦虚的自觉性都没有。”

    “客气了。”林喏喏把手放下来,支着甲板上的栏杆,态度看上去颇为懒散,“谢谢你又救了我一命。”

    周近屿只笑了笑,一只手扶住白色的栏杆,顺着林喏喏的视线往前看去,入目晚霞几乎将整片天空染成绯红的嫣然之色,与海平线相接,融为一体,似乎只有在这种地方才能观察到如此景致,将城市喧嚣都抛住脑后。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林喏喏意外地发现自己并不觉得烦。

    她是一个很喜欢独处的人,非常不爱自己的生活被人给打扰,所以独来独往。

    但周近屿待在她的身边,却并没有让她觉得自己周围的空气受到了污染。

    林喏喏不由得侧脸看了看周近屿,不想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道女声便撞入耳中:“近屿哥,原来你在这里。”

    叫周近屿的是那位被他救下来的姑娘。

    林喏喏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嗯,”周近屿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有事?”

    “我有两张明天画展的邀请函,”姑娘有几分扭捏,但还是大着胆子邀请道,“实在是找不到人陪我一起去。这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画家,所以……你能和我一起去看看么?”

    林喏喏猜周近屿会拒绝。

    他不像是那种会随便答应别人去画展的人,更何况这人还明显对他有意思。

    林喏喏状似不经意的研究着自己掌心的纹路。

    下一秒,周近屿接过姑娘递过来的邀请函,低声念道:“来生。这是画展主题?”

    “对。”姑娘兴奋地看着他。

    周近屿的手垂下去,淡淡询问:“几点?”

    恰逢林喏喏在咽口水,瞬间呛到了自己的气管,一连咳嗽了好几声,才稳下心中的震惊。

    姑娘已经兴奋地有些结巴:“时,时间啊……我看一看,嗯,上午十点入展,那近屿哥,我们在画展门口见怎么样?”

    周近屿“嗯”了一声:“明天见。”

    林喏喏真没想过周近屿居然会答应去这个画展。

    因为见色起意?

    林喏喏觉得不太应该。

    如果要说见色起意,那周近屿身边还有个宁真真呢,这姑娘长得挺好看的。

    林喏喏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周近屿了。

    姑娘兴奋地离开,林喏喏淡淡的扫了眼周近屿,也并未多问什么,周近屿挑眉张开嘴欲要说什么,林喏喏却已经转身往内舱里走了。

    很明显,他对周近屿的兴趣并不是很大,所以心里纵然有再多好奇,也没到一直要问出来的程度。

    几人下了床,姑娘挥手同周近屿告别,林喏喏一只手插在裤兜里,领先走在最前面,将其他三人落下好多。

    她本来对住在这里没什么兴趣,奈何盛情难却啊。

    抵达目的地,林喏喏才发现此处到了晚上竟还有一个小小的惊喜。

    房子的屋檐上挂满了彩色的led灯,遥遥看去很是浪漫,在黑夜里成为了方圆数里最亮的地方。

    连树桠上都挂着晶亮闪烁的星星灯。

    林喏喏遥遥的拍了一张,觉得这张照片应该可以为接下来此处的宣传起到巨大的作用。

    身后不远处,周近屿微微垂首,神色平静,而他的身侧跟着宁真真,正在一脸兴奋的说着些什么,如果忽略掉旁边的老板,看上去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林喏喏一时手痒,抬起手又拍了一张,效果出乎意料的不错。

    她没关快门声,宁真真正好抬起头,看到这一幕,便立刻凑上前来,笑嘻嘻道:“你是不是偷拍我们啦?”

    林喏喏也并不露怯,直接将照片调出来,递给对方。

    宁真真双眼“噌”一下亮了:“好好看!近屿哥哥,你看我们俩配吧!”

    周近屿眉头微拧着扫了一眼。

    宁真真道:“你好帅。”

    “谢谢。”周近屿很平静的道了谢,幽深的瞳孔与林喏喏四目相对。

    林喏喏耸了耸肩,实话实说:“确实蛮配的。”

    殊不知周近屿的眉头拧得都快要打结了。

    在宁真真的强烈要求下,对方站在门口拍了好些照片,等到林喏喏打发了宁真真,原地早只剩下他们俩了。

    林喏喏将单反里面不要的照片都删了一遍。

    宁真真挽住林喏喏的手:“你真厉害。”

    林喏喏不置可否的笑。

    宁真真道:“哎,其实我觉得这里挺无聊的,一点也不好玩。但是近屿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来这里旅行,而且还一待就是好多天……如果不是我一直都清楚他的日常动态,都要以为他是不是被什么姑娘给勾住魂儿了。”

    “姑娘?”林喏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那个被周近屿救下的姑娘。

    不过她没那么不识趣,并未开口提及。

    林喏喏将拍摄的led照片稍微处理了一下,配上文艺的文字发了个微博,果不其然,这张照片引起了比诸之前大很多的效果,评论很快破了一百条,都是在下面评论询问这是什么地方的。

    林喏喏的这个号一向高冷,所以不可能主动回答,但她换了几个自己常年在用的微博小号,挑了几个眼熟的id回答了具体位置,表示自己刚刚才住过,体验效果非常好。

    这就是她每天的工作。

    说累也累,说不累,倒也不累。

    这条消息被营销号转起来的时候林喏喏已经切成了自己那个粉丝数量巨多的小号,发了一些旅途中的见闻,编了几个看起来有点牙酸的小故事。

    有人问她:这一次出去玩有没有遇见自己的真命天子?

    林喏喏不知道为什么笑了笑,脑子里突然想起周近屿来。

    不过她没怎么放在心上,而是回复道:真命天子没遇上,救命恩人倒是遇上一个。不过遇见他我就倒霉,还是希望我以后尽量跟他少见吧。

    评论里一溜烟儿的“哈哈哈”,异常和谐。

    林喏喏这边才因为这些可爱的粉丝放松下来心情,那边顶头上司的微信消息就发了过来。

    吴总:明天有个班临时需要你去顶一下,小刘发烧了,医院里输液呢。

    林喏喏心里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吴总:就在市中心,一个画展,拍点照片就行,不用你写宣传词。

    林喏喏:画展主题是什么?

    吴总:来生。

    ……

    林喏喏神色复杂的看一眼手机,又看一眼自己刚刚在微博放下的最后减少见面次数的豪言壮语,顿觉打脸。

    头疼。

    周近屿这人就这么阴魂不散呐?

    这样她都能和他撞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