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舌尖上的大宋 第1059章 比武招亲(二)

时间:2018-04-26作者:呼啦圈大神

    耶律洪基稍微一想,便开口答道,“若是如高丽使节所说,真的出现三场比试最终得胜者是三个不同的人情况,那最终的选择权,还是留给安国公主。”

    这个规则也合理,既然是为安国公主用比武招亲的方式来选驸马爷,那么出现了三家平手的情况,最终让安国公主来选出她最中意的人选,也是合情合理。

    不过如此一来,萧撒弼这边脸色就难看了些,依照他跟耶律跋窝台的关系,如果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安国公主一定不会选择他的儿子萧达布合,所以他心中暗自发力,无论如何,他也要赢下三场比试中的两场。

    而这个规则对于其他参赛者来说,就都暗自觉得对他们有利了,只要能在接下来的比试中赢得一场的胜利,就有机会被安国公主选中,成为大辽的金刀驸马。

    耶律和鲁斡前几天跟萧撒弼竞争延寿丹输了之后,回家足足生了三天的闷气,把萧撒弼家所有女性挨个问候了三十八遍,还没觉得解气,可今日见萧撒弼面色阴沉,反倒让他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鬼姐躲在幕离之后,心中确实暗喜,这样的结果正是她最乐意见到的,只要杨怀仁能取得三场比试中的一场,就表示他胜券在握了。

    比起别人脸色各异来,杨怀仁这边却面色沉静,心如止水。他和鬼姐一样,也明白了这个规则简直就是老天帮忙,三局两胜他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但三局一胜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那就容易多了。

    只是他看着其他人的表情,搞不懂为什么乌拉力嘎这小子为什么那么欢乐,大嘴巴裂开笑了好久,好像得了这个优势的人是他一般。

    杨怀仁很想走过去问问他,哥们你哪来的自信?是拿蠢呆当可爱了还是把无知当个性了?

    既然已经约定好了规则,那么第一场比试正式开始。第一场,比的便是游牧民族最擅长的骑射。

    比试骑射的话,听起来似乎是对杨怀仁最不利的一个项目,但杨怀仁并不担心,如果其他竞争者见识过黑牛哥哥的百步穿杨绝技之后,就不会这么轻视了杨怀仁了。

    比试的具体方法是,参赛者骑马射箭,目标并不是固定的,而是活动的靶袋。

    靶袋并不大,里边装满了白色的面粉,应为填的满,所以装满后的靶袋鼓鼓的,像个面粉球,不过靶袋却只有一个成年男子的拳头大小。

    比试的时候,一队契丹小兵负责把靶袋抛向天空,参赛者在约五十步之外的地方,策马奔腾而过,同时又要挽弓搭箭,把靶袋射中。

    因为靶袋里塞满了面粉,所如果箭矢击中靶袋的话,紧绷的靶袋会崩开,里边的面粉会在空中炸开,所以射没射中,很容易判断。

    杨怀仁对于耶律洪基和耶律跋窝台能琢磨出这么新颖的比试骑射的方式,其实还挺佩服的,因为对其他的参赛者来说,这样新鲜的比试方式,他们应该是也是第一次。

    这样便显得骑射比试更加公平了,不过特殊的方式,也有了特殊的难度。

    骑射想要准确,原本的难度便在于射手是骑在一匹奔腾的马上进行射箭的,保持身体和手中弓箭的稳定性,才能让箭射的准确。

    但是这一点,对射手的要求就很难了,当然,像契丹军中的善射之人,这些他们都从小练习过,也早就适应了在运动的马背上进行射箭,所以这一点对他们来说并不难。

    难点在于正常的标靶,都是固定的,也更方便射手来瞄准,但这一次,为了更容易区分射手的骑射水平,耶律洪基想到了把标靶也变成了运动状态的办法。

    拳头大小的面粉靶袋,听起来也不算小,但是如果放在五十步之外,视觉上看目标就很小了,关键它还是被抛在空中,并不是固定的,而且在重力的作用下,靶袋运动的轨迹也并不是匀速的曲线,这就进一步加大了射中的难度。

    详细的规则已经公布,众人反应不一,本来觉得是自己优势项目的使节,也心中打鼓,增加了难度的骑射比试,结果还真不好说。

    完颜阿骨打似乎自信满满,传说中他们女真人可以射下天空上翱翔的雄鹰,既然高高飞翔的雄鹰他们女真人射下来都不在话下,那么射击五十步外的一个靶袋,似乎是小菜一碟了。

    但杨怀仁是不相信这样的传说的,要说女真人射鸟射山鸡他相信,射天上翱翔的雄鹰,在当下的弓箭制作水平之下,这样的传说显然显得很不科学。

    在中国北方广泛分布的鹰,正常的飞行高度是一千到三千米之间,最高飞行高度可达八千米以上。

    一把三石的硬弓,平射距离最多也只能达到三百步,仰射一千米以上天空中翱翔的雄鹰,这是无法实现的。

    唯一的解释,便是女真人偷袭在悬崖峭壁上鹰巢中休息的鹰,吹嘘是射下了在天空中翱翔的雄鹰而已。

    所以杨怀仁现在也有点搞不懂完颜阿骨打的自信是来自何方。

    正在他瞎琢磨的时候,完颜阿骨打竟走过来问道,“杨郡公射术如何?要不要亲自下场比试一番?”

    完颜阿骨打语气很和气,但话中的意思却是来嘲讽杨怀仁了,他自信满满,要亲自下场参加比试,而且他心中笃定了杨怀仁这副读书人样子,完全不懂射术,就更不用说比试骑射了。

    杨怀仁和很客气,轻描淡写道,“像我这种人,哪里懂得骑射?而且这种粗活,也不需要用到智慧,比较适合完颜兄,而我只需随便派个人参加就行了。

    至于胜负嘛,我们宋人平时也不玩这个,所以我也从没想过在这场比试中取胜,还是让给完颜兄,让完颜兄先拔头筹好了。”

    完颜阿骨打被怼了回来,心中不喜,心道你这什么意思?骑射不需要智慧就适合我?就是嘲笑我没有智慧喽?

    还有,你说你们宋人不玩这个,却又说把这场比试让给我赢,意识是你们故意不出力,胜利是你们可以让出来的喽?舌尖上的大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