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舌尖上的大宋 第755章:好钢用在刀刃上(中)

时间:2018-04-16作者:呼啦圈大神

    李坤是个直爽的人,身上有一种西北汉子那种爽快劲,见杨怀仁啰啰嗦嗦,便不耐烦的应道,“你还有什么提议?擂台比武不需要你写字,你也诈不了我什么……”

    “你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多么阴险似的,呵呵。”

    杨怀仁笑嘻嘻地抢了话过来,“我想说,我们俩比试拳脚功夫,我作为一个读书之人,是不是太吃亏了?

    所以我想啊,与其被你打成个猪头,不如咱们这场比武进行的简单一点,也别让我输的太难看,咱们不如这样,等比武开始后,谁先碰到对方的身体三次,就算谁赢了,如何?”

    杨怀仁见李坤觉得这提议太奇怪,还没反应过来,他接着又摆出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却带着嘲讽的意味说道:

    “你要是不答应吗,我也理解,不过以后江湖上可就不会再盛传你三拳打死山贼头领了,而是传言你在一场实力相差悬殊的比试中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后辈了,哈哈。

    所以说,李副总镖头,你看我这提议是不是很合理呢?”

    李坤皱着眉头,觉得杨怀仁这话说的还是有道理的,江湖中人切磋武功,也是有很多讲究的,他作为一个前辈,要是仗着自己武功高欺负了一个后辈,那传扬出去确实有损他的江湖声誉。

    而杨怀仁明显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武功的人,不仅如此,怕是一个普通的不会武功的壮汉,他都不一定能应付的了,两边的实力悬殊,差距实在是太大。

    可他做不了决定,因为这场比武的胜负不仅仅是关系到他个人的声誉,更关系到整个比试的结局,无论如何也不能影响到铁总镖头的计划,所以他看向了铁香玉,等待她的说法。

    铁香玉前番被杨怀仁阴了一回,听到他又开始绕弯子随意改规则,心中便有些怀疑,这小子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目的,说不定又是一个阴人的鬼点子。

    铁香玉心里是不想答应下来的,李坤虽然混迹江湖多年,可从性格上讲,他毕竟是个实诚汉子,虽然比武功他比杨怀仁强了不知多少倍,但要是比玩心眼,他在杨怀仁面前还不够看的。

    但就像刚才她用激将法逼得杨怀仁为了男人脸面自己出战第二局比试的道理一样,铁香玉若是不答应眼下杨怀仁这个提议,那不光是李坤的名誉受损了,她的龙门镖局的声誉,同样会受到极大的损害。

    江湖中的传闻,大家谁也不会去根究当时的具体情况,只会在乎传言里的事件结果,以后他们龙门镖局想再解释,也是一嘴的泥巴,说不清了。

    龙门镖局能在她铁香玉的治下勉强维持了当年的兴隆昌盛,除了她的努力之外,和镖局的许多镖师的付出都是分不开的,特别是李坤,作为副总镖头,他几乎承担了半个总镖头应该承担的责任。

    铁香玉是不忍让李坤的名誉受损的,所以这时候表现出一种淡然,用眼神告诉李坤,为了你的江湖名声,答应了杨怀仁也无妨,他终究是不会武功的,也耍不出什么花样。

    李坤得到了铁香玉的首肯,这才放下心来,觉得比武不论怎么比,都是真正有武功的人才会占优势,不会因为规则的稍微变化而改变。

    想想刚才杨怀仁跟那个大高个壮汉说过的话,什么“好钢用刀刃上”,那意思就是杨怀仁也认定了这场比试的结果如何,最终会在第三场比试中才能分出胜负。

    所以他觉得,杨怀仁如今这样的身份,想在自己的女人和朋友面前留一些面子,也是正常人的思想,并不是他要玩什么鬼心眼。

    “好吧,我答应你的提议,咱们开始吧,别磨蹭了。”

    “慢着!”

    杨怀仁大叫一声,“让我先做点准备。”

    说罢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来,小心翼翼地打开瓶口,倒出了一点像是粉末的东西在手心里,然后伸着舌头把那些粉末舔进了嘴巴里,做出一副挤眼歪嘴地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此后收了这个瓷瓶,又掏出来一个新的瓷瓶,瓷瓶里还是粉末状的东西,不过这次没有吃,而是均匀地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裤子上,鞋子上。

    龙门镖局的所有人都看得呆了,心道他这是在弄啥来?比武就比武得了,又吃又撒的,难不成是吃过了大力丸就能金刚不坏不成?

    兰若心他们三个见状算是服了,他们的仁哥儿还真是打定了主意把忽悠进行到底。

    那些粉末,他们是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杨怀仁平时走到哪里吃到哪里,总是嫌弃人家饭馆或者小食摊子上配料不全,所以习惯了随身携带一些自己研磨配置的香料和辣椒粉什么的以备不时之需。

    可铁香玉和李坤就不知道了,看杨怀仁这一套行为,简直就要疯了,无论怎么猜,也猜不透杨怀仁究竟在搞什么。

    杨怀仁跟做法似的嘴里念叨着一套听不清楚的咒语,终于把他那一套神神道道的仪式进行完成。

    “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

    杨怀仁一脸坏笑之中,又透露出无比的自信,可李坤就懵逼了,下意识的摆着手喊道,“慢着!”

    杨怀仁心里乐坏了,就知道你弄不懂我再搞什么飞机,怕了吧?

    李坤指着他质问道,“你刚才吃的什么,又往身上撒了些什么?”

    杨怀仁很坦然,“哦,这个啊,很简单,吃的是解药,撒得是毒药。”

    “你你你,你使毒?”

    “对啊”,杨怀仁一副单纯的样子答道,“规则咱们订好了的啊,你关说擂台比武,又没说不让吃药撒药,为了我自身的安全,我吃上点解药也没问题吧?”

    “呃……”

    李坤一时无言以对,心里知道杨怀仁是钻了空子,可规则是刚才他们俩一起定的,确实没说不让吃药撒药。

    “那你撒的什么药?”

    “这个啊,哈哈,李副总镖头不用害怕,不是要命的毒药,是一种叫做‘奇淫合欢散’的名药呢,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