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舌尖上的大宋 第145章:拜堂

时间:2018-04-16作者:呼啦圈大神

    ,!

    杨怀仁牵着红绸走到王府正门,这时循礼新娘子的娘家人要在门内作最后的告别,这个差事眼下只有嘉王爷赵頵一个人来完成。

    当然,新娘子出门也是要讨个出门的彩头的。不过出门钱和喊门给红包是不同的,杨寿早准备好了一个用铜钱和红线编织成的一个大铜饼,寓意新娘出门不但意味着迎亲圆满结束,同时祝福一对新人从此生活的和谐美满。

    赵頵接过铜饼,脸上表情似有不悦。杨怀仁对此十分好奇,虽然说赵頵现在代表的是新娘子的娘家人,家中小娘子出门,娘家人伤心也在所难免,但是赵頵的表情,好像也太夸张了点。

    杨怀仁凑他耳边小声问道:“我说大舅哥,你这戏也太真了吧,你就真那么舍不得啊?”

    赵頵苦笑道:“韵儿早晚都是你杨家的新妇,我这义兄难过有什么用?我难过的是上午看到那条大鲔鱼送你府上去了,按规矩你家喜宴,我作为娘家人是不能参加的。

    可是等到三朝回门,我琢磨着那条大鲔鱼早吃的骨头的不剩了,我能不伤心吗?”

    “哈哈”,杨怀仁开怀笑道:“你是不是傻啊,礼节上是这么说的,但是你既是新娘义兄,又是我杨怀仁的兄长,以婆家人的身份参加喜宴,你爱吃多少吃多少,小弟还能拦你不成?

    再说了,你回头看看花丛后边,你宝贝闺女早换了一身男装,准备去我家蹭吃蹭喝呢,她都能去,你为何就不能?”

    赵頵听完面露喜色,拍了拍杨怀仁的肩膀说道:“也是啊,我咋没想到呢,哈哈,你前脚走着,我去换身衣服后脚便到,哈哈……”

    新娘子背出门,上了花轿,王府派出的送亲队伍也满载着各色嫁妆跟在了队伍后边,迎亲队伍又调转方向,向杨府进发。

    新媳妇坐进了大花轿里,队伍就不用着急往家赶了,一路上锣鼓队伍吹吹打打也格外卖力,路过的街道全都热闹了起来。

    不少随园的老主顾和认识杨怀仁的百姓,纷纷对着迎亲队伍合手祝贺,杨怀仁也乐得一一还礼表示感谢。

    这年代已经有撒喜糖的习俗,只不过这年头的喜糖制作有些粗糙,而且大多用风干的干果代替,比如桔子饼子。

    不过杨怀仁结婚所撒的喜糖,是他教给徒弟们特制的,微火熬过的糖浆,注入新鲜果汁,然后攒成小球,最后在外边包裹上干果丝,用红纸一包,甜味有了层次,又干净卫生。

    一路走一路撒,几十斤喜糖撒到家门口,刚好用的差不多。

    杨府上下见到新郎官迎亲归来,也忙活起来,大红绸从花轿一直铺到杨府正堂。

    杨怀仁看了看其他所有事情准备的都算满意,唯独没有鞭炮声响起。问过了站在门口迎接的王明远,他才知道,这时候结婚习俗里还没有放鞭炮这种习俗的,只有过年,某些祭祀场合才染坊鞭炮。

    虽然感觉少了点什么,但是既然现在就这么个规矩,那就按规矩办好了。

    一对新人步入典礼正堂,杨母笑得一脸褶子安坐在正堂中间一张太师椅上,堂里坐着的其他人倒是让杨怀仁吓了一跳。

    那位官拜秦凤路行军大总管的游师雄游老将军自然在座,还有几位他上午在大庆殿里见过,却大都叫不出名头的当朝大臣们也在列。

    另外,苏轼苏大学士的几位学生也都来了,站在这些老大臣们身后,见杨怀仁进来,纷纷抱拳表示祝贺。

    而最让他惊讶的是,太皇太后身边的那位叶公公也在,脸上挂着难以捉摸的笑容盯着杨怀仁,让他好不自在。

    主持婚礼的是杨府那个坊子里的里正,他先是声音洪亮的唱了一段杨怀仁听不懂到底是什么内容的诗句,猜想应该是祝福新人的话语。

    唱完了才示意大家安静,拜堂的仪式正式开始。

    “一拜天地……”

    听见这句话,杨怀仁乐呵呵的向门外跪了下去,心道今天迷迷糊糊了一天了,终于到了他熟悉的环节,结婚拜天地这种事,电视剧里看过不少,这个总该不会出错了。

    可拜完了天地,第二句话从里正嘴里说出来,杨怀仁就懵逼了。

    “二百庙堂……”

    庙堂是啥东西?不是拜高堂吗?

    没工夫给他发愣,一对新人被两个老妇人摆弄着对着皇宫所在的方向拜了一拜。

    原来杨怀仁现在是有爵位的人了,结婚行礼,拜谢完了天地,第二项自然应该拜官家,感谢皇帝的隆恩,这似乎跟后世谢完了国家再谢父母似有有异曲同工之妙。

    “三拜高堂……”

    一堆新人对这杨母行了大礼,就被搀扶了起来,并没有夫妻交拜的仪式。如果杨怀仁知道直到南宋,夫妻对拜的礼节才进入结婚仪式并逐渐成为传统,他就不会那么纳闷了。

    拜堂完毕,礼节却没有完成,并没有直接入洞房。下一项是****定情信物。

    第一项便是合髻礼,杨母用剪刀从杨怀仁和何之韵的头上分别剪下一缕头发,然后打了个结,放入了一个小红布包里。

    接下来一个丫鬟端着一个托盘走到杨怀仁面前,托盘里放的是“定情十物”,分别是金手镯、臂钏、戒指、耳环、香囊、玉佩、金簪、金钗、同心结和一身丝裙。

    杨怀仁被摆弄着一件一件送到何之韵手里,每送一样,司仪便高唱一句祝辞,他唱完了,在场观礼的宾客们便异口同声高唱着赞一句作为回应,婚礼的气氛开始逐渐进入高、潮。

    “何以致契阔?绕腕双玉镯。”

    “好兆头!”

    “何以致拳拳?绾臂双跳脱。”

    “好兆头!”

    “何以致殷勤?约指一双银。”

    “好兆头!”

    ……

    “何以答欢忻?纨素三条裙。”

    “好兆头!”

    一样一样的唱,整整唱完了十种定情信物,司仪才大声唱到:“礼成!新郎新娘步入洞房!”

    听了这句话,杨怀仁才欢天喜地拽着何之韵往洞房里走,心里美滋滋的好似花儿朵朵开,可算等到这一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