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巴顿奇幻事件录 14 就为这一句话

时间:2019-02-17作者:扎药

    看起来康斯坦丁神父和露易丝的谈话进行的很愉快,扎克推开地下室门的时候,露易丝正在微笑着诵读笔记上的摘录,“‘施恶之人可被诅咒,但以无妄诅咒他人之人,必受惩罚……’当我小的时候,被罚抄这些字句时,完全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也绝对想不到,现在这些对我来说是这么大的安慰。om∈♀,”

    这句摘录意思很简单,当你想要诅咒他人的时候,请想好,被诅咒的人是不是真的恶,如果是,你诅咒,圣主帮你在地狱为他预定一个房间。如果不是,你诅咒,圣主就觉得你滥用信仰,不爽,在地狱为你预定一个房间。

    康斯坦丁说过,这本摘录笔记是自爱的内容,所以这不是教人如何正确的使用信仰去诅咒他人,而是在在教人要分辨清善恶,别亲手造了自己的地狱。

    扎克笑着走入地下室,“谢谢。”

    这感谢并不突兀,扎克上次在教堂时说起露易丝的时候提过,神父是唯一一个对露易丝转变成吸血鬼表达善意的人,话外之意很明确了,有人表达了恶意,比如詹姆士。

    露易丝说的安慰也是这个意思,某人不辩是非,倒霉的对方,自己别被恶意影响就好。

    康斯坦丁神父笑着摆摆手,表示不用,“你怎么下来了,上面的泰勒和艾克上校聊完了吗?”一边说着,康斯坦丁站起身,看来是准备上去,“呵呵,那我也该带她回教堂了。”

    “不急。”扎克笑着,“上面,恩。发生了点小‘意外’。”

    露易丝当然听到了上面的事情,此时笑着示意后自觉的退开,把神父让给扎克,自己回到角落继续翻阅笔记。

    “怎么了吗?”康斯坦丁面露疑惑,然后皱起了眉,“泰勒要对艾克上校做什么吗?”

    “不是。她还没来得及和艾克说上话。”先打消康斯坦丁偏差的疑惑,“是凯尔来了。”扎克笑着一侧头,“萝拉也来了,巴顿的两兄妹现在正在后廊和泰勒说话。”

    “哦。”康斯坦丁的表情变成了无奈,“谈话一定不怎么愉快对么。”摇着头,“巴顿家族和学院、教会的关系现在很僵,听泰勒说过,凯尔的家人没一个支持他继续在宗教学院和教会发展,包括他的妹妹萝拉。”

    扎克保持了微笑。甚至更盛,“神父错了。他们很融洽。”

    康斯坦丁下意识的挑着眉划了个十字礼,“真的?”

    “真的。”扎克耸着肩,没必要继续吊着神父的好奇,“凯尔在宗教学院的学习中断,回到赖普特高中重修高年级。然后,圣徒茜茜也去赖普特了,刚入学。”

    康斯坦丁愣了一下。回神过来的时候再次划了十字礼,脸上表情有些复杂。“我该想到的。哎。”看向了扎克,“昨天晚上圣徒来教堂拜访的时候我就该想到的。天使归来,圣徒要开始行动了。”

    扎克挑起眉,“茜茜昨天去过教堂吗?”看来除了来格兰德,圣徒一家昨天的行程也挺忙的嘛。

    “是啊。”康斯坦丁坐回去,代表接下来的话。需要好好说,“很晚的时候,天使卡米尔出现的时候让一帮已经休息的恶魔(克劳莉的严格作息时间)很是惊恐,让我平抚了好长时间。”他一摆手,无奈的看了眼扎克。“你不会关心这个的,你更想知道他们去教堂干什么吧。”

    扎克没否认,“我只能猜到一定不怎么愉快。”

    “对,很不愉快。”康斯坦丁再叹一声,看着扎克,“你知道泰勒会来巴顿,代表西部的宗教学院和堕天使克劳莉合作的真正原因吧。”

    当然知道,还是扎克签的线呢,不过这里不需要扎克来说,关于扎克的部分我们都十分清楚。该由康斯坦丁来,提供另一方的视角——

    “实际上西部魔宴对恶魔的态度,就和你对克劳莉的态度一样,因为地狱之门的开启,无法彻底驱逐,只能允许他们存在于西部。魔宴为了避免在自己统治的西部产生战争,只能确定‘互不干涉’的协议,然后暗中支持学院,培养猎魔人,寻找圣主信仰上层离开联邦的原因,当然的,最终的目的还是驱逐恶魔。”康斯坦丁看了眼扎克,“魔宴并不喜欢恶魔在自己的土地上。”

    扎克一点头,很明显,扎克难道喜欢克劳莉吗?不。

    然后,视角就连接到我们知道的事情上了,“因为凯尔,加上后来的塞斯、梅森。”提到塞斯,康斯坦丁的脸色还是在瞬间有了难过,“让西部的学院发现联邦最东边的城市中,有人(格兰德,扎克)和与恶魔对立的堕天使建立了还算和平的关系。”康斯坦丁摇摇头,“虽然都是恶魔,但‘堕,天使’。哎。”一声叹息,然后继续,“在西部已经被恶魔逼到无路可走的学院只能尝试这条线索,所以泰勒带着凯尔回到巴顿。”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西部的学院秉持着这样的宗旨,和堕天使克劳莉建立的关系。

    “至今,这合作,进行的都算愉快。”康斯坦丁露出了思考的神情,“不谈共和的求取答案之行,堕天使向西部学院提供了许多地狱的情报,我关于恶魔灵魂印记的研究也增强了西部学院在恶魔包围中的战斗力,给了他们喘息的空间。”

    “我感觉即将出现一个‘但是’。”扎克挑着眉。

    “但是。”康斯坦丁笑着看一眼扎克,感谢这小小的气氛缓解,“共和之行回来后,堕天使克劳莉传递了一些不太理想的情报。”在这里顿住。

    扎克歪着头,体会这一断点的意义,“我需要了解一下吗?”

    “‘天堂’,没有‘离开’联邦。”康斯坦丁直接给出了答案,指着上方,“只有。‘某人’,离开了。”摇着头,“不是离开,是消失。”

    扎克还没有好好反应这句话,康斯坦丁已经收回手,继续了。“圣主和大天使米伽尔消失了。天堂的天使们做了他们唯一想到的可能,也是圣主信仰历史中不断重复的事实——圣主去扩张信仰版图了。所以天使们才前往共和,但还没来得及寻找,帕帕午夜登陆共和,困住了他们。”

    扎克更没有时间反应这些,只能抓住最后一句,“困住?”

    康斯坦丁摆头,“别问我,我即使思考也得不出原因。但我知道结果——在共和没有信仰支撑的天使们。不得不和共和本地的异族争夺信仰资源,否则他们只能在共和等待信仰耗尽而消亡。随便一提,共和本地的异族也同样失去了信仰支撑。”康斯坦丁摇摇头,好像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似乎是和共和的政治有关……”

    墨。

    “……现在唯一让共和稍微维持平衡的……”康斯坦丁看向了扎克,“是隐秘联盟。”

    扎克皱着眉,就他所知道的情况,隐秘联盟是最先前往共和的。然后天堂才消失,地狱之门开启。恶魔来到现世,“我……”扎克在犹豫,要不要问隐秘联盟的情况。这犹豫我们应该能理解,扎克早就决定不管的。

    康斯坦丁再次摆手了,“别问,问了我也不知道。克劳莉带回的情报中几乎没有隐秘联盟状况的内容。你应该想的到的,前往共和的人中丝贝拉找帕帕午夜,圣徒找天使,你这里的易形者金,代表的是共和本地异族。没人代表隐秘联盟。克劳莉已经尽量保持中立立场,她所获取的消息也都在这三方中产生。”康斯坦丁还是顿了一下,“当然,她需要向泰勒传递的情报就这些,有没有隐瞒我就不清楚了。”

    扎克抿着嘴,接受了这样的说法,但他也明白,克劳莉手上一定还有其他情报。只是想等扎克亲自去问而已,懂吧,交涉的第一法则,让别人做提问的那一方。

    康斯坦丁深呼吸,“这就是前提了,然后,就是昨天圣徒的来访了。”摇着头,很是无奈,“我很高兴我能在圣徒同行中见到一位天使,卡米尔,但,圣徒茜茜将我和泰勒推到了十分为难的位置。”

    “她……”扎克已经想到了,“要求。”强调,“要求你们甩掉堕天使,全力辅助她。”

    “是的。”康斯坦丁还是给了扎克一个微笑,“而且圣徒的理由还十分充分,她有了一位天使,她直言了即使让卡米尔一人能够回归联邦的过程,都十分不容易……”

    那个,还用解释么——强行使用帕帕午夜巫术的可怜的怒涛先生,刚被约翰带走

    “……现在她急需所有力量的配合,要做的是重新填充天堂,培养天使,压回恶魔,关闭地狱之门。”

    扎克挑着眉,“居然,不是现寻找圣主和大天使的下落?”

    康斯坦丁尴尬的一笑,是为自己,也是为圣徒茜茜,“没有人手。”是了,联邦的天使,现在只有卡米尔一只。

    扎克理解的点头,“呃……也正因为没有人手,在现在甩掉克劳莉,去帮圣徒,对西部学院的状况,没有一点帮助。”

    为难。

    康斯坦丁点着头,眼神有些涣散,“是啊,你明白的,我帮助克劳莉和泰勒最重要的原因是塞斯。我的理念是‘人既然信奉了高于自身的信仰,就不该以人的私愿影响信仰’。”默默的摇摇头,“既然选择了圣主信仰,我相信圣主有自己的安排,不该是我应该影响,我不是圣主,只是人。”

    对,就像康斯坦丁认为猎魔人不该以自己的意愿去审判恶魔,那是圣主的审判,不该人去越界一样。

    他眼神重新聚焦,看向扎克,“我不能说我赞成圣徒茜茜的想法,但也无法同意。泰勒,她考虑的则更实际一些,就像你说的,直接告知圣徒现在的计划对西部毫无帮助,而且圣主的消失,让魔宴也不知道该如何进展。帮助,可以,但不要指望,当圣徒有资本产生互利的价值的时候,她会自动贡献帮手,现在,魔宴的这条暗线更在意克劳莉能够给出的帮助,至少在圣主重新出现的时候,西部的土地上还有能够让圣主光顾的宗教学院。”

    扎克也不能说听到圣徒被拒绝,是高兴还是同情,但结果已经出现了,圣徒必须自己抛头露面了——她去了赖普特。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康斯坦丁再站起,给了扎克一个无奈的表情,“我们上去吧。我猜凯尔是来传递圣徒茜茜入学消息的,这孩子知道一些事情,或许会发生一些变化。”

    扎克到不这么觉得,但他也刚说了,凯尔、萝拉和泰勒在上面聊的很愉快,大家可能还不知道愉快什么吧,而且这愉快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该上去了。

    出了地下室,走上楼梯。后廊的对话已经开始传入楼梯间。

    “……耶希尔在联邦这么有名吗?”萝拉好奇,甚至带着憧憬的声音,“我以为昆因夫人就是慈善的代表人物了呢,果然巴顿外,还有好多……”

    “不是有名。”凯尔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你有没有认真听啊!都说了,耶希尔是通过教会进行公益事业的。资助的是耶希尔,但名声在教会那里,不是在耶希尔家。”

    萝拉不耐烦的声音,“听到了啊!知道的多了不起啊!还不是去了西部一段时间才知道的!得意什么!”

    泰勒无奈的声音,“你们别吵,我……”

    萝拉恢复憧憬的声音,“怪不得那个茜茜挺酷的。”是在说对峙啦啦队长吧,哎,糟糕了,萝拉似乎喜欢上茜茜了。这让人无语的少女,对酷的理解真是没得救了,记得吧,她也觉得爱丽丝不上学很酷来着,“原来这么厉害啊!看来我得接受她的社团申请……”

    “厉害什么!”是凯尔被加重的烦躁,“你有没有听啊!教会,教会,教会!”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吗?“你那个公益社团怎么让她加入?!家里不准我和教会再有关系,准你有吗?!你以后的公益活动要带着她吗?能带着她吗?!又要被别人说我们家控制教会制造……”

    凯尔不用说了,萝拉瞪着的眼眨眨,“哎呀。怎么办。”

    怎么办?凯尔脸色阴郁的转向思考的泰勒和刚走出的神父康斯坦丁,“圣………茜茜是你们的问题!管好她!不要让她来烦我妹妹!”

    看,愉快没了。凯尔要找泰勒和神父,就为了这一句话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