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16章:歹人使坏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次胡珏出轨事件,对白俊杰刺激之大不言而喻。事后,好长一段时间,白俊杰都没能抬起头来,就好像一个老太监被人当街扒去裤子似的,睽睽众目的视觉之伤,远远越过那条雄性尊严的界线。

    这一天,白俊杰在家郁闷难遣,忽然想起了裘乾,就打电话给裘乾,约他过来喝酒。

    “醉里乾坤大,壶底日月长。醉酒的感觉真好!腾云驾雾,飘飘欲仙。”酒桌上,白俊杰话里带着酸腔。

    尽管锦衣玉食,身体上的缺憾却让他的心湖翻澜着无尽的烦恼。上帝给你打开一扇窗,肯定关上了你的一扇门。白俊杰不禁感慨造化弄人,叹了声:“有酒的地方,就是江湖。来,喝酒!”

    这个白帮主与裘乾都被胡珏伺候过,裘乾是前夫,他是后任,这个时候遭遇同一个女人的滑铁卢,难免有种难兄难弟的悲壮。这也是他约裘乾喝酒的主要原因,起码,在他辱骂胡珏的时候,身边有一个知根知底的人接腔帮衬。

    不过,裘乾一直不拿自己跟白俊杰比,一个是正常人,一个残疾,能放在一起比吗?再说了,他玩胡珏的时候,胡珏还是黄花大闺女,而白俊杰呢?白俊杰是来刷锅的!

    裘乾暗自得意,见白俊杰脸色蜡黄,他又不禁暗自幸灾乐祸,表面上仍然阿谀奉承的样子,举起酒杯,说道:“老大你可别叹气。在青屏,你呼风唤雨,一手遮天,就连神仙都敬你三分啊。”

    一手遮天?

    白俊杰听后脸色一沉,逼视裘乾,“你是在挖苦我吗?”

    裘乾这才想到白俊杰一直下垂的那只秃拳胳膊,连忙搧了自己一个嘴巴,骂道:“瞧我这狗日的臭嘴!老大你可别多想。我是说,老天真要被老大遮住,神仙活得还不如老大自在。”

    白俊杰酲红脸色,说道:“你不笑我最好!我谅你也不敢。跟我说说,裘老板,那天夜里,你看见胡珏跟人睡觉,你有什么感受,是不是像我一样?胡珏原先可是你的女人啊。”

    听到这些话,裘乾被噎得不轻,端起的酒杯搁到桌子上,继而干咳几声,附在白俊杰的耳边说道:“老大,咱不谈那个贱货,好吗?说点正事吧,我听说,裘坚要来青屏了,他的姨哥缪防御孙子满月了,邀请他和谭雁龄来青屏喝满月酒来着。”

    白俊杰一听,头脑出现了短暂的清醒,仇恨随之迅速地会师胸膺。

    若不是因为裘坚,他怎会沦为现在这个样子呢?假如他是个正常人,胡珏也不至于焦渴到偷人的地步。丢掉一只手,他可以用暴戾挽回面子,而丢掉男欢女爱的根基,从此再无幸福可言了。

    想到这里,白俊杰抓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就听“啪啦”一声,他将酒杯摔到了墙脚。“不喝了!”

    白俊杰将脸一拉,也不曲里拐弯,冷冷地问裘乾:“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事,说,你出于什么目的?若不是有王法在,那个狗杂碎,我一准剁成肉酱,可是,现在是法制社会!法制社会,做事要有尺度的,你不懂吗?”

    说完,他单手猛然拍打一下桌子。桌子上,一盆貌似心灵鸡汤的羹汁,平静的油花,便被震得晃来晃去。

    两个貌合神离的仇人坐在一起喝酒,怎会擦亮心灵的火花呢?裘乾被逼视得一愣再愣,忽而,他诡谲地笑了起来,说道:“你别误会,老大,告诉你,虽然裘坚是我的堂弟,我却很烦他。你道为什么?其实,我蛮喜欢他老婆的。”

    那个大美人谭雁龄,白俊杰何尝不是魂牵梦萦呢?当年白俊杰潜入谭雁龄的房间欲行不轨,真的就像演电影一样刺激。若不是妹妹白美玲一家捣乱,他早已采了花蕊,也轮不到裘坚那小子享尽艳福。为此,他还丢掉一只手和半个裆部。

    白俊杰无法忘记谭雁龄那个光鲜的身子,自己没有得到的,就想送进狼窝,不过,在他的眼里,裘乾充其量是只利齿没有长齐的狼崽子,故而说道:“喜欢你弟媳妇,你就想办法上啊。想睡就睡,想玩就玩,实在没辙,你就像秦王李世民那样,杀弟夺妻。不过,那可是给我刷锅的,你那个堂兄弟也是个千年老二。”说完,他收束凶光,代之以一种射落日月的轻蔑。

    瞧这话说的,在胡珏身上,明明裘乾是他白俊杰的前辈,这回,他非得讨还辈分不可,哪怕是一句滴血的谎言。

    说到这里,白俊杰冷笑起来,继而往地上重重地吐了一口唾沫,伸脚往上一踩,补充道:“那个万人制造的杂种!”

    裘坚出狱以后,回到了原来的单位。单位领导看在他老子裘民风的面子上,不仅没有拒收他,还给他安排了一个肥缺。而谭雁龄虽说想去省城电视台发展,以此摆脱裘坚的生活影子,却迟迟没有狠下心来。

    这一天,谭雁龄正在审理新闻稿件,缪防御打来电话,说礼拜天想请她和裘坚去青屏喝其孙子的满月酒,并说十天前就把饭店订好了,专等贵人登门。

    听说要去青屏,谭雁龄当时就拒绝了,连说请人代礼即可。

    谭雁龄不去青屏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她不愿见到白家人。当年,白俊杰制造的那起强奸案令她伤透了心,那时她就发过誓,远离白家,只要白家人还生活在青屏,她不会踏进青屏半步。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这期间她去过青屏一次,那是白大妈去世时,她参加了舅妈的葬礼。那以后,她在青屏的所有亲情就好像断了,除了那个让她牵挂的情人罗建业。

    而今冒出一个大晒亲情的缪防御,谭雁龄拒绝的语气十分坚决。

    可是,没料想这个缪防御挺执著的,好像谭雁龄不去,他家门面撑造不起来似的,说话黏缠絮语,没完没了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是想闻闻这个女人的仙气呢,还是想掏她的腰包?当然,借机多听听美人的声音也不是没有可能。

    眼见谭雁龄回绝坚决,最后,缪防御居然带着请柬亲自跑到唐州电视台来了,像要抢钱似的,搞得谭雁龄心里直发烦。

    谭雁龄是位女神级的淑女,不好意思把厌恶表现出来,只好推给裘坚,说:“你去找裘坚商量一下吧,看他怎么说。”

    缪防御听后,就跑到裘坚的单位去了,临走前,不忘多看美人几眼。

    见到裘坚,缪防御将来意又说了一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裘坚早就耳闻白俊杰势焰熏天,这一听说要去青屏,不禁毛骨悚然。

    缪防御看在眼里,想到借刀杀人之计,不禁暗自冷笑。这时,他又想到了仇人胡绍德。

    胡绍德的妹妹胡珏与白俊杰一直在一起,缪防御是知道的。他也知道多年前胡绍德侵犯过白美妙,为此,白俊杰捅了姓胡的一匕首,还硬讹十万块钱。可笑的是造化弄人,胡绍德玩了白俊杰的妹妹,到头来,白俊杰也玩了胡绍德的妹妹。一来一回,像捣拳击似的,又有一种礼尚往来的讽刺意味。

    不过,有了这两层裙带关系,现在这哥俩关系如何,缪防御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胡绍德有恃那个在省邮政管理局做机要秘书的弟弟,缪防御认为胡绍德还恃仗白俊杰的势力,黑白两道夹击着他,为此,他的报复行动远未结束,上次,由他与戚萌萌合作导演的胡绍德网络扒灰事件,只是他生活内容的一小部分。

    缪防御与胡绍德的矛盾由来已久。那次,戚萌萌在娱乐会所给白俊杰修脚时,失手划破了白俊杰的脚趾,他是好心讲情的,不料受到白家帮好一番侮辱。那个仇,他一直记着,至少有一半被他算到了胡绍德的头上。

    憎恨胡绍德的时候,缪防御自然迁怒白俊杰。当他无力打败白家帮的时候,他想起了当年将白俊杰打残的裘坚,因此,就想挑起白俊杰与裘坚的斗争,他也好渔翁得利。

    “瞧你,过去不怕他,怎么现在怕了?连青屏两个字都不敢说了,未曾谈虎,脸色大变,不至于吧?”见裘坚犹犹豫豫,缪防御挑拨离间道。

    裘坚被这个歹毒的姨哥将了一军,脸色瞬息涨得通红,说道:“我怎么会怕他呢,他不过是只纸老虎,而且是只三条腿的纸老虎,能吃人啊?去就去!”

    说这话,裘坚跟赌气似的,真以为自己还是当年小龙帮那个响当当的好手。

    缪防御见状,心里窃喜。辞别裘坚以后,他给家里打了电话。他知道裘乾与白俊杰关系密切,就让家人给裘乾也下了请帖。有裘乾通风报信,白俊杰很快就知道了裘坚夫妇的行程安排。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需待七年期。

    缪防御挑拨离间,本想裘、白两家争得鱼死网破,不料聪明反被聪明误,最终断送了自己一条腿,裘坚也因此成了植物人。不过,出事的地方不是在青屏,而是在唐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