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15章:师徒了断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半个晚上,或站,或躺,或坐,全由胡珏传授技巧,从帆布垫一路往床上疯狂,真如青春年少洞房花烛,激情四射,挥戈纵马,乐此不疲。直到最后翼龙实在困乏低语服输,胡珏才暂且饶过他,睡时却不忘勾缠他的脖子,满脸的知足,如桃花合瓣。

    银色的灯光下,两个肉体,在迷离的想象中,融化了似的,水乳渐渐交融到了一起,在宽容中选择放纵,又在爱抚中呼唤原始。

    花慵而蝶懒,深情睡去。这二人身心欢畅地游弋于梦乡,却不知危险无限临近。

    白俊杰嘴说去大虞县会朋友,其实这乃是他故意放的风。深夜,当翼龙和胡珏光着身子睡得正香,房间里的电灯突然亮了起来。白俊杰带云豹、黑虎几个徒弟突然出现在床前,如从天而降。更尴尬的是,在云豹几人的后面,还站着胡珏的前夫裘乾。

    白俊杰阴沉着脸,摆手示意众人出去,只留下他一人,目睹着翼龙和胡珏穿衣下床全过程。等到翼龙二人穿好衣服,他一指胡珏,喝道:“你跟我走。”

    说话时,白俊杰看都不看翼龙一眼,俨然没有此人的存在,然后,他先于胡珏转身而走。

    胡珏望了一眼翼龙,战战兢兢地随白俊杰出了翼龙的卧室。

    “师父,连我一起带走吧。”想到白俊杰回去可能把胡珏打死,这时,翼龙追到厅堂说道。

    白俊杰一听,转过脸来,冷冷地说道:“谁是你的师父?现在,我留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连夜逃走,永远别让我看到;要么,明天你去找我,咱们做个师徒了断,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孬种!”

    翼龙明白,偷了他的师母,白俊杰一定不会轻饶于他的,说放他走,那是骗人的鬼话,还不知道有多少白家帮弟子埋伏在他别墅周围呢,追随白俊杰这么多年,他能不了解这个心狠手辣的帮主吗?

    要说白俊杰带人怎么进来的,这不难解释。翼龙为人敦厚,买了白美妙的房子以后,他一直没有换锁,再加上他给了胡珏一套钥匙,因此,白俊杰想要复刻钥匙的话,无论是从白美妙那里,还是从胡珏那里,那都再容易不过的了,因此,白俊杰带人悄无声息地进了他的屋也就可以理解了。

    但有一点翼龙不明白,狗为什么不叫呢?

    等到白家帮的人带走了胡珏,翼龙打开廊灯,走向院子西南隅的那个狗笼子。他有些埋怨那条阿尔卑斯山牧羊犬不够义气,随之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走近一看,那条狗直挺挺地躺在了笼子里。

    刚刚失去了心上人,这又丢了同命相怜的小伙伴,翼龙心里倍感孤单,因此,当拖出牧羊犬,抱于怀里时,这个血性实足的大男人居然一阵恸哭。

    为了讨回心上人,也为了给死去的爱犬报仇,第二天一大早,翼龙就找白俊杰去了。

    白俊杰料定翼龙一定会来讨要胡珏的,听到云豹禀报,避门不见,而是由云豹代话,将翼龙约到裘乾那个停产的电瓶厂里,说是十点见面,要跟翼龙来个了断。

    翼龙听后,也没害怕,只说,他届时定然带走胡珏。

    十点既到,电瓶厂一处钢结构的大厂房里,早有白家帮弟子围上一大圈,交臂跨立,傲慢地等待翼龙的到来。

    白俊杰是唯一坐在凳子上的人。正襟危坐在云豹、黑虎等几个金刚面前,抬手一指旁边五花大绑的胡珏,对翼龙说道:“我把她带来了,放心,我昨夜没有动她一根寒毛,你用过的女人,我嫌脏,啊呸。”说着,就照地上噀了一口唾沫。

    然后又说:“虽然你犯下帮规,但是,我不会老规老矩地治你。现在是新社会,太平世道,朗朗乾坤,弄死你,我犯法。我不值得为你搭上性命,只是,从现在起,你翼龙不再是我白俊杰的徒弟了。既然不再是我徒弟,这样吧,我们来个约定:今天我白俊杰跟你翼龙在此一决高下,你若打败我,胡珏归你,而且,我在青屏给你让出一块地盘;你若输了,胡珏留下,而你翼龙从此滚蛋,若是以后在青屏被我看见,当心我敲断你的狗腿。”

    说着,白俊杰目露凶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翼龙听后说道:“感谢师父宽容,只是,论起功夫,师父未必赢我。”

    白俊杰冷笑两声,“我不是你师父,我现在是你的敌人,你尽管放马过来,也别指望我手下留情。”说罢,就起身走到人群中间,摆开格斗的架势。

    “出手吧,我先让你三招。”白俊杰说道。

    翼龙冷笑两声,说道:“我不欺负你残疾,我应该让你三招才对。”

    这家伙真够损的,居然出口伤人。白俊杰一听,气自心来,“王八羔子,你敢笑话我,当心你臭嘴害疮流脓。不过,我徒子徒孙都在盯着我,倘若我先出手敲打你这个小兔崽子,我不体面,出手吧,孬种。”

    说着,白俊杰大声骂道,内有对翼龙嘲笑的回击。翼龙说道:“看来,恶人只好由我先当咯,对不住了,白老板。”说完,“砉”的一声,就见他的铁拳摆了过去。

    一声白老板,其实已经断绝了师父的恩情。

    白俊杰“哼”了一声,心说,正好。

    “沧海腾蛟”,“猛虎驱羊”,“朱云斩槛”。

    翼龙连出三招。白俊杰三招飘过。

    既然对方无情,答应让人家三招的,三招已过,白俊杰不再退让,但见他一招“白云出岫”,接着祭出“快马踏月”。拳风到处,一个凌空飞劈,直奔翼龙的命门。

    这一凌空劈,分明想把翼龙致残啊。

    翼龙往后趔趄两步,紧接着一个慌张的摇晃,惊鸿整羽,心有余悸。

    别看翼龙虎背熊腰膂力过人,跟白俊杰过招,他丝毫讨不到便宜。究其原因,一者,白俊杰确实更胜一筹,技不如人,没有办法;再者,昨夜他元气大伤,几乎被胡珏抽干到了骨髓,体力根本没能恢复过来。

    但见白俊杰身轻如燕。“江心下钩”、“马跳檀溪”、“飞黄结路”、“跃鲤吞饵”。招招式式,凌厉异常,于闪转腾挪间,每一个避敌动作亦都十分敏捷。

    白俊杰腿上功夫非常厉害,攻击翼龙下三路时,出腿特别凶悍。翼龙多次见到白俊杰与大狼狗搏斗将狗活活砍死的情景,因而,决斗之前,翼龙首先在气势上输给了对方。在实战经验上,翼龙也明显比白俊杰逊色一筹,几分钟过后,一不留神,白俊杰一个转身后蹬,接着来了“龙翻潭底”式,翼龙的膝部就被白俊杰的铁脚狠狠铲中了。

    白俊杰还想再补一脚,翼龙忙弯身护膝。白俊杰也不留情,干戈倒转,趁势发力往翼龙脸上左右摆腿。“啪啪”两声,翼龙只觉得眼冒金星,摇摇晃晃,这时,白俊杰飞身跃起,对准翼龙后背一肘击下,就听“哎哟”一声,翼龙痛苦地倒在地上。

    “跪下!还不磕头求饶?快跪下!”云豹厉声喝道。

    当初,翼龙受到师父宠爱,云豹、黑龙早已对他心怀嫉妒,这一见他被打败,云豹凶神恶煞地伸手一指,接着,众徒子徒孙齐声叫喊。

    白俊杰手掌往上一抬,示意大家住口,然后,他走到翼龙跟前,眼望翼龙挣扎着爬起,也没补上一脚,而是不紧不慢地吐出三个字:“你走吧。”

    翼龙站稳身形,一动不动,说道:“我想知道,我的那条牧羊犬是谁弄死的?”

    那条被翼龙捡回家的流浪狗,就像打小混迹街头的翼龙,命运多舛,同命相怜。翼龙把那条狗当成难兄难弟了。他猜,在他与师母被捉之前,那条狗一定被谁下了毒,不然,它不会一点动静都没犯。这时,他想到了当初白俊杰在黄二狗家里杀那条黑贝的情景,他就想知道,牧羊犬是不是死在白俊杰的手里。白俊杰经常去他家,与牧羊犬很熟悉,牧羊犬见到他轻易不会叫的。

    白俊杰没有正面回答翼龙的问题,而是冷冷地骂道:“你偷了你的师母,还想让那畜生给你放哨?狗日的,你们一个德行!”

    翼龙无语。偷了师母,却又无力带走,他感觉十分愧对胡珏。

    见翼龙满脸绝望地转向胡珏,白俊杰又恶狠狠地吐出一个字:“滚!”

    江湖的魅力,爱恨情仇,总在刻意之后无意地转换,一次美丽的邂逅,一个身不由己的背叛,一柄断剑,一钩残月,细流,惊波,犹如梦的变势,让七情六欲更加难以掌控。

    就像那次赵酒窝另立山头时翼龙带人到酒店围堵,破碎了赵酒窝的希望,这次,是白俊杰碾压他翼龙了。命运有时真就这么喜欢开玩笑,狼狈与孤独,在强者的路上总可以随意地反转。

    听到白俊杰的喝令,翼龙痛苦地向胡珏望了又望,然后猛然一跺脚,一瘸一拐地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