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12章:刷牙绝技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这话,许健也是醉了。

    审视柳云枝愣怔的表情,他忽然觉得这个痴心女子好可怜,又一想自己对秦粉的那种迷恋,剃头挑子一头热,他的心里不禁一酸,也就容纳了柳云枝的存在,柳云枝的话语权,以及她对他的殷勤照料。

    同命相怜的感觉,令许健这个铮铮铁骨的男子想象着要是秦粉能够这样待他那会多好。柳云枝对他越好,他就越往秦粉身上去想,奇怪的转换,非爱情莫属,此际,他更希望秦粉陪伴在他身边。

    正可谓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在对另一个女人的深深渴望中,眼前的女人只像一个衬托,因此,到了晚上,临近睡觉之前,当柳云枝端来一杯水帮许健刷牙的时候,许健从心里蹦跳出排斥,甚至有些厌恶。

    “我自己来吧。”许健挣扎着想要坐起。

    柳云枝忙道:“别动,小心伤口。”

    又道:“权且给我一个报答的机会吧,别忘了,当初你在青屏帮助过我。其实我早已发誓不再踏上青屏这块土地,可是,因为你,我还是来了。我很想补全欠你的那份人情,就让我表现一次吧,就这一次。”

    这女人的言语软软糯糯而又十分恳切,许健听后,横着的心不由得软化下来,说道:“要不然,让赵师傅来吧。”

    确实,除了端尿盆,柳云枝几乎把秦粉请来的男护理的工作做光了。人家赵师傅白拿钱心里挺不好意思的。

    柳云枝却说:“一个大老爷们帮你刷牙,我猜,你也张不开口呀。来吧,交给我。”说着,她就搬来一个板凳,坐到许健旁边。

    这回,许健没再拒绝。

    柳云枝心里暗说:听话就是好乖。这时,她起身脱下外套,然后,也不坐下,而是躬腰状,又是递水,又是端痰盂的,动作看上去细腻而轻柔。

    许健不好意思正视柳云枝,他只感觉这个女人低领羊毛衫里那两个尤物随着动作的变化在微微颤动,又有盈盈一握小蛮腰,赛雪肌肤温如玉,带着更加撩人的吸引。

    许健的目光就在逃跑途中时散时聚,等到柳云枝的腰肢躬得再深一些,他冷不丁?见了那两个柔软的面团,几乎一览无遗。

    这女人居然没戴胸罩!真真太过分了!

    许健的小心脏被跳跃的荷尔蒙柔热地踢了几下,就像飞机撞上了潘多拉魔峰,有一种遭受美人伏击的感觉。他的脸色慌慌张张,散弹一样的目光一时无从着落,显得异常凌乱,一滴水的冲动,很快就搅动了整湖的热烈!

    柳云枝看在眼里,不禁暗自窃喜,表面上,却是佯作没有逮捕许健的慌乱。

    许健心潮澎湃。

    从那时起,他就像中了邪似的,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出现柳云枝胸前那两个柔软的面团,颤颤悠悠的,诱导他远离秦粉,投奔与归偎一个温柔的梦乡。

    更为邪恶的是,第二天夜里,他居然直往柳云枝的怀里钻,一个劲地向柳云枝讨要奶子吃。他越是急迫,柳云枝就越是不给,不过,那女人搂着他的脖颈也不推开。我擦,这是多么奇葩的酷刑啊。

    许健热血贯顶,醒来以后,发现自己竟然来了一场梦遗。

    羞涩难耐的许大保镖从那以后开始喜欢偷窥柳云枝了,从那个女人背后窥视她的臀腰,窥视她的细腻白皙的脖颈,又从正面伺机偷窥她的脸,她的高原。

    他的目光时常落到柳云枝柔如面团的胸部,由最初一刻慌张游击的游离躲闪,变成后来热烈激进的寻觅与捕捉。柳云枝看在眼里,有一种猎手凯旋而归的幸福,只有她知道那晚帮许健刷牙她没戴胸罩是故意而为的,因为,她知道:女人有一门绝技叫做勾引。

    许健出院以后,柳云枝回到上海,应秦粉的要求,她开车把许健也捎带了过去。这时候,她的心情格外阳光,拳知音俱乐部里越是忙活,她就越想低声哼歌。虽然,这时的许健还对秦粉念念不忘,可是,她想,她和许健的距离已经不再遥不可及了,她的人生得到了上帝久违的眷顾,她的怀抱将是许健最可温柔的归港。

    而许健的心情却是大相径庭。此时,他的心绪真如线团掉进刺猬窝,那不是一般的烦乱。他突然害怕有一天他的感情触及柳云枝的情欲高压线,然后被这个性感暗蕴的女人迅速击倒。

    此种忧悒的里层,包裹着许健对秦粉的不舍,他害怕有朝一日失去对秦粉的眷恋,他知道那将是一种感觉的凋零。

    更恼人的是,回到金色集团上海分部以后,秦粉忙于帮助秦锦处理李未央的职务犯罪,又以许健手术初愈为由,到哪都带着女助手卜凡,这就等于给许健放假了,是有意促成他与柳云枝的姻缘。

    许健隐约看出了秦粉的心思,赌气之下,就成了拳知音健身俱乐部的金牌vip会员,虽然他不能披挂上阵,可是,看人训练总可以吧?当然,他还想看一个人,就是那个让他荷尔蒙梦游的女人,每次,吃到那个女人做的饭菜时,他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而在那个女人的眼里,他早已成为拳知音健身俱乐部货真价实的大掌柜了。

    有秦粉助阵,秦锦坚定了将李未央报送司法机关处置的想法。这时候,李未央狗急跳墙了,就打电话给秦粉,再度提起光盘一事,并以此裹挟。

    羞忿之余,秦粉万分无奈,只得给秦锦打电话,要他暂且放李未央一码。秦锦以为姐姐旧情复燃,不便多问,只有秦粉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这个时候,许健的心里已经放不下柳云枝了。那个柔如面团的女人,对他的屡屡忍让与关爱,如春日煦暖的阳光,将他心头的坚冰一点点融化。

    可是,许健心底总压着一块石头。那次在青屏放走李未央,他并不知道当时李未央身上带着光盘,等他知道以后,后悔已经晚了。

    当时候,秦粉正在办公室里加夜班,猛一抬头,见了鬼似的,李未央神不知鬼不觉地闪身进来了,龇露着烟渍牙,正冲着她笑。

    秦粉直惊得后背冒汗,刚要撵李未央出去,却见他轻轻关上门,然后走过来将一盒光盘放到她的办公桌上,说道:“想听这张唱片吗?我把你那些动听的叫床声刻录成光盘了。”

    这家伙诡谲地微笑,边说边往秦粉身边靠。

    秦粉料定李未央是想拿个假光盘要挟她,沉声呵斥道:“离我远点,知不知道你说话口臭?!”

    李未央收起光盘,不以为然,“别发这么大火,秦总,生气很容易让人衰老的。等一会,我到你别墅去,放给你听,咱俩重温旧情。至于说许健和卜凡嘛,让他们死远点,别误了我们好事。只要你顺从我这一次,这盒光盘就是你的了,手机内存卡也属于你,你爱怎么处置都成,哪怕扔进马桶我也不管。你心里明净,我非常留恋你的芳体深情,我喜欢你,这是真的。”

    说着,李未央绕到秦粉身后,捧起她的头发,然后抓一把塞进嘴里。秦粉这才知道光盘是真的,恼羞成怒地嚷道:“你放手,这是头发,不是草!”

    话音未落,谁知李未央一把将秦粉扯将起来,然后按倒在办公桌上,扑了上去,满脸凶恶。

    “你骂我是畜生?是呀,我是畜生,我若是叫驴你就是草驴,我若是公猪你就是母猪,为了金色的烟火传承,反正咱们得交配。”一边淫笑,李未央一边去扒秦粉的衣服。

    等到侵入秦粉的内部城池,他居然扯断了文胸的吊带。秦粉实在受不了了,可怜又没有足够反抗的力量,这时,适巧许健买盒饭回来了。

    李未央的淫笑许健听得分明。又是这条恶棍!许健怒火中烧,推开门,将盒饭丢到一旁,不容分说,两手合围。上前就掐李未央的脖子,把他拽到了一旁。

    李未央正在兴头上,忽被掐得半死,两眼翻白,垂死挣扎处,还想反手掏鸟,这时许健猛然抬膝,一下子击到李未央的后腰的肾部所在。

    这分明是想废了他啊。

    只听“哎哟”一声,李未央的脸随即黄了,然后,就见许健将他的身子扳转过来,将脸拨正,一拳就摆了过去。

    李未央慢慢悠悠转了大半圈,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扑倒在地上,刚一爬起,许健来了个狠狠的前蹬,又把他打趴下了。

    几次起落,李未央趴在地上再也不敢站起来。

    “从现在开始,你永远从秦总眼皮底下消失,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一次。滚!”许健厉声喝道,声音带着金属的光泽,像一把利剑,先是在自己的心窝划出一道血口。

    李未央一听,慌忙爬起来,狼狈地逃开了。

    秦粉倍感屈辱,背过身快速地整理衣服,等到李未央刚一离开,她朝许健发起脾气,喝道:“你也出去!”

    当时,许健还不知道光盘一事,但他十分清楚主人的脾性,听到主人的叫嚷,他不敢逗留,只好灰溜溜离开了,临走时劝秦粉一句:“李未央这种人就是戏园里的梆子,天生挨敲的货色。对付这种人,你要以牙还牙,光凭生闷气不起作用,要知道,生气踢石头,疼的是自己的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