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11章:主动出击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许健一见李未央走路的架势,猜想这家伙可能发迹了,具体怎么赚的,赚了多少,他才懒着去问。再一听那家伙说风凉话,问他是不是被秦粉炒了鱿鱼,他本想发火的,转念一想对面坐着柳云枝,出于新近才学的风度,他将火苗生生地捺灭于嗓子眼里。

    李未央并不认识柳云枝,不知道她的贵妇身份,打量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再一看许健木讷拘束的情态,他心说太好了,许健勾搭有夫之妇了,不然,怎会心虚嘴短呢?

    这个渣男自以为捉住了许健的把柄,撒网似地扫视着柳云枝,然后倾长脖颈,将嘴凑到许健的耳畔,用上海方言小声对许健说道:“我说许老弟啊许老弟,看年龄,她都能给你当妈了。”

    一听这话,许健也不顾绅士风度了,沉声喝道:“去你妈的!三天不揍,你的皮就痒痒。再不滚,我一拳打扁你!”说着,他的紧攥的拳头就亮了出来,在李未央的眼前晃了晃。

    柳云枝隐约听懂了李未央糟践她的话,这一见许健替她伸张正义,也不女性温柔了,连忙帮腔道:“对,揍扁他。”

    李未央一听这话,心说:不好,有虎!

    不敢逗留,他赶紧抽身,仰头挺胸,追赶那伙人去了。

    “这人是谁?行为怎么如此猥琐?”追杀李未央装逼的走路架势,柳云枝忿忿地问。

    许健说道:“秦粉的前任秘书。”

    柳云枝哦了一声,“他就是李未央?难怪秦粉这么讨厌他。”

    许健听后有些诧异,“秦总跟你提起过他?”

    柳云枝说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女人的天空,没有那么多乌云笼罩。这个家伙真要是发财了,我猜,也是因为最近发疯的牛市。”

    许健暗舒一口气,断定秦粉不会那么傻缺的,她不会轻易把李未央猥亵她的事说给别人。接住柳云枝的话茬,许健说道:“是的,街谈巷议,最热的话题就是中国股市,大人小孩都热衷炒股了,你也炒了?”

    在乎一个人,总是那么多心。这许健爱秦粉爱得有些糊涂了,明明自己傻不拉几的,反而担心秦粉犯傻。

    柳云枝不知许健的心理活动,说道:“我这一生,除了痛恨男人花心,就是痛恨赌博了,还好,这两点,你都没占着。”

    许健说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啊?你不要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扯。”

    柳云枝烟视媚行,拉了几个长长的嗲音,“有的,有关系,我说有,就有。”

    许健不希望坐在对面的女人把他想象得这么好,因而说道:“你可别高看我。我不花心,因为我缺少资本;我不赌博,同样因为我没有钱。”

    柳云枝努了努嘴,说道:“给你一间金屋,你不会用来藏娇的,更不会找人去赌博,我猜,你可能在那里闭关练功。对吧?”

    许健一听,哈哈大笑,“有时候,听你说话感觉挺舒服的。”

    柳云枝咬文嚼字,“什么叫有时候,应该叫通常。通常我说话都让人舒服。”

    许健感觉有些纳闷,敛住笑容就问:“你普通话说得比日语都好,汉字耍得跟杨家枪似的,告诉我,你是不是在日本长大的?”

    柳云枝嫣然一笑,说道:“是啊,是在日本,不过,我是为一个中国男人长大的。”

    “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李未央炒股发迹的呢?”

    许健觉得越是扯远对自己就越不利,因而改变了话题。

    柳云枝说道:“从那人的面相,我能看出来他喜欢走旁门左道,不过,我只是猜想而已。”

    许健点了点头,说道:“你的猜想很有道理,等我见到秦粉,我一定把你的想法告诉她。”

    秦粉早就听闻弟弟秦锦怀疑公司财务出了问题。许健回到青屏以后,就将李未央与财务主管交往甚密之事告诉了她。而就在不久前,秦粉听卜凡说及李未央炒股赚到了大钱,但股本来源并不知晓。

    几件事情一经联系到一起,她就开始怀疑李未央挪用了金色集团的公款。

    为了防止资金意外流失,秦粉电话告知秦锦,要他务必加强财务监管,并要秦锦严格核查近几个月公司资金往来帐项。

    秦锦遵从姐姐的安排,这一天,他要来财务报表,依照报表账项查考原始凭证,没多久,他就在摘要栏里发现几笔资金去向含糊。

    这几笔资金全部是财务主管签字划拨出去的,两个月后又莫名其妙地回到了公司账户。秦锦叫来财务主管,当面质询,那家伙一见东窗事发,先是支支吾吾,最后在秦锦的逼迫之下只好交代了,说钱是划给李未央炒股用的。

    果然,李未央是用这些款子炒股狂赚几百万的。

    “那要是姓李的炒股赔了呢?赔了,我的钱岂不打了水漂?为了你的膨胀私欲,你居然铤而走险,你想过公司有可能蒙受巨大的损失了吗?你这是职务犯罪!”

    秦锦大为不悦,质问声起,他决意辞退李未央和财务主管一干人等,然后诉诸司法。

    当然,秦锦当场并没有暴露自己的意图,斥责过后,他又表扬了财务主管的认错态度,尽力稳住对方。他知道,对付这一帮人,凭靠他一个人很难掌控局面,于是,就决定把姐姐秦粉请回来帮忙。

    然而,秦锦并不知道秦粉有个小辫子攥在李未央的手里。

    财务一经查账,李未央就料定情势不妙。

    财务主管被秦锦叫去谈话以后,李未央心说,完了,事情败露了。等到财务主管出来,他悄悄打电话给财务主管,问明谈话内容,当财务主管说出秦锦的态度时,他只给出三个字:别相信。

    李未央知道秦锦一贯两面三刀,现在不动手只是缓兵之计,因此,他绞尽脑汁谋求对策,思来想去,最后,他决定还是从那张光盘入手,要挟秦粉,勒令她放手。

    那秦锦虽然有些城府,办事却是胆小庸能,李未央正是看穿这些,才勾结财务主管胡作非为的。料定秦粉一定过来助战,李未央秘授公司里一二贴己同事,密切关注秦粉的动向。果然,不久以后,卜凡陪秦粉来了。

    不过,这次回来,秦粉的身边少了许健。

    此时的许健正躺在青屏人民医院里。

    揭发李未央以后,许健想不到有件尴尬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他的身上。他不知道,这是他应该得到的报应呢,还是一次神级的奖赏?

    许健从来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柳云枝而发生一场梦遗,这让他不知不觉间对这个女人产生一种依恋和幻想。

    事情要从这次小手术说起。

    许健回到青屏不久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做过阑尾切除手术,第二天,柳云枝居然出现在他的病房里。

    许健看到柳云枝,感到有些蹊跷。适巧秦粉、卜凡给他介绍来一个私人男护理,说她俩要回上海处理李未央事件,不能陪他了。正要辞行,见柳云枝进来,秦粉、卜凡心照不宣相视而笑,紧接着就匆匆离开了。

    目送秦粉、卜凡二人出门,柳云枝迟迟没敢坐下,而是有所顾忌地跟许健说:“我可丑话先说在前头,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不许生气,也不许伤我。”说着,就见她露出楚楚可怜的姿态。

    许健看着这个比水还要温柔的女人,想生气也失去了力量,平心静气地说道:“我不生气,也不会伤你。只是,这芝麻粒大的事情,你犯不上千里迢迢赶来,你是从哪知道这件事情的?”

    一听许健问这话,柳云枝微笑道:“我有心灵感应。”

    说着,她就慢慢低下了头,像是犯了罪似的。多情,羞赧,诙谐,而又带着随时挨批的准备。

    可怜这个痴情女人,多情的,是一颗滚烫的爱慕之心;羞赧的,是苦苦相思后的与君相见;微笑的,是想告诉许健抬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诙谐的,是不想受责时带有过多的尬尴。

    别看许健是个粗人,柳云枝复杂的表情,他居然看懂了几分。眼见柳云枝好心好意,许健不想再像那次在拳知音健身俱乐部一样,存心拿话伤害人家,因此,就没有刨根问底。

    不仅如此,他还开始学会容纳柳云枝对他的关怀,学会了感激,苦笑道:“你不说我也明白,一定是秦粉告诉你的。拳知音健身俱乐部事务繁忙,你不该来,过一会儿,你就回去吧。”

    柳云枝一听这话,说道:“怎么,这么快就赶我走?这回我不走啦,我会像你伤口上纱布那样粘你不放,等你伤口痊愈了,拆了针线,我再离开你,或者说,你一脚把我踢开也行,不过,你总得身体好了,才有力气踢我呀。”

    柳云枝话间软软糯糯,先像耍赖,转而搭构绵绵软语,犹如乞哀告怜的可怜小姑娘。

    许健耐心解释道:“我怕影响你生意。”

    谁知柳云枝突然孟浪地发声:“我的钱都是为你攒的,当初买下拳知音健身俱乐部,也是想留给你去锻炼的!”

    说完,她竟然瞠目结舌,自己把自己吓倒了,身体也一下子僵硬起来。
小说推荐